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五十一章 对不起,阿清(一)

书名:幸存者游戏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沉匙A 更新时间:2018-08-09 11:07:03

  这么快就到阿清了吗?陈什苦笑了一下。

  那个在记忆里有着一张鹅蛋脸,皮肤白里泛红吹弹可破,永远扎着一束有点碎发的马尾。工作的时候穿白衬衫配工装群,日常的时候穿T恤配百褶裙,总是素面朝天的女孩,自己真的能在房里见到吗?

  陈什想要立马进去,却又迟迟不敢把门推开,因为自己见到的,很可能只是一具尸体。

  对不起。

  事情还要从两年前说起,当时陈什二十五六岁,和阿清在一起也有一年多了。

  两人工作的地方都在同一楼层,且工作性质都与IT相关,属于两家合作公司,陈什负责软件开发,阿清负责信息录入,难免要打交道。

  初次遇见这个叫阿清的女孩,陈什想到了康霞。相较起来,阿清要漂亮许多,但两人都属于那种比较热情,积极阳光的性格,所以陈什难免会多注意她两眼。

  陈什以为自己属于那种心思比较深的,却没想到心里那点小九九早都被人看出来了,在不久后的一次公司聚会上,大家接着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就把两人撮合到了一起。

  阿清的性格很好,工作地点近,所以两人见面的机会也很多,下班了一起吃饭,加班时互相带点小吃,跟她在一起总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交往久了,两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2016年7月3日,是阿清去世的日子。

  本来和她约好,两人一起放年假,四号去敦煌玩,但是就这样在临出发的前一天,大家就此天人两隔。

  那天秀秀学考,一天的时间考完了四门功课,晚上五点半时,陈什准时等在了校门口准备接她。这时,阿清打来了电话。

  七月的敦煌人多天气也热,阿清打电话来是想问问要不要帮自己也准备上长衣长裤和防晒面罩什么的,陈什也就和她聊了一会,但是在通话过程中,秀秀也打来了电话。

  陈什以为秀秀打电话来是告诉自己已经考完出来了,也就没有插接电话,直接在校门口张望着等她出来接走,就和阿清聊了一阵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都没见到秀秀出来,她也没有再打电话,于是陈什挂了阿清的电话给秀秀拨了过去:“秀秀,你在那儿呢?出来了吗?”

  “哥,你在跟谁打电话这么久都不接我电话?”

  不知为何,陈什觉得秀秀的情绪有点低落,于是连忙解释道:“噢,是你阿清姐,我之前跟你说过我们明天休年假去敦煌玩,你刚好今天学考考完,到时候带上你一起。”

  “不用了。”秀秀在那边冷冷的说道:“考试考得一锅粥,还玩什么呀,你们自己玩的开心就好。”

  “喂,秀秀……”陈什话说到一半,都还没问出来她在哪,就被挂了电话。

  其实秀秀的成绩是完全不用人操心的,平时每次考完试跟不考试都没什么区别,该干嘛干嘛,但是这次一反常态,看来真的是没考好。

  陈什有些担心,于是再次给她回拨过去,秀秀挂断了电话,没有接,再打还是不接,陈什愈发担心了,一个接一个电话的打了过去,这个时候已经快要六点了,按理说秀秀考完试也有半个多小时了。这么长时间,要么她还在学校呆着,要么就是专门躲开了自己走了。

  就在这时手机上来了个电话,陈什连看都没看就接通了:“秀秀,你在哪儿呢?”

  “我是阿清……”电话是阿清打来的,陈什感觉到她的声音有点虚弱,正要继续问,手机又来了个电话,这次是秀秀打来的,陈什想都没想就接通了秀秀的电话,至于阿清,她可能只是收拾东西累了,还是先处理要紧事吧。

  “秀秀,你在哪儿?”陈什忙不迭的问道。

  “我在哪儿有那么重要吗?”秀秀反问,沉默了一秒后又继续说道:“我在出租车上,去市郊朋友开的一家酒吧,你不用担心,我们这有四个人呢。”

  秀秀说的话没办法让陈什放下心来,此时天都快黑了,四个高中生去酒吧,还在市郊,人少车也少,真出了什么事后悔都来不及:“四个都是女生吗?”

  “两男两女。”

  不知道怎么了,陈什就是有一种莫名其妙不详的预感,仿佛现在不赶快过去接上她自己就会永远失去这个妹妹一样,于是让她给自己发个热点过来。

  但是秀秀并没有发,非但没有发还挂了电话,陈什想到之前在秀秀的手机上安了卫星定位系统,于是赶紧打开手机GPS想找到她所在的位置。

  就在这时,阿清再次打来了电话,陈什因为手滑再次将电话挂了,定位到秀秀之后,陈什一路忙着追踪,早就把阿清忘在了脑后。

  对于陈什而言,和阿清吵架,年假不能出去玩都是小事,只有秀秀的安慰才是大事。

  最后,费了老鼻子的劲找到了秀秀所在的酒吧,把酩酊大醉的她从里面带出来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在回家的出租车上,陈什才想起来给阿清回电话。

  电话打通了却没有人接,或许是在睡觉或者生气了吧,但是现在已经这么晚了,等到回去应该都一两点了,还是不打扰她睡觉了吧,陈什想了一会儿,按灭了手机屏幕。

  “哥,看到我这样你是不是特别生气啊?”秀秀喝醉了酒,话都说不清楚,陈什本想怪他,却怎么也不忍心。

  “偶尔一次考不好没有关系的,哥哥上学的时候还经常不及格呢,不都过来了。”陈什抬起手来摸了摸陈秀的头:“况且哥哥知道,以你的天分,一努力就能学好的。”

  “其实我考得挺好的,我只是心情不好……”说到这里,陈秀停下了,当陈什看向她时已经泣不成声:“从小到大所有人都离我越来越远,除了哥哥没有人从始至终的陪伴着我,现在哥哥也有女朋友了,再也不会有人喜欢秀秀了……”

  “傻秀秀,你在想什么啊?”陈什有些无奈地笑了,秀秀才十六岁,果然是个十六岁女孩该有的样子,为了一点点的小事想很多很多:“就算哥哥有女朋友了结婚了,你也是我最爱的妹妹,不会因为有了阿清就改变对你的态度,你和你阿清姐都是我生命里很重要的人,但是只有你是不可取代的。”

  “真的么?”陈秀停止了流泪,表情有些委屈的搂住了陈什的胳膊,仰起头来看着陈什的眼睛,悠悠的说道:“你发誓,如果你抛弃了我就不得好死。”

  这种毒誓发起来毫无意义还不吉利,陈什有些诧异的看了看陈秀,却见她表情非常严肃认真,静静的等待着自己说出口,便只能无奈的伸出三根手指:“我发誓,如果有一天我抛弃了你,日后一定不得好死。”

  “就知道哥哥最好啦!”看到陈什这么没有底线,陈秀突然没心没肺的笑了。

  “嗡嗡嗡——”

  突来的震动声让陈什一个激灵,手机响了,是阿清打来的。接起电话,是一个陌生的男声:“您好,是陈什先生吗?我们是东隅市公安局的,有些事情需要您来一趟配合一下调查。”

  “可以告诉我是什么事吗?”陈什心里漏跳了一拍,突然想到阿清之前的异样,心中不详的预感空前浓郁。

  “事情关于梁阿清女士我们不便详说,还是请您来了之后再进一步了解吧。”电话那边果断拒绝。

  “好吧,我尽快赶到。”

  此时离到家还有近一个小时的车程,这也是陈什人生中最漫长的一个小时。

9325 3440297 MjAxOC8wNy8yMS8jIyM5MzI1 http://m.clewx.com/book/201807/21/9325_34402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