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百三十二章 管很多用

书名:死灵法师事务所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宝剑侍从 更新时间:2019-04-16 07:16:06

  那一连串的枪声让谭平眉头直跳,前面在藏区和青海直接推平两个宗派就够吓人了,这祖宗难道又把哪儿给屠了?

  第九局虽然可以把事盖住,但再这么下去,上面肯定要问责的。

  等枪声停下后,赵炎的声音才传过来:“喂?谭局啊,有新安排?”

  “没,只是想跟你说个事…你这正——”

  “宁夏这有个什么拜狐仙的门派挺邪乎的,有个淫祀里摆了几十个容器一样的狐狸雕塑,我刚开枪把它们远距离毁了试试。”

  所谓“淫祀”,就是祭祀不该祭祀的存在,华国历朝历代都有各类规定什么应该祭祀,显然“狐仙”这类东西肯定不在正祀之列。

  听到不是杀人,谭平终于松了口气:“我以为又杀人了呢…”

  “放心吧,只有那些打算杀我的人我才会杀,剩下的撑死医院躺一阵子就行了。”

  赵炎一边说一边检查了弹夹,拉枪栓的声音非常清脆。

  话是这么说,可谭平一想自己要应付上面的那些问题就头疼,他把刚刚接到的电话说了一遍,赵炎也没有过多表态,看了一眼手表道:“没事,继续按计划行事,随时电话联系。这些家伙以为自己势大,实际上真碰到我这种人,他们一定会做出明智选择的。”

  挂掉电话,赵炎望向了面前这些已经被子弹打碎的石头塑像:他的视野中,面前碎裂的雕塑中正冒出大量黑色的淡薄烟雾…这并不是凝聚鬼灵时会有的负能量,而是一种赵炎所不知的物质。

  这些烟雾在空中若有若无,有的凝聚出了一些似人非人的形象,有的则直接散去。赵炎拿出自己的“驱灵法阵”念诵咒语,但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

  不过这些烟雾没了雕塑作为载体,没多久便开始自行溃散。他观察一阵,只能拿出手机对其进行描述和记录,之后看了一眼地图——这里是宁夏中卫附近的村庄,虽然挨着黄河,但附近人烟稀少,有很多地方连信号都没有。

  他们一夜之间已经辗转三个地方,此时卡珊德拉因为拉着两人飞行太久,疲累地靠在院墙阴影下打盹,露易丝拎着短剑左右巡视,让好奇的村民不敢过来。

  她个子不高,但走路的时候悄无声息,作为历史上唯一一个能站在太阳底下的吸血鬼,此时露易丝倒是精神头很足:“怎么样了?”

  “没什么,毁掉以后应该就没事了。”

  赵炎走到他们堆放背包的地方,拿出瓶矿泉水灌了一口,随后自己拿出压缩饼干准备撕开一袋,不过他回头望过去的时候,忽然定了一下:天空飘散的黑雾似乎在某一处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小漩涡,就在卡珊德拉身旁不远处,缓慢的凸显出了一个小小的身影的轮廓。

  盯了三四秒,赵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开口问道:“叶维馨?”

  这个被称为“聻”的存在,自叶家大宅被毁掉后,便一直跟着他们,无论坐飞机还是飞行,她似乎都如影随形的在队伍旁边——精确来说的话,是跟在卡珊德拉旁边。

  现在卡珊德拉毫无睡相的靠墙闭眼打盹,叶维馨就蹲在她身旁,好像在数地上的蚂蚁,赵炎说话过后,她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但并未说话。

  叶维馨的模样区别于任何赵炎所见过的鬼灵,那黑色的雾气并不是主动飞到她身旁的,而是只有经过她身体附近时,才被吸附到了身体之上。并且她并没有把这种雾气吸收,而是如同身体贴了一层薄薄的膜一样,由此才让赵炎看到了她的身形所在。

  换句话说,这雾气就像某种显影剂,让她的形象变得可以被“亡者之眼”观察。

  看对方不太爱搭理自己,甚至还有点畏缩的退到了卡珊德拉身旁,他也就不再多问。只是暗暗记下了这一点。

  吃掉压缩饼干,下一个任务是在库布齐沙漠附近,他们在等待第九局银川分部的探员给他们提供一台车过来,并且收拾一下村庄外围那只已经被打成筛子的红色狐狸。

  不过没等几分钟,一支由六辆白色陆巡组成的车队便径直开到了附近,车子大老远停在村口后,原本还远远围观的村民顿时散去——因为这些下车的人穿着都很有特点,甚至可以说有些“花里胡哨”,完全区别于当地村民和正常城市里的居民。

  露易丝警惕的握着短剑挡在前面,下车的十几号人明显都不是普通角色,一个个身上带着奇奇怪怪的冷兵器,走起路来叮咣作响,但离着赵炎还有二十多米,他们便停下脚步,为首之人语气恭敬道:“请问是赵炎探员么?”

  卡珊德拉被这句话惊醒,睁开眼后顺手擦了一把嘴边的口水,一骨碌站起来,结果屁股因为坐麻了,又歪在墙上,“哎哟哎哟”的使劲捶腿。

  “是我,各位有事?”

  “赵探员您好,我叫古尔布里,我们是本地的穆哈尔宗成员,得知您来到这里后,希望能商谈一些事情。”

  他口音很重,赵炎听了两句,喝了口水,问道:“有关那狐狸的?”

  “是…它本是我们帮派看管的妖兽,但因为…管理疏忽,造成了村民死伤,又费心赵探员您来处理它,实在是——实在是抱歉,给第九局添麻烦了。”

  古尔布里一身花袍子,身材瘦削但个子很高,虽然言语诚恳,但目光中的桀骜却很难完全藏住。

  毕竟这狐狸是他们故意放出来的,现在被宰了还要感谢赵炎,着实言不由衷。

  赵炎倒是没有大开杀戒,只是问道:“哦,还有别的事么?”

  “我们愿意全力配合第九局,无论是出人还是出物资,都没问题。华国内部的宗派行动,我们再也不会去参与。”

  看了一眼这些像外族人一样的家伙,赵炎笑了笑——这姿态让四周的气氛轻松了些,但他问出的问题,却让这群人表情瞬间凝固:“归元派承诺给你们多少钱?”

  难堪的沉默持续了十多秒,古尔布里终究还是选择了低头:“五百万。”

  “看来他们还挺有钱。”

  赵炎说的当然不是归元派,而是那背后真正的金主。

  他指了指远处:“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征用一辆车,没问题吧?”

  “完全没有问题,赵探员。就是…”

  “等会过来的探员会和你们接触,到时候签订协议就好了。”

  赵炎叫上卡珊德拉,和露易丝一起拿过一辆陆巡的钥匙,边走边道:“车子我会放在库布齐沙漠附近,到时候去取就是了。”

  古尔布里立刻躬身行礼,四周所有人也都跟着集体躬身,这样的姿态,和之前那些试图围杀赵炎的人们截然相反…

  “约翰,刚刚不用和他们打一场么?之前那些人都好凶呢。”

  卡珊德拉坐在副驾,望着远处恭恭敬敬站着的那群人,有些奇怪。

  抱着短剑的露易丝在后排按开了座椅的电加热按钮,替赵炎回道:“杀人,管用。杀很多人,管很多用。”

  赵炎笑了笑,启动了汽车:“不要期待永久的和平,但是我们可以用武力告诉他们,其实‘和平’是更好的选择。”

  陆巡扬长而去,留在村口的众人表情阴晴不定。

  “他们摧毁了祭坛…”

  “不要管,只是村子里自己供奉的祭坛罢了。”

  古尔布里用脚踢了踢地上那些弹壳,眯眼道:“现在不能参与这件事了,国家杀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9003 3552454 MjAxOC8wMS8xMy8jIyM5MDAz http://m.clewx.com/book/201801/13/9003_3552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