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九十七章 黄帝威仪

书名:归一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风御九秋 更新时间:2019-03-15 00:09:46

  吴中元说完,老勇士愣住了,不止是他,周围的人也全都愣住了,这是什么语气?这是什么用词?这是什么腔调儿?这又是什么态度?

  老勇士发愣之际,吴中元再度倨傲喝问,“吴熬呢,让他出来见我。”

  广场上的众人大多知道三族奉吴中元为黄帝一事,也都知道他这个黄帝就是个虚名,无有实权,三族根本就不听他的,谁会想到他真把自己当黄帝了,完全是一副上级下来检查工作的态度和语气。

  “还愣着干什么,喊他出来,”吴中元面色阴沉,“请我前来观礼,却不侯驾接迎,真是岂有此理。”

  老勇士见势不好,支吾着转身走开。

  “等等。”吴中元沉声喝问。

  老勇士闻声回头。

  “给我搬张椅子过来,”吴中元歪头说道,“我日理万机,何其忙碌,百忙之中应邀前来,是给你们长脸贴金,尔等礼数再不周全,我可走了。”

  他这话老勇士怎么敢接,不管说什么都不对,只能讪笑点头,尴尬退下。

  训跑了老勇士,吴中元又皱着鼻翼左右环视,见其中一个外族宾客佩戴长剑,便伸手指他,“你是何人?熊族大吴纳娶,你竟敢携带兵器前来。”

  那人本打算隔岸观火,正在幸灾乐祸,哪会想到吴中元会突然冲他发难,受到训斥,急忙转头看向别处。

  “看我作甚?”吴中元抬高了腔调儿,平伸双臂,“我徒手而来,不曾携带任何兵器,连青龙甲都没有穿戴。”

  那人哪敢接话,扭头转身,混进了人群。

  什么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就是。吴中元此举旨在告知在场的所有人他没有携带兵器,今天吴熬肯定会冲他动手,这一点是无法避免的,但他得强调自己没带兵器,事后传扬出去,吴熬会饱受诟病和非议,冲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发难,冲三族推举的黄帝发难,性质何其恶劣。至于青龙甲,那是他在虚张声势,给自己脸上贴金,不是他不想穿,是现在还穿不了。

  就在此时,有人自右弼宫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笑,“哈哈哈哈,你还真来了。”

  吴中元不需转头也知道来的是谁,因为他熟悉吴融的声音,吴融的笑声充满了得意和爽利,此前吴融和吴雷曾往大傻所在的天坑拿他,结果被他收服大傻之后逆转了劣势,不但制服了吴融和吴雷,还灭杀了二人的坐骑。吴融此番得意大笑,无疑是因为在吴融看来他今天必死无疑。

  “好生无……”

  见吴中元想要趁机发难,吴融急忙抢先一步,握拳左胸,“吴融洞渊,见过大人。”

  “免礼,”吴中元大谱儿摆手,“此前你和吴雷与我发生了一点误会,大水冲了龙王庙,都是误会,你放心就好,我不会怪罪你们两个以多欺少,也不会记恨你们以大欺小,想必你们也不会怪我打死了你俩的坐骑,算了,这事儿就算扯平了。”

  自从来到这里,吴中元就一直是扯着嗓子说话,这番话说的吴融脸色又黑又紫,都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吴中元这是专门儿打脸,还专挑人多的时候打。不但打脸,还扎心,坐骑与巫师的关系亲密非常,杀了巫师的坐骑就跟杀了巫师的兄弟是一个性质。

  吴中元是大学生,而且是文科大学生,最擅长的就是总结规整语言,用最简洁的语言全面直观的进行精准表述,什么口德,那是留给友善之人的,对于想要杀死自己的人,就得字字诛心。

  吴融怎么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哪怕气的要死,也强忍着没有立刻发作,走到吴中元五步外停了下来,转身冲负责礼仪接迎的低阶勇士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给黄帝大人搬把椅子,搬最好的,免得大人寻个借口,脱身走了。”

  吴中元根据吴融站立的位置和随时可能动手的姿势判断出吴融靠近的目的,这家伙是怕他突然跑了,所以走过来看着他。

  想到此处,冲吴融笑道,“吴融洞渊,先前之事我也一直难能释怀,你乃一阳巫师,一生之中只能俘获一只坐骑,却偏偏与我发生了误会,害得你那朱鹮丢了性命,唉,我一直内疚非常,而今你以何物代步啊?”

  吴融气急发抖,冷笑不语。

  “当日你毒发倒地,口吐白沫,抽搐不已,而今余毒已清?”吴中元又问。

  吴融咬牙切齿。

  椅子很快搬来了,是紫气巫师所坐的靠背大椅,由四人抬来。

  见他们要将椅子往台阶下面的广场上放,吴中元又不乐意了,“我乃黄帝,位在三族君王之上,我的座位应该摆放在最高处。”

  吴中元言罢,不远处走来一紫衣勇士,“大人权且屈尊,再过一刻钟就是吉时,届时还请大人往王宫观礼。”

  吴中元歪着脖子看向来人,“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吴仝洞渊,好久不见。”

  吴仝呵呵一笑,抬手冲其行了个敷衍的不能再敷衍的礼节。

  吴中元曾经来过有熊,也曾经听人说过熊族高层的一些事情,对谁是吴熬的人也有大致了解,这个吴仝和吴融一样,都是吴熬的亲信,其实熊族高层现代大部分都是吴熬的亲信,余下那些也并没有与吴熬离心离德,只是忠诚度不高。

  吴仝过来的目的跟吴融一样,都为防止他跑掉,一左一右,看似陪侍,实则看守。

  见吴中元没有再说话,抬椅子的人就想将椅子放在台阶下面。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该吭声时不吭声儿,别人就会尝试冒犯,吴中元可不是吃哑巴亏的主儿,怒声呵斥,“给我抬到最高处。”

  “大人,再过一刻……”

  不等吴仝说完,吴中元就高声打断了他的话,“别说一刻钟,我就是坐上半刻钟,也得在最高处,我可是三族共举的黄帝,当时三族君王共议此事,你也在场,我是不是三族共举的天下之主?”

  吴中元的这番话就是个坑,吴仝只要接话,不管怎么说都是往坑里跳,他只能默不作声。

  “大人好大的威仪。”巫师吴融忍不住出言讽刺。

  “不应该吗?”吴中元冷声说道,“做人一定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你们要时刻牢记,尊卑有别~”

  吴中元说话拖腔拉调儿,吴融越听越讨厌,吴仝也是越听越反感。

  吴中元自然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很令人讨厌,但他是故意的,为什么要在敌人面前装有素质,凭什么让他们心里舒服,得设法让他们生气,敌人越生气,对自己越有利。敌人越冷静,自己的处境就越危险。

  在吴中元的坚持之下,椅子最终被安放在了台阶的最上层,台阶后面是个小广场,再后面就是王宫了。

  吴中元拾阶而上,吴仝和吴融也跟随而上。

  吴中元止步回头,“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是什么身份?留在下面!”

  吴融气坏了,面露凶光。吴仝见状急忙冲吴融使了个眼色,转而冲吴中元陪笑,“大人……”

  “你们二人想干什么?离我这么近?想偷袭我不成?”吴中元高声喝问。

  他既然这般说,二人便是再怎么不愿意,也不能继续跟着了,只能气愤的盯着他自往上去。

  吴中元上得高处,自椅子上坐着,“吴熬呢?怎么还不见他来?”

  “回大人,今日大吴娶亲,脱不开身,”吴仝自下面说道,“稍后去往王宫,便能见到他了。”

  吴中元瞅了吴仝一眼,没有说话,他之所以坚持坐在高处是为了让城中民众都清楚的看到他,吴熬等人再怎么恨他,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

  此时下方的广场上聚集了两百多人,大部分是外来宾客,余下是熊族本部勇士,左辅宫右弼宫的门前站立着高阶勇士和高阶巫师,熊族只有二十几位紫气高手,大部分都到齐了,连驻守垣城的各城城主也都来了,不过巫师的头领吴鸿儒和勇士的首领吴君月不在,这二人都是太玄高手,为吴熬的左膀右臂。

  熊族的高阶勇士和巫师吴中元都认得,哪怕叫不上名字也都记得长相,他有吴夲的记忆,也记得吴巭的样貌,吴巭并不在这些勇士之中。

  吴中元观察众人的同时,众人也在观察他,吴中元将大傻留在了台阶下面,却把黄毛儿带在了身边,台阶下的众人在观察他的同时也在观察黄毛儿。

  吴熬一直没有出现,没过多久,夜幕逐渐降临。

  夜幕降临之后,自王宫里走出了几个婢女,其中一人冲吴中元说道,“大吴有令,请大人进宫。”

  “只请我自己进去观礼?”吴中元撇嘴冷笑。

  “仪式尚未开始,”婢女摇了摇头,“大人此前提出要确认大吴有无强迫逼婚,待大人确认之后,方得进行。”

  吴中元想了想,离座站起,高声说道,“好,我便进去确认一番,顺便见见不久之前被你们唤醒的吴巭洞渊。”

  几位婢女面无表情,转身先行,吴中元跟随在后,黄毛儿走在他的右侧。

  宫门外有守门兵士,见他们走近,开门放行,待吴中元进入王宫,重新关上了大门……

9448 3539239 MjAxOC8wOC8yNi8jIyM5NDQ4 http://m.clewx.com/book/201808/26/9448_3539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