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88.一场暗杀

书名:钟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姽婳莲翩 更新时间:2019-04-16 07:01:08

  谈竞主动靠近于芳菲,其实有个一箭双雕的目的,俗话说灯下黑,他不在于芳菲眼皮子底下的时候,她派人无孔不入地盯着他,但当他主动送上门时,那些人反而都撤掉了。

  他利用了这个小小的缺口,将接头见缝插针地安排在他和于芳菲会面的间隙里,谈竞现在急需得到于芳菲的信任,然后才能通过她,找出她背后的那个人。

  他今日去接于芳菲看一出日本戏,是一出日文学校的学生们出演的日本传统能剧。于芳菲对这些晦涩的戏剧欣赏不来,但又不愿表现出来,她觉得自己应该热爱日本的一切,因此极力克制着自己想打呵欠的欲望,努力着睁着眼睛熬完了那出戏。

  两人今晚共进晚餐,吃完饭又散着步来戏院,所作所为同寻常情侣无异。不知道他前倨后恭的原因,想要试探他,因此在路过一家洋妆店时揪着他的袖口,想要撒娇,但语气与动作却都生硬不已。

  “我听说这里新进了口脂。”

  谈竞先掏出怀表看了一眼,随后点头:“我陪你去试试。”

  他去给于芳菲买了一管丹祺唇膏,柜员以为这是对情侣,还恭维了两句郎才女貌,谈竞没有解释,也没有否认,只是道了一句谢,待他包好唇膏,便带着于芳菲告辞出来。

  于芳菲想问他前后态度差异巨大的原因,却又觉得这同直接问他“你是否喜欢我”区别不大,她不好意思直接问出口,因此尽搜罗好些无关紧要地话来说。她像是很害怕他们之间又沉默的空档一样,一路上都在喋喋不休地没话找话。

  谈竞打断她,随口启了个话题,问道:“你没有同金科长住在一起,为什么?”

  “在日本时分开住,回来就习惯了,各住各的。”于芳菲道,“你不必张口闭口‘金科长’,叫他金贤振就行了。”

  谈竞点点头,又问:“你怎么没有姓金?”

  于芳菲回答:“我额娘是个汉女,姓于,我从她姓。”

  谈竞嗯了一声,于芳菲走在他身边,忽然道:“还有什么想问的?”

  谈竞立刻为自己辩解:“我没有审问你的意思。”

  “我知道,”于芳菲一边走,一边扭头看他,“你想问什么,尽管问,我没有什么是不能让你知道的。”

  谈竞看了她几秒钟,开口询问:“为什么是我?”

  于芳菲立刻领会了他的意思,为什么她看上的人是他,这个问题于芳菲也曾问过自己,并且得到了经过深思熟虑后的答案,因此她从容地答话:“你是被栖川领事认可的人,我知道有很多日本人都很尊重你。”

  谈竞半晌无言,她最初被日本人选中,是因为她有作为工具的价值,显然,于芳菲非常明白自己的处境,因此一直在努力成为一个更好的工具。她的喜怒哀乐都是被人塑造过的,憎恨日本人憎恨的,认可日本人认可的,喜欢日本人喜欢的……就像丝毫没有自己的心智,也没有任何独立思考能力——她的人格被摧毁了。

  他感觉这场对话开始索然无味起来,但于芳菲却没有丝毫要告辞的意思,她依然扭头看他,盯着谈竞的眼睛:“那你呢?”

  “什么?”

  于芳菲问:“为什么是我?”

  谈竞回应着她的目光,缓缓道:“因为你是你。”

  于芳菲愣了一下:“什么?”

  “因为是你,没有别的原因了。”他解释,其实这根本不能算是一个解释。

  于芳菲果然没有听懂,她疑惑地看着他,像是不能理解他的话:“你说明白一些。”

  谈竞抬起手,仿佛想去握她的手一样,但最后握住的却是她的小臂:“金贤振说你从来不穿旗袍,为了见我,专门去找裁缝定做的旗袍,其实这个没必要。”

  于芳菲皱起眉,依然一脸迷茫:“你不喜欢?那我以后不会穿了。”

  谈竞说:“你穿旗袍很好看,你可以为自己穿,没必要因为我喜欢。”

  于芳菲扭头看他,好像更加困惑了:“我不明白,我以后要穿还是不要穿?”

  谈竞问她:“你喜欢穿旗袍吗?”

  “我没什么感觉。”她皱眉道,“可以穿也可以不穿。”

  “那你以后可以在想穿的时候穿,不想穿的时候不穿。”谈竞道,“你可以有自己的喜好,穿不穿旗袍是一件小事情,你总不至于连一件小事情都要服从别人的决定。”

  于芳菲半晌没说话,她从没觉得自己是在服从别人的决定,但今天被谈竞这么一说,却恍然惊觉,如果完全不考虑他,那么她的确不能决定她要不要穿旗袍。

  这是一件小事情,但她就连这件小事情都没办法自己做主。

  于芳菲闭上嘴,开始沉默。谈竞现在确认了于芳菲的确是对他有想法,但这种想法却很难作为突破点去策反她。于芳菲的脑子就像一个笔记本,上面记满了日本人的东西,想要策反她,就必须把这个笔记本销毁,然后尽力培养她自己的独立人格。

  他忽然开口:“明天我们可以去一家你想吃的馆子。”

  于芳菲的表情愈发茫然,谈竞停住脚步,拉着于芳菲也停下来,两人面对面站着,他看着她,笑道:“你总不至于连吃什么都没有想法。”

  他的笑容刺痛了于芳菲敏感脆弱的神经,她立刻语气尖刻地反驳:“我当然有。”

  谈竞没追问,而是向后退了一步:“如果这是你自己想吃的,那么我们明日一同去。”

  他着意强调了前半句话,这样的强调让于芳菲体会到一种奇异的感觉,这感觉还夹杂着些许不舒服的情绪,因为从来没有人这样问过她。

  “我要回去了。”于芳菲突兀地开口,“你不要再送我,就到这里,再见。”

  谈竞错愕地看着她:“你自己回去?”

  “我自己能回去,”于芳菲道,“之前没有人送我,我都是自己回去的。”

  谈竞又掏出怀表看了一眼:“现在已经很晚了。”

  于芳菲又重复了一遍:“我可以自己回去。”

  她说着,将谈竞甩在后面,转身向前走去。这条街上的路灯半明不灭,是新市民阶层聚居的地方。于芳菲机械地迈着步子,一边走一边走神,忽然听见寂静夜空里传来一声微弱的咔哒声,她猛地抬起头,这声音她太熟悉了,正是枪上膛的声音!

  在枪响的同一时间,她听见谈竞的叫声和脚步声,他从她身后快速跑过来,在于芳菲拔枪的一瞬间抱着她卧倒,滚向路的一侧。于芳菲着急地推他,想要将自己的枪拔出来。隐藏在暗处的人此刻开了第二枪,她听见谈竞闷哼一声,一股温热的液体喷到了于芳菲脸上。

  “谈竞,谈竞!”她放弃拔枪,惶急地在他身上摸索,想替他捂住伤口。

  谈竞反而从衣襟里拔枪出来,随便指着一个方向连开数枪,他抱着于芳菲滚到路边,迅速找了个掩体准备反击。于芳菲贴在谈竞身边,用手去捂谈竞后背肩头的伤口,那不是个致命伤,但她却依然吓得脸色发白。谈竞将她揽在自己身体和掩体之间的空隙里,举枪扫视四方,同时低声叮嘱她:“如果交火,你就赶紧逃。”

  “不,我绝不会……”

  “去叫人来。”谈竞打断她,“不然你我都要死在这里。”

  他说着,低下头来凝视于芳菲,唇边带着一抹虚幻的笑意:“不管能不能搬来救兵,只要你能安全出去,我就放心了。”

  于芳菲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她已经很久没有掉过眼泪,但此刻,眼泪却根本不受控制。她反手将谈竞抱住,整个人贴在他胸膛里:“你要活着,你一定要同我一起活着。”

  她实在太激动了,剧烈波动的情绪让她忽略了楼上已经再无动静,像是那个暗处的刺客发现一击不中之后,迅速放弃了刺杀。

9247 3552439 MjAxOC8wNi8wOC8jIyM5MjQ3 http://m.clewx.com/book/201806/08/9247_3552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