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271 下马

书名:绑架全人类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小雨清晨 更新时间:2018-04-08 00:10:52

  荞麦加倍结籽的事,会是真的吗?

  翻过两个滑不溜秋的陡坡,越过一段泥泞不堪的水域,钻过一片枝蔓横生的荆棘,走过一长段漫长曲折的山谷,队伍前方,终于出现了开阔的谷口。

  记不清第多少次重重吐气,送信人照例第一个爬上略微抬高的谷口。

  视野豁然开朗。

  熟悉的艾克丽村庄……

  等等!

  不那么熟悉的艾克丽村庄,瞬间印入送信人的眼帘。

  “荞麦加倍结籽,是真的。”

  呆立了足足好几十秒,安特才喃喃地吐出这句话。

  用不着他提醒了。

  送信人发呆的时候,骑士哈维,骑士哈维为队伍安全带上的两名经验最丰富的警役,为治疗耕牛挑选出来的两名最伶俐的牛倌帮工,为传说中蜜蜂神术带来的作为交换的五名强健农奴,以及为换个地方找口吃食来的两个小家伙,已经先后踏上了这个艾克丽村庄唯一和外界连接的山谷谷口。

  一行十二人,走出山谷的第一刻,看到艾克丽村庄的第一瞬间,每一个都和安特一样,立刻不由自主地睁大了眼睛。

  正对着山谷的方向,是六七块形状奇异,高低不平,狭窄逼仄,最宽敞的一块也最多只能容下两个人同时劳作的分散小荞麦地。

  这是很常见的情形,生产力低下的封建农业社会,只要领主没有禁止,那么每一处可以耕作,或者说有机会耕作的土地,都会被尽量开发成提供食物的来源。

  当然,受限于水源、土质、肥力、距离、安全、劳动效率等等原因……无论在哪个村庄,这样的份地,都是最不受重视,投入劳动量最少的那一类。

  在哈维骑士等人印象中,这种份地里生长出来的荞麦,底下永远是杂草丛生的地面,中间永远是瘦弱扭曲的茎枝,上面永远是零落枯萎的叶子,至于最顶上最被农夫们关注的位置,也永远只有十几颗,甚至只有几颗可怜巴巴的干瘪荞麦籽儿。

  此时此刻,出现在哈维骑士一行眼前的这六七片逼仄荞麦地,地面杂草横生依旧,中间瘦弱茎枝依旧,上面枯萎叶子依旧,甚至荞麦籽的干瘪程度也一样依旧……

  唯一不同的是,这些荞麦最顶端,荞麦结籽的数量,这个真正最受农夫,最受中古世界原住民们重视的数据,一点都不依旧!

  呈现在哈维骑士等人面前荞麦份地中的几乎每一株荞麦顶端结出的荞麦籽,远远超出,大大超出了他们在同类份地中见到的情形。

  远远超出,大大超出的意思是:哈维骑士等人,一时甚至没法在脑子里换算出合适的倍数!

  感官如此明显,是因为这些荞麦地的结籽率,甚至已经达到了水源充分,土质肥沃,照料得……达到了一个村庄中最优秀的那些荞麦地的结籽水平!

  此刻,阳光正好,哈维骑士这一行文盲们,完全没有接触过,也完全无法理解任何所谓的修辞手法,然而,他们却能天然地感觉到:

  这些逼仄怪异的份地形状,杂草横生的贫瘠土地,扭曲干瘪的瘦弱茎枝,零落枯萎的发黄叶子,将它们上面依然有些干瘪,却数量异常丰盛的荞麦籽儿,反衬得格外光亮!格外美丽!格外动人!

  对于一个封建农业社会,“多结果实”,本身无疑就已经是最动人的,最无上的美景!

  任何一个封建农业社会的人,都会为这样的美景而深深倾倒:

  “荞麦加倍结籽,是真的?”

  “荞麦加倍结籽,是真的……”

  “荞麦加倍结籽,是真的!”

  不敢置信的怀疑逐渐过度到呢喃,默默地呢喃逐渐变成确定的感慨,最后合成了整齐的,振奋的,震撼的,难以自抑的赞叹:

  “荞麦加倍结籽,是真的!!!”

  整齐的赞叹之后,人群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转向了加倍结籽的源头。

  跟随哈维骑士前来的每一名农奴,警役,牛倌帮工,甚至两个小家伙,以及哈维骑士本身,无一不是熟惯了农活的老手,无一不能看出:

  这几片荞麦地无论水源、土质、肥力、距离、安全,乃至平日得到的伺候照料,都和哈维骑士领的村庄,阿克福德男爵领的其他村庄,乃至主宰荣光照耀下,其他无数的村庄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差别。

  那么,唯一能够让荞麦加倍,数倍结籽的原因,肯定——也只能是这几片荞麦地之间。

  众人齐齐仰头,望向那个地方,那几根高高竖起的木杆上,高高挂起的那几个蜂窝。

  感叹、羡慕、向往、期待、虔诚……

  怀着种种复杂的情绪,直到山谷对面冒起了代表外乡人进入的青烟,直到几个强壮的,警惕的警役出现在山脚,直到艾克丽村庄的送信人和警役们,站到了来自哈维骑士领的一行人面前,这些人的大多数目光,依然停留在蜂窝上面。

  确认身份,询问来意,检查物品……

  一系列标准的外乡人入村流程完毕,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之后。

  走下连通外界的山坡,真正进入到艾克丽村庄,众人很快看到了又一处完全不同于中古世界其他村庄的风光:

  好平的路!

  好整齐的沟渠!

  众所周知,几乎没有施加过任何硬化工序,也完全谈不上保养的村庄天然泥路,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暴晒和雨水之间,不断经历着焦枯干裂和泥泞深陷的轮回。

  每每碰到下雨的时候,村民们,尤其是带着需要加倍小心照料的大牲口和车子的村民们,往往对沼泽地一般,陷阱密布的泥路心怀敬畏,然后顺理成章地“不小心”踩进道边作物地,在这些相当坚硬,同时相对安全的道路上通过。

  同样顺理成章地,为了保护自家来之不易的劳动果实不被践踏,份地所属的主人,自然就会在道路旁,以及自家份地接近道路的份地里,挖上一个又一个的大坑,以阻止行人、大牲口、以及车子偶尔的“不小心”。

  要想富,先修路。

  虽然中古世界和这句标准工业时代,牵涉到物流速率的名言标语暂时还完全扯不上关系,但哪怕仅仅是为了吴清晨平时走路的安全着想,地球团队也早就对中古世界的糟糕路况深痛恶绝。

  趁着这次路边人造蜂窝的行动,地球团队趁机将道路标准和沟渠标准塞入其中,利用艾克丽村民们对蜂窝的向往和敬畏,逼着村民们自愿生生挤出一个多月来,几乎全部的空闲时间,总算让艾克丽村庄的主干道和主环线达到了——对地球来说,施工负责人大约不算太玩忽职守,还可以勉强争取判个缓刑——但是对中古世界来说,已经整齐,干净,标准到骇人听闻的水准。

  道路表面的坑洼,侧面的缺口都已用粘泥填充;道路整体用好几头壮牛拖着重木来回反复夯实;参考地球设计方式,道路中央微微隆起,利于排水;道路最上面再铺上一层小碎石,提高耐磨度和摩擦力……

  “厶丫入……安特……&@¥%……”

  哈维骑士赞叹地欣赏这条中古世界难得一见的高级道路,旁边忽然传来交谈的声音。

  哈维骑士扭过头,看到艾克丽村庄的送信人正在和自己的送信人交谈,艾克丽村庄送信人似乎正在交代什么,安特听得连连点头。

  一长串对话过后,注意到骑士老爷探询的目光,安特小跑着走了过来。

  “老爷,帕梅拉……”安特指着艾克丽村庄的送信人,表示这是对方的意思:“……说道路两边有刚埋下的蜂窝,最好不要惊动它们,希望大家等下能走在路中间一点。”

  “唔。”

  这是很合理的要求,哈维骑士点头应下。

  “那……我去和大家说?”

  “嗯。”哈维骑士又一次点头。

  安特转过身,走向人群。

  等着安特都交代好,准备领着众人进村时,哈维骑士又一次说话了:“等一下……”

  安特转回头。

  紧接着,安特惊讶的目光中,骑士领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哈维骑士翻身下马:“我也走路中间吧。”

  “好的。”安特牵住老爷的战马,再次准备迈步。

  “再等一下。”

  紧接着,安特更加惊讶的目光中,骑士领众人更惊讶的目光中,哈维骑士将战马身上的皮甲,挂在马鞍上的战锤,长剑,鞭子,水壶,长匕首……等等物品一一摘下,分别放到警役和牛倌帮工手中,然后再从怀里掏出几块软布,将战马的蹄子一一包住,然后才满意地抚抚战马的脖子,向安特交代道:“现在好了,走吧。”

  走在战马身后,看着战马轻盈了许多的脚步,对道路已不至于造成什么损伤,哈维骑士再次轻微地,满意地点了点头。

  有记忆以来,哈维骑士就对乡间道路的糟糕路况习以为常,就和糟糕的日子,糟糕的世道,糟糕的无数其他的事物一样,旷日良久,连绵不绝,更古长存。

  哈维骑士努力过,努力过许多次,甚至,从他父亲的父亲的开始,就已经在努力,但几乎没有造成过任何值得一提的改变。

  哈维骑士原以为,这就是所谓的天生注定。

  直到看到艾克丽村庄谷口的荞麦地,看到艾克丽村庄的道路。

  哈维骑士才忽然发现,这些天生注定的糟糕,似乎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牢固。

  和懵懂的,只知道感叹的村民们不同,无数惨痛的尝试、经历、见闻和感伤,让哈维骑士知道,这些变化有多困难,又意味着多少幸运和艰辛。

  正因如此,才需要,也值得更加珍视。

4775 3396067 MjAxNy8wMi8yNi8jIyM0Nzc1 http://m.clewx.com/book/201702/26/4775_33960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