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百六十五章 无可挽回

书名:黑巫秘闻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奔放的程序员 更新时间:2019-03-15 15:07:56

  赵坏嘿嘿笑:“师兄,你不是牛吗,你不是在师父面前说我坏话吗,想要孩子就过来取吧。”

  赵药师忍着气:“师弟,我再叫你一声师弟,你以前做什么都无伤大雅,但现在你碰到高压线了!赶紧把孩子送回来。天黑之前我看不到孩子,就报警!”

  “嘿嘿,师兄,”赵坏一脸坏笑:“你也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也知道我能做什么。我可以在天黑前把孩子送回去,但你能保证我送回去的就是原来的孩子吗?”

  “你什么意思?”赵药师大怒。

  “我可是会控尸术的,我的朋友也会控灵,随便把什么灵封印在你孙子的身体里……人还是你的人,可魂儿就不一定了。”赵坏笑得这个开心。

  赵药师声音颤抖:“师弟,你,你……”

  电话那头传来女人的哭声,想来应该是孩子的妈妈。

  “嘿嘿,”赵坏说:“我只要把孩子送回去,里面的灵肯定什么都听我的,就说跟小爷爷出去玩,谁也治不了我的罪。你可以报官,孩子只要完好无损,我就没罪。咱们国家打根上就不承认灵魂的存在,我可以逍遥法外……”

  赵药师控制住声音:“你想要我做什么?”

  赵坏看我。我点点头,如今骑虎难下,不如就势而为。

  “师兄,今天晚上七点再等我电话,到时候你来接孩子,记住,只能自己来。”赵坏按照约定说了。

  挂了电话以后,赵坏洋洋得意:“我真他妈的是个天才,以前怎么早没想到这个招儿。”

  我说道:“把孩子留在这,你们就走吧。”

  赵坏和施鹏根本不走,磨磨唧唧还留在这,说我一个人搞不定。他们像是狗皮膏药一样贴着,我倒是无计可施,他们留在这也无所谓,想留就留吧。

  赵坏的电话又响了,他看看来电,直接关机。那目的很明确,不到七点不接电话,急也要把老头急疯了。

  我们三个中午要了外卖,给孩子也点了一份,四个人美美吃了一顿。下午的时候,我有些困顿,窝在沙发上打盹,正睡得时候,忽然耳朵根动了动,我感觉到一股灵力涌动。猛地睁开眼,听到屋里有人在念经咒。

  我摇摇头坐起来,顺声音走过去,虽然是白天,可里屋拉着厚厚的窗帘,暗淡无光,地上燃烧着几支红蜡。我看到施鹏坐在地上念咒,那孩子就坐在对面,孩子身下用朱砂描出了一个红色的阵法,上面淋漓地写着几个“鬼”字。

  赵坏在旁边抽着烟看着。

  我眉头动了动,走进去,问干什么呢。

  赵坏赶紧过来,把我拉出去,轻声说:“老大,我和大鹏商量了一下,觉得上午那主意真是不错。把小孩的灵抽出去,再灌入其他的灵,以后他就是咱们傀儡了。”

  “你不是答应赵药师不做这个事吗?”我说。

  赵坏道:“答应是答应,做是做。那老头心眼不正,在师父那里坏了我一道,这仇要是不能亲手报回来,我这辈子睡觉都不香。”

  我推开他,厉声说:“不行,不管怎么样都不准针对孩子。”

  我快步走进屋里,施鹏睁开眼看我:“老大,你这样可不行啊。”

  我阴沉着脸,屋里鬼气森森,施鹏擅长的就是控灵术。

  施鹏看着我说:“老大,慈不掌兵义不掌财,你这样优柔寡断实在不行,以后会有人瞧不起你的。”

  “他妈的,对一个孩子下手,这叫果断?”我有点恼火。

  施鹏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历史上有个朝代曾发生过战争,一派队伍里有人叛变,上级派人剿灭叛徒,当时抓到了一家几口人。如何处理有两种意见,一是祸不及家人,首恶办了,其他人就放了。可另一个意见是,斩草除根,小孩也得杀。老大,换你你怎么做?”

  我没说话。

  施鹏道:“结果队伍选择了第一种处理方式,就办了叛徒,其他人都放了。结果呢,偏偏就是那孩子事后告密,把所有人卖了,队伍遭遇到极为惨重的代价。”

  他顿了顿:“老大,斩草务必除根啊。”

  我一脚把那些蜡烛踢飞,把孩子拽起来,仔细看看他,孩子撅着小嘴,脸上还有泪珠。我说道:“我和赵药师不是生死之仇,没必要下死手,这件事就这样吧,你不要再说了。”

  施鹏还要说什么,我大怒:“都滚,你和赵坏都走。我自己来。”

  赵坏靠着门框说:“老大,你怎么有点不识好歹呢?”

  我大怒,正要过去,施鹏赶紧道:“别,别,我们走,都是兄弟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赵坏,咱们走吧,老大可能心情不太好。”

  他把赵坏劝走,赵坏把手机放在桌子上:“老大,电话你自己打吧,我还不伺候了。”

  他们两人走了。

  我让孩子坐在客厅里,然后把里屋这些乱七八糟的阵法全都收拾干净,打开窗帘,放放空气,这里让施鹏搞得乌烟瘴气。

  我摸着小孩的脑袋瓜:“你怎么样?”

  小孩也不答话,坐在地毯上,低头玩着自己的手。

  我和小孩没打过交道,也不知道怎么和孩子沟通,就让他自己玩吧。我把手机重新开机,静静等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到了晚上七点,果然电话打来。

  我接通之后,电话里传来赵药师的声音:“师弟,现在可以说,你们在哪了吗?”

  “我在龙岗小区。”我说。

  赵药师马上反应过来:“你不是赵坏,你是谁?”

  “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我说:“我是王强。”

  赵药师冷静下来:“我孙子在你手上?”

  “是,你来吧。”我把地址告诉他。

  小孩还坐在地上玩。我站在窗前,心潮澎湃,心里想了很多,一直在天人交战,赵药师来了到底要不要吸收他的法力。后来想想,施鹏说的也是有道理的,心慈面软当不了当家人,既然已骑虎难下,不如索性而为之。

  我在沙发上打坐,孩子在那里玩,我忽然觉察不对劲,现在已经过了七点半,晚上并没有吃饭,我都有点饿了,可这孩子竟然不吵不闹,也不知道饿,这是怎么回事?

  正琢磨着,门敲响了,他来了。

  我慢慢下了床,趿拉着鞋走到玄关,把门打开。外面站着一个老头,正是赵药师。他看看我,第一句话就是:“我孙子呢?”

  “屋里呢,进来吧。”我转身回去。

  赵药师走进来,随手关了门,我们一前一后来到客厅。厅里亮着灯,孩子还坐在地毯上玩手指头,头始终没抬起来。

  赵药师一看孙子,马上眼泪出来了:“好孩子。”他几步跑过去,“爷爷来了,叫爷爷啊。”

  那小孩置若罔闻,像是没听到。

  他抱起孩子,我在后面也看到了,孩子的脸上面无表情,僵硬呆滞,嘴里流出长长的口水,没有任何眼神。

  赵药师摸着孩子的头发,“是爷爷啊,我是爷爷,孙孙,你怎么了?”

  孩子脸上还是没有表情,什么都没听到,口水一直流到胸口。

  赵药师回过头,老头脸色惨白,而双眼变成血红色,里面都是血丝。“你把我孙子怎么了?”

  “我没拿他怎么……”我忽然想起施鹏曾经对孩子作法,“是施鹏做的。”

  “什么施鹏?”赵药师把孩子放在沙发上,他一步步走过来。

  我说道:“你先冷静冷静,这事我还要再问问。施鹏是富少伟的一个手下,他跟我们一起带来孩子,现在已经被赶走了……”

  “王强,”赵药师紧紧盯着我:“我原本以为你只是浪子迷失,还能回头是岸,没想到你已经坏到这种程度。”

  他慢条斯理从怀里掏出一个药包,慢慢展开,里面是一排银针。

  老头一边抽针,一边哭:“王强,今天,就是这个屋子。咱们两人只有一个能出去,我孙子变成这样,我也不想活了,我没法跟家里交待。我索性也要死在这,但是我死之前,一定要把你带走!”

9341 3539412 MjAxOC8wNy8yNy8jIyM5MzQx http://m.clewx.com/book/201807/27/9341_35394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