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百一十七章 大结局

书名:岭南鬼术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百越僚人 更新时间:2019-03-29 19:58:01

  “呵呵,傻小子,你到现在都不知道!要只是那样我至于费那么大的功夫?那只是对外的一套说辞罢了!”麻老头褶皱的老脸狞笑道。

  对外的说辞!这老头之所以这么做是另有目的!他之前果然只是利用陆家的人!什么使用了羽人卵都是屁话!他娘的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抓着我身上的绷带,猛地一扯,硬生生将缠绕的绷带扯下了一截,中枪的地方一阵剧痛。

  “你看清楚,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麻老头道。

  我看向自己的胸口,只见中枪的地方赫然在正正心口的位置!伤口处长出了一团粉红的肉,还长着细密的羽毛。

  这是什么情况!明明是打在了心口上,图额为什么要骗我说打偏了!我为什么没死!这团长着羽毛的红肉是怎么回事!

  “还不明白吗,你就是那卵中的羽人!”麻老头道。

  我脑袋嗡的一震,我是羽人?怎么可能!我活了这么多年,分明就是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会是什么羽人!

  “你当我为什么要收你做徒弟?就是为了弄清楚你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年那个姓白的小子抢走了羽人卵,没想到他比我还狂,竟然把卵中的羽人给养出来了!你爷爷把你护的很好,几乎是完全封住了你身上的气息,老陈那小子还当是鬼咒呢!不过,要不是他叫你来找我,我也不会发现,还真得谢谢他!”麻老头道。

  老陈他当时并不知道我身上的事,真的就以为我是中了鬼咒!

  可是我真的是羽人?这他娘的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图额是早就发现我不对劲,才瞒着我?

  “咳!”一个吃痛声传来。

  王岳一行人将一根浑身漆黑刻满符文的木桩子刺进了图额的身上。图额的身体被刺穿,血如泉涌。

  “之前你用这根木桩困着我,现在轮到你了。”云牧天说道。

  那些人拿来铁链,将图额的手脚捆住,缠到木桩之上,那铁链上系满了一道道绘有符文的布条,一如在蛇坑下见到的那般。

  “还顾着别人,你也一样!”麻老头取出一朵琉璃莲花按到了我身上。

  我忍不住叫出声,浑身的血液都仿佛停滞了一般。

  这他娘的是伏魔莲!什么神物,结果到头来不一样归为鬼怪!

  麻老头两手搭在伏魔莲上,念了一道咒语,一道道无形的根须从伏魔莲上长出,缠到我的身上,深入我的体中,穿魂入骨,直逼本元,将我牢牢镇住。

  “佛莲生根,妖魔莫行!”麻老头扬声念道。

  那些根须闪现出红光,浑身上下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呵呵,妖魔!所谓神物,不过是利欲熏心者自欺欺人的说法罢了!妖魔也罢!羽人也罢!常人也罢!我只知道,我是王洛!

  一股力量从体内涌起,只听砰当一声,伏魔莲碎裂四散,身上的根须瞬间消失,我挣脱束缚,站了起来。

  麻老头迅速后退,面色一变,说道:“有些本事,不愧是羽人!我倒要看看你有几分能耐!”

  他挺直身板,抬手遮脸,骤然长啸:“啊——————”

  平时振聋发聩巫啸在此刻听来就像是虫鸣一般,脆弱不堪。

  我扬手往麻老头那边一挥,那老头猛地震飞出去,跌倒在地,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王岳一行人纷纷退远,各自拿着法宝,警惕的看着我,我冷冷的看着它们,转向图额,他身上缠满了铁链,浑身是血。

  一团怒火从心头烧起,我嘶吼一声,猛地击向地面,红色的符纹猛然消去,图额身上的锁链纷纷断裂,刺在身上的木桩也震了出来。那七根骨钉震出了半截,依旧钉在身上。

  我抬手挥了一把,七根骨钉震了出来,碎裂在地。

  “这才是羽人真正的威力!大家小心!”王岳说道。

  我看向他们,抬手一挥,一阵威力涌出,那些人面色骤变,来不及躲闪,被震出几米开外,摔落一地,口血直流。

  “厉害厉害,不愧是羽人。”麻老头从地上站了起来,抹着嘴边的血液,露出一抹贪婪。

  他踩着步子跳起奇怪的步伐,口中唱着古怪的调子,和以往施法的样子截然不同,而是另一门大相径庭的巫术。他抬手一甩,一道道符咒飞了出来,将我团团包围。他口中的调子高了起来,舞动的两手指向我,一道雷电从包围的符咒飞出。

  那雷电落到我身旁,便烟消云散。

  麻老头甚为震惊,又唱了几个古怪的高调,几道雷电飞出,在近到我身旁的时候,纷纷消散。

  我冷冷的看着他,扬手一挥,周围的符咒瞬间烧起。

  麻老头神色大变,欲要再出招。我抬起手指向他,千钧之力汹涌而出,向他碾压而去。

  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麻老头被震出数米外,狠狠的砸到地上,干瘪的身子缩成一团,就跟散架了一般。

  我走上前,看着他,他身上的皮肉迅速萎缩,脸上的生气快速流逝。他本就是不该存在世上之人,现在借来的命也已经到头了。

  “我……我不能走……我不想走……我不想走……”他有气无力的说着,但是依旧改变不了生命流逝的事实。

  原本就干瘪的皮肉彻底缩成了一团,麻老头倒在地上,再无一点动静。

  王岳一行人爬了起来,他看着我道:“洛哥,我从没想过伤你,之前我失忆的时候,是你照顾的我,我很感激你,方才的事是我不对,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我好不好。”

  “小心!”图额的声音传来。

  几道影子从身后闪了过来,我抬手一挥,数只双头蛇震飞出去。

  我看向一旁的云牧天,抬手指向他,他神情顿时变得痛苦至极,嘴巴大张,两只眼睛几乎要瞪出来。

  “啊!!!”他惨叫一声,一道黑影从身上飞出,化作飞灰。那具躯体怦然倒地。

  王岳抓着一块木符猛地向我拍了过来。木符临身,一股排江倒海的威力滚滚而来。

  我抬手一指,那股威力散去,他手中的木符忽的炸开,王岳震飞出去,狠狠摔到地上,呕血不止,再无还手之力。

  一股异样的气息传来,我一扬手,几只小虫从空中出现,化作灰烬,瞿歆尘手中的金蚕蛊化作了一摊血水。他随之吐出一口鲜血。

  我看向篓子洲,他浑身一哆嗦,连忙道:“王兄弟,咱们无冤无仇的,我刚刚也没害你,只是出于交易给了那老头一朵伏魔莲而已。”

  我冷冷的看着他手中攥紧的佛珠,他被我看穿,大喊一声:“动手!”

  几道攻击从身后涌来,篓子洲抓着佛珠朝我打来。

  呵!可笑!

  我一握拳,篓子洲佛珠断裂,震倒在地,从后面击来的张浩梓、蒋似昔一行人均被震飞。

  我看着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众人,都解决完了。

  我向王岳走去。他奋力的向后爬动,惊慌说道:“你以为我们的势力就是这样吗!这个世上有很多东西是你想象不到的!你要是杀了我,不止是你,你的家人,还有这整个村子的人,都别想安生!我们有的是方法搞死你们!”

  我默念了一道咒语,比了道指诀按到了他的身上,王岳惨叫一声,身上闪现了一道符印。

  “你、你给我施了封印!我不会放过你的!”他嘶声大喊。

  我封了他的能耐,从今往后他再不能施展任何巫术,也再不能觉察鬼祟,是彻底的和这一行诀别了。

  我转过身,挥了挥手,周遭笼罩的迷雾散去,鸡鸣声、犬吠声再度响起。一行人从村中跑了出来,最前头的赫然是夙飞勇和樊修平。

  “你们没事吧!我们觉察不对就赶紧赶过来了,可是却怎么都走不过来!”夙飞勇说道。

  众人看见我的样子,猛地停了下来,警惕的看着我。

  “图额受伤了,你们俩过来帮个忙,其他人离开。”我道。

  夙飞勇面露诧异:“王先生,你现在有意识?”

  “怎么,有问题吗?”

  “没、没有,只是你之前这个样子的时候都不说话。”夙飞勇说着,示意众人离开,和樊修平走了过来。

  来到图额身旁,看着他身上碗大的伤口,两人猛地一惊,往我这边看了一眼,什么都没说。夙飞勇脱下外头,娴熟的帮图额堵住伤口。

  正常人这么大的伤口早就死了,这也是为什么我只叫他们两个过来。

  将图额搬出去,扶上车,我示意他们别去医院,找一个僻静的地方。

  夙飞勇留下了一半人来处理残局,车子往村外开去。

  我看着鸡鸣犬吠的村子,看着从屋里出来查看情况的村民。突然理解为什么这一行的人都不兴带手机,联系的人多了,牵挂也就多了。

  这一行到底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只能在暗地里活动,就像只出现在山野或夜间的鬼怪一样。

  我摸向自己愈合的心口,所谓的羽人也并不是什么神物,只是一种鬼怪罢了。

9322 3545868 MjAxOC8wNy8xOS8jIyM5MzIy http://m.clewx.com/book/201807/19/9322_35458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