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453变了

书名: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天泠 更新时间:2019-05-16 09:20:33

  万贵冉一听首辅都这么说了,连忙应道:“端木大人说得是,下官这就派人去查!这个凶徒胆大包天,竟然敢在侯府纵火,实在是穷凶极恶……”

  万贵冉极其慎重,这件差事办好了,没准就是机缘,办好了,入了首辅的眼,照样可以升官。

  “端木大人,万大人,如此未免兴师动众。依本侯看,没准是敝府的下人不慎打翻了油灯呢!”宣武侯垂死挣扎地咬牙道,慌得脑子里一片混乱,“敝府戒备森严,怎么可能有南怀探子潜入……”

  “蒋冲,你怎么看?”

  封炎动了动眉梢,目光越过宣武侯,看向不远处从库房的废墟走来的蒋冲。

  “指挥使,”蒋冲十分肯定地说道,“属下方才在废墟中查看过了,这间库房中不仅是残余的南墙边有起火点,其他位置也有多处起火点,比如北墙的窗口下方、东墙的两处柜子和几个木箱、仓库居中的烛台位置等等。每个起火点燃烧时产生的痕迹相似有十之八九,属下可以断定一定是有人‘纵火’。”

  蒋冲说话的同时,封炎笑吟吟地望着宣武侯。

  宣武侯的脸色更难看了,真想狠狠地瞪大管事一眼,觉得他做事也太不牢靠了,居然留下了这么显而易见的线索。

  大管事也是冷汗涔涔,双腿已经开始簌簌发抖。

  刚才听蒋冲了如指掌地把几个点火的地方一一道来,仿佛对方就在当场亲眼所见般,大管事吓得差点没晕厥过去。

  他之所以在库房里多处点火,也是因为侯爷吩咐一定要把仓库烧成灰烬,决不能留下一点线索,生怕只点燃一处地方火势不够大,也没想到竟然会留下那么多的线索……

  此刻,夕阳已经落下了大半,天空中呈现一片灰蓝色,天气渐凉。

  端木宪的目光在宣武侯几人身上扫过,眸子变得更幽深了,若无其事地抚了抚衣袖道:“万大人,那这件案子就交给你了。”

  万贵冉心里叨念着京兆尹不好做,俯首应下,跟着顶着压力对着宣武侯作揖道:“侯爷,恕下官得罪,歹人可能还在贵府,请允下官派人搜查贵府……”

  “不行!”宣武侯二话不说地反对,“侯府多女眷,要是被冲撞了,万大人该当如何!此事,本侯自己会派人搜查,就不劳烦万大人费心了。”

  “侯爷……”万贵冉也猜到了宣武侯十有八九是不会配合,但还是只能赔着笑,硬着头皮又道,“这万一歹人真是南怀探子,那可不仅仅是侯府的家事,更是……”

  “不必再多说!”宣武侯更为不耐,再次打断了万贵冉,“绝对不行!”

  要不是端木宪还在一旁,宣武侯早就已经强制下令送客了。

  万贵冉的头更疼了,他只带了七八个衙差,侯府中却有数十个护卫,他要是硬搜,吃亏的也是自己。

  万贵冉用请示的目光看向了端木宪,他一个四品官怎么也治不了一品侯爵啊!

  端木宪对着皇宫的方向抱了抱拳,义正言辞地说道:“既然侯爷不肯配合,那本官也唯有上报朝廷了。”

  “请便。”宣武侯气定神闲地抬了抬手,也不怕端木宪威胁,或者说,他等的就是这个。

  他特意等到皇帝离京才动手,就是为了避免万一。

  如今看来,这个决定真是英明!

  即便是端木宪上报此事,等到皇帝回复至少也要半个多月,足够他们再另做筹谋,销毁证据了……

  端木宪与宣武侯四目对视,似在进行着一场无声的对决,须臾,他吩咐万贵冉道:“万大人,还不速速上报朝廷!”

  万贵冉唯唯应诺,匆匆地去了。

  封炎在一旁慢悠悠地饮茶,反正有祖父在,也不用他出马了。祖父办事,他当然放心了!

  宣武侯见端木宪、封炎和几个户部官员还不肯离开,心里冷笑:这位首辅莫非是读书读多了,读傻了,他还想在侯府赖着不走等皇帝的回复不成?!

  哼,他不走,侯府也不怕多几双筷子!

  “端木大人,招待不周,”宣武侯嘲讽地对着端木宪拱了拱手,吩咐道,“还不赶紧给端木大人重新上盏热茶!”

  宣武侯府给茶,端木宪就喝着,反正过一会儿宣武侯就笑不出来了。

  不到半个时辰,就有一批不速之客大驾光临——

  “侯爷不好了!东厂的人来了!”

  门房气喘吁吁地跑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吼叫着。

  宣武侯父子闻言霎时面色大变,端木宪却是从容不迫地放下了手里的茶盅。万贵冉上奏朝廷,这折子自然是送到司礼监,到了司礼监还不就是送到岑隐的手中。

  如今由司礼监监朝,遇到这事,岑隐多少总会过问几句。更何况,皇帝走时,也曾下令让岑隐督办季家捐银一事。

  一队穿褐衣、戴尖帽的东厂番子气势汹汹地来了,为首的千户嘴里嚷嚷着:

  “督主有令,有歹人在侯府纵火,意图不轨,必须封府,好好查,细细查!”

  东厂一旦出马,就是带着雷霆之势,不容任何人置喙,更不容任何反抗,宣武侯府立刻就被一众厂卫给包围了,至于端木宪和封炎以及一众户部官员,则被东厂的人请出了侯府,众人各归各府。

  之后,侯府的大门就关闭了,只留下厂卫面目森冷地守在外面,生人勿进。

  “轰隆隆……”

  夜幕已经降临,天空中阴云密布,看不到星月,那响亮的轰雷声连绵不绝地自天际而来,此起彼伏。

  车夫唯恐赶上暴雨,马鞭挥得啪啪作响,马车驶得飞快。

  等端木宪带着端木珩回到端木府后,已是身心俱疲。

  祖孙俩静静地坐在书房里,好一会儿都没说话,只剩下外头的阵阵轰雷声回响在四周,一声比一声响。

  “这天变得可真快。”

  端木宪揉了揉眉心,语气意味深长。

  想着今日宣武侯府发生的事,端木宪有一分感慨,两分深思,三分疲惫,他抬眼看了看闷葫芦似的长孙,心里真想找四丫头说说话……偏偏四丫头现在不在京里。

  哎,宝贝孙女此刻也不知道是到哪儿了……端木宪一边想着,一边端起了茶盅。

  “隆隆!”

  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雷声炸响,端木珩一下子被雷声唤醒,原本纷乱的眼神渐渐沉淀了下来。

  他抬眼看着端木宪,正色问道:“祖父,那把火是宣武侯府放的?”

  端木珩今天在宣武侯府待了一下午,也看明白了一些。

  对上自家长孙,端木宪也没什么好隐瞒,直言不讳地点了点头:“不错。”

  “……”端木珩薄唇微动,神情有些复杂。

  人心险恶至此,为了财帛,他们可以不择手段,枉顾人伦道义,抛弃一切为人的底线!

  端木珩忍不住又想起了那一日四妹妹和季兰舟在湛清院外的那番对话,眸色变得更加深邃。季兰舟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光明正大地搬出侯府,也真是艰辛。

  端木珩仔细回忆着下午在宣武侯府的一幕幕,眼帘半垂,脸上露出沉吟之色,似在思考分析着什么。

  须臾,他又看向了端木宪,道:“祖父,封炎是不是早就看出了那把火是宣武侯府所为,所以今日他在侯府才会坐视不理,眼睁睁地看着侯府的人在那里上蹿下跳地‘救火’……”

  端木宪满意地捋着胡须,用眼神示意端木珩继续往下说,自己则捧起茶盅,慢慢地饮着茶。

  外面的轰雷声不绝于耳,一阵比一阵响亮,连书房里的烛火似乎都感受到了轰雷的力量,在灯罩中跳跃不已。

  端木珩一边思索,一边继续分析道:“侯府为了让库房烧起来多半是用了火油,又没有好好施救,秋冬本就天干物燥,容易走水,这火势会越来越大,也是可以预料的。封炎他就是要坐视那把火烧得更厉害,这样才能师出有名地把事情闹大……”

  只是……

  端木珩微微蹙眉,又道:“祖父,您觉得能查出来什么吗?”可想而知,宣武侯府此刻肯定急着要毁尸灭迹。

  端木宪手一滑,手里的茶盅差点没摔了,看着长孙的目光就有几分古怪。

  才刚觉得长孙长进了不少,刚才那一番话分析得头头是道,这一句又犯傻了,他也不想想连东厂都出面了,怎么可能查不出来?!

  端木宪摇了摇头,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浅笑。

  他是聪明人,稍稍联想下午宣武侯主动提出变卖家财替季兰舟献银子,就能猜到宣武侯府放这把火的目的……呵呵,真是自作聪明,找死啊!

  端木宪继续把茶盅往嘴边凑,忍不住又开始想念自家四丫头。

  哎,四丫头不在,茶也不香了……

  端木宪天天想着端木绯,可是“小没良心”的端木绯却是过得乐不思蜀。

  九月二十七日一早,圣驾终于到了蓼城的景安驿码头。

  码头边早就停靠着一艘艘大大小小的船舟,密密麻麻,大都是三桅、四桅的沙船,最前方是一艘华美的龙舟,那龙舟上格子花窗、雕栏画栋、飞檐翘角,尤其那大红色的柱子上雕着精致的蟠龙与祥云,错落有致,富丽华贵。

  端木绯只坐过那种游湖用的画舫、乌篷船,还从没来见过这种气势恢宏的沙船,她站在甲板上,要把头仰得最高,才能勉强看到那桅杆的尖端。

  像这样的大船,她以前还只在书上看到过图。

  端木绯惊叹连连,觉得眼睛都快看不过来了,整个人一直处于亢奋的状态。

  皇帝带着皇后以及一众妃嫔住在那艘最华丽的龙舟上,那些四桅沙船多分配给了皇子公主与亲王等等,端木绯沾了安平的光,也住上了一艘四桅的大沙船。

  一道道船帆扬起,一一艘艘沙船破开河面,如众星拱月般跟在龙舟的后方,缓缓地驶离码头。

  端木绯就坐在船舱里的格子花窗边,透过琉璃窗望着岸边,看着码头离她越来越远,岸上的人渐渐变成一个个小小的黑点。

  涵星看她那目不转睛的样子,干脆就拉着她去甲板上看了,说是外面视野和空气更好。

  两个小姑娘雀跃不已,趴在甲板的栏杆上,对着四周指指点点。

  无论是两岸的青山绿树,还是那波光粼粼的河面,亦或是天上飞过的大雁,又或是河上来来往往的船只,都让她们觉得有趣极了。

  “绯表妹,你看那艘船,那是广船,两广那边来的。”

  “东边那艘是白艚,是闽州的船,攸表哥肯定也认得。”

  “还有那个……那个船头是鸟嘴状的船,那是鸟船,船头眼上是不是还有条绿眉,哈哈,它又叫绿眉毛!”

  说着,涵星就咯咯地笑了,发出清脆的笑声,随风在河面上飘荡出去。

  端木绯听得津津有味,在心里把眼前的实物与她曾经在书上看到过的样子比对在一起,不时对涵星投以崇敬的眼神,“涵星表姐,你懂得可真多!”

  “那是。”涵星得意洋洋地自夸道,“本宫好歹也是下过一次江南的。你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本宫……啊,对了!”

  涵星想到了什么,关心地问道:“绯表妹,你吃晕船药了吗?”

  晕船药?!端木绯傻乎乎地眨了眨眼,她以前坐画舫游湖时,没晕过船啊。虽然姐姐也给她备了晕船药带出来,可是,不是应该要先晕船,再服药吗?

  涵星一看到她这副懵懂的样子,心里就有了答案,连忙吩咐一旁的一个小內侍道:“你赶紧去找太医!”

  这艘船上都是皇亲国戚,船上当然也配了太医。

  小內侍一听四公主要给端木四姑娘请太医,那是应得老快。

  甲板上的几个內侍都行动了起来,一个去叫太医,两个搬来桌子椅子,安放在甲板上,甚至还有人搬来了一个红泥小炉,给她们煮起茶水来。

  端木绯还没反应过来,已经坐下了,没一会儿,就见一个矮胖的太医拎着一个药箱风风火火地跟着小內侍来了,急得是满头大汗,生怕岑督主的义妹有什么不好。

  “应太医,你有晕船药吗?”

  涵星的一句话差点没把应太医给问傻了,他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原来只是要晕船药啊。

  应太医以袖口擦擦冷汗,一方面觉得来传话的这个內侍也太不靠谱了,另一方面又松了口气,幸好端木四姑娘没事。

  “有有有。”应太医连声道,打开了药箱,从里头翻找出一个青色的小瓷瓶,递给了端木绯,“端木四姑娘,这里面的药丸一次吃两颗。”

  端木绯接过那小瓷瓶应了一声,却见应太医没有要走的意思,一直目光灼灼地盯着她,或者说她手里的小瓷瓶。

  端木绯只得打开盖子,倒出了两颗褐色的药丸,又有內侍恰如其分地奉上了一杯温水。

  在这一道道灼热而殷切的目光下,端木绯无奈地吞了药,心道:她差点以为她是得了什么绝症呢!

  应太医浑身一轻,又叮嘱道:“端木四姑娘,这药每天早上空腹时服用两颗就好。这船上浪头大的时候,一起一伏的就容易晕船。有的人晕船时那真是吃什么吐什么,不过吐着吐着也就习惯……”

  几个内侍狠狠地瞪着应太医看,觉得这个太医还真是不会说话,没事说这些干嘛,不怕坏了四姑娘的胃口吗?

  应太医被他们看得连忙闭嘴,呵呵笑着,叮咛了几句服药的口忌,又说要是端木绯有什么不舒服,尽管来找他,之后,才提着药箱讪讪地走了。

  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端木绯身上,没人注意到舒云何时从船舱里也走上了甲板,她已经被眼前这一幕看得呆住了,眸色明明暗暗。

  她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想起了二皇兄的嘱咐,终于还是款款上前,笑着唤道:“四皇妹,端木四姑娘,你们也出来看风景吗?”

  楚青语也跟着舒云一起出了船舱,却是没有再往前走,一动不动地站在船舱口,看着被众人包围的端木绯,看着她娉婷而立,明眸善睐;看着她盈盈一笑时,笑靥如花;看着她眼波流转,顾盼生辉……

  楚青语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端木绯,微微笑着,然而,笑意不达眼底。

  这一世的不同都是从有端木绯这个人开始的。

  原来此时此刻耿海本该活着,与岑隐分庭抗衡;

  原来大皇子慕祐显根本就不曾去过南境战场,他本该在这次南巡的队伍中;

  原来二皇子慕祐昌这个时候应该比大皇子、三皇子都要有圣宠,也不该被皇帝驱逐出宫;

  还有涵星,原本上一世的涵星早早就死了……

  楚青语又看向了笑容可掬的涵星,目光微凝,素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

  这一世与上一世的差别又何止是这些,还有封炎,舞阳,戚氏……太多太多了,多到她时常怀疑要么前世是一场梦,要么她此刻才处于梦境中……

  指甲掐进柔嫩的掌心,疼痛提醒楚青语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现实,而非梦境。

  端木绯,都是因为端木绯的存在,让一切都变了,都乱了!

  如果……

  如果没有了端木绯,会不会这一世的轨迹就都能导回到“正轨”呢?!

  既然一切都是始于“端木绯”这个变数,那么一切就也该终于她才对。

  没错,端木绯本来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上!

  楚青语的眸子里猛地蹿起了一簇火苗,唇线绷得更紧了,锐利如刀锋。

  她半垂眼帘,掩住眸中的火热,漫不经心地以纤纤手指卷着手里的帕子,一下又一下。

  她根本就不想过去,那日翠微湖畔的一幕幕还犹在眼前,她过去也只是自取其辱,但要是不过去……

  楚青语觉得她的左脸又开始隐隐作痛了,想起慕祐昌那狠戾的眼神,身子微缩。

  她咬了咬牙,又抚了抚自己的衣裙,只能走了过去,身子笔挺。

  走近了,楚青语就能听到了舒云笑吟吟的声音:“……西湖真是太美了,难怪自古以来这么多文人墨客为其赋诗作词。端木四姑娘,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若是没有去苏杭,那可不能说去过江南……”

  舒云的脸上看着笑意盈盈,温婉和善,可是楚青语却敏锐地从她的眼底看到了一抹不耐烦,一闪而逝。

  楚青语脚下的步子缓了下来,心念一动,心跳加快了两拍。

  “砰!砰!砰!”

  楚青语心如擂鼓,她忽然想到,她是不敢违背二皇子,但是有些事其实不需要她自己动手,还有舒云呢!

  此次下江南,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走水路,在水上,出点什么意外那是再寻常不过了。

  只要没有端木绯,一切就能渐渐地步上正轨,那么,“那件事”也就肯定能够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想着,楚青语心口更热了,清丽的脸庞上不露声色,不疾不徐地继续往前走去,一直走到了栏杆边,凭栏远眺,似是在欣赏周围的风景。

  可惜,不但是端木绯,就连涵星也不喜欢楚青语,涵星一看到她,就噘了噘嘴。

  涵星向来娇气,不会勉强自己,直接就拉起端木绯的手道:“绯表妹,走,我们到船尾钓鱼去!”

  在船上是该钓鱼,涵星真是会玩!端木绯频频点头,看也没看楚青语一眼,仿佛她根本就不存在。

  其实,船队才刚刚驰出码头不久,此刻并非是钓鱼最好的时机,但是甲板上的内侍们一听端木绯要和四公主钓鱼,一呼百应,一个个都十分机灵,有的赶紧去准备钓具,有的引着她们去适合垂钓的位置,有的去准备饵食,又忙碌了起来。

  涵星和端木绯身边热闹得很,相比下楚青语这边却是冷清得很。

  “……”楚青语僵立在扶栏边,眼睁睁地看着这对表姐妹都没搭理自己,开开心心地携手钓鱼去了。

  她们不仅没理楚青语,也没叫上舒云一起钓鱼,也不知道是忘了,还是故意的,舒云心里同样有些不快。

  她停留在原地,并没有再凑上去,看着表姐妹俩的背影,皱了皱秀气的眉头,脸色不太好看。

  岂有此理,四皇妹根本就没把自己这个皇姐放在眼里,就算她的母妃是贵妃又如何,大皇姐都不似她这般骄矜!

  尤其是这个端木绯,她也不过是首辅府的一个孤女罢了,派头倒是比自己堂堂三公主还大!

  舒云微咬下唇,心里有一种冲动,真想找父皇告一状。

  哼,就算端木绯有岑隐当义兄又怎么样,岑隐说到底也不过是皇家的奴才罢了!

  舒云越想越是不悦,这时,楚青语从后方走到了她的身旁,柔声道:“三皇妹,你不和四皇妹她们一起去钓鱼吗?这船上的时光枯燥,你和四皇妹、端木四姑娘都是姑娘家,去钓钓鱼也好消磨消磨时光。”

  楚青语神态温和地端出皇嫂的架势,不着痕迹地把自己与舒云她们三个未出嫁的姑娘区别开来。

  楚青语的这几句话仿佛火上浇油般,让舒云愈发觉得自己仿佛被排挤了!

  舒云的樱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冷哼道:“本宫才不喜欢钓鱼呢!无趣得很!”

  舒云嘴上这么说着,那略显阴沉的眼神还是一眨不眨地盯着端木绯。她本来就想着要给端木绯一个教训,此时此刻,这种想法变得更强烈了。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她只是给端木绯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二皇兄应该不会怪自己的。

  舒云的唇角微微翘了起来,看着端木绯与涵星绕过了船舱。

  ------题外话------

  京城和南巡两边的剧情交叉进行。

9384 3566337 MjAxOC8wOC8xMi8jIyM5Mzg0 http://m.clewx.com/book/201808/12/9384_35663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