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558章 天堂的阶梯

书名:我有一座恐怖屋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我会修空调 更新时间:2019-03-15 23:57:48

  生锈的大门紧紧闭合,陈歌将上面请勿靠近的牌子取下,进入废弃的儿童乐园当中。

  掉了漆的彩虹门,没有水的喷泉,还有再也无法转动的旋转木马。

  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进来过了,陈歌四处走动,最后停在了仓库门口。

  长满霉菌的房间里,扔着一件破旧的机器猫卡通外套。

  “喂?你还在吗?”

  陈歌一直没挂断电话,可直到现在,手机那边都没有人回应。

  他走进仓库,将地上的卡通人偶服装拿起,单手托着机器猫的头。

  “衣服我先帮你收着,你好好休息一下,等天亮了我再叫醒你。”

  陈歌在旁边找了个大袋子将卡通人偶服装塞进去,在他折叠服装的时候,发现机器猫肚子的口袋里放着一张照片。

  好像是在医院拍的,一个年轻的父亲在跟医生说着什么,旁边有个骨瘦如柴的男孩躲在年轻人身后。

  收好照片,当陈歌再看向手机的时候,他发现电话已经被挂断。

  “忘记问他的名字了。”陈歌回想了一下,发现不管是网上的报道,还是房东大姐,都没有喊过男人的名字。

  他就像是活在卡通人偶服装里面一样,人们也只知道乐园里有这样一个喜欢小孩的机器猫。

  拿着手机,陈歌看向上面的电话号码。

  两次拨打,两段不同的人生,两位不同的死者。

  “这个号码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每位死者生前都会拨打这个电话?我抽中的厉鬼到底要怎么找到?”

  陈歌想了想,没什么思绪,他决定再继续打下去。

  一手提着装有卡通服装的大袋子,他用另一只手拨通了电话号码。

  “从概率上来说,这次抽中的厉鬼应该比闫大年、老周他们加起来还要厉害。”

  忙音响了三四声后,电话终于被打通,有了前两次的经验,陈歌这回直接开口:“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手机那边很吵,陈歌听到了火车开过的声音。

  等火车的声音消失后,手机那边又安静了下来,隐约能听到孩子们在背诵什么东西。

  “喂?”陈歌提着袋子走出儿童王国乐园,叫了辆出租车,告诉司机随便往前开。

  呼呼的风声从手机里传出,陈歌没有催促对方,他耐心等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里忽然响起了剧烈的咳嗽声。

  “你……没事吧?身体不舒服吗?”陈歌的声音很温暖,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给人力量:“需不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谢谢,不用了。”电话那边的男人嗓子里好像被塞进了烧炭,说话声音非常难听,一开口就伴随着剧烈的咳嗽。

  “你的情况看起来很不好,别在外面呆着了,快回家吧,或者你告诉我你的位置,我送你去医院也可以。”陈歌总结了前两次电话,他都是在电话挂断以后才赶到的,这次他准备在电话还没有挂断的时候就找到对方。

  “多谢你的好意,不过送医院就算了,我的病医院已经治不好了。”男人咳嗽了半天才缓过来,他慢慢往前走,风声有点大。

  “医院治不好?”

  “是啊,我在医院里住了很久,但这病就是好不了,我甚至感觉它们不是病,而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男人的话,陈歌有点不太理解:“老哥,你到底得了什么病?”

  “肺癌,已经晚期了。”

  男人好像在诉说一件很平凡的小事,但陈歌听着心脏却咯噔一跳:“那你怎么还一个人在外面?你家人呢?我送你回去吧,外面风大。”

  “今天的风确实挺大。”男人不时会咳嗽几声,他身体状态非常差,似乎随时都会跌倒一样:“我是瞒着家人偷偷跑出来的。”

  一个肺癌晚期的患者瞒着家人偷偷跑出来,陈歌脑海里一下想到了前两个电话的主人公,他立刻意识到不妥:“你这么做太危险了,能不能告诉我你现在在哪?我不会干涉你的任何决定,只是单纯的陪你走一走怎么样?”

  “我自己慢慢走就行了,其实从我知道自己患上了肺癌后,就一直很想去一个地方看看。”

  “去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修建在高处,想要过去,要爬很多楼梯才行。”

  “你想去九江世贸中心?为什么要去那里?”陈歌很少去市区,但他知道世贸中心是九江最高的地方,站在那里能俯视整个九江。

  想到这,陈歌立刻给司机比划,让他往九江世贸中心开。

  男人没有回答陈歌的问题,他一直在咳嗽,光在电话这边听着就感觉很难受。

  “老哥,要不你就呆在原地别动,我等会过去接你。”

  “不用了。”男人咳嗽完后,似乎觉得陈歌真是一个不错的人,他沉默了一会后,主动开口:“你跟我以前的主治医生很像,不管是说话的语气,还是做事的风格,你不会就是他冒充的吧?”

  “主治医生?”陈歌很认真的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扮演什么角色,方便套出对方的话。

  他心里清楚,自己这个号码有问题的,每位死者最后都拨打了这个号码。

  仔细想想,死者最后接触的人很有可能是医生,所以这个号码有可能是某位医生的。

  “你别往心里去,我就是随便说说。”男人没什么幽默感,笑的也很勉强,能听得出来他很痛苦。

  “老哥,能给我讲讲你的事情吗?有些东西埋在心里会很难受,还是说出来比较好。”南郊距离世贸中心没多远,陈歌觉得这一次自己应该能赶得上。

  “我也没什么事,前半生就是很普通的人,可能是抽烟作息不规律的原因,去年查出了肺癌。”男人的声音很平缓,除了咳嗽外,情绪上没有太大的起伏。

  “在肿瘤医院做了三个疗程,然后就回家去了,准备好好享受最后的时间,做个幸福的人。”

  “我不是个懦夫,我也在努力的和它抗争,这是一场拉锯战,我要用最好的心态和最快乐的事情去打败它,它则想要用痛苦和恐惧来压垮我。”

  “这场发生在我身体上的战争很惨烈,我对它说老子不认输,它也用出了种种手段让我低头。”

  “呼吸变得困难,持续的全身疼痛、低烧等等。”

  “我的体重一直在下降,四肢疼的抬不起来,每一次咳嗽都会牵动全身,可我就是忍着不吃止疼药。”

  “我真的不是一个懦夫。”这是男人第二次强调自己不是懦夫。

  陈歌没问缘由,只是点了点头,说了三个字:“我明白。”

  男人好像是松了口气:“大概一个月后,我脖颈上出现了一个能用手指摸到的淋巴结,那时候我一直感觉自己喘不过气,连水都喝不下去。”

  “看了医生后,他们说是因为长期咳血导致喉咙肿胀,以及淋巴结持续胀大,压迫了食道。”

  “我上一个敌人没有战胜,现在又多了一个对手,不过,我还是不会认输。”男人是个很固执的人,就像他一直对陈歌这个陌生人强调自己不是懦夫一样。

  风声变大,刚才那些孩子们背诵诗文的声音现在已经听不见了,男人还在继续往前走。

  “老哥,你就告诉我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吧?我去接你好不好?”陈歌是真的担心对方,他总觉得自己现在过去,应该可以改变什么,哪怕这希望微乎其微。

  “我在一段长长的楼梯上。”男人想要笑着去说,可是一张嘴就开始猛烈咳嗽起来。

  “楼梯上?”陈歌听着男人那边呼呼的风声,觉得不对。

  修建在大楼外面的楼梯?难道他已经到世贸中心了?他爬到了最顶层?

  陈歌以前去过世贸中心,那里并没有户外楼梯,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找错了地方。

  “我正踩着楼梯,一步一步往想去的那个地方爬,应该就快要到了。”男人说话的时候,身体上疼痛的感觉也没有消失,每一次咳嗽对他来说都是一次煎熬。

  陈歌让有些不耐烦的司机先把车停了下来,他拿着手机,从头思索了一遍男人的话。

  楼梯,想去的地方在高处……

  陈歌能听出男人话语中隐藏的痛苦,对方一直在强调自己和病魔的惨烈战斗,强调自己不是一个懦夫,强调自己没有逃避。

  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在某一天,背着家人偷偷跑出来?

  他痛苦到这个地步的时候,为什么偏偏要去高处的某个地方?

  陈歌仔细倾听,男人身体很弱,脚步平缓,不太像是在爬楼。

  “修建在平地上的阶梯?有这样的地方吗?”陈歌正在思索,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件事,在电话刚打通的时候,他曾听到火车开过的声音!

  铁轨!

  铁轨中间有一块块枕木,就像是铺在平地上的阶梯一样,如果这么想的话,那个男人要去的高处根本就不是什么世贸中心。

  他是在寻死!

  这条阶梯的最后,就是死亡,对他来说也是所有痛苦终结的地方。

  也正因为放弃了,所以他才会一直对陈歌这个陌生人强调,自己不是一个懦夫。

  想通了这一点,陈歌立刻开始上网搜索。

  他之前还听到了孩子们朗诵古文的声音,九江有两个国学堂,其中有一个就正好修建在距离铁路不远的地方。

  抬起手机,陈歌示意司机往这个地方开。

  做好这一切后,他开始试着安慰男人,想要尽量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9269 3539573 MjAxOC8wNi8xOC8jIyM5MjY5 http://m.clewx.com/book/201806/18/9269_35395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