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603章:凤惊冥,你媳妇调戏我!

书名:妖医倾城,鬼王的极品悍妃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征战天下 更新时间:2019-07-12 00:03:41

  “小姐,水已经准备好了,可以沐浴了。”伊人从屋子里走出去,对正坐在秋千上的白子衿无奈道。

  “小姐,赢公子之前都交代过了,您这月份大了,不能再坐秋千了,万一摔伤了可怎么是好。”

  白子衿望着秋千,魅惑一笑:“本宫也没别的爱好。”

  赢若风在时,她还能和赢若风交谈交谈药理。

  君玄歌倒是安排了几个太医过来,也请过戏子来给她解闷,可白子衿都没多大兴趣。

  褪去衣裳,将自己泡进浴桶里,白子衿闭着眼感受着水的温度。

  伊人则站在旁边。

  突然,白子衿问:“太师和丞相知道了随芊芊的事吗?”

  “回小姐,已经知道了,他们连奏折都已经拟好了,只等明天上朝。”伊人禀告,她已经按照计划将消息传了出去。

  闻言,白子衿红唇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慵懒中带着讥讽。

  伊人传消息出去的时候,虽然掩饰了身份,但以太师和蔡雄的脑子,深入一查就能知道。

  可他们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在隐约猜到了什么的时候同时选择沉默。

  因为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将随芊芊拉下来,至于白子衿的目的会不会危害到苍玄,他们……暂时不想去考虑。

  “威远将军那边没动静?”白子衿闭着眼,芊芊玉手从水中随意一划,几片玫瑰花瓣缠上她的手指。

  伊人道:“暂时没有,又或许是我们没查到……小姐,永定公主的人手到底是不怎么够看的,始终不够安全。”

  小姐不愿将神医门拉下这趟浑水,他们在苍玄能用的就只有假永定的人手。

  为了不被发现,假永定选择蛰伏,所以能用的人手压根不多。

  “没关系。”白子衿懒散一笑,半是讥讽,“有君玄歌在,我就是最安全的那个。”

  再者……鲜红的玫瑰花瓣从白子衿的指尖飘落,落入水中引起层层涟漪,打乱了邪魅女子的倒影。

  她,本就不是什么善人。

  “扣扣。”敲门声响起,旋即就是太监的声音。

  “娘娘,皇上来了。”

  正在替白子衿穿衣的伊人手一顿,接着,她神色有些不悦:“小姐,奴才去将他挡在外面。”

  君玄歌也不是没在白子衿沐浴的时候来过,虽说从未做出什么出格之举,可伊人总不敢放下警惕。

  “嗯。”白子衿轻轻颔首,接过衣裳自己随意穿披。

  伊人打开房门走了出去,门外一边站着宫女,一边站着太监,二人都是垂首低眉。

  “伊人姑娘。”

  “伊人姑娘。”

  伊人对二人点点头,吩咐:“照顾好小姐,我去去就回。”

  “奴婢(奴才)知道。”

  伊人并不知道,在她从转角离开后,那太监就抬头,笑得意味深长。

  宫女一脸莫名其妙,正欲询问今日太监是不是被皇后娘娘赏了什么:“小扬子,你今天怎么……”

  突然,太监忽然一甩袖,袖子里一些白色粉末飞出,扑了宫女满脸满鼻。

  宫女瞪大眼睛,然后缓缓往地上倒去。

  昏迷前最后一秒,宫女只看到太监讥笑着摇头,然后推开了门。

  “吱呀。”

  随着关门声,宫女的眼帘也终于支撑不住,闭上了。

  “娘娘,今晚的糕点您想吃什么?”小太监尖声尖气的问,脚下却悄无声息的靠近屏风。

  屏风上面,一个婀娜的影子坐在梳妆台前,不出意外的话他可以一击毙命!

  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带着如妖精一般蛊惑人的魅力,却是轻呓了两个字:“雪花~”

  小太监一愣,雪花?

  突然,一抹白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他袭来,如同天边的闪电一样的快,快到让他下意识躲避。

  可厉害如他,却差点狼狈摔倒。

  “叽叽?!”疑惑的声音响起。

  只见雪花站在小太监原先的地方,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的爪子,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失手了?!

  然后,它又十分悲愤的抬头看向刚站稳的小太监,心痛的控诉:“叽叽?!”

  你居然敢躲?你变了!

  就在雪花一击不中打算再次洗刷耻辱的时候,婀娜的倩影走出来,星眸戏谑,声音懒散:“雪花,本宫是否给你吃太多了?居然一击不中,看来,本宫得让伊人控制控制你的食量了。”

  雪花的心当时就哇哇凉啊。

  若说现在有什么能威胁到雪花,那就是一个词,减食!

  对于一个吃货来说,那是比杀了它还让它难受的折磨啊!

  “叽叽!!”它立刻就急了,一跃而起想给那个敢躲的太监一爪子。

  可小太监在它忧伤的时候,已经用尽全力冲向了白子衿!

  或许是反正已经被发现了,最差的结果就是同归于尽!毕竟白子衿身边现在除了一只貂,也没有其他人保护了。

  白子衿看出了他的想法,星眸里满是诧异:“谁给你的勇气和自信,认为能和本宫同归于尽?”

  在苍玄皇宫,除了君玄歌以外,她不觉得谁有那个本事和她同归于尽。

  毕竟,不是所有人内功都那么高,能够不和她进行肢体接触就取她的命。

  “叽叽!”雪花急了。

  这人要是让白子衿杀了,它减食就没跑了!

  放开他让爷来!

  一人一貂,同时朝白子衿的方向扑去。

  而白子衿,星眸噙着迷死的笑,红唇却勾起危险的弧度,望着小太监。

  这一幕让小太监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愣了愣,而后他看到白子衿缓缓抬手,一个激灵回神了。

  这一掌要是拍到他身上了,他估计立刻七窍流血暴毙而亡。

  “白子衿,是我!”男声从小太监嘴里传出,倒是十分好听。

  这熟悉的男声,让白子衿星眸一怔,旋即她连忙低喝:“雪花,住手!”

  雪花那爪子眼看就要拍到小太监后背了,白子衿的喝声让它硬生生刹车。

  “叽叽?”雪花疑惑不解的跳到白子衿肩头。

  发生什么事了?这不是个杀手吗?

  白子衿亦已经将手放下,她眸子里的情绪已经从怔愣恢复成笑意,但若是细看,眼底还是有情绪起伏。

  白子衿看着对自己笑的小太监,淡淡勾唇:“羽公子当真是不怕死啊。”

  要知道,不管是她一掌还是雪花的一爪,都能轻易要了令羽的命的。

  没错,对面的小太监,正是令羽!

  “本公子向来很惜命。”令羽顶着小太监的脸,笑容却是怡然自得的。

  白子衿星眸带着懒散,她一边向内走去,一边红唇勾起:“哦,羽公子就这么笃定本宫不会杀了你?要知道,本宫现在可是苍玄的皇后呢。”

  红裳晃动,白子衿随意的坐在了太师椅上,那姿势撩人无比。

  令羽听到苍玄皇后几字皱了皱眉,眼底甚至是一片冰冷,不过转瞬即逝。

  他看着笑意吟吟望着自己的白子衿,忽然开口:“你将自己活成了他,就凭这点,你就不会杀我。”

  从一进来时,看到白子衿魅惑懒散的笑时,令羽就愣了愣。

  那模样,像极了凤惊冥,慵懒却又危险,眨眼间能要人的命。

  此话一出,气氛突然就凝聚了,空气陷入沉默。

  “羽公子。”白子衿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笑,似乎听不懂一般,她一手玩弄着自己的头发,一边轻叹,“你说,这算不算恃宠而骄呢。”

  最后一个字时,白子衿极其邪气的看了令羽一眼。

  这模样,让令羽暗自皱眉,他今日进来本来是打算好好质问一番白子衿的,可一见白子衿,他就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他虽不懂爱,但却知道一个人只有将另一个人爱进了骨子里,才会用余生活成对方的样子。

  这么说,都是轻的……

  “令羽。”白子衿又换了一个姿势躺着,红唇一张一合,尽是邪魅和风情,“本宫的大师兄走了,要不你来代替他守在本宫身边吧,你觉得可好呢~”

  好一阵子,外界皆传赢若风是白子衿的男……宠。

  白子衿现下的意思不言而喻。

  “白子衿。”令羽眼神一深,眼底深处闪过同情和痛惜。

  虽说他不忍心揭开白子衿的伤疤,但有些事情他必须确认,否则他这一趟进宫就白来了。

  比如……令羽的目光挪到白子衿的肚子上,声音沉重:“我有事想问你,我希望……你认真回答我。”

  他这一眼,白子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星眸眼底痛涩一闪而过,她笑得美艳张扬,字字暧~昧:“只要你答应本宫的要求,你有多少问题,本宫都会慢慢的,一个一个回答你的。”

  令羽却丝毫不被影响,他凝视了白子衿三秒,缓缓开口:“白子衿,我和凤惊冥是手足之交,我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有些事情我要查也能查到,你不必防范我。”

  白子衿睫毛轻颤,不必防范吗?

  可眼下,她谁都不敢相信。

  没错,不是不能,是不敢!

  “既然如此,你为何还来问我?”白子衿笑得慵懒,星眸却有悲凉闪过,却被妩媚很好掩盖。

  “不过是因为,你还是忐忑,还是不确定吧……亦或者说,你不信我。”

  征战有话说:小白同学你不要急,会补的,另外那位说老是打不开的小可爱,你可以试试先移除书架再加入

  下面是一个小剧场补偿大家

  一脸哀怨的某羽:凤惊冥,你媳妇调戏我,你管不管!

  凤惊冥:管。

  某羽:那你倒是管啊。

  凤惊冥:来人,将令羽的脸划花!

  某羽:???

  你特喵还讲不讲道理?!

9260 3587293 MjAxOC8wNi8xMi8jIyM5MjYw http://m.clewx.com/book/201806/12/9260_3587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