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五十八章 点石成金

书名:夜路押镖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老八零 更新时间:2019-05-07 23:15:33

  我倒是逃出来了,但大飞还困在里头,我算计着现在要是爬回房也来不及了,索性从后窗台直接跳进厨房,想着他们真要是把大飞抓了,我能从正面给他们堵住!

  跟在他们身后,见得那贼汉子一马当先直奔牛棚走去,刚迈开一步,牛棚门口栓着的大黄狗“嗖”的窜了起来,径直的给他扑了个跟头。

  贼汉子吓的“妈呀”一声连滚带爬的往后撤,那小果农顿时笑得直不起腰。

  “妈的,你家狗咋这么厉害?”

  贼汉子吓的脸色发绿,翻了几个跟头灰头土脸十分狼狈,小果农走过去摸了摸狗头,笑道:

  “黑子哥,去年糟蹋我家果园的那帮人里有你一个吧,俺家狼狗特别记仇,他可能认出你了,不好意思啊!”

  听他这么一说,贼汉子才反应过来是被耍了,爬起来拍拍身上尘土,指着小果农鼻子骂道:

  “你个小兔崽子,故意玩我是吧,都是去年的事儿了,你咋还没完了?”

  小果农傻笑一阵,摸着狗链子说:

  “黑子哥,你说你们都是年年去淘金子的主,咋还差那百十块的买果钱,咱们前后邻居住着,还非得用偷的?”

  贼汉子眼睛倒立,气的想去抓他,小唐把狗链子一松,那条黄狗“汪”的一声,龇牙咧嘴就扑了上去,贼汉子吓的魂都丢了,扭身就跑,甩飞了一只鞋子也不敢回头去捡。

  这一人一狗一前一后追出老远,直到小果农吹响口哨,狼狗才吐着舌头乐颠颠的折返回来。

  看来这小伙跟贼汉子有些隔阂,也让我松了口气,我跟大飞暂时安全!

  见他把狗拴好,我赶紧又从厨房后窗跳了回出去,顺着房檐爬回牛棚。

  大飞见我从天而降,赶紧上来询问:

  “你咋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摔在草垛上索性就这么躺着,长长舒展了口气。

  “没听到刚才牛棚外那么热闹吗?来人了!”

  大飞眼睛发光,赶紧把我拽了起来,惊骇道:

  “听那声音,好像是.....”

  “就是那贼汉子,他找来了!”我接上话茬,吓的大飞眉头一皱。

  “哎呦,要不是门口有狗,那小子可就进来了。”

  大飞惊慌的往外打量,我把粘在头上的草根摘下扔掉,叹道:

  “现在没事了,那贼汉子跟这个小果农有仇,鞋都跑丢了!”

  “有仇?那果农小子靠得住不?”

  大飞话音刚落,就听得牛棚门口响起狗链子的拉动声,半晌“吱嘎”一声,牛棚门开,那叫小唐的果农小伙端着两个熟地瓜走了进来。

  我跟大飞背靠背装作若无其事没人搭理他,他放下地瓜瞅了瞅我俩,开口道:

  “怎么回事儿?你俩咋还认识黑子?”

  他口中的黑子就是那个贼汉子,我知道他俩不对付,也没有遮掩,索性实话实说:

  “就那人,要挟我俩帮他淘金子!”

  “哦”小果农恍然大悟。

  “怪不得他气急败坏的,原来是你俩让我给截胡了,该!”

  大飞也看出了门道,卖惨道:

  “小哥,我们一伙人来的,结果你们村子是真邪门,先是碰见他被要挟干活,再就碰见你,直接给关起来了,你们村都啥人啊?是想走还走不了了,你瞧!换了猪窝住牛棚!”

  小果农闻言脸上有些挂不住,撇了撇嘴委屈道:

  “分明是你俩先偷了我的果,还弄折了果树,这跟黑子利用你们性质不一样!他是花了门票钱的!”

  我脑筋一转,接话问道:

  “小哥,什么门票钱啊?”

  小果农不耐烦的叹了口气道:

  “你说你俩,来我们村探风淘金怎么连这点事儿都没摸明白?真是蠢贼!”

  大飞尴尬的装傻陪笑。

  “哎呦,就听说你们村有条河,里面有金子,来看看真假,以为那河是大自然的产物,也不属于谁呀!谁想到你们村里人都是人贩子!”

  小果农摆手道:

  “大自然产物?你想的美!这条河是我们村一个姓刘的老农发现的,这不因为发现了这条河还当了村长呢!”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怪不得几年不见,这刘喜贵从当年一个落魄瘦子摇身一变成了膀大腰圆的一村之长,原来这河是他的命脉呀!

  “那淘金的门票贵吗?”

  “贵!咋不贵!”小果农说起这茬时候抽起了脸。

  “要两万块呢!”

  “哦,那钱给谁了?”

  “村长呗,这河是他发现的。”

  原来刘喜贵是这么发迹的,这就有点意思了,我又问道:

  “门票这么贵,那到底有没有人淘到金子呢?

  小果农深吸了一口气,好像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一样。

  “确实不少人淘到过金子,但都没捂热乎过!”

  这话说的模棱两可,大飞一听见金子眼睛放亮,急问:

  “你这话是啥意思?”

  “就是村长说河里的金子跟市面上的不一样,不能见光,淘到了得赶紧拿去给他换钱,所以谁家淘到金子就都给村长送去了!所以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就算你们淘到金子,村长也不会收的!”

  真金不怕火炼,哪有怕光的金子?这事儿越说越诡异。

  “嘿,那从河里的捞上来的金子要是见了光呢?”

  “见了光就不值钱了,我们村禁足,这金子是绝对不让带出去的。”

  我还有心多问问,小果农把地瓜往前一推,道:

  “淘金子跟买彩票一样,都是投机取巧,你俩就死了这条心吧,等天黑我去打听你们那几个人的消息,到时候陪了我果钱饭钱就放你俩走!”说完又嘱咐几句后便扭头出去了。

  小果农说了不少,大飞也没多想,捧起地瓜啃了起来,我却没了食欲,越来越发现,这个南门村,实在有些不同寻常。特别是胡八道的老相识,那个发现流金河的刘喜贵村长!

  他当年犯了忌讳,落的那么落魄的下场,来这里既然发现了一条金河,那可是数不尽的宝藏,怎么能心甘情愿的给村民分享出来呢,就为了当一个村长?

  大飞三两口就啃光了一个地瓜,擦了把嘴,把剩下一个递给我说:

  “你咋不吃?”

  我推给他道:

  “你吃吧,木秦和你舅还在地窖里,再不救出来命都要没了,我吃不下!”

  大飞把地瓜皮扒了,掰开一半塞到我手上。

  “那小果农不是说了吗,等天黑就去打听消息,他指着咱赔钱呢,一定能尽力办事!”

  我还是不放心,把地瓜交到大飞手里,急道:

  “起来,谁知道他办不办事,我得赶紧出去跟着!”

  大飞塞的满嘴都是地瓜,支支吾吾了半天半蹲让我踩上肩膀,我顺着牛棚的上的大窟窿再次钻了出去。

  小心翼翼的蹲在那果农小伙的窗根底下,一直到天黑陌路,他才不紧不慢的出门去了。

  我远远的跟在他后面,左拐右拐,好像要去很远的地方。

  跟着跟着,他偶遇几个从田里回家的村民邻居,停下来和他们聊了起来,离的太远,聊的什么完全听不清楚。

  我收身藏在墙后,等他们攀谈结束,再探头去看,发现那小果农早就不见了踪影!!

  我暗叫不好,四处张望想办法避过人群,忽然望见不远处一个琉璃瓦的宽敞大宅!!

  这村子里一家家的都穷的掉底儿了,要说有人可以这么富,就一定是胡八道的老友,那个卖流金河门票的刘喜贵村长了!!

  反正人已经跟丢了,我不妨变通一下,去探探这刘喜贵的底细,想罢,我借着夜色溜着墙沿跳了进去。

  他家的大门像城门一样宽大,那水泥围墙足有两米多高,所幸我练过功夫,攀爬潜入还不成问题。

  院中房子三座,每一座都足有五米来长,两边的窗户全部钉死,刷上了粉色涂料,房子虽多,但住的人却很少,正对着大门的屋子里亮着大吊灯。

  刘喜贵正盘腿大坐,跟什么人交谈着。

  天已经很黑了,我看的很清楚,发现他对面坐着一对老两口,聊着聊着,这二人眉开眼笑的从衣兜里掏出一块用黄布包裹的东西递给刘喜贵,刘喜贵接过来后反手从里面倒出来满满一把的金子!!

  果然是金子!这应该就是流金河里淘出来的金子吧!

  怕被发现,后面的交易细节我就没看到了,老两口要出门的时候我慌不择路,随便挑了个没锁的房子藏了进去。

  这屋子里漆黑一片,十分清冷空旷,刘喜贵送走了客人后,在院子里悄无声息的站了几秒,半晌!我听到他的脚步声竟然直奔这间屋子来了,我心里一紧!难不成被发现了?

  正在想一会怎么解释,忽然听得一记清脆东西的落地声。

  “啪!”

  他只是打开门把什么东西顺扔了进来,之后锁上门走了。

  待确定他走后,我打开手机走近一看,不禁呆住了!!

  被摔在地上的是一个黄布口袋,正是我刚才看到那老两口视作珍宝的装金口袋,不过里面没有金子,倒是装满了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小碎石头!!

  我差点惊掉下巴,刚才明明看到的是金子,怎么转眼就变成石头了?

  一阵阴风吹过,我浑身抖个哆嗦,我潜意识的打开手机转过头去,发现这间空旷的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只是到处都堆满了这样大大小小的石头!!

9187 3562555 MjAxOC8wNS8wNC8jIyM5MTg3 http://m.clewx.com/book/201805/04/9187_35625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