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200 闯进他们的房间

书名:变心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方糖不甜 更新时间:2019-03-15 10:14:51

  “温凉。”依旧是她先和温凉打招呼。

  温凉神色清冷的看着她。自上次和沈赫在医院门口遇到她之后,她们两人没再见过,她不知她现在来这里找她做什么。

  “听说你今天要做那个大手术,我过来给你打气。”似是看出温凉内心的疑惑,冯梓珊说,语气态度像与温凉是深交多年的亲密的好朋友。

  “谢谢。”温凉礼貌而冷淡的回了句。

  “你没吃早餐吗?”看眼她手上拿着的三明治和饮料,冯梓珊讶道。不待温凉回应,马上又道:“不吃早餐可不行,这次手术强度很大,不吃身体撑不住的。”把自己手上的提神饮料放到桌上,“你看,我还特意给你带了瓶。”

  温凉没有看,又道了声谢。

  “快吃吧,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冯梓珊不介意温凉对她疏离的态度,热情的拿过她手里的三明治,拆掉外面包装的塑料纸,递给她。

  温凉接过,但没吃,冯梓珊看眼,笑了笑,又帮她打开沈赫给的那罐提神饮料,“手术最少也要6、7个小时,等你出来都要傍晚了,你这一整天就靠这餐。”

  温凉还是不为所动,冯梓珊笑脸一收,有些严肃的说:“你是想昏倒在手术台上?如果是这样,那你还是别上阵了,对病人太不负责。”

  冯梓珊的话一语中的,温凉不再固执,拿起三明治吃起来,冯梓珊重展笑颜,把饮料给她。

  见她吃完,冯梓珊才又道:“听说这次是沈赫指名你做第一助手的,他还真是挺喜欢你。”

  温凉暗暗一诧,面无波澜的看着冯梓珊,想她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见冯梓珊似是意识到自己这话让温凉产生了歧义,忙解释,“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沈赫他对其他女人从没这样过,包括我。看来他跟你磁场挺合的,这样很好,家和万事兴。”

  磁场合?

  她是不知道沈赫这么对她是另有目的。

  见温凉不语,冯梓珊又问:“你觉得他人怎么样?”

  “不怎么样。”温凉实话实说。

  冯梓珊愕了下,“你不喜欢他?”

  温凉不知她说的喜欢指哪层意思,也无暇无兴趣揣测,“抱歉,我要去手术了。”

  似是不料她这样说,冯梓珊微微一怔,“好,祝你手术成功!”她马上又悦笑,点头。

  温凉没有道谢,走了。

  她身影消失的一刹那,冯梓珊脸上的笑容也消失。看眼桌上喝空的饮料罐和只剩一小口的三明治,冯梓珊唇瓣勾起一丝阴冷的笑,拿起饮料罐,用力一捏。

  虽有半年没做一助,但温凉并没生疏,技术娴熟的配合科主任,科主任很是诧异,不过什么也没说。

  进行到放置静脉阻断带时,温凉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夹血管钳的左手一下松开,刹时,大量的血从血管喷涌出来。

  “不好!”科主任惊呼一声,太过紧张,一时忘了温凉的身份,厉声斥喝,“温凉,你在做什么?!”

  温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头越来越晕,还有些耳鸣,身体也站不稳。

  科主任看出她的不对劲,当机立断,让温凉出去,换第二助手接替。

  温凉走出手术室,无力的靠在墙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小心翼翼,用了十二万分的心,结果还是出了事。

  这下如沈赫意愿了。

  她微仰起头,暗暗沉口气。

  由于及时处理,没有造成医疗事故,但兹事体大,术后科主任立即将此事汇报给了院长和沈赫。

  “为什么会这样?”

  会议室里,沈赫坐在上次开会时坐的座位上,盯视同样坐在上次位子上的,与他正对面的温凉。

  尽管先前已经喝了水,休息过片刻,但温凉头还是有点晕,全身也没有什么力气,她脸色苍白,看眼沈赫左右两侧坐着的院长和科主任,还有其他几个院领导。

  由于她身份特殊,他们不好对温凉责难,全都默不作声,只遵沈赫的态度。

  视线转到沈赫,他身体坐的笔直,紧绷着脸,这是温凉第一次见他这样严肃的表情。

  “可能是最近没有休息好。”温凉说,声音微微虚弱。

  “知道自己身体不好,为什么还要坚持手术?”沈赫语气带着质问。

  温凉如实道:“术前并没有出现任何不好的状况。”

  沈赫沉默的看了她2秒,身体向后靠到椅背上,“你自己说,这事该怎么处理?”

  “我没意见,全听领导处置。”温凉神情淡淡,甘心认罚。

  沈赫脸容突然一转,挑眉,笑了声,“开除也可以?”

  温凉暗暗一讶,直视沈赫。

  这事虽严重,但还不至于到开除的地步,看来如她所想,他真要动她了。

  可她能怪得了谁,这个机会是她自己拱手给他的。

  “怎么不说话?”沈赫步步紧逼。

  “呃……这个……”一旁一直默默听着的院长忍不住发声了,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面露求情的神色,“沈总,这件事还没这么严重,按制度写检讨,通报批评,再扣除3个月的奖金就行。”

  “这么轻?”沈赫眸子一瞟,睇向院长,“这制度谁定的?”

  院长噎住,脸色阵阵发白。他可不想把火烧到自己头上,不敢再吱声。

  沈赫重看向温凉,温凉面无一丝波澜,镇定自若,一派即使这样也无所谓的。

  沈赫内心冷笑。这个女人凭什么这么淡然处之?是因为有老头会在后面给她撑腰?

  “好,那就按制度来。”轻点了几下桌面,沈赫一锤定音。

  温凉暗自诧异,沈赫竟就这样轻易放过她了?“温凉。”依旧是她先和温凉打招呼。

  温凉神色清冷的看着她。自上次和沈赫在医院门口遇到她之后,她们两人没再见过,她不知她现在来这里找她做什么。

  “听说你今天要做那个大手术,我过来给你打气。”似是看出温凉内心的疑惑,冯梓珊说,语气态度像与温凉是深交多年的亲密的好朋友。

  “谢谢。”温凉礼貌而冷淡的回了句。

  “你没吃早餐吗?”看眼她手上拿着的三明治和饮料,冯梓珊讶道。不待温凉回应,马上又道:“不吃早餐可不行,这次手术强度很大,不吃身体撑不住的。”把自己手上的提神饮料放到桌上,“你看,我还特意给你带了瓶。”

  温凉没有看,又道了声谢。

  “快吃吧,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冯梓珊不介意温凉对她疏离的态度,热情的拿过她手里的三明治,拆掉外面包装的塑料纸,递给她。

  温凉接过,但没吃,冯梓珊看眼,笑了笑,又帮她打开沈赫给的那罐提神饮料,“手术最少也要6、7个小时,等你出来都要傍晚了,你这一整天就靠这餐。”

  温凉还是不为所动,冯梓珊笑脸一收,有些严肃的说:“你是想昏倒在手术台上?如果是这样,那你还是别上阵了,对病人太不负责。”

  冯梓珊的话一语中的,温凉不再固执,拿起三明治吃起来,冯梓珊重展笑颜,把饮料给她。

  见她吃完,冯梓珊才又道:“听说这次是沈赫指名你做第一助手的,他还真是挺喜欢你。”

  温凉暗暗一诧,面无波澜的看着冯梓珊,想她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见冯梓珊似是意识到自己这话让温凉产生了歧义,忙解释,“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沈赫他对其他女人从没这样过,包括我。看来他跟你磁场挺合的,这样很好,家和万事兴。”

  磁场合?

  她是不知道沈赫这么对她是另有目的。

  见温凉不语,冯梓珊又问:“你觉得他人怎么样?”

  “不怎么样。”温凉实话实说。

  冯梓珊愕了下,“你不喜欢他?”

  温凉不知她说的喜欢指哪层意思,也无暇无兴趣揣测,“抱歉,我要去手术了。”

  似是不料她这样说,冯梓珊微微一怔,“好,祝你手术成功!”她马上又悦笑,点头。

  温凉没有道谢,走了。

  她身影消失的一刹那,冯梓珊脸上的笑容也消失。看眼桌上喝空的饮料罐和只剩一小口的三明治,冯梓珊唇瓣勾起一丝阴冷的笑,拿起饮料罐,用力一捏。

  虽有半年没做一助,但温凉并没生疏,技术娴熟的配合科主任,科主任很是诧异,不过什么也没说。

  进行到放置静脉阻断带时,温凉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夹血管钳的左手一下松开,刹时,大量的血从血管喷涌出来。

  “不好!”科主任惊呼一声,太过紧张,一时忘了温凉的身份,厉声斥喝,“温凉,你在做什么?!”

  温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头越来越晕,还有些耳鸣,身体也站不稳。

  科主任看出她的不对劲,当机立断,让温凉出去,换第二助手接替。

  温凉走出手术室,无力的靠在墙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小心翼翼,用了十二万分的心,结果还是出了事。

  这下如沈赫意愿了。

  她微仰起头,暗暗沉口气。

  由于及时处理,没有造成医疗事故,但兹事体大,术后科主任立即将此事汇报给了院长和沈赫。

  “为什么会这样?”

  会议室里,沈赫坐在上次开会时坐的座位上,盯视同样坐在上次位子上的,与他正对面的温凉。

  尽管先前已经喝了水,休息过片刻,但温凉头还是有点晕,全身也没有什么力气,她脸色苍白,看眼沈赫左右两侧坐着的院长和科主任,还有其他几个院领导。

  由于她身份特殊,他们不好对温凉责难,全都默不作声,只遵沈赫的态度。

  视线转到沈赫,他身体坐的笔直,紧绷着脸,这是温凉第一次见他这样严肃的表情。

  “可能是最近没有休息好。”温凉说,声音微微虚弱。

  “知道自己身体不好,为什么还要坚持手术?”沈赫语气带着质问。

  温凉如实道:“术前并没有出现任何不好的状况。”

  沈赫沉默的看了她2秒,身体向后靠到椅背上,“你自己说,这事该怎么处理?”

  “我没意见,全听领导处置。”温凉神情淡淡,甘心认罚。

  沈赫脸容突然一转,挑眉,笑了声,“开除也可以?”

  温凉暗暗一讶,直视沈赫。

  这事虽严重,但还不至于到开除的地步,看来如她所想,他真要动她了。

  可她能怪得了谁,这个机会是她自己拱手给他的。

  “怎么不说话?”沈赫步步紧逼。

  “呃……这个……”一旁一直默默听着的院长忍不住发声了,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面露求情的神色,“沈总,这件事还没这么严重,按制度写检讨,通报批评,再扣除3个月的奖金就行。”

  “这么轻?”沈赫眸子一瞟,睇向院长,“这制度谁定的?”

  院长噎住,脸色阵阵发白。他可不想把火烧到自己头上,不敢再吱声。

  沈赫重看向温凉,温凉面无一丝波澜,镇定自若,一派即使这样也无所谓的。

  沈赫内心冷笑。这个女人凭什么这么淡然处之?是因为有老头会在后面给她撑腰?

  “好,那就按制度来。”轻点了几下桌面,沈赫一锤定音。

  温凉暗自诧异,沈赫竟就这样轻易放过她了?个女人凭什么这么淡然处之?是因为有老头会在后面给她撑腰?

  “好,那就按制度来。”轻点了几下个女人凭什么这么淡然处之?是因为有老头会在后面给她撑腰?

  “好,那就按制度来。”轻点了几下个女人凭什么这么淡然处之?是因为有老头会在后面给她撑腰?

  “好,那就按制度来。”轻点了几下轻点了几下点了几下

9425 3539325 MjAxOC8wOC8yMC8jIyM5NDI1 http://m.clewx.com/book/201808/20/9425_35393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