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322章:会蛊的管家

书名:闻到你的世界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万一 更新时间:2019-03-15 20:21:52

  黎望舒冷眸看着管家,嘴角弯起一抹嘲讽来:“你一直在那里挑拨什么呢?做错事的是萧雯,你家老爷总不能不讲道理吧?”

  “自然。”萧老爷子皱着眉:“但是自裁……”

  “过分么?”黎望舒看着他,一手指着萧雯:“当年要不是我老公,估计我妈早就命丧黄泉了,就为了抢夺所谓的宝物,她都不顾及姐妹情分。怎么?她的命是命,我妈的命就无所谓了?”

  萧老爷子没说话,管家张嘴要说什么,被黎望舒打断:“行了,我今天给老爷子一个面子,不死也可以。你不是想要么?我告诉你,那张绢帛上面的内容,是《餮灵术》。”她走到萧雯身前蹲下:“你应该知道《餮灵术》吧?”

  “怎么可能?”萧雯不相信:“那种东西她干嘛那么宝贝!她又修炼不了!”

  “是啊,她是修炼不了。但没被我破解之前,谁知道上面是什么内容呢?你也不是想抢么?既然你这么愿意修炼……”黎望舒对她展露了一个无比恶意的笑容:“我废了你的修为,让你永远都无法修炼怎么样?”

  萧老爷子语气急促:“住手!那是你亲姨啊,你就不担心罪业么?”

  黎望舒回头看他:“我替我妈报仇,还能牵扯什么因果?这不是让她还因果么?”

  “没关系。”子慕扶起黎望舒:“这件事你不方便动手,我来就好了。”

  黎望舒冲他笑了笑:“那就辛苦老公了呀。”

  “你们二人一体,这因果也还是会算到她头上,你,你身为白无常,难道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子慕冷漠的看着他:“她害我修为倒退,这笔账,这份因果,总要还的吧?”

  “什么?”萧老爷子不敢置信:“你……”

  管家觉着事情已经不受控制,便急忙嚷道:“白大人,你身为白无常,若是颠倒黑白,凭白沾了这因果,有什么后果,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黎望舒倒是觉得这家人挺有意思,“现在都来跑这说因果了,萧雯动手搞事情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拦着点?到了她还债的时候了,你们又一个个出来拦着,怎么着?非让我们等她死了之后再算账?”

  “你这女娃,真是跟你母亲一样不讲道理。”管家心里着急,口不择言。

  “你怎么说话呢!”黎望舒可不再给他面子了:“你这老东西忒不是玩意,我妈怎么得罪你了,让你这么编排她?我就没再见过比我妈更明事理的人了。她萧雯害人就没关系,我妈受害反而还是不讲理了?你这老东西可要点脸吧,我看颠倒黑白的一直是你,在你嘴里,一句真话都没有!”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萧老爷子脸上挂不住,但依旧喝止了管家。

  黎望舒得理不饶人:“老爷子,你这管家,可真不怎么样。就你们萧家这用人水平,甚至还庇护萧雯这种货色的人,呵,我看你们家也不是低调,是根本高调不起来吧?就这种嘴脸,哪家容得下你们?”

  “老爷,她说话也太难听了!说我也算了,怎么能这样说您跟三小姐?”

  黎望舒撇了撇嘴:“别在那挑拨了,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看不出来这事儿你们理亏么?”她转头看向子慕:“动手吧,我看她以后还怎么找麻烦!”

  “你怎么敢!你,我从没有害过你,你何必对她言听计从?你这个身份地位,至于受一个小丫头指使?”

  子慕顿了顿手,语气平稳:“她不是什么小丫头,而是我的爱人。至于你?我修为倒退,可是拜你所赐,你找去的那些人,残暴无良,事先进行清场时,竟想要了我的命。这笔账,我不跟你算,难道跟那些死人去算么?”

  “冤有头债有主,我的目标只是她妈,要害你的人又不是我,他们既然都死了,你想算账不是更方便?何必来找我呢?”

  黎望舒觉得她脑回路真的很神奇:“没有你的指使,怎么会有他们?再说,你以为他们怎么死的?肯定是子慕动得手呀。不过,你还真说对了一句话,冤有头,债有主,现在正是你还债的时候。”

  管家在一旁很是着急:“老爷!”

  “陈扬!”黎望舒见管家真的要当着萧老爷子的面动手阻拦,也是觉得有些奇怪。

  子慕的动作很快,片刻便废掉了萧雯的修为,甚至还喂她吃下了什么东西,据说那玩意会毁人根基,从此以后再也不能修炼。

  对黎望舒来说,这样的结果,已经是便宜萧雯了。

  “留你一条狗命,是看在我妈的面子上。”黎望舒语气嘲讽:“没想过有一天,让你活命的原因是你要害的人吧?”

  陈扬已经控制住了管家,这会儿听了黎望舒的话,撇了撇嘴:“什么叫留她一条狗命,你别侮辱狗啊!我们犬族里,可不会出现她那种窝里反的东西!”

  “抱歉,那是我用词不当。”黎望舒道歉的还挺真诚。

  萧雯这会儿痛苦的说不出话来,黎望舒知道萧老爷子肯定要保下她的命,便也给他们这个机会:“既然事情解决了,很晚了,我要回去睡觉了。”

  管家表情阴狠,却没有放什么狠话。

  此时的萧老爷子叹了一声气,与黎望舒一同离开了房间:“因果之事,不可小觑。我身为你的长辈,却……是我无能。”

  黎望舒诧异的看着他:“你认为子慕会帮着我骗你们?我们有什么撒谎的必要?再说了,你也没必要现在用着长辈的语气跟我说这话,因果嘛,当年要不是你不认我妈,现在我没准还能叫你一声外公呢。”

  “我是为了你母亲好。”

  “别,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黎望舒之前觉得这老头还行,现在越看越腻歪:“你不是怕她因为爱情死去,你担心的,只是这件事会牵连你们萧家。那件事到底怎么回事儿呢,其实我想你应该不会想知道真相的。我只能说呢,你或许是个好家主,撇清关系就好像保住了整个家族。但你绝对不是一个好父亲。”

  萧老爷子显然是要反驳,黎望舒可懒得听他废话:“您也不用再说什么,跟我解释没什么必要不是?明天天亮我们就离开了,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您也好自为之吧。”

  话到这个份上,老头子还能说什么?

  黎望舒走了几步却又突然回头:“我再多管闲事废话一句,我觉得你有个这么不省心的管家……他留下萧雯,是你的意思么?”

  “我,知道……”

  “但你没有阻止。”黎望舒点了点头,转回头走了:“行了,我是明白了,咱们三个的能力被人小瞧到这个地步。以为说不在我们就信了么?当情报是假的啊。”

  陈扬:“干活的只有我啊,我才应该不爽吧。”

  “你也是听我指挥的呀。”黎望舒学着萧雯的语气:“冤有头,债有主。我可是债主!”

  陈扬笑的夸张,一点都不在乎扰民:“学的还挺像的。”

  子慕含笑看着,伸手揉了揉黎望舒的头顶。后者黏到子慕身上,“我嘴炮厉不厉害?”

  “厉害。”子慕放慢了脚步,怕她扭着身子走路会摔倒。

  陈扬在旁边撇嘴:“人家是不跟你计较,你没看他们那个奇葩逻辑,你报仇就是不对的,跟这种不讲理的人,你还能讲明白什么?对了,我看那管家眼神不对劲,你说,他对你母亲怎么那么恶意?”

  “谁知道?可能我妈以前性格恶劣?”黎望舒倒不是编排自己母亲,“我妈现在也挺任性的,但都是小事儿。她大是大非面前,多明事理啊,连这种妹妹都能原谅,上哪找比她更善良的人呀!”

  陈扬耸了耸肩。

  黎望舒回去睡了一会儿,就觉得屋子里面怪怪的。那种感觉说不上来,总归她是醒了。

  “怎么了你们俩?”她发现陈扬跟子慕一个比一个脸黑,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也不知道在干嘛。

  “我没想到,管家动手这么快。”子慕冷着脸,黎望舒了解他,知道他这个表情一定是非常生气了。

  陈扬冲她招手:“你过来看看这玩意。”

  “又不是什么好东西,给她看什么。”子慕斜了陈扬一眼。

  陈扬表情委屈的看着黎望舒,后者又觉得好笑,又觉得这事儿好像挺严肃的,努力做了个面无表情,起身过去看了看。

  “这是个什么玩意?虫子?”

  噬灵蝶在旁边忽然现身,一脸邀功的看着黎望舒:“这东西太小了,他们都没发现,还是我发现的呢!”

  “干得不错。”黎望舒摸了膜庄周的头顶,顺手又捏了一下她的小圆脸,“所以这是蛊?我还不知道萧家会用蛊的,那管家什么来头?”

  子慕依旧沉着脸,“我已经叫人去查了。”

  黎望舒点了点头,又问:“萧雯怎么样了?”

  “那肯定是好不了了,以后大概比个普通人还不如,身体虚弱一辈子咯。”陈扬顿了顿:“萧雯的亲爹都没有什么过激反应,这管家怎么回事?难道……你姥爷喜当爹了?”

  黎望舒呸了一声:“你外公才喜当爹了呢!”

9467 3539501 MjAxOC8wOC8zMC8jIyM5NDY3 http://m.clewx.com/book/201808/30/9467_35395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