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四十二章 无名英雄

书名:黑巫秘闻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奔放的程序员 更新时间:2018-11-21 13:02:08

  我心情激动:“解铃,你应该出来……”我想说,你应该出来重整八家将,可以集合华夏修行人,整理人脉资源。谁知刚起个头,解铃摆摆手,打断了我,他低声说了四个字:“自有人君。”

  他的意思很明显,这些事他不做,日后自有人会做。

  解铃拿起埙吹动起来,声音渺渺幽幽,我听得出神,似乎神游九天。

  解铃的埙声忽然变了一种风格,悲悲戚戚,如泣如诉,我止不住泪如雨下,就在这时大门哐一声开了。小丑点开灯,一脸阴冷地走下来:“瞎吹什么。”

  解铃没理他,继续吹。小丑跑到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骂:“别吹了!”

  解铃瞥了他一眼,那意思是你不爽可以杀了我。小丑大怒,他不去动解铃,反而过来抓我,揪着我的脖领子给按到桌上,大吼一声:“右手伸出来!”

  我心惊胆寒,“你,你要干什么?”

  小丑大怒:“干什么?砍你的右手!”

  他过来抓我的右手,我狠命挣扎,紧紧把右手缩回去。小丑和我撕把,他累的气喘吁吁,反而笑起来,笑声低一声高一声,好似乌鸦。

  我身体实在太虚,实在弄不过他,让他把右手拔出来。小丑把我的手按在桌上,从后裤腰掏出一把菜刀,一边笑一边说:“看好了!”

  说着就砍。

  我惨叫一声。

  小丑哈哈笑:“我还没砍呢,”他话音刚落,刀就动了。

  就在这个瞬间,坐在地上吹埙的解铃,突然把埙飞出去,正砸到小丑的后脑。那埙不知是用什么做的,当场就碎了,小丑一刀走歪,正砍在我右手的小手指上,我惨叫一声,再一看,右手血肉模糊,小指头真的活生生砍下来。

  小丑冲我笑了笑,一头栽在桌上不动了。解铃大叫:“快,解决了他!”

  我抄起桌上的菜刀,忍着疼,抬起来,对准小丑的后脑就砍过去。就在这时,突然地下室左右摇晃,像是地震了,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天花板的尘土瑟瑟往下落,刀也掉在一旁。

  “怎么了?”我惊恐地问。

  解铃马上醒悟:“鬼境要消失了!和山智夫死了!”

  我心中大喜,马上追问小艾怎么个情况,小艾说:“和尚确实是死了,他动了凡心。”

  “他不是自我阉割了吗?”我问。

  小艾说:“有个女鬼很像他的母亲,恐怕冥冥中有定数,他动了凡心,女鬼侵袭入体,他死了。鬼境马上就要消失,我们要出去了!”

  我欣喜若狂,对解铃说:“我们要出去了,哈哈!”

  就在这时,解铃盯着桌子看,像是看到了极为恐怖的事情,我回头去看,本来昏迷在桌上的小丑,踪迹全无,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

  解铃道:“你出去吧。我不能走,还要去追击首将。”

  “鬼境都没了,他能去哪?”我疑惑。

  解铃道:“九将门的鬼境是创始人真经天传下来的,他们没有能力制造第二个,所以这个鬼境是在九员大将的神念里传递。现在和山智夫死了,鬼境会传到下一个大将的神念里,所以我要跟着鬼境一起湮灭,才能进入下一站。趁这个工夫,你赶紧走。”

  “下一个人是谁,我能不能帮你?”我急着问。

  解铃道:“下一个是谁,我也不知道,或许这个人还在日本。赵日天……”

  “我叫王强。”我赶忙说。

  这时候整个密室开始倒塌,上面的横梁砸下来,桌子椅子全都震倒,屋里乌烟瘴气。我咳嗽着,看到对面解铃身影越来越模糊,解铃道:“王强,有两件事你一定要记牢。第一,想办法让八家将保护我的肉身,这次在鬼境暴露了身份,九将门的人很可能要去销毁我肉身。”

  “你的肉身在哪?”我急切问。

  解铃的身影已经完全遁于烟尘中,他挤出三个字:“孤儿院。”

  “还有,”他说:“我这一生有很多遗憾,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全身心的去爱一个姑娘,只有她知道我孤儿院的秘密……”

  他的声音渐渐遁去,小艾急切地说:“主人,快跟我走!鬼境要湮灭了。”

  我心念一动,感觉眩晕。

  过了好半天,慢慢睁开眼,发现自己依然坐在黑色的塔里,对面是和尚和山智夫。我回来了!

  我坐在地上,一时半会没回过神,在鬼境里度过了很多日日夜夜,现在回想起来,就跟做了一场极为逼真的梦,我都搞不懂现在和鬼境,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了。

  我活动一下身子,用御币小心翼翼捅了捅和尚。和尚坐在那里,动了动,突然毫无声息中化成一堆尘土,整个肉身崩碎,一股浓烟飞出来,地上只剩下一件黑色僧袍。

  我呸呸呸了好几口,我可不想把这个妖僧的骨灰吸到鼻子里,想想就恶心。就在这时右手忽然一阵剧痛,低头看,右手小指明显少了一截。

  我吓得一激灵,这才想起在鬼境里,小丑一刀下去把它砍掉了。没想到,鬼境真是不惯毛病,说掉就掉,真要是当时解铃没给我解围,我这右手都没了。

  我打开手电,来不及细看伤口,仔细照着塔里,在僧袍下面找到了鬼头刀,还找到了那个金佛头,谁知道一捏佛头就碎了,原来是木头做的,当时不知和山智夫用了什么障眼法。我把僧袍撕扯成条,用布条把鬼头刀和御币包裹起来。这时僧袍里滚出一样东西,是小瓷瓶,打开后倒出一些,是黑色粉末,不知做什么,也一并收了。

  我从黑塔里爬出来,一路爬高,来到上面的坑边,听到外面那些人还在唠嗑。

  我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在鬼境里这么长时间,而在现实中似乎才过去一会儿。

  经过小丑那恐怖的地下室,又尝过了痛苦机的滋味,我现在胆子超大,紧张感和焦虑感都消失了。我手扒在坑边,一纵身跳了出去。

  大殿上,那些施工队的大汉们正在闲聊。我这么一蹦出来,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他们大叫:“你是谁,抓住他!”

  我摆摆手:“各位,你们受雇来需要多少钱,大家不都是求财吗,多少钱我给。”

  施工队里有个大汉看看我,又看看地下的坑:“你,你看到和尚了?”

  “啊,他……”我本来想说他死了,可这个要承担法律责任,和尚也是个人命,日后警察上门说不清楚。我改口说:“他跑了,你们的工程款也没了,我来支付。”

  “放屁,大师不可能跑,他这么厉害。”大汉说:“我们可不敢离开这,大师说了,我们如果不看好这里,他就会作法,让我们生不如死。”

  “你们走吧,他不会再威胁到你们了。”我说。

  旁边有人说:“这小子鬼头蛤蟆眼的,不像个好东西,先抓起来等大师处置。”

  这七八个人围了过来,我也不和他们多口舌争辩,把御币插在地上,向里灌入法力,顿时整个大殿阴森起来,光线全无,阴风阵阵,从角落里出现很多惨叫声和鬼哭狼嚎,我尝试着开始制造一个新的鬼境。

  这七八个人吓得掉头就跑,什么工具都扔下了,推门出去,跑进山里不见了踪影。我收了法力,鬼境消失,长舒了一口气。

  我走出山神庙,外面空气清凉,万里无云,万木萧萧,在我眼里却看不到任何萧索,反而有一种沐浴之后,重新做人的新奇。

  这时从山林的秘处,老头和三舅跳出来。三舅看着我:“搞定了?”

  我把鬼头刀和御币递给他,还有那个瓷瓶。三舅拿过来闻了闻瓶子里的粉末:“好,这是蛇毒解药。鬼头刀我收起来了,御币你拿着。”他递给我。

  我说道:“我不需要两个御币。”

  “拿着吧。”三舅说:“留着有备无患。”他对老人说,那个和尚已经构不成威胁了,已经死了,你找村民来,把整个庙收拾出来吧,让这个日本人搞的,有点乌烟瘴气。

  老头很高兴,说等回去就让村委会组织人来。

  从始至终,三舅都没问过我,下面发生了什么。但似乎结果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我们从山里走出来,被老头盛情款待,又住了一天,吃了很多的江里水鲜,三舅又花钱买了一些当地的水特产,我们打道回府。

  我选了一条沿着江岸的路,长江平缓,天气很好,万里无云,虽然正值寒冬,可熬过了水患,又临近年底,能看到我们十里八村所有人都挂着笑颜,喜庆的意味特别浓烈。

  三舅看着滔滔江水问我:“强子,做了无名英雄,会不会有遗憾?”

  我没有回答,而是想起了解铃,他才是真正的无名英雄。

9341 3492283 MjAxOC8wNy8yNy8jIyM5MzQx http://m.clewx.com/book/201807/27/9341_34922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