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六十二章 迷幻地道

书名:夜路押镖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老八零 更新时间:2019-07-06 00:17:35

  都知道洞里有蛇,但没想到有这么大的蛇!!

  这一个蛇头就把地洞塞满了,想到它后面的巨大蛇身,我们三个人还不够它尝个味儿的吧!

  地道狭窄到只能前后爬行,遇到危险根本站不起来,我卡在中间位置,往后冲着小果农大喊,后退的路却被那条狼狗堵住了。

  手电光找去,那条半人高的狼狗就跟没事儿狗一样趴在地上不为所动,我急的冷汗直冒!大声冲小果农喊:

  “快撤,别让你的狗当挡路啊!”

  小果农也急了,扭头大喊:

  “将军,回去!”

  这狗还是很听果农话的,他话音一落,狼狗懒洋洋的伸了个腰,掉头往回走了。

  见狗让了路,我和果农往后挪窜了几步,忽听得大飞在前面惊呼道:

  “我去,没了?!”

  我扭头朝前一看,手电筒得光亮被无尽黑暗侵没,但光芒所及之处,空洞如常,哪还有刚才的恐怖蛇头?

  我呼了一口冷气,尽可能的压低声音问道:

  “大飞,刚才前面那条大蛇呢?”

  大飞看样子也吓傻了,用电筒晃了半天,才哆嗦回道:

  “我也不知道啊,刚才回个头的功夫,再转过来,那蛇头就没了!”

  这地道就这么小,那蛇大张着嘴,血腥扑鼻,獠牙看的清清楚楚,怎么可能凭空消失了呢?

  我正疑惑,大飞突然又道:

  “我去,这地道还有好多拐口呢?”

  我往他的手电光照射的尽头一看,这窄小的地道里果然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拐口,无一例外,全部深不见底,不知道通向何处!

  那刚才突然出现的大蛇,是拐进了某个洞口吗?

  大飞喘着粗气,用电筒晃着我身后的小果农,不安的骂道:

  “小子,把我们兄弟骗这来了,不管你为了啥,今天我们活不成,你也别想走!”说着,大飞拿起手中的撬棍就要去戳他。

  小果农一脸委屈道:

  “这村长的家的地道,我也是头一次来,宽窄高低我也不知道,我要是想骗你俩,我犯得上也跟着来吗?我,我还牵着将军呢!”

  大飞哪信他这些话,眼瞅着两个人隔着我就要打起来了,我赶紧抓住大飞的撬棍,小心翼翼的劝道:

  “现在不是问责的时候,那大蛇要是一会折返回来,他也跑不了,我们先出去吧!”

  好不容易劝熄了架,安排着大家撤退回去,但洞口直不起腰,只能一点点往后倒。

  十几分钟累的满头大汗,也没挪腾出多远。正忙活着,我这脚突然踹倒了小果农,他突然不动了。

  我疑惑的问:“小哥,怎么了,往后窜啊?”

  小果农擦了把汗,抬头惊恐的看了我一眼,指了指后面的方向道:

  “不对劲,咱们来的时候有岔口吗?”

  我闻言疑惑的把电筒光往后一照!突然发现,这后面的路居然也出现了不同方向的拐口!!

  来的时候这地道是越走越低,我们三个爬行的距离并不远,我敢肯定,并没有遇见什么岔路。

  大飞也歪着脖子回头瞅了一眼,诧异的问我道:

  “兄弟,我记得来的时候没这么多选择啊?我记错了?”

  我们本应该离洞口很近才对,不知道为什么,这里通风变得越来越差,越来越闷。

  我擦了把额头的热汗,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思考一会后,说道:

  “先别慌,不管这地道是不是通往后山的,它的存在一定是刘喜贵设计的,来的时候我清楚记得没有路口,现在出现了,我猜咱们被障眼了!”

  “啊?”大飞蹭的一脸淤泥十分狼狈,听了我的话,脸色发白。

  “这地洞里狗屁没有,怎么就被障眼了呢?”

  在我说出推测的时候尤其注意了小果农的表情,但见他一脸本真,好像没有变化。

  “那怎么办,这后面的地洞七拐八弯的,咱们要挨个试试么?”

  小果农没了主意,用脚蹬了蹬后面的洞口,见都是空心的,疑惑道:

  “我听不懂你们说什么,但为了几棵果树,几个果钱,要把命搭这里我可不干!”

  说着,他也不等我安排,自顾自的招呼狼狗随便挑了一个地洞,退了进去。

  我虽然猜出大概,但并没有什么好的对策,见劝告无效,也只好召唤大飞跟了上去。

  就这样在地洞里像老鼠般爬来爬去,让我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这地洞越爬越深,越爬越乱,无数的分支拐口应接不暇。

  我们三个气喘吁吁的蠕动了半个来小时,依旧没有退回到来时的宽阔空间里。

  三个人精疲力竭的趴着休息,洞里越来越热,空气越来越匮乏,好像再不找到正确的出路,连呼吸都会成了问题。

  大飞情绪几近崩溃,仰着身子大口喘气。

  “兄弟,我想过很多死法,找妞浪死,丢镖被杀死,吃饭噎死,喝水呛死,就是没想过,有一天会跟只耗子一样,在洞里被活生生憋死!你说,你说咱们是不是...呼...”

  到最后几句,大飞已经喘的说不出来话了。

  见小果农也造的狼狈不堪,我终于打消了对他的怀疑,还是问道:

  “小哥,你那个四爷,就说地道里有蛇,没说别的吗?”

  小果农学着狼狗的样子,吐着舌头,小声回道:

  “没有,四爷跟我说的,我都和你学了,他就告诉我,这里不能来,要死人的!”

  我用电筒不停的前后左右找着逃生法门,可是实在让我想不通,这刘喜贵是怎么做到人不在的情况下把我们障眼的呢?

  思忖间,糟糕的事情又来了,我再次听到了刚进地道时候的可怕“嘶嘶”声。

  那条大蛇又出现了吗?

  我不敢说话,拽了大飞裤脚一下,悄悄的给小果农比划手势,示意他后退。

  但这声音从地洞深处越穿越快,不多时候,听得大飞骂了一声娘。

  顺声看去,果不其然,那条把洞口塞得满满的恐怖大蛇头,居然又出现了!!

  三个人前后趴着,想逃走是来不及了,眼瞅着那巨大的蛇信子就要伸过来了,在大飞和小果农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中,我忽然瞥见,那条大狼狗居然依旧气定神闲的蹲着卖呆。

  我愣了一下,顿时反应过来,大声朝大飞吼道:

  “别怕,这蛇是假的!”

9187 3585265 MjAxOC8wNS8wNC8jIyM5MTg3 http://m.clewx.com/book/201805/04/9187_35852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