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三十六章 人池

书名:昆仑侠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骁骑校 更新时间:2019-04-15 23:45:03

  飞机在北京大型国际机场落地时,刘昆仑已经正式和许英结了干亲,不过不是干妈,而是干姐姐,这样心理上稍微平衡一些。

  谁也没料到接机的人这么多,除了其他乘客的亲属之外,光是昆仑的粉丝就来了数百人,把机场出站口堵得满满当当,机场分局不得不出动防暴队来维持秩序,但这些狂热的粉丝们却根本见不到爱豆,因为昆仑被有关部门截胡了。

  客机并未停靠廊桥,而是在跑道尽头停下,从舷窗望出去能看见鼓号队和鲜花的海洋,刘昆仑和许英受到了隆重了欢迎,规格堪比国家英雄,拯救了数以亿计的国家财产和五百多个生命,怎么高规格都不过分。

  简单的欢迎仪式后,刘昆仑和许英被带上一辆汽车,机组人员被带上另一辆车,而普通乘客则搭乘摆渡车离开。

  抢先一步接走刘昆仑的是由民航局、安全部成立的联合调查组,他们要调查这一起未遂空难到底是怎么回事,两位英雄并未受到盘查讯问,而是非常礼貌的问询。

  调查组初步判断,这是一起刻意破坏中美关系的阴谋,幕后黑手很可能是美国军方鹰派人物,所以想彻查清楚是不太可能了,他们手上有飞机上的乘客名单,中国同胞占了大多数,还有一百多名外籍乘客,美籍占到九十多人,同胞中有华为的工程师,有清华的教授,有商务部的官员,总之一旦出事,损失惨重,中美开战不至于,但关系会降到冰点。

  这个调查结果提交高层,中央做出决定,重奖有功之臣,国航奖励许英五百万现金,奖励昆仑二百万现金,另外三百万现金奖励机组,除此之外,国家出面授予许英一等功荣誉,这是政府授予公职人员的荣誉,江航算是国企,许英拿这个勋章是实至名归。

  许英红了,刘昆仑更红了,他本来就是偶像级人物,现在有了官方背书,在新闻联播里露了面,在央视会客厅里和著名主持人谈笑风生,许英也在现场,两人妙语连珠,互相捧哏,言谈间许英提到“我和昆仑的父亲是老交情”,而刘昆仑并未否认,算是更加坐实他是王海昆私生子的身份。

  节目播出之后,王海昆方面一如既往的保持沉默,沉默就等于默认。

  一场险些发生的空难,虽然最终有惊无险的顺利解决,两国关系因此缓和,民众也皆大欢喜,但是真正的当事人想起来还是后怕不已。

  如果许英不在这架飞机上,可以断定所有人必死无疑,网上有一种论调,说这是一次谋杀,目的是杀害我国掌握尖端科技的科学家,一时间跟帖无数,昆仑的粉丝们也跟着凑热闹,发帖说也许是为了暗害我们家爱豆呢,当然这只是博大家一笑而已。

  本来刘昆仑也持这种观点,就算有人要要自己的命,也不会整这么大动静,让整架飞机的人陪葬,直到一件事发生,让他改变了看法。

  王海昆的首席管家马君健打电话给李明,隐晦的提出,建议加强安保措施,行程也要高度保密。

  无疑这是王海昆的授意,空穴不会来风,老狐狸不会无事献殷勤,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最好的防御是进攻,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可是从哪儿入手调查是个问题,刘昆仑思来想去自己也想不出有谁会下这么大本钱对付自己,要知道自己可是新鲜出炉的偶像,没有任何负面新闻,甚至都没时间招惹仇敌。

  他决定从两个人查起,一个是梁维翰,另一个是季宇梵。

  这两个人都是孤儿出身,又都是全民偶像的竞争对手,查一查底细没什么不好的,刘昆仑花巨资请了一个绰号叫做“包子”的黑客,很快查到了二人当初所在的孤儿院,结果令人毛骨悚然。

  梁维翰和姬宇乾竟然出自同一家孤儿院,这是一家位于江东省平川市的民营孤儿院,曾经上过央视新闻报道的明星企业,一个企业家前后四十年收养了上千名孤儿,自己企业经营所得全部拿来做慈善,孤儿院包括幼儿园小学和中学,孤儿们从进院那天起,就成了有妈妈的孩子,管吃管住,一直管到中学毕业,或者被领养。

  刘昆仑当即决定前往平川调查,他是知名人士,隐藏不住踪迹,干脆借着捐款的名义来调查,国家奖励他的二百万现金就是最好的献佛的花,反正这种钱留着不捐会被人骂。

  在正式接洽之前,刘昆仑带着团队秘密前往平川,他从善如流,严格保密行踪,自己也化了妆,至少看起来不像个偶像了。

  重生之初,他是皮肤白皙看得见血管的美型男,肌肤吹弹可破的那种,比徐徐还徐徐,但是林教授说的没错,这具躯体的寿命有限,他能感觉到自己迅速老化,皮肤不再透明,脸庞也不再白嫩,取而代之的是正常人的肤色和散发着成熟味道的英俊面孔,稍微装扮一下,起码不会那么惹眼。

  平川街头,一辆挂着江A牌照的比亚迪电动汽车匀速行驶着,车辆围着一个建筑群打转,这片地方就是平川著名企业家、慈善家、省级三八红旗手郝艳红创办的孤儿院所在。

  郝艳红是平川名人,人称好大姐,她今年六十岁,年轻时拾破烂发家,后来开了个废品收购站,有一次收废品的过程中捡到一个残疾孩子,当时平川还没升级成市,县里没有福利院,她和丈夫一合计,索性收养了这个孩子,后来她陆续收养了几个孤儿,当成亲生的一样养活,连邻近县市的人听说后都连夜送孩子过来,往她家废品收购站门口一扔就走。

  再往后,记者报道了此事,郝艳红的事迹被外界知晓,很多人给她捐款捐物,政府也给她荣誉,给她提供各种便利,郝家的生意越做越大,资金愈加雄厚,孤儿院的规模也越来越大,远近闻名。

  车窗外,是连绵不断的围墙和金碧辉煌的建筑,一家孤儿院能做的跟巨型企业一样,就差IPO上市融资了。

  冯媛当年干过记者,对“好大姐”的故事有所耳闻,她说这个好大姐并不单纯,十年前就有记者暗访过孤儿院,但是写出来的调查报告因为过于惊悚被报社毙了,她还记得那个记者的名字。

  “好像叫陆振宇。”冯媛从记忆库中找出了这个名字。

  “咱们先看看吧,然后再找记者了解。”刘昆仑说。

  他们花了十分钟,才绕着孤儿院开了一圈,完了找地方吃饭,没找那种中高档的饭馆,而是找了一家半露天的羊肉馆,点了上千块钱的菜,老板很高兴,还特地过来敬烟。

  刘昆仑并不出面,他的面相还是不够平易近人,李明和老板攀谈起来,迅速拉近关系,一支烟抽完,就套到了不少正规媒体上看不到的资料。

  “你们要想*,最好别通过民政局,找内部人,想要啥样的都有。”老板眉飞色舞,唾沫星子横飞,“我四舅的儿媳妇在里面食堂当会计,找她就行,你们想要多大年龄的,男的女的,会武术的,会钢琴的,会奥数的,还是那句话只要钱到位,啥样的都有。”

  李明说:“我还就不信了,那我想收养一个十四五岁的金头发白皮肤的小女孩,能有?”

  老板一本正经道:“还真有,我四舅的儿媳妇在食堂打饭的时候就见过,别说白孩,黑孩也有,男的女的都有,但是得加钱,这样的白人小女孩最受欢迎,一般人根本出不起那个钱,基本上都是沙特阿联酋那边来的土豪领养。”

  大家对视一眼,基本都能猜到后面的故事了。

  “孤儿院有多少孩子?”冯媛问了一句。

  “那谁知道。”老板说,“反正食堂一百张桌子,顿顿饭都坐满人,上千人是肯定有的。”

  一阵沉默。

  刘昆仑忽然问道:“孤儿院出来的孩子,都挺有出息的吧?”

  老板说:“也不一定,有特别出息的,也有不咋样的,有出息的一般都没良心,从来不回来看看,也不给老家捐钱,要我说,都是白眼狼。”

  这顿饭吃的很糟心,一桌饭菜基本没动,全部打包送给了路边的乞丐,昆仑团队决定光明正大的去参观孤儿院,他们先联系了省民政厅,然后省厅打电话给平川市民政局,听说有人要来捐款,民政局非常热情,派员对接,领着他们登门拜访。

  对于慈善捐款,孤儿院已经驾轻就熟,有一套完整的流程,根据捐款人的身份级别和捐款数字派相应级别的干部陪同,昆仑是天王巨星级别,捐款上百万,自然要由民政局副局长和孤儿院的副院长陪同,李明还有些不满,民政局干部悄悄说,好大姐只接待副省级以上的贵宾,或者捐款百万美元以上的外籍友人。

  参观流程是校园、教室、寝室、食堂、荣誉墙,汇报表演,副院长笑着说你们搞的突然袭击,我们都没时间打扫。但是校园里一尘不染,看来平时也是经常大扫除的。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儿看起来不像是孤儿院,倒像是一所贵族级的国际学校,饭馆老板说的没错,教室里的孤儿有各种肤色,各种年龄段,面对贵宾的疑惑,副院长解释说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国际友人越来越多,其中有些人呢,和咱们国家的人搞对象,有了孩子又不想承担责任,没办法就只好送到咱们这里来了。

  民政干部笑道:“这种外国陈世美还不少哩,美国的欧洲的阿拉伯的非洲的都有,不过正好凑成一个国际大家庭,和和美美的,还能学外语哩,这都是咱们郝大姐的功劳。”

  简艾忍不住说:“都是生下来就遗弃的孤儿,谁跟谁学外语?”

  副院长说:“为了方便这些孩子认祖归宗,咱们孤儿院请了好几个外教,世界各国的都有。”

  刘昆仑说:“听说季宇梵就是你们这儿走出去的。”

  副院长说:“对对对,他就是我们孤儿院出来的,被一个美国家庭收养的,现在也是国际上的大明星了,吃水不忘挖井人,这都是好大姐的功劳。”

9451 3552390 MjAxOC8wOC8yNi8jIyM5NDUx http://m.clewx.com/book/201808/26/9451_35523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