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591章 水底

书名:我有一座恐怖屋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我会修空调 更新时间:2019-04-15 21:31:04

    陈歌思考了很久,仍没有答案。

  “我知道的东西还是太少了,不过今晚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他眯着眼看向河岸,黄玲的老公已经离开:“以前我还以为他只是个小喽啰,没想到他才是最大的鱼。”

  陈歌这人有一个优点,不喜欢做那些弯弯绕绕的事情,他决定等完成了双生水鬼任务后就直接去黄玲家。

  水库上的浓雾慢慢散去,周围一片漆黑,陈歌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快凌晨一点。

  “我在浓雾里呆了这么长时间?”船划到水库中心的时候还不到零点,现在已经快过去一个小时了。

  “老周,缸鬼回来过吗?”陈歌站在船头,顺着麻绳朝水下看去,水库要比想象中深许多,就算他拥有阴瞳也看不到底。

  老周精神状态不是太好,他被张雅吓着了,连带着跟陈歌说话也没有那么自然。

  他之前一直觉得自己老板很好,很亲切,是靠着以德服人才聚集起一恐怖屋的鬼怪,但是近距离目睹张雅从陈歌影子里走出后,他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能和那么恐怖的红衣朝夕相处,关系好到形影不离,这一般人能做到吗?

  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老板是不是已经被红衣控制,只不过是一个提线木偶。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陈歌关切的语气,让老周一激灵,他终于缓过神来,连连摆手:“没事,没事,您刚才问什么来着?”

  “在我发呆的这段时间里,缸鬼没有回来过吗?”

  “没有,绳子动都没动。”老周摇了摇头:“其实我也没注意,光顾着看你了。”

  “看我?对了,你刚才看没看见一个和我长相一样的小男孩从远处走来?”

  “小男孩?”老周疑惑的表情已经能说明很多东西,之前发生的事情只有陈歌和张雅看到了。

  “那你有没有注意到河对岸出现过什么人?”陈想要弄到更多关于黄玲老公的信息。

  “不知道,不过雾气好像是从那边飘散过来的。”老周的话再次证实了陈歌的猜测:“那雾气有问题吗?”

  老周很聪明,一下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

  “他们的目的我暂时弄不清楚,不是单纯的想要杀我,似乎是特意为了让我看到什么东西,想要将我引到一条邪路上去。”随便换一个人过来,看到年幼时的自己被杀死都会出现心理阴影,也幸好陈歌在黑色手机的磨练下,拥有了一颗强大的心脏和坚韧的神经。

  “不说这些了,缸鬼没有回来,可能是遇到了危险,你帮我跟洗发水瓶子里那个女鬼沟通一下,看能不能请她出手,把缸鬼给带上来。”缸鬼独自潜入水底,面对那么多陌生的水鬼,陈歌有些担心他的安全。

  老周向雯雯的姐姐转述了陈歌的话,过了一会,洗发水瓶盖被打开,一缕缕脏乱散发着腥味的黑发从中爬出。

  她似乎想要爬上陈歌的身体,但是又有些害怕。

  “这是在干什么?”陈歌看向老周,老周也弄不明白。

  黑发粘黏在一起,不仔细看还真的和水草差不多。

  “同样都是头发,这和张雅的完全是两个极端。”陈歌蹲下身体,他做出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主动伸手抓向船上的黑发。

  “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帮你?”手指握住黑发一端,湿湿滑滑,感觉好像抓住了一条活鱼。

  黑发缠绕上陈歌的手指,她非常注意分寸,只敢触碰陈歌的手指,连掌心都不碰一下。

  一端缠着陈歌的手指,黑发另一端伸向水面。

  “你想拖我下水?”陈歌不觉得对方胆子有这么大,张雅刚刚出现,许音就站在一边,在这种情况下雯雯的姐姐不可能表露出想要害自己的意思:“你是给我指路?”

  在双方僵持的时候,船头的麻绳动了一下,无数气泡冒出,缸鬼圆滚滚的脑袋浮出水面。

  “你怎么下去那么久?”可能是感受到了陈歌语气当中的关心,缸鬼嘴巴开合,也没那么害怕了,他有些激动的冲着陈歌手舞足蹈,水面上又冒出了一连串的气泡。

  “他找到了那具尸体,但是他没办法过去,水底下所有的鬼都没办法靠近。”老周认真充当着翻译的角色,非常敬业。

  “鬼没办法靠近?”陈歌感受着指尖的湿滑:“就因为鬼怪不能靠近,所以雯雯的姐姐才让我去帮她捞尸?”

  望着水面,这任务可跟自己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了。

  雯雯的姐姐是半身红衣,她都没办法靠近,那其他鬼怪去了也白搭,张雅倒是有可能无视障碍,但可惜的是陈歌指挥不动她。

  “许音在水里和我的联系会变弱,他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心,让他下去估计也没什么用。”许音很信任陈歌,正因为这一点,所以陈歌不想让许音去做一些没把握的事情。

  “既然鬼没办法靠近,那就只能人下去了。”陈歌拿出黑色手机,再次确定了一下任务信息,上面清楚写着,要求他独自一人去打捞尸体:“我就说为什么会加上这样一个限制,原来是在这等我呢。”

  陈歌思索了好一会,终于下定决心:“没什么可犹豫的,刚获得黑色手机时,我的处境比现在糟糕多了,那个时候我都不怕,现在自然也不会害怕。”

  将绳索固定在船上,陈歌让老周和白秋林看守麻绳,自己拿着张大坡给的手电筒,脱下外衣和裤子,跳入水库当中。

  水温很低,不过陈歌并没有觉得很冷,也不知道是他身体素质好,还是已经习惯了那种冰冷的感觉。

  指尖被雯雯姐姐的黑发缠绕,对方轻轻拖拽着陈歌朝水库某一个地方拉扯。

  他深吸一口气,让缸鬼和许音护在自己身侧,手脚用力方向相反,控制身体朝水下游去。

  打开手电筒,光线在漆黑的水里扭曲,就算陈歌拥有阴瞳,能看见的范围也十分有限。

  手指被黑发拖拽,时间变慢,陈歌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里非常安静,带给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是胎儿还未出生,呆在母体当中一样。

  身体向下,陈歌一手抓着手电筒,另一只手拽着麻绳。

  压力从四面八方传来,肺中的空气一点点减少,黑暗中好像有什么东西碰到了陈歌的身体,不知是鱼,还是其他什么东西。

  没办法开口说话,不能和身边的鬼怪交流,陈歌甚至看不到他们,只能隐约感到许音和缸鬼护在自己身边,这也是他敢潜水捞尸的底气。

  几秒过后,在黑发的指引下,陈歌看到了水库底部有一个类似棺材的东西,在那东西四周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水草。

9269 3552335 MjAxOC8wNi8xOC8jIyM5MjY5 http://m.clewx.com/book/201806/18/9269_35523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