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675章 有人不喜欢木兮的存在

书名: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闲鱼十千 更新时间:2019-06-13 00:02:09

  骆知秋看到纪优阳吊儿郎当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好了,不说这个,今晚就别在外面跑了,乖乖回去睡觉。”答案有纪澌钧找,但是在找到答案前,她担心下一个倒下的人会是纪优阳。

  “哎,我也想老实在纪公馆呆着,可是,我的心肝宝贝受伤了,我得过去瞧瞧。”

  纪优阳在外面的女朋友,开个宴席,都能摆几十桌,骆知秋来到纪优阳身边,拉住纪优阳的胳膊,看样子并不打算放人,“那些五颜六色的姑娘就算了,找个正经人家的姑娘,改天带回来让三妈看看。”

  “这回这个绝对不是五颜六色,正经都不能再正经了,只是,人家不稀罕我这个四少的地位,怕是死活都不跟我回来了。”抽回被骆知秋拉住的手往后退,打开车门。

  看到纪优阳执意要走,骆知秋认真问了句:“老四,你这回真的是正儿八经的交女朋友了?”

  上车的纪优阳,系上安全带时,脑袋看向车外,“这个不是女朋友,是我的心肝宝贝,可比外面那些女人,稀罕多了。”

  一听就知道纪优阳是在耍她,骆知秋又气又舍不得骂,“你这个老四,我可告诉你,今晚你别给我在外面过夜,你要不回来,我就给纪总打电话,让他逮你回来。”

  “你要能叫我二哥来,我绝对回来。”车子开出车库的纪优阳,伸出手跟骆知秋挥手拜别。

  别人请,他还不想回来呢,如果是纪澌钧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开车的纪优阳,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手指摸过唇边。

  不知道为什么,他恨不得杀了纪澌钧的同时,又喜欢纪澌钧身上那股戾气。

  不能否认,他二哥确实优秀,优秀到让人崇拜,不过崇拜归崇拜,他不会忘记自己回来的目的,那就是要让纪澌钧感受到这些年来,他所受过的痛苦。

  很快,他就能看到他这位高高在上,无所不能的二哥的脸上流露出痛苦和挣扎。

  真是期待,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

  正在吧台切水果的涂静好,那看似缓慢的动作有些僵硬,素来心理素质过人的涂静好,此时显得有些紧张。

  坐在涂静好对面的男人,听到脚步声,立即从凳子下来,跟门外进来的男人打招呼,“纪总。”

  “嗯。”

  纪澌钧应了一声后,挥手让姜轶洋留下,并未带姜轶洋一块过去见仇宏茂的助理。

  当纪澌钧离开后,切水果的女人调侃道:“看来,纪澌钧对你有点冷淡。”

  目光盯着前方,确保纪澌钧出现在他视线范围时是安全的姜轶洋,语气平静回了句:“纪总生性如此。”

  是生性如此,还是姜轶洋和纪澌钧之间出了什么事情,想必只有姜轶洋自己最清楚吧,涂静好把做好的冻柠茶放到吧台上面,“那……”

  话没说完,只见后脚进来的男人,顺手夺过吧台上的东西,“谢了。”

  “那不是你的!”涂静好看到自己的东西被冯少启拿走了,有些生气。

  冯少启停下脚步,把杯子递给姜轶洋,“差点忘记,我不喜欢喝这个,还给你姜助理。”

  姜轶洋往后坐在凳子上,冷漠的语气里夹杂着嫌弃,“被人碰过的东西,我嫌脏,你喜欢你拿去好了。”

  “是吗?”冯少启应话的时候,目光若有所思看向涂静好那边。

  那昏暗的灯光正好遮挡了涂静好因为这句话难堪发红的脸,涂静好匆匆低头继续忙活。

  冯少启笑着将杯子拿回,“我这个人,一向是跟肮脏打交道,不挑食。”对着涂静好点头道谢,“谢了。”说完后提步走向纪澌钧。

  脸色平静的姜轶洋,内心对冯少启极其不满。

  除了许卫的事情,还有冯少启无缘无故挑衅他,让姜轶洋在疑惑的时候,还厌恶这个冯少启的所作所为。

  纪澌钧坐下后,看到过来的冯少启,手里还端着一杯茶,纪澌钧盯着冯少启手里的东西看了数秒后收回注意力看向对面。

  “纪总,我父亲让我转告您,祁任兴已经调动公司的资金去收购我们接洽的公司,如果顺理的话,明天他们就会正式签约。”

  “祁氏的董事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我的眼线来报,说祁氏的董事会有人知道我们要联手以后私底下做过调查,知道这个公司有问题,不会插支脚进来,就看我们摔一跤等您回去找他们让利求合作,谁知道,这位小祁总就偷偷挪用项目资金想抢在我们前面签约。”和祁任兴年龄相仿的仇久,谈话时,语速平静,整个人显得成熟老练。

  果然,这个祁任兴就是太年轻了,遇事容易冲动,凡事都想赢,“只要祁任兴和对方签约,剩下的,我的律师会跟你对接。”

  冯少启从怀里拿出名片递给仇久,“随时保持联系仇公子。”

  “冯律师可以称呼我做仇助理。”仇久并未仗着自己是仇宏茂儿子的身份就看不起冯少启,冯少启起身,他也跟着起身,两个人互换名片。

  从父亲口中,他知道当初祁至派祁任兴来景城,心中认定的合作对象是JS,所以想让祁任兴借此机会,除了学习商场上的事情还能从纪澌钧身上学习到一些东西,可惜,祁任兴没把握住机会,造就了今日的事与愿违。父亲的教诲,铭记于心,他可不能走祁任兴的老路,白白浪费了一个好机会。

  纪澌钧放在兜里的手机响了。

  掏出手机,看到是费亦行打来的电话。

  因为担心木兮,所以让费亦行先回去,这个时候打电话来,让纪澌钧有些心生不安。

  纪澌钧拿着手机从沙发起身,“喂?”

  “纪总,对不起,太太失踪了,正在寻找。”

  “废物!”费亦行不会轻易给他这个结果,除非,木兮是真的出事了,纪澌钧用力握紧手机。

  在纪澌钧斥责费亦行的时候,仇久和冯少启下意识看向纪澌钧。

  挂断电话的纪澌钧,语速飞快说道:“老冯,你送仇助理回酒店。”

  “是。”

  看到纪澌钧出来了,坐在凳子的姜轶洋立即下来,“纪总。”

  望着面色焦急,从他面前路过的男人,姜轶洋心中有些失落。

  正在洗手的涂静好,望见姜轶洋因为纪澌钧没有理会他而失落的眼神,心里多少有些同情,“看样子,是心头爱出事了。”

  纪澌钧没有让他跟过去,也不知道离开这里自己能干什么的姜轶洋,回眸看了眼涂静好,“你又知道?”

  “我知道你们不知道的事情。”红唇勾起一抹笑容,打量着对面被她这句话吸引住注意力的姜轶洋。

  姜轶洋眼眸轻抬对上涂静好看过来的眼神。

  两人对视不过三秒,涂静好便挪开视线,端起姜轶洋面前的杯子。

  在涂静好的手碰到姜轶洋桌上的杯子时,站在吧台旁边的男人,手指不经意擦过涂静好的手指。

  两个人的手在接触那一瞬间,涂静好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很快感觉到自己和寻常不一样的涂静好,为了转移姜轶洋的注意,替自己掩饰什么,刻意嘲讽一句:“你有机会在这里闲坐,还不如去提点你们纪总。”

  姜轶洋打量着涂静好从自然到紧张再到拘束不安的变化,其中,他最感兴趣的是涂静好的话:“涂小姐,看来今晚,我得从你这里拿个秘密了。”

  随着谈话气氛逐渐变得缓和,涂静好将柠檬片放进杯中,似乎不理解姜轶洋这话是什么意思,挑眉反问一句:“秘密?恐怕我这里没有你想要的秘密。”

  “还望涂小姐能相告。”姜轶洋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涂静好。

  姜轶洋的锲而不舍,动摇了涂静好的心,明知道有些话不该说,却无法在姜轶洋面前守住这个秘密,“我的秘密可不是一般人都有资格知道的,如果你想要这个秘密,那就拿你的秘密来交换。”

  “好。”他还不知道自己身上有涂静好感兴趣的秘密,以涂静好的身份,不该是想了解的都知道了吗?

  脑海搜寻着无数问题,却在开口那一瞬间本该理直气壮的语气变得轻声细语:“听说你有喜欢的人了?”

  “我不知道。”原来,涂静好感兴趣的是这个问题。

  姜轶洋看过来的眼神,让涂静好做不好平心静气,但凡事被他多看几眼,她就感觉,姜轶洋能看破她的心思,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涂静好立即做出解释,“你别误会,我只是好奇,听说你和费亦行同吃同住,还同床共枕,我就很好奇你们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见不的人的秘密。”

  双眸微微眯起,从嘴里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刻意压低,“你认为呢?”

  姜轶洋低沉的嗓音再配上吧台昏暗的灯光,让气氛变得有些暧.昧,稍微抬起一些视线,她就能看到,在灯光下,那个浑身上下散发出男人气息的姜轶洋被她用这种词语描述似乎有点好笑,“是你们走得太近,别人误会也是正常的。”

  “涂小姐,我的秘密,你已经知道了,现在,你是不是该告诉我,我想要知道的事情?”

  涂静好把做好的冻柠茶放到姜轶洋面前的吧台,“你想知道什么?”

  姜轶洋并未碰自己面前的冻柠茶,“我想知道,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提点纪总?

  涂静好犹豫了数秒,知道不合适,还是说出口,“听说要想让一个强者无敌,如果不是自断软肋,那就是别人切断他的软肋,你觉得我这话说得正确吗?”

  一下就明白了,这句话指的是纪总,而软肋是指木兮。

  只是,这句话就算不用涂静好说,所有人都知道,在商场上,多少人想要纪总死的人,暗地里都在打木兮的主意。

  但此刻,他不认为,从涂静好嘴里说出来的话,跟他所理解的意思是一个意思,如果,以涂静好的身份和所处环境做解释,那这句话所指的对象,那就是……

  不可能,他们不可能会这样做……

  对上姜轶洋看过来的眼神,涂静好知道,只要姜轶洋加以揣测不出一分钟就知道答案是什么。

  她看出了姜轶洋眼里的质疑,和否定,但是,她已经说了不该说的话,剩下的,她也不能过多干涉什么,涂静好拿起杯子擦拭,没有再跟姜轶洋交谈。

  送仇久离开的冯少启,路过吧台的时候,看到吧台边上的姜轶洋,又看了眼涂静好。

  虽然这两个人没说话,但冯少启能感觉到他们两人之间,环绕着一股微妙的气氛。

  姜轶洋什么时候对涂静好感兴趣了?

  一向感情冷淡,对女人没兴趣的姜轶洋忽然跟涂静好走那么近,他可不认为这是纪总的主意,看来,他该把姜轶洋列入监视对象。

9201 3577127 MjAxOC8wNS8xNS8jIyM5MjAx http://m.clewx.com/book/201805/15/9201_35771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