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37章 绝对不会让你祸害我的鸡

书名: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三月棠墨 更新时间:2019-03-15 12:13:46

  付夏涵有没有被气死,喻橙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快被笑死了。

  周暮昀比付夏涵还年长两岁,却因为她跟自己表哥订婚了,就要喊她一声表嫂。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关键的是——

  “哈哈哈。”想到这里,喻橙笑得更大声了,发出了鹅叫声:“不行了我,笑死了,她拿你当心上人,你拿她当表嫂。哈哈哈……”

  这是事实,周暮昀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笑成这样,轻咳一声,语调正经道:“嗯,按理说你也应该叫她一声表嫂,该有的礼数不能失。”

  豪门里讲究订婚仪式,当初温君泽和付夏涵的订婚典礼惊动了整个圈子,凡是与之沾亲带故,或者是有生意往来的人都来参加了。不仅如此,还有上百家媒体现场报道。

  声势不可谓不浩大。

  两家的联姻是板上钉钉的事,那么喻橙作为他的未来老婆,理应随着他的辈分称呼付夏涵表嫂。

  看着周暮昀用如此认真的表情跟她说这么搞笑的事,喻橙想要忍住不笑太难了。他们还没结婚呢,随着他叫人这事儿有点早。搁以前,喻橙绝对要气恼了,但此时此刻,她只想笑。

  因为他这一声“表嫂”,喻橙一整个上午心情都非常愉悦。

  周暮昀搞不懂女人的笑点在哪儿,见到她开心,他心情也跟着明媚起来。

  她的身体还没恢复,他也没什么心思去公司,索性留在家里照顾她。

  尽管喻橙再三表明她身体没事,完全可以照顾好自己,他还是没去公司。

  喻橙振振有词:“我的胃可是金刚不坏胃,这次急性肠胃炎纯属意外,现在已经恢复了,大吃大喝也没问题。”

  周暮昀坐在家里客厅沙发上,笔记本电脑放在腿面,手指敲击着键盘,眼皮都没掀一下:“这种牛就不要吹了。大家吃了都没事,就你躺医院了,还好意思说?我看你中午还是老老实实喝粥吧。乖一点。”

  她就是不想喝粥才这么说,谁知他不买账。

  喻橙翻了翻冰箱的食材,坚决道:“不,我中午想吃土豆焖鸡,配白米饭。再要一个紫菜汤,里面加了虾皮的那种。”早上喝的馄饨汤让她惦记了好久。

  周暮昀敲键盘的手停下来,视线终于舍得从屏幕上抬起来,语气同样坚决:“不行。”

  “某人的话说完就忘哦。”喻橙转过身靠在冰箱门上。

  周暮昀将腿上的电脑拿下来放在一边,靠着沙发背扬起眼看她,淡淡一笑:“某人可没说过任何事由着你胡来。”

  喻橙泄了气:“……那我要喝八宝粥。”

  ——

  中午没能吃成土豆焖鸡,说什么晚上也要吃到。

  下午六点多,喻橙趁着男人在书房里办公,悄悄从冰箱里把冷冻的三黄鸡拿出来解冻,土豆也拿出来几个,削皮切块,放水里泡着。

  等他处理完事务从书房出来,喻橙的配料都准备齐全了,只待下锅。

  周暮昀无奈摁了摁眉心,斜靠在吧台边,看她把各种调料按比例倒进一只碗里,调好了酱汁。

  “你真的一点都不省心。”他说:“岳母大人把你养这么大真是太不容易了。”

  喻橙把剁好的鸡块装进玻璃碗里,倒入料酒、生粉和盐腌制,闻言侧过头白了他一眼:“您这么快就开始替我妈说话了,真是不习惯。”

  周暮昀一噎,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前段时间见家长的时候,他还将岳母大人视作阻挡爱情之路的大魔王,转眼就站在她老人家那边教育喻橙,想想确实有点搞笑。

  见男人被堵得无话可说,喻橙得意地挑眉,哼起了欢快的歌儿。

  下一秒她的头发就被他揉乱了,伴随着他不加掩饰的笑声:“岳母大人既然把你交给我了,我当然要替她老人家看好你。”

  喻橙偏头躲开她的魔爪,夸张地睁大眼:“哇,不得了不得了,我母上大人听到估计会感动流泪。”

  “那正好,这样她就能把她的宝贝女儿嫁给我。”

  两人一来一往,互不相让,却没半点剑拔弩张的气氛,全是逗趣调笑。他们对视了许久,忽然都忍不住笑起来。

  真是够了,回想刚才那一幕,怎么那么幼稚。

  “咱俩真是太无聊了。”喻橙“啧”了声,推开他,转身走出厨房,丢下一句话:“绝对是你把我智商拉低了,你传染的我。”

  周暮昀不置可否,乐意让着她。

  鸡块腌制需要半个小时,喻橙坐在沙发上吃水果。周暮昀却站在原地没动,目光依次从流理台上的食材划过,那天被打击到的信心重新燃起。

  “不如今晚我再试试?”他说。

  喻橙一手抱着果盘,一手刷着手机,头也没抬道:“试什么?”

  “做菜。土豆焖鸡对吧?听起来应该不算难,不如让我试试?我觉得上次失败是因为豆腐太脆弱了,我才搞砸了。这次肯定不会。”

  喻橙扎起一块苹果,手顿在半空中,一脸“你哪儿的自信说这种话”的表情看着他,冷漠道:“谢谢,我今晚不想喝土豆炖鸡汤。”

  周暮昀:“……”

  当然听出她这话是在嘲讽他上次把麻婆豆腐做成麻辣豆腐汤。

  上次……是个意外。他是这么想的。

  他眼神执着地看着她,里面充满了对做菜的热情,喻橙看得一阵感动,但是——她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不要想了,不可能的,家里就剩下一只三黄鸡了,我绝对不会让你祸害我的鸡。”

  “……”

  做菜热情被一再打击,周暮昀也不坚持了,耸耸肩,退出厨房这个战场。

  他在喻橙身旁坐下,还有些闷闷不乐。

  看她把一样一样看似平常的食材变成美味的食物,他是真觉得挺有趣。

  喻橙捏着叉子扎起一块猕猴桃塞进他嘴里:“行了,今晚就再让你试一次吧。都说君子远庖厨,我真是搞不懂你怎么突然对做菜感兴趣了。”

  周暮昀也不解释,咀嚼着嘴里酸酸甜甜的猕猴桃,满意地笑了。

  到底不相信他,喻橙回房间拿了ipad过来,登上微博,里面有她以前做土豆焖鸡的详细步骤,图片配文字的那种,让他先熟悉流程。再加上她的配料都严格按照比例调好了,配菜也都切好了,相信不会出大问题。

  她拍拍他肩膀,鼓励道:“放心,这次我全程在旁指导,保证让你第二份作品完美呈现出来。”

  大概没有人比她更希望他这次能成功了,毕竟她是真的想吃土豆焖鸡这道菜!

  鸡块腌制半个小时刚刚好,喻橙起身检查了一遍配料,嗯,没有遗漏的。

  一转身,只见男人已经系好了围裙,天蓝色的格子,十分的小清新。Polo衫的袖子被他一层一层折起来,露出肌肉线条流畅的小臂。

  喻橙:“……”

  每次架势都做得相当足,然而结果却不尽人意。

  喻橙说:“首先,要……”

  周暮昀站在流理台前,打断她的话,镇定自若道:“我知道,先倒入适量的油,烧热后放进姜蒜末煸香,对吧?”

  果然是提前看过步骤的,比上次有信心多了。

  喻橙抱臂,点点头:“对。”

  周暮昀满脸得意,嘴角上扬的弧度都那样明显。

  在她的注视下,他将油倒进锅里,尔后全神贯注地盯着锅底,等差不多烧了七八成热的时候,把青椒红椒倒进去翻炒。

  喻橙扶额,他还是改不了老毛病,炒菜时不会控制力道,锅铲一下一下捣在锅底,发出清脆的声响,堪比敲锣打鼓。

  她非常担心,照他这样,家里的锅迟早会被戳烂。

  算了,不能对一个新手有过多要求。

  空气里渐渐飘散出香味,没等喻橙出声指导,他就将大号玻璃碗里腌制好的鸡块倒进锅里,翻炒至变色,再倒入她提前调配好的酱汁。

  喻橙挑了挑眉,这回是真要对他刮目相看了。

  步骤他都烂熟于心,看来是不需要她在一旁指导了。她站远了一点,侧身斜靠流理台,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窗明几净,铺着米黄色桌布的餐桌上放着一捧盛放的蓝色绣球花。这是今早出院后买来的,还很新鲜。

  抽油烟机嗡嗡作响,男人穿着白色的长袖衫,袖子挽起,手指修长干净、骨节分明,握着锅铲的动作还有几分生疏,一下一下重重戳着平底锅。微微偏着头,淡淡白气笼罩住男人英俊的面庞。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喻橙此刻却觉得,手忙脚乱做菜的男人也魅力十足。啊,也不对,这个男人有魅力的时刻多了去了。

  可,眼下这一幕实在不多见。

  摄影博主久违的摄影之魂熊熊燃烧,喻橙几乎没犹豫,立刻回房间翻出单反,站在侧边对着他连拍几张照片。

  她找别的角度又拍了好几张,将餐桌上的绣球花也拍进去。

  周暮昀醉心于做菜,对外界的感知都降低了,没注意到小姑娘的举动,他使劲儿地惦着锅铲炒啊炒。

  快要炒糊了,喻橙才反应过来,大声道:“该放土豆了!”

  周暮昀吓了一跳,慌手慌脚地把泡在水里的土豆块捞起来,丢进锅里,混合着鸡块一起翻炒。

  胜利在望,喻橙不敢再玩儿单反了,守在他旁观指导。

  “等土豆也裹上了酱汁的颜色,再倒水进去,开大火煮。”

  周暮昀额头出了层汗,嘴角再也上扬不起来了。因为紧张,他下颌的线条绷紧,神情严肃得像是在做一个精密的实验,半点不容差错。

  刚刚差一点就要糊掉了,他心态有点崩。

  喻橙歪着头看了一眼锅里,目前来看还不错,比之前那个细碎细碎的麻辣豆腐汤强多了,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记住了,一会儿加水之后要再尝一下咸淡,我担心酱汁里的盐放得不够。”这个是要根据后期放的水量来调整咸度,喻橙也没办法提前掌控得那么精准。

  周暮昀似懂非懂地点了下头。

  男人乖乖的样子看得喻橙好笑,她抬手抓了抓他的头发:“算了吧,一会儿我来帮你放盐。”

  像他这样的厨房新手,可能尝过之后也不清楚到底该放多少盐。

  周暮昀又点点头。

  喻橙发现了,他在厨房这个领域简直就是任她摆布啊。

  这让她心情十分愉快,笑了笑说:“别太紧张,就算失败了也没关系,你做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只要味道不是特别难吃,她绝对会捧场。

  念头刚冒起,门铃就响了。

  喻橙一怔,晚饭时间谁会过来?

  “你先看着锅里,我去开门。”她说着拍了拍周暮昀的胳膊,给他爱的鼓励:“加油!”

  周暮昀傻傻地侧过头来望着她,语气带着不确定:“还需要加油吗?前期炒的时候放过油了。”

  “……不是加食用油,是鼓励你的意思。”

  “哦。”

  门铃还在一声接一声锲而不舍的响,喻橙趿拉着拖鞋跑过去,一边跑一边扬声道:“来了来了!”

  家里有男人在,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她没从门镜里看人,直接打开了门。

  不曾想,站在外面的居然是付夏涵。

------题外话------

  **

  中午好,吃饭了吗,要不要来一口周周做的土豆焖鸡!

9476 3539366 MjAxOC8wOC8zMS8jIyM5NDc2 http://m.clewx.com/book/201808/31/9476_35393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