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702章 进退两男

书名:我有一座恐怖屋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我会修空调 更新时间:2019-07-12 23:52:35

  站在两栋阴森的建筑中间,张敬酒和李长阴相互看着对方。

  无人说话,他们都没有和鬼怪打交道的经验,气氛越来越诡异。

  干咳一声,张敬酒以前是做销售的,性格要比李长阴开朗,他知道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所以决定打破僵局。

  “别着急,你能具体给我说说丢的那东西长什么样吗?比如大小、长短,有什么特点等?”

  “给你形容一下?大小?长短?特点?”李长阴一下被张敬酒问住了,这是人能问出来的问题?

  他刚才只是随口说说,也没想过对方会刨根问底。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犹豫了一会,李长阴说道:“他的脸很模糊,浑身都流着血,他一直在哭,他说自己好冷好冷。”

  “不清楚五官,这就有点麻烦了。”张敬酒托着下巴,很认真的思考起来:“他说自己很冷,那可能是被藏进了冰柜里,不过假如被放进了冰柜里,血液应该会冻住,所以冰箱的可能性被排除。你让我想想还有哪比较凉快,对了!小镇医院的太平间!你孩子可能溜进医院里去了,我觉得你可以去那里看看,注意听哭声,哪个房间里哭声最大,你孩子可能就在哪个房间里。”

  “你认真的吗?”

  李长阴对自己的化妆技术和演技非常自信,他是噩梦学院最优秀的演员,可是在张敬酒面前他开始产生自我怀疑了,对方有板有眼的配合自己,仿佛早已看穿了一切,是故意想要把他引到太平间一样。

  张敬酒并不知道李长阴心里是怎么想的,他点了点头:“如果他不在医院,也不用着急,反正这地方就这么大,慢慢找,总有一天会找到的。”

  李长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一个鬼安慰了,这种感觉怎么说呢?

  有点害怕,还有有点刺激。

  “谢谢,我这就去看看。”说到最后,李长阴的声音都在颤抖,他一直躲在阴影里,低垂着头,掩饰着自己的喉结。

  “没关系,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张敬酒在心里感叹,这鬼真有礼貌,还知道说谢谢,看来鬼屋里的其他员工也挺好相处的。

  “一家人?你什么意思?”李长阴心跳加快,对方这是要弄死自己,然后把自己的灵魂也禁锢在鬼屋里,成为新的员工共吗?

  “现在咱们确实还有些生分,毕竟是第一次见面,以后大家在一起工作的时间久了,自然就熟悉了。”张敬酒脸上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以后一起工作?”李长阴心脏咯噔一跳,双手猛然握紧!

  图穷匕见!

  对方真正的目的是自己!眼前这个笑容诡异的男人可能看穿了自己的伪装!他想要把自己永远留下来!

  汗珠浸湿了额头的妆,李长阴心里很清楚,一个正常的鬼屋员工在看到陌生孕妇进来后,是绝对不会跑过去对她说大家以后要一起工作。

  李长阴越想越不对,他终于知道自己进来后为什么一直心神不定了。

  这个鬼屋是真的闹鬼!

  “有机会再说吧。”李长阴快步离开。

  “医院在左边!”张敬酒见李长阴急急忙忙的离去,摸了摸鼻子:“我哪里说错话了吗?总感觉自己被讨厌了。”

  没等李长阴走远,张敬酒口袋里的对讲机就发出声响,他赶紧将其取出。

  “敬酒,你刚找我有什么事?”陈歌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出。

  “有个老员工刚才过来找我,问了我一些东西,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们相处的很愉快。”

  “老员工找你?”陈歌有些疑惑:“普通员工无法离开自身所在的建筑太远,失去寄托,他们会不断虚弱。两个红衣,都受了重伤,也跟我有过沟通,不会去主动寻找游客。敬酒,你看到的老员工长什么样?”

  “是个孕妇……”

  “好,我知道了,那不是咱们的人,有其他东西混进来了。”

  “那咱们咋办?”张敬酒有些慌了,他真没想到刚才遇见的孕妇竟然不是鬼屋员工。

  “你见过东郊的那些鬼怪,这世界上有光就有暗,有像我一样坚守正义的人,自然就也有心怀不轨的人。不过你不用怕,不管他是谁,敢跑进我的鬼屋里捣乱,那他就要做好有去无回的准备。”

  “明白。”张敬酒又把孕妇的外貌特征详细给陈歌说了一遍,然后才挂断对讲机。

  ……

  收起对讲机,陈歌站在十字路口,他刚听到张敬酒的汇报时,还以为是影子的手下来找事了。

  但听着听着他发现不对,那个孕妇很可能是活人假扮的。

  这次参观的游客里有专业的鬼屋演员,他们跟随主播黄狐进来,为了节目效果,很可能会自己扮鬼。

  “希望是虚惊一场吧。”恐怖屋是陈歌的根基,不容有失。

  保险起见,陈歌联系上了手机鬼童童,让它将场景内所有鬼怪唤醒,一定要尽快找到那个可疑的游客。

  哭声和笑声在小镇当中交织,一道道漆黑的身影在角落苏醒,隐藏的执念被唤醒,开始在街道上游荡。

  仅仅过了几秒钟,陈歌就收到了童童和剪刀的短信。

  童童找到了那个人,剪刀更厉害,他告诉陈歌自己一直在跟踪那个人,对方鬼鬼祟祟和一般的游客不同。

  “稳住,等我到了,再一起动手。”

  陈歌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这次参观也快该结束了。

  ……

  将孕妇装和床单随便扔进一个房间里,李长阴妆都来不及卸,朝着记忆中的出口跑去。

  他不敢大声叫喊,担心自己被更多的脏东西盯上,打其他同伴的电话也没有人接,他感觉自己就好像被隔离到了另一个世界一样。

  随着参观临近尾声,小镇里变得越来越恐怖,原本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开始有人影晃动。

  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雾气,也已经很浓郁了,其中还夹杂着血液的腥味。

  “总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我。”李长阴挠了挠脖子,他现在感觉浑身难受,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扭头去看:“我后面好像有个人!”

  跑过一个路口,李长阴突然加速,他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照向身后。

  迷雾之中,有一个身穿风衣的怪人,提着一把造型恐怖的巨大剪刀快步朝他追来。

  ”果然!“李长阴这时候还十分冷静,他知道手机亮光会暴露自己,立刻关掉手机:“前面那房子我之前去过,正门进去后,可以从后面的窗户跳出来,我就借助那个房子来甩开这怪物。”

  他想的很不错,但等他准备往前走的时候,突然又停下了脚步。

  街道拐角,一个身上缠绕着锁链,穿着医生制服,手中拖着狰狞铁锤的人慢慢走出。

9269 3587591 MjAxOC8wNi8xOC8jIyM5MjY5 http://m.clewx.com/book/201806/18/9269_3587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