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五十六章 果农

书名:夜路押镖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老八零 更新时间:2019-03-12 18:47:50

  听大飞说真有人淘到金子了,不禁让我惊讶万分。

  我把身子翻过去朝向他低声问:“你看错了吧,怎么可能呢?”

  大飞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啧”了一声道:

  “那肯定看不错,兄弟我啥时候干过赔本的买卖,要是那河里没金子,我刚才不扁那孙子一顿还留他过年?”

  一直都以为这河里淘金子是个笑话,就算是亲眼所见金黄的大河,我也认为不对劲,但大飞却说亲眼见到了金疙瘩!这有些让我吃惊!

  大飞视财如命,别的不说,是不是金子他应该不会看错,但我转念一想,还是觉得不对,望着大飞冒光的眼睛问道:

  “你说说,你看见老乡淘出来的金疙瘩有多大?”

  大飞来了精神,索性坐起身子。伸出右手,竖起了大拇指给我看。

  “指甲盖这么大一块呢!”

  我瞄了一眼,惊讶的脱口而出:

  “这么大一块?”

  “那还有假,亲眼看见那老乡从泥土里挑出来就贼眉鼠眼的揣进兜里了。”

  我思忖片刻,摇了摇头:

  “不对,那条土豪金的大河金光闪闪的,就算是有金子也都是金粉吧,你想想,要都是那么大块的金疙瘩,都沉底泥沙中了,河水怎么会有颜色?”

  大飞听了我的话,弓起腿来不以为意的嚷嚷道:

  “你管河水啥颜色呢,河里有金子就行了呗!明天再去淘一天就知道咋回事了!”

  说完刚要躺下,被我一把扯着领子拎了起来。

  “大飞,你特么脑袋混了,你舅和木琴他们还被关在地窖里呢!”

  大飞见我生气,不以为意道:

  “咳,我也替他们担心,但那人不是说话不算数嘛,咱能有啥办法?”

  见我半天没搭话,他半晌又凑过来劝道:

  “兄弟,你先别着急,那地窖里有萝卜,一天两天也饿不死人,明天咱去帮他淘完金子,他要是再出尔反尔,咱就绑了他丫的,来硬的!”

  眼下镖丢了,还指望着这个变肥的刘喜贵村长能够帮忙,有求于人,也不知道中间有啥误会,硬来伤人绝对是最后的无奈之举。

  我长叹口气,最后只能勉为其难的走一步看一步了,只希望那汉子则这次能够说话算数,毕竟顺利救出胡八道,才是眼下最重要的!

  第二天大早,我跟大飞还窝在牛棚里,被一阵清脆的咳嗽叫醒。

  睁眼看去,正是那额头上扎着毛巾的汉子,不知怎么,今天他特别有精气神,脸上挂笑,额头反光,整个人神采奕奕的。

  见我俩醒来,他将簸箕里的一袋子大饼扔了过来。

  “吃吧!”

  我俩也不客气,盘坐起身子,拿出大饼啃了起来。

  “大哥,你今天咋来这么早?今天淘金子改时间了?”

  汉子咧嘴一笑,把簸箕一扔,凑到我俩身边坐下。

  “这不是怕你们饿着嘛,刚烙的葱花饼,送来给你们吃个热乎的!”

  大飞闻言笑道:

  “大哥,昨天也没问你,你战果如何啊,淘到金子没?”

  我坐在汉子右侧,嘴里嚼着大饼,特意留心观察他的表情,我注意到,在大飞提到“金子”两个字的时候,他脸上明显僵了一下,但转瞬恢复如常,笑呵呵的应道:

  “哪有那么好淘?没淘到,没淘到!”

  我接着话茬继续问:

  “哦,那河金光闪闪的,我还以为随便捞一把都是金子呢,咋这么难淘,那你们村这些年到底有没有人淘到金子啊?”

  汉子大一挥手:“那肯定有啊,肯定有人淘到过金子,不然谁愿意花那么多钱....”

  话说了一半,汉子突然发现不对,戛然而止了。

  我跟大飞莫名其妙的对视一眼,汉子也觉得说的有点多了,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浮灰:

  “行了,你俩吃完休息一下,我还得回去准备呢,下午再来!”说完起身就要走。

  我嘴里嚼着大饼赶紧叫住:

  “大哥!咱可说好了,今天我兄弟俩再帮你淘一下午金子,你可得告诉我们那伙人被关在哪个地窖里了!”

  汉子呵呵一笑,又变回了假憨厚的模样。

  “好说,只要今天下午好好干活就行,要是真帮我淘到了金子,我不光告诉你他们人被关在哪,我还帮你们把他们放出来都没问题呀!”

  说完这些,汉子便不再回头,径直走下了山坡。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大飞轻推了我一下,说道:

  “哥们,你发现这小子今天有啥不一样没?”

  “多明显啊,起大早给咱送大饼,而且刚才看他说话,高兴的嘴都快要咧到耳朵根了。”

  大飞呵笑一声,指着汉子背影说道:

  “是啊,你看看他,走道都他妈带风了!快飘起来了。”

  “你说,他这一个庄稼汉,有啥喜事能高兴成这样呢?”

  大飞撕了一块大饼下来扔到嘴里,眼珠子转了一圈,道:

  “我猜,这小子昨天八成是淘到金子了!”

  我闻言一愣,刚要说话,大飞神神叨叨的接着问我:

  “你发现昨天淘完金子后,大伙有啥不一样的吗?”

  有啥不一样的,我想了想摇头道:

  “没啥不一样的啊,你指什么?”

  “嘿”大飞笑了一声,说道:

  “昨天咱们淘完金子,大部分人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摘掉口罩!”

  这个小细节我当时还真没注意,而且现在回头想,也完全没有印象。

  大伙干活前都带着遮脸的大口罩,生怕自己淘到金子被认出来,空手而归的话摘下口罩自然没有什么,我正顺着这个思路想....

  大飞脱口而出:

  “我身边淘到金子的那个老乡,结束后戴着口罩匆忙跑了,我当时粗略扫了一眼,昨天没摘口罩的除了他和咱俩,再就是这个贼汉子了!”

  听大飞这么一说,感觉还有些道理。这汉子阴险狡诈,要是没有天大的好事,怎么会这么好心给我们送大饼来?

  “大飞,你说他们这村子既然真的有条能淘金子的河,为啥老乡们生活水平还这么差?”

  说完,我爬上牛棚的一段矮墙,指着远处接着说:

  “河里有金子,谁他妈还种地啊,但是你看这一片片的庄稼!”

  大飞一时间被我问住了,也跟着我爬到矮墙上站着往远处眺望。

  “是啊,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这村子挨着一条土豪金河,怎么还这么穷啊!”

  我俩正在愣神寻思,忽然听得背后有人破口大骂:

  “好你俩个偷果小贼!!”

  我惊诧的一转头,看见背后一个年纪不大的小伙,手里正拿着粪叉子,怒气冲天的指着我跟大飞吐了一地的果核。

9187 3538314 MjAxOC8wNS8wNC8jIyM5MTg3 http://m.clewx.com/book/201805/04/9187_35383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