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百三十章 冥神之威,花神的情!

书名:七日成尸:冥王的新娘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绮丽儿 更新时间:2019-04-11 23:54:04

  金龙失去了攻击的对象,一点也不愁,而是笑眯眯的看在许凌夷和君冥澈。

  “两位的面还真是难见啊。”

  许凌夷没有说话,君冥澈收起自己的内力,扶起君珑玉。

  “感觉如何?”

  君珑玉微微一笑:“我没事,爹,娘你们放心。”

  君冥澈淡淡的点点头,而后拍拍他的肩膀,才转头看向金龙。

  “金龙,再难见我们不是也见到了么?”

  金龙眯眯眼睛:“是啊,见到了!不知道冥神现在有和感觉?”

  君冥澈挑挑眉头,反问到:“金龙你想要我有什么样的感觉呢?”

  金龙的眼底闪过一道怒意,这个君冥澈照实可恨:“看来,冥神大人一点也没有阶下囚的自觉!”

  “哈哈,别说我君冥澈现在还不是阶下囚,就算真的被阁下所擒,也只不过是成王败寇,没有任何阶下囚之说。”君冥澈风情淡漠的说道。

  金龙冷笑着,举起自己的龙吟剑:“我最喜欢就是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君冥澈背手而立,淡笑不语。那淡泊的样子,让金龙的眼中愤怒更深。

  “金龙,这仗可否叫我来。”一边的花神说道。

  金龙一愣,而后眼中闪过一道讽刺:“花神的要求,我自然满足。”说完,金龙收起手中的龙吟剑,退到了一边。

  花神走上前,看着君冥澈:“君冥澈,好久不见。”

  君冥澈目光微闪,勾起嘴唇:“花神?原来你就是花神,亏得妖神将你当初姐妹,你却害她如此。”

  花神的眉头皱起来:“除了妖神的姐妹,你对我记忆就一点都没有别的么?”

  君冥澈垂目似是沉思,花神见状眼底滑过欢喜,却在下一刻,君冥澈的淡淡的一句,让她颜面尽失。

  “无关之人,从不记在心上。”

  “无关之人……”花神的目光涌起浓浓的怨念。

  “你既然对我只有这四个字,君冥澈,你们相识在天荒之地,你我曾联手对抗天荒之怪,你我曾把酒当歌,不惧生死,那日子虽然只是几日,可是生死之交,如何是无关之人。”

  君冥澈眼中闪过一道怀念:“天荒之地,我确实有几个生死好友,可惜,你不在这之内。”

  花神终于维持不住自己的优雅:“哈哈,原来,在你心中我连云神都不如。”

  君冥澈微皱眉头,没有言语。

  云神,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过这样的人。那个女人,曾经是他认可的朋友,他信任她,才将小药交到她的手上,却不想她辜负了他,从那之后,她在他的心中便是路人。说他君冥澈冷情也罢,无情也好,他不放在心上的人,就是死在他的面前,他也不会眨下眼睛,他不接受的人,就是对他的千好万好,他也不会接受。

  天荒之地,他有四个好友,可惜都已经不在人世,但是这个花神不在其中,只因一起打斗时,她丢下了神界一个神女,那神女惨死,而她却可以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从此,花神此人被他杜绝在心门之外。

  今日,要不是她来到他的面前,提起当年之事,恐怕他永远也不会记得在他的生命中出现过这样一个女人。

  而花神这个名字,只有许凌夷和他说起妖神笭箵的时候,才会想起笭箵有这个姐妹。

  “很好,算是我花神这万年来,自作多情了。君冥澈,你辜负我一片心,就不要怪我。”花神怒气冲冲的说道。

  “哈,你这个女人要不要脸,人家冥神心中只有我家主人,你算哪个根葱啊,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是有我们家主人漂亮还是有我家主人讨人喜欢,见过脸大没有见到脸这么大的。”鬼石在一边不屑的说道。

  许凌夷无奈的摇摇头,这个鬼石啊。

  而君冥澈却勾起了嘴角,说道:“这话倒是不假。”

  “噗!”君珑玉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才发现他爹也很毒舌。有几分同情的看着花神,果然,她花容失色,那大受打击的样子,让她更加的楚楚可怜,让人看见了,真的是——大快人心啊!

  让你没事发骚,和他娘抢相公,被打脸了活该!

  “君冥澈,你还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呢。”金龙在一边笑着说道。

  君冥澈没有回话,只是不耐烦的看在他们:“打还是不打,还挺烦的。”

  花神彻底怒了,她的面子已经碎成了渣渣,一点不剩了。

  “君冥澈,今天有你没我,有我没你……”花神大吼一声,左手幻化出一朵荷花,而后右手在荷花上一弹,那花瓣瞬间飞向君珑玉。

  鬼石胳膊上的伤还在哪里,可见这花朵绝对不像表面这般的绚丽多彩,而是妖娆诡异,转息就可以要人性命。

  可惜,这花瓣对别人也许还有用,但是对上君冥澈,却半分胜算都没有。

  因为,君冥澈曾是冥界第七王君噬亦,第七王的成名绝学为——鬼雪。

  鬼雪所到之处,无物存活。

  雪为冬季之物,冬乃是所有花草的自然之敌,鬼雪一下,花瓣瞬间冻结。

  而施展这个技能的花神也好不到那里去,她浑身发冷,感觉整个身体的血脉都要冻住了。

  君冥澈再次勾起嘴角,那是属于胜利者的微笑,他抬起右手,合十后放在唇边:“鬼雪飞舞。”

  这是他成为冥神,找回君噬亦之绝学后,又自创的一招,融合了鬼神两种气息。这一刻飞舞的雪花白中带煞,而雪花落在花神的身上,让她从脚开始冰冻。鬼雪越来越快,而她冰冻的速度也加快,眼看她就要成为了一个冰人。

  这时,一道金光飞来,形成了一个防护罩,罩在了花神的身上。

  防护罩中,温暖上升,花神身上冰冻的地方,渐渐的融化了。

  金龙闪身来到了她身前,与君冥澈对峙。

  “金龙还真是怜香惜玉啊。”君冥澈淡笑的说道。

  金龙闻言目光下意识的看向星,见后者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眼中闪过一道暗光,他又冷冷的看着君冥澈。

  他救花神,并不是多喜欢她,相反,他很讨厌这个女人,但是她却他们这一边的,她丢了面子,受了伤,也等于打他们的脸,所以他不能不管。

  “君冥澈,我怜香惜玉,也比你辣手摧花来的好。”金龙回到。

  君冥澈冷笑一声,而后一摆手:“请吧!”

  “哼!”金龙冷哼一声,手中的龙吟剑出手,与君冥澈打在一起。

  金龙是天古之神,而花神也是,但是他们之间是有差距的,不管天古,上古,还是现在,四处都有花草,只要有花草,作为生命之母的花神就会重生。

  她重生之后,带着天古的记忆,却没有天古时的本事。

  而金龙就不一样了,他可是真正从天古存活下来的,能力照着天古之时,只多不少,自然不是花神可以同日而语的。

  君冥澈见状,一挥手,双龙之剑出现在手中。

  双龙之剑一出手,见君冥澈的气势提升了到顶级,就连金龙都感觉感觉到了压迫之力。

  金龙运动身上的龙王之力,神王血脉果然不同凡响,君冥澈这个人比许凌夷更可怕,必除之。

  如此想着,金龙的眼中出现杀机,攻向君冥澈的招数也招招要命。

  君冥澈面对任何杀招都风轻云淡,一副大家之风,那潇洒自如的样子,让花神看在痴迷又恼怒。

  这样的男人,为什么不属于她。

  她看向一边观战的许凌夷,眼中出现了杀意,都是这个女人,如果这个女人死了,君冥澈也许久能看到她。

  许凌夷感受到了她的杀气。余光淡淡的看在她,注意到她的目光时,不屑的勾起嘴角,真是一个蠢货,妄想杀她,难道她忘记了,她是尸奎之神,本就是不死不灭的。

  就这样的人物,还喜欢君冥澈,真的赶上不上曾经的云神,最起码人家有才有貌,有计谋,能将她和君冥澈玩弄与鼓掌数万年。

  这个花神,真的不上档次。

  突然,许凌夷想到了在突死之地时,遇见的那个精,她说了奉主人之命,来对付负心之人,那精的主人是谁呢?可是这个花神?

  貌似不想,那精的档次都比这个花神要高很多。

  在许凌夷脑海中胡思乱想之时,花神的目光越来越阴暗,她身上的杀气也越来越重,她刚要动手,就被一边的灵后拦住。

  “你做什么,为什么不让我教训那个女人。”花神愤怒的看在灵后。

  “我要是你的话,就别动,因为你不是她的对手。”灵后淡淡的说道。

  说完之后,灵后看向许凌夷,目光微闪。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是天石,天生带着使命,就是在恰当的时候,为天女献祭,以前不以为然,可是今日,她第一次与许凌夷面对面,她发现她错了,面对这个女人,她骨子中自带的臣服,让她无法对这个女人起一丝一毫的反抗之意。

  这个感觉让她很恐慌,也让她想要逃离。

  因为,她不想失去灵主,她感觉只要她臣服了这股子感觉,那么她就彻底的离开灵主了。

  灵后感觉到许凌夷的目光看向她,那种感觉更加的强烈,她放开花神的手,一个闪身躲在了灵主的怀中。

9319 3550826 MjAxOC8wNy8xNy8jIyM5MzE5 http://m.clewx.com/book/201807/17/9319_35508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