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09章 我并不爱你

书名:谋婚上瘾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____恪纯 更新时间:2019-04-15 17:13:19

  “是柳擎吧?还愣着干嘛,快接啊——”

  王小水瞅了一眼屏幕,见我愣住,于是连忙催促我道,同时干脆替我摁下接听键。

  “我已经回来了,你在哪儿?”

  电话刚接通,便听到他冰冷的声音传来,声音有些嘶哑,同时伴随着两声咳嗽。

  听这声音,分明像是感染了风寒,我的心不由得揪了起来。

  “我在医院,王小水生了一个女儿,我正在陪她。”

  我于是对着电话说道。

  我话音刚落,便突然看到南逍捧着一大束鲜花出现在门口。

  他依旧穿着一身西服风尘仆仆,原本冷冰冰的脸庞因为内心的期待而显得有了几分温度,一进门,他目光先是落到王小水身上,继而看到躺在小床中的婴儿。

  那一瞬间,鲜花映衬着他的脸,衬得那五官更是俊美,他终于冰崩瓦解,脸上露出罕见的、灿烂的笑容。

  他大步走来,把鲜花递给王小水之后,转身迫不及待弯下腰去看了看襁褓中的婴儿。

  见南逍的反应如此惊喜,一时间,我竟忘了我还在通话,直到电话那头传来冷冷的声音:

  “哦,是吗?我正好也在医院——”

  他的声音很近很近,近得让我不由得下意识扭头望向门口。

  结果这不经意的一瞥,竟真的看到他站在门口,他脸上戴着口罩,同样一身的风尘仆仆。

  那一刻,巨大的惊喜袭来,让我的手不禁一颤,差点儿手机滑落在地。

  我脸上不由自主露出盛大的喜悦,那一瞬间,我分明看到他眼神里同样带着笑意。

  只是这时候,王小水的声音突然在此时传来,再度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这孩子的五官很像你,皮肤也像你一样,白得发光。”

  许是见南逍看孩子看得入神,她于是说道。

  “我的种,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她睡着了很安静,我看小名就叫安安吧。”

  南逍忍不住伸手摸了下婴儿的小脸,语气里破天荒带着几分温柔。

  “好,就依你。”

  此时的王小水,眼神里已经全然是这对父女,哪里还有半点意见。

  看他们这一副有商有量的模样,俨然已经有了一种一家三口的既视感,让我原本心里的担忧顿时又减轻了几分。

  南逍在注视完女儿之后,目光落到王小水身上,他淡淡问道:

  “你现在怎么样?身体还有什么不舒服吗?”

  “还是痛,还有就是……涨奶。”

  王小水突然吐露出两个字眼,脸上带着几分忍俊不禁的逗弄。

  那一刹那,南逍的脸上瞬间闪过几分尴尬,于是伸手过去狠狠捏了把王小水的脸。

  我不禁在旁边露出姨母式的笑容,冷不丁我的胳膊突然被人一拽,紧接着,我的眼前有好几个精致的母婴礼盒放在地上。

  “恭喜你了,小水。”

  柳擎看了一眼王小水后,目光瞥了一眼襁褓中的婴儿,脸上露出微微的笑意。

  他声音十分沙哑,怪不得他戴着口罩,很显然是感冒了,所以怕影响到王小水和孩子。

  “谢谢。”

  王小水抬起头,对柳擎说了一声感谢。

  “人家一家三口团聚,你我就不必做电灯泡了。你出来,我有事情和你谈。”

  柳擎顺着我的胳膊往下,直接拽住我的手,把我从椅子上拽了起来。

  我自然而然跟着他走了出去,他步履飞快,没多久,便把我拽到他的车上。

  关上车门的第一时间,他便沉声说:

  “在亿达大厦发生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了。抱歉,让你受这么大的委屈。”

  他说完,又剧烈咳嗽了几声。

  “你感冒了?是不是西南那边很冷?那边的事情都解决了吗?”

  他的咳嗽声听得我心揪不已,见车里放着几盒感冒药,我于是连忙问道。

  “一点小感冒,不碍事。西南那边并没有人员伤亡,少数轻伤的家庭已经给予了相应的赔付,媒体那边也力压了下来。这些,倒并不要紧。只是昨天,你答应了父亲愿意离婚?”

  说到“离婚”两个字,他的情绪陡然有些愤怒,语气瞬间又变得生冷起来。

  他脸上戴着口罩,我只能透过他的眼睛观察他的神情,他那双眼睛里透着浓浓的疲态,很显然这几天十分操劳。

  既然他已经回来,于是,我深吸了一口气,把自己的决定说出了口:

  “是,我不想让你再因为我顶着压力继续了,这样只会更加拖累你。我和海绵,都不愿意成为你的累赘。”

  我缓缓说道,当我亲口说出这些话的那一刻,柳擎的眼睛瞬间惊惧了一下:

  “这么说,你是为我好?”

  他本就沙哑的嗓音,陡然变得低沉。

  “走到这一步,这是最好的方式,你说呢?”

  我不禁说道。

  “你这是要逼我承认我的无能,连我自己的妻儿都无法护住?对吗,柴筱宁?”

  那一瞬间,他突然伸手过来,狠狠捏住我的下巴,语气里带着浓浓的自嘲。

  “君子能屈能伸,是你教会我的。你并非无能,只是我不想成为你的累赘。”

  见他如此疲惫,我不禁心疼万分。

  以我对他的了解,让他做出分手的决定,是万万不可能的。

  唯有我下定决心,否则再往下,他的情况将更加举步维艰。

  “夫妻之间,谈什么累赘。柴筱宁,你这样离开,是要置我于不仁不义。”

  柳擎摇了摇头,语气依旧坚决。

  “其实,我也不是全然为了你。我,是为了我自己……”

  见他依旧不愿意放手,我心一沉,索性把自己早就在心里盘算过无数次的话说了出来。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他瞬间扶住我的肩膀,眼神里满是浓浓的疑惑: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心跳再度加速起来,我抬起头来直视着他的眼睛,尽管内心万分煎熬,可我还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了口:

  “难道你一直没发现吗?我并不爱你,只是你对我所有的好,感动了我而已。”

  我已经在心里演习过很多次这些话语,因为我知道柳擎极其敏锐,但凡有一丝丝露怯,他都不会相信。

  所以,在说这些话时,我的神情包括眼神都很到位。

  他明显猛地怔了一下。

  “柴筱宁,你不必为了离婚,就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他很快反应过来,以为我是为了离开做铺垫,于是满脸的不屑。

  “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以来,你有听过我对你说过一句我爱你么?在我的印象里,并没有。”

  我继续往下说道,与此同时,望向他的目光里带着满满的否定。

  他又一次怔了怔。

  很显然,他不敢相信,这些话会出自我的口中。

  “柴筱宁,你到底想说什么?”

  “柳擎,我累了。我的目的只是为了给姐姐报仇,至于后来,不过是为了海绵有个完整的家而已。可是现在,既然这个想法也变成奢望,那我宁愿带着海绵离开,这是我考虑很久后作出的决定。”

  我再度看着他,哪怕他的眼神里满是难以置信,我还是一字一句地说道。

  他捏着我下巴的手陡然垂落下去,那一瞬间,他那双魅蓝色的眼睛像是失去光彩一般黯然失色。

  “柴筱宁,我不想听到这些话,你不必枉费心机。”

  他冷冷说道,他显然是被我的话影响了情绪,但是他依旧不愿意选择相信。

  “我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我的心里话。你了解我的,我从来不说谎,也不至于为了离开,就编出这些话来。如果我真的爱你,我大可以留下,亿达少奶奶的位置是很多女人梦寐以求的;可是我并不爱你,留下对我们彼此而言,都是莫大的折磨。”

  我再度说道。

  我突然发现,原来在徘徊在心里已久的谎言,只有第一句话说出口极其艰难,接下来的每一句都很轻易,轻易得像是发自肺腑一般。

  若不是心感觉很痛,连我自己都会以为是真的。

  柳擎的眼睛瞬间万念俱灰,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眼神里呈现出绝望。

  他怔怔看了我许久,而我没有闪躲,就这样与他对视了很久。

  当他发现从我的眼神及神情里看不出任何讯息之时,他挪开了目光,用手重重锤了一下眼前的方向盘,整辆车顿时发出刺耳的鸣笛声。

  “即便万人阻拦,我都没有一刻退缩过;然而我没想到,最先退缩的人,竟然是你!”

  他冷冷说道,语气里满是说不出的失望。

  “是,抱歉,我的爱没你多,所以,你能做到的,我做不到。”

  我的心口猛然一痛,在说出这句话的瞬间,我推开车门,毫不迟疑走下车去,我怕我留下再多一秒,就会彻底露陷。

  当我推开车门走下车的那一刻,他下意识想要拽住我。

  然而当我回头那一刻,我看到他的手僵在原地,与此同时,他迅速扭头望向了另一侧的车窗。

  很显然,是他内心的骄傲,不允许他这样做。

  这样也好,原来以为极其艰难的分手,到了这一刻,似乎已经顺理成章,就让他深深误会然后深深绝望,至少这样的离开,对于我们大家而言都好。

  我深吸了一口气,毅然决然走下车去,并且“嘭”地一声关上了车门,眼角流下的那一滴泪水,迅速被袭来的强风吹散……

9422 3552264 MjAxOC8wOC8xOS8jIyM5NDIy http://m.clewx.com/book/201808/19/9422_35522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