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692章 你出拳头,我出布

书名:黑凰后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宋象白 更新时间:2018-12-15 10:20:26

  早晨的阳光不牢靠。

  出来一阵,又消失了。

  朝霞不出门的谚语,是祖祖辈辈总结出来的经验。

  准的让人一点不开心。

  阳光退去,但是大军没有退。

  一步步的前进。

  相比火鬼的军队,眼前这支军队更让熙国人熟悉。

  无论是旗帜还是衣着打扮,都是熟悉的。

  他们是申国大军。

  往日熙国人向往的申国。

  此刻申国据说已经被大帝之国的二皇子占领了。

  可是申国的大军却站在了熙城门口。

  遥遥相望。

  气氛有些沉重。

  无论是对熙国人来说,还是对这支申国大军。

  这一战,对他们大多数人来说,是最后一战。

  他们也很疲惫了。

  若是以前,他们说不定也到不了这里,就算到达,也需要很久很久。

  可是这一次,他们几乎是拼了最快的速度。

  支持他们来到这里的是一个信念。

  打下熙城,占领熙城,他们自己称皇。

  他们回不去,申国已经被占领了,他们已经是丧家之犬,他们要找个新的地方安家。

  而眼前,就是他们未来的家。

  这支申国的军队,实际一路也是厮杀过来,受伤惨重。

  此刻,已经是如同困兽一般,只能前进,只有前进。

  而将领田离就是困兽之王。

  他看着面前的这座城,实际应该心中有无数感慨。

  可是此刻只是望着这座城。

  熙城很漂亮。

  尤其是有薄雪覆盖的熙城。

  如果说申城是一个中年伟岸的男子,那么熙城就是一个美丽的妙龄女子。

  这个妙龄女子,家中应该很有钱,受过一定的教育,外表华丽,体态端庄。

  但是很年轻。

  城墙上探出的绿色枝条,来年夏季一定会开满花。

  城墙外头的河流,缓缓的流淌,流水的声音,有点安静,又有点俏皮。

  风有些大。

  吹的衣襟飘的有些响。

  原本他不该披这么一条披风。

  不过他的手下觉得应该披上,显得有气势。

  当然开打的时候,肯定要解下来,这样披着上战场是被当靶子。

  而他也不是那种会坐在后方享受的将领。

  他一路能走到今天的位置,除了运气,还有他自己的本事。

  他不畏死。

  开战的时候,他总是冲在最前头。

  他做人讲义气。

  做将领讲规矩。

  他望着这座漂亮的城市,收起了感慨,只是欣赏,还有些激动,有些紧张,更多的还是如同草原上燃起的野火一般的野心,熊熊燃烧。

  再踏进一步,或许前路就完全不同。

  要么死去,要么为王。

  号角声吹响。

  洪亮豪迈。

  城墙上的薄雪似乎都被吹散了,融化了,湿漉漉的。

  使得整个熙城又美丽了一分,像是刚刚出浴的女子。

  唯一可惜的是缺了一抹阳光。

  天有一些阴。

  可是阴天也有一个好处,看东西似乎很清晰,明明白白,不会因为光线太亮而忽略。

  随着他们的号角响起。

  对面的熙城,居然也响起了号角声。

  相互呼应一般,又相互盖过。

  号角声也代表了战争士气。

  又响又洪亮的号声,让城外的申国大军有些不安。

  连田离都有些不自在。

  他之所以要急忙忙的赶过来,就是了解到战况。

  熙国同样被火鬼包围,他需要的是火鬼和熙国两败俱伤之后,他们来捡便宜。

  渔人之利,天时地利。

  可是眼下,城墙脚下很干净,不像是有被攻打过的样子。

  若是火鬼已经进城,也不是这样。

  火鬼败了。

  他下意识的抬头,想看一看城门口那里有没有一颗人头。

  他听说了,火鬼国的三皇子被熙国皇后神佑亲手杀了,并且人头悬挂城门。

  可是眼下,城墙上,只有熙城二字,人头是没有的。

  城里的号角声盖过了他们。

  紧接着突然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升起无数旗帜,好似有无数人一般。

  隐隐绰绰。

  田离眯着眼盯着前方。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紧接着却见城内飞出了一箭。

  那箭射的极其的远,箭头居然就落在了田离的跟前。

  越过了无数将士。

  把田离也吓了一跳。

  甚至抑制不住的身体往后退。

  若是能射到这里,岂不是刚刚也能要自己的小命。

  猛的觉得后脖子一阵凉,后脑勺都出汗了。

  那箭头并不是锋利的,而是串着一个小纸卷。

  可是正因为如此,田离才更觉得害怕,后背也跟着湿透了。

  因为箭上串着东西都能射到这里,这一定是射箭高手。

  果然他看到城墙上站着的汉子,手里拿着弓,站的笔直。

  射箭的是鹿五。

  实际并没有田离想的那样容易。

  鹿五射箭很厉害,但是他重伤未愈,实际这一箭已经很勉力了。

  若是真要取他性命,实际是很难的。

  而且拉弓这一次,鹿五的伤口又有崩裂。

  不过这一刻,完全看不出来。

  鲜血崩裂,也只是泡在内衫里,外头的甲衣根本看不出来。

  那边田离捡起那箭。

  手下惊呼:“大人小心箭上有毒!”

  田离倒是没有在意,摇了摇头。

  箭都能射到自己脚跟前,哪里还需要这个伎俩。

  他虽然是泼皮无赖出生,但是也是有胆识的,同时熙国皇后神佑和他实际不是第一次交手,他对这个对手,甚至是比朝中那些大臣都更信任一些。

  箭上是一封短信。

  实际是一首诗。很出名的诗,是伊仁公主作的。就算是田离没有饱读诗书,这首诗他也知道。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请一叙。”

  田离看着信下最后三字。

  这字很大气,但是还是有娟秀感。

  这是一个女子写的字。

  他觉得这是熙国皇后,也是申国大公主写的诗。

  熙国皇后是申国真正的大公主,这事已经不是秘密,天下皆知了。

  因为随着太后昭被残忍的煮死,那些围观的臣子,急需要脸面,所以口笔一致的开始讨伐太后昭,把她当年做的事情,一件一件的翻出来。

  这其中也有谋害前皇后,谋害大公主这一笔。

  田离有些复杂的看着这信。

  实际上申国皇帝也给他送来了信。

  言辞凿凿,情感真挚,长篇大论。

  可是熙国皇后,就这一首诗,和三个字。

  田离望着天空,云层依旧很厚。

  面前的城墙,旌旗招展。

  墙上正宗站着几个人。

  有些距离,看的不是很清楚,可是田离知道,熙国皇后一定在那。

  他没有见过皇后真正长什么样,在战场上,有照过面,见过她的双眼,冷静,又平静。

  面具里的模样到底是如何?

  什么样的人能号称天下第一美人?

  田离忽然有些冲动。

  他抓了身边一个小兵,划开了小兵的手,直接沾着那血,写道:“皇后敢来否?”

9031 3504015 MjAxOC8wMi8wNS8jIyM5MDMx http://m.clewx.com/book/201802/05/9031_3504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