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一十三章 小新娘

书名:阴倌法医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天工匠人 更新时间:2019-04-15 23:16:08

  之前刚突破阴帘子造成的屏障,来到这个‘被遮蔽的隐藏空间’,听到对话声的时候,我就有种难以言喻的震撼。

  等到看见铁棺材,我更是几乎能够确认,刚才对话的其中一人,绝对是我所熟悉的。

  此刻,我虽然看不到小新娘的模样,但已经能百分百的认定,她是谁了……

  小新娘忽然从喜服阔大的袖子里伸出一只白生生的小手,随着她的动作,我这才留意到,她面前的床板上,放着一个一次性的饭盒。

  饭盒盖半开着,从我的角度,并不能看清里边盛的是什么。

  只见小新娘把手伸到饭盒里,捏出一块东西,跟着抬手送到了红盖头底下,紧接着就发出‘嘎吱嘎吱’咀嚼的声音。

  “生吃鱼骨?”臧志强悚然瞪大了眼睛,回头朝着那口铁棺看了一眼,“我艹,生食鱼骨,夜宿铁棺……难不成还真有用活人炼尸这回事?”

  “你闭嘴!”我无法控制的大声道,甚至冲他扬起了拳头。

  我可以肯定,如果他再发出‘噪音’,我的拳头会毫不犹豫的,狠狠的砸在他那张面目可憎的脸孔上!

  抖三斤一直都在愣愣的看着小新娘,像是也十分的好奇,见她吃饭盒里的东西,居然忍不住吞了口唾沫,也从饭盒里捏出一块还带着血丝的鱼骨头,凑到鼻端闻了闻,又伸出舌头舔了舔……

  “呸呸……”

  抖三斤把鱼骨随手一扔,拧着小眉头对小新娘说:“姐姐,快别吃了,这骨头是生的,我们村最馋的大狸子都不吃的!”

  小新娘动作窒了窒,还是又嚼了两下,像是把鱼骨咽了下去,才说道:“我没别的吃,不吃这个,我会饿死的。”

  再次听到她出声,我又一次浑身剧震。

  少时在东北的那次特殊经历中,所遭遇的那个楚楚可怜的小身影,快速的和现如今伴我入眠的爱人合二为一……

  臧志强看看我,像是想说什么,或许是见我脸色不对,终究是没敢出声。

  这时,丢掉鱼骨的抖三斤又粗鲁的吐了两口唾沫,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小新娘,“姐姐,你觉得这骨头好吃?”

  “还行吧,我没吃过别的……”

  抖三斤的性子显然比同龄人要急躁,不等她说完就嫌弃的往后仰着身子说:“你是真没吃过好东西啊,我跟你说,我们村里二嘎子哥娶媳妇的时候,烧的那大鱼,鱼尾巴都比这好吃!”

  抖三斤的模样虽然算是比较讨喜,可听她说话的语气,我就忍不住想冲上去给她两巴掌。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小新娘再次伸向饭盒的手,忽然缩了回来,像是赌气似的说道:“谁说我没吃过好吃的?”

  “啊?”抖三斤愣愣道,“你不是说,你从小就只吃这烂鱼骨头吗?”

  “是啊……可……可我还吃过别的……就……就一次。”小新娘越说语气越怯。

  “你还吃过啥?”抖三斤问。

  我越看她的模样越是冒火,妈的,这么小年纪,怎么就这么事儿妈呢,难怪你会被野猪顶死呢!

  小新娘沉默了一会儿,把手伸到盖头下,像是揉了揉鼻子,跟着心虚的小声问:“你吃过白糖糕吗?”

  这会儿臧志强已经又忍不住,伸过手想要拨拉我,可听到‘白糖糕’三个字,我就差顶门心炸开了,不等他手伸过来,便抬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我虽然没有用大力气,可臧志强显然还是被吓得不轻,慌乱的举起双手,做出个投降的姿势。

  他似乎也知道,这会儿真要是不小心戗到我的逆鳞,下一秒钟,我很可能会失去控制,要了他的命……

  “白糖糕?”抖三斤用仅有的一只手挠了挠头,“那是啥?甜的?”

  小新娘像是找回了自信,用力点了点脑袋,“嗯,可好吃可好吃了!就是……就是有点烫嘴!”

  “咋好吃了?你跟我说说……你啥时候吃的?在哪儿吃的?”

  我虽然情绪濒临失控的边缘,可听到这样的问话,还是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这个抖三斤……得亏是死的早,要不然,长大了就算不‘造孽众生’,也得是个极品八婆。

  和这个女混世魔王比起来,小新娘显得十分含蓄,放轻声音说:“我那时候还小,有一次师父带我出远门,我遇到一个小哥哥……是他给我吃的。”

  她虽然含蓄,但或许是有所回味,还是情不自禁的在盖头下发出两下咂嘴的声音,“我记得那次是坐火车……火车站人特别多,我被挤得和师父走散了……我正看着一个大叔从锅里往外捞那些黄黄的小圆饼子……那个小哥哥就买了小饼子……他看到我了,他给了我一个。”

  小新娘顿了顿,像是回想起那时的情形,竟憨笑了两声,却又怯声中带着哭音说:“可是我刚咬了一口,师父就找到我了……我……我被师父一巴掌打的,把糖糕吐了……”

  “啊?那就是说,你就砸吧了砸吧味儿,都没咽下去?”抖三斤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问。

  两个女孩儿之间的对话,有种莫名的喜感,可以说是充斥着相当的童趣。

  可是此刻的我,心里却只有两种按捺不住即将爆发的情绪,一是狠狠给抖三斤一巴掌,或者干脆一脚把她踹出去三里地……

  再就是冲上前,把小新娘紧紧的抱进怀里……

  但是,臧志强或许是察觉到了我的异样,又或是猜到了某些本不该他知道的状况,当机立断的横跨一步,迈到我身前,用后背挡着我,侧过头低声道:

  “我不知道你的事,但是别忘了,我们现在还是在迷魂阵里。你冲动行事,恐怕只会越陷越深!”

  我本来已经抬起的脚步硬生生收了回来,稍作冷静,抬手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一方面是因为刚才对他的粗暴表达歉意,另一方面也是强迫自己从虚幻中分离出来,回到现实。

  可就在这时,抖三斤竟又再次显露出她天生的、讨人厌的本领。

  “姐姐,你今天做新娘啊?你,这是要嫁给谁啊?新郎官……好看不?”

  这样的问话出自一个十岁出头的女孩儿口中,而且是在两人‘独处’的环境下,本该是没什么的。

  可是,在抖三斤这么问的时候,我和臧志强却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我和臧志强都看到,抖三斤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脸色竟变得惨绿,同时五官变得扭曲,看着小新娘的眼神也变得无比狰狞怨毒……

9048 3552380 MjAxOC8wMi8xNi8jIyM5MDQ4 http://m.clewx.com/book/201802/16/9048_3552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