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八十七章 稻草人

书名:最后的抬尸人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十年方舟 更新时间:2019-07-12 21:16:39

  “条子,你动作快点,这里面的小妖精太多了。我有点撑不住。”

  “放心,我马上进来。”条子眼睛微眯,周身萦绕一阵淡蓝色的业火,他用桃木剑将这业火挑下铺在地面,这人品里面包裹着的是稻草。

  业火乃是地狱之火能燃尽世间所有邪物,果然,这稻草人被困住了脚步,不敢前进。

  条子破门而入,将那些小妖精,通通打的魂飞魄散。

  这屋子里被设下了阵法,像陈子旭这样的鬼魂不能在里面呆太长的时间,否则轻则魂魄受损,动则不能投胎。

  “没想到这臭小子还有些本事,是我低估他了!”稻草人被条子打散之后,妖王立刻受到反噬,险些吐了一口血。

  稻草人死了可还有煞尸在,妖王一巴掌拍在煞尸的屁股上。

  “本王养了你这么多年,是时候办点事了。”

  煞尸点了点头,惨白的脸上突然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朝着阴宅的方向飞了出去。

  本来条子以为这一轮攻击就这么结束了,谁知道他刚准备把陈子旭扶回房间,准备替他疗伤的时候,突然大门被一阵阴风吹开。

  刚才被烧成灰烬的人皮怪物竟然又站了起来,条子将陈子旭放的在一边嘱咐说道:待会儿有危险的话,先躲到玉佩里,看来这次对方有备而来。

  陈子旭点了点头,“小心一点,这阴风里不止一个东西。”

  这人皮怪物没有了稻草的支撑之后更像是被吹涨了的皮球一般,以极为怪异的步子朝着条子走来。

  在这人皮怪物身后跟着一阵纯黑色的阴风,这阴风颜色的深浅跟里面的东西息息相关,看这架势,恐怕是个道行不浅的!

  条子咬破指尖血抹在眼皮上,这才看清这阴风里竟然有个煞鬼!

  条子也不敢怠慢,伸手就是一拳朝着煞鬼打过去。可是那只煞鬼就像是粘在了人皮上似的,无论条子怎么攻击,她总是能躲在人皮后面!

  煞气浓郁如墨,一拳接着一拳的朝着那张涨的老高的身上锤过去。

  条子每次出拳都带着一层淡淡的黄色余光打在那人皮的身上,留下或深或浅的凹痕,但是条子也发现,这玩意儿似乎不受重力控制,且拳头上都会带有一层阴冷的黑色气息,出拳的速度跟力道也会受其影响。

  无奈条子身上阴气太重,那股妖气最多只能徘徊在他们左右两三米的位置,再想前进就不得章法了。不过沙尘里躲藏着的那些妖精可没打算善罢甘休,卷起了一阵龙卷风,将两人包围其中。

  条子眉头一拧,这阵黑雾之中包含着强大的怨念跟仇恨,条子朝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不耐烦地说道:“没想到这一只妖王背地里竟然敢敢养鬼,他仗着有地藏王菩萨做靠山,纵容手底下的那些小妖精在这附近烧杀抢虐,将这些怨死的鬼魂收集在一起炼化成妖鬼。”

  这些恶鬼在死前受到了极大的折磨,不愿意被感化投入五道轮回。

  “条子,咱们现在该怎么办?难不成直接打的他们魂飞魄散么?”

  看着一阵妖风风凌冽,不时的传来几声嘶吼,粗略一数,最少也有上百具的灵魂。

  阴间有阴间的规矩,遇到妄死的怨魂,必须先将其感化消除恶念,之后再带入地府进入轮回,否则恶念缠身,严重的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依旧能够记住前尘往事。

  到时候,这世间又多了一个恶人。

  这也就是为什么一帆费尽心血,放着地府的好日子不过,在阳间弄了个阴宅的原因。

  他们现在是鬼魂,阴间还能做主,但如果这些人去投了胎转世为人,那就得受阳间的规矩,这五道皆有规则,谁也不能打破。

  就在这些怨鬼逐渐逼近的时候,条子突然从背后拿出一只黄色招魂幡插在地面上,双手合十时,掌心相对,口中默念。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全部,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生,枪殊刀杀,跳水悬绳,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借主冤家,叨命儿郎,跪吾台前,八卦放光,湛汝而去,超生他方,为男为女,本身承担,富有贫贱,由汝自召,敕就等众,急急超生,敕就等众,急急超生。

  见条子突然念起了超生咒之后,陈子旭赶紧钻进了玉佩内。

  对方似乎没有想到条子竟然拥有阴差之力,煞尸被条子从人皮怪物身上活生生的打飞,立

  突然东方传来一阵鸡鸣声,盘踞在院子里的阴风立刻散去,条子抬起头来一看,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天亮了。

  条子将陈子旭扶到床上:“你看清楚了,阴风里的东西是什么吗?”

  “我跟他交手的时候发现对方的法力最少在500年以上,而且身上的煞气极重,之前没有在黄皮镇附近感受到这股煞气,应该是近来才出现的。”

  黑风洞……

  妖王看这自己好不容易养成的煞尸被条子重伤,怒不可遏。

  “今天晚上,我亲自去会会这个小道士!”

  一轮弯月刚才挂在半空中,一道如同浓墨般的黑云朝着黄皮镇压了过来,飓风将院子里的那颗柿子树吹的东倒西歪。

  陈子旭盯着门外眼神阴晴不定的说道:“好大的妖气,条子不好,恐怕有厉害的家伙来了。”

  浓郁的妖气,随着那道黑云不断的靠近,眼看着就停在了阴宅里,木质的窗户被吹飞。

  “先去把兄妹二人安顿好,雾里的东西来头不小!”陈子旭从玉佩里钻了出来,手上不知什么时候拿着两道黄符,眼神警惕的盯着远处。

  安顿兄妹二人躲起来之后,条子右手握着打魂鞭,腰间别着师刀,警惕的观察着门外的变化。

  随着黑雾散开之后,条子才看清楚了站在浓雾里的人,一个高约八尺,浑身裹着兽皮的怪物,脖子上挂着一大串的骷髅头,一脚跺在地上,条子所在的房间就塌了。

  额……

  这门上可是有一帆前辈留下的伏妖阵……

9009 3587537 MjAxOC8wMS8yMi8jIyM5MDA5 http://m.clewx.com/book/201801/22/9009_35875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