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十八章咎由自取

书名:龙王妻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潜心梦徒 更新时间:2019-03-15 11:18:04

  “柳公子,洛姑娘。”看到我和芸娘进来,九命立刻俯身叫了一声。

  “莲蓬蛊,下好了么?”芸娘撇了一眼扈洪天,开口问道。

  这说话的声音,完全就跟柳榆生的声音一模一样。

  “是,柳公子,不过他暂时还没有什么反应。”九命说完,有些狐疑的蹲下身,嘴里喃喃自语的说着:“没有道理啊?按理来说,他至少会有痛感才对。”

  九命看着铁笼之中的扈洪天,一脸的疑惑。

  “是不是,你的莲蓬蛊有问题?”芸娘看向九命。

  九命立刻摇头:“不可能,这莲蓬蛊,是我精心练就的,怎么可能会有问题?”

  “他好似是昏过去了。”芸娘同九命说话时,我走到铁笼边蹲下身,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儿,发现扈洪天并非是没有痛感,而是他已经昏厥过去了。

  “昏了?”九命也连忙过来俯身看向扈洪天。

  扈洪天垂着头,跪在地上,是铁链子将他的骨头牵扯着,他才能保持不倒下。

  “别叫他轻易的死了。”芸娘看着扈洪天,眼中满是怨恨。

  “是!”九命应声,抬手打开了铁笼,俯身走了进去。

  只见他用力的掐了一会儿扈洪天的人中之后,扈洪天才醒了过来,并且,醒来之后,就开始痛苦的哀嚎了起来。

  芸娘看着扈洪天这痛苦哀嚎的模样,嘴角渐渐的露出了一抹冷笑。

  “噗咚!”一声。

  就在我们的注意力都被扈洪天给吸引时,突然一个身影就从我们的身后窜了过去。

  不过好似因为腿软,又摔在了屏风前。

  我和芸娘回头望去,看到了摔在地上的“老婆婆”,这老婆婆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不过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站在铁笼里的九命撇了一眼扈云萝,对我们说道:“按照柳公子说的每日给她施针,她的经脉不通,是跑不远的。”

  “师兄,我真的知道错了,师兄,我求求你,求求你放了我好不好,你既然愿意为我换皮,那就说明,你还顾念着我们之间师兄妹的情谊,你于心不忍,对不对?”扈云萝流着泪,望着芸娘。

  我不禁苦笑,她对桃笙做出了那般恶毒之事,居然还奢望柳榆生放过她?

  “心”都剜走了,还想让对方原谅?可能么?

  不过,不得不说,如今这副皮囊才是最适合她的,她必定受不了容颜老去,不知道当她看到自己如今的模样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于心不忍?”芸娘微微俯身,看着扈云萝。

  “师兄,你我相识多年,看在我当年年幼无知的份上,你就原谅我吧,好不好?”扈云萝紧紧的抓着芸娘的衣角,恳求着。

  芸娘则是转身,朝着这内卧扫视了一眼,我知道她在寻什么,必定是铜镜。

  这屋内却并未见到铜镜,不过依照扈云萝的性子,她的内卧怎么可能没有铜镜呢?

  “铜镜呢?”芸娘开口问道。

  九命已经从铁笼之中走了出来,并且,狐疑的看着芸娘:“柳公子,之前不是您说的,怕她看到自己的真容吓的猝死,所以把铜镜都给撤掉了么?”

  “最近事忙,忘了。”芸娘的反应倒也快,直接接了这句话,然后就让九命,去唤外头的婢女送馆中最大的铜镜过来。

  我立在一旁,看着扈云萝,想着或许等她看到自己现在的容貌,真的回猝死。

  “师兄,你放了我吧,我是真心悔过的。”扈云萝还不知道芸娘的用意,双手合十,冲着芸娘恳求着。

  芸娘看都不看扈云萝一眼,只是淡漠的站着。

  半晌,由两个婢女抬着一个三四尺长,两尺多宽的大铜镜从外头屏风后绕了进来。

  扈云萝原本是仰着头看着芸娘的,结果铜镜被送进来之后,她本能的回过头朝着铜镜里头望了一眼。

  也就仅仅只是这一眼,扈云萝便发出了一声极为刺耳的尖叫声,紧接着瞬间昏厥倒地。

  芸娘立刻蹲下身,给扈云萝把脉,发现扈云萝的心脉弱,就让九命去准备护心脉的草药,还亲自将扈云萝给拖到了床榻上,并且,将那面铜镜就这么对准扈云萝的床。

  这样,扈云萝只要一睁开眼,就能看到自己的模样。

  这对扈云萝来说,无疑是比死还要残酷。

  “安之,你是不是觉得我太狠毒了?”芸娘望着床上昏厥的扈云萝,突然开口问了我一句。

  我摇了摇头:“她折磨了你多年,一次次取你的心头血,那种日复一日割肉放血的痛苦,想必也极为难熬,如今都是她咎由自取。”

  “安之,你知道么?我以为,让他们父女俩受到惩罚,我的心中就会变得痛快,那些过往的伤痕会一点点被抹去,可如今,我发现,不是的,伤口太深,好似无法愈合。”芸娘看着扈云萝的面容,脸上没有丝毫的笑容。

  她本就不是一个狠辣的妖,无法同扈云萝她们一样,从折磨她人上得到半点的愉悦。

  我蹙眉,正想开口安抚芸娘,胸膛口突然一阵灼热,抬手朝着胸膛口一抚,那种灼热又再次消失。

  “安之,我想撤了屠妖馆其它分馆,然后解散屠妖馆。”芸娘默默了良久之后开口说道。

  “不行!绝对不行!”不等我开口回应,铁笼里的扈洪天已经开始发狂,他不顾身上的痛楚,冲着芸娘咆哮道。

  芸娘冷冷的撇了一眼扈洪天:“你想保住屠妖馆么?”

  扈洪天立即点头,杂乱的头发上下起伏着,此刻的他已是狼狈不堪,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威风八面的扈爷了。

  “既然如此,我便一定要毁了它,就像是你害死远修一般。”芸娘说着,嘴角露出了一抹苍白而疲倦的笑容。

  “你不是柳榆生?”扈洪天意识到了什么,那双浑浊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芸娘。

  芸娘的嘴角带着一丝丝冷笑,走到扈洪天的面前。

  “扈洪天,如今你的屠妖馆被一只妖掌管,是不是很讽刺?”芸娘挑衅的问着。

  “妖孽,妖孽!来人啊!来人啊!”扈洪天确实被芸娘的这句话刺激到了,开始歇斯底里的叫喊了起来。

9388 3539350 MjAxOC8wOC8xMy8jIyM5Mzg4 http://m.clewx.com/book/201808/13/9388_3539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