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61 叫声干妈

书名:温柔是把刀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不声不响 更新时间:2019-03-15 10:21:53

  赵诗烨看到邢九,立刻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邢九也不敢上前,那样子别提多委屈了。

  唐霜觉着,一个道上混的老大怕老婆怕成这样,也真是没谁了。

  当然,怕她,是因为爱她。

  这么想,还是觉得很暖。

  但瞥见陈竞由,心一下就凉了,赶紧把目光转开。

  陈竞由面上倒是无甚波澜,只一味的看着她,那样子好像满不在乎,内心已是汹涌澎湃,恨不能掐死这个女人,如此无视他……

  “哎呀,妈,要不咱们坐一桌吧?”这么多人在,邢铮想着他妈也不能不给面子,“难得能聚在一块不是…”

  见赵诗烨眼神越发凌厉,火气蹭蹭往上冒,邢铮也没敢把话说下去,冲邢娜使了个眼色。

  邢娜会意,嘟了嘟嘴,挽着她爸就走开了,“算了爸,我们去旁边,也是一样的。”

  邢九颇无奈的轻叹一声,转过身去。

  陈竞由和Helen也点点头,跟了去。

  待人都走了,赵诗烨脸色方才好看了些,“谁给他的票?他看得懂吗!浪费!”

  邢铮结结巴巴,“您盯着我干嘛,不是我给的,不是……哎呀,我爸又不是没钱,他就不能自个儿买票吗?他是观众,赵老师您能不能别歧视他。”

  赵诗烨冷哼一声,“他一个大老粗,他懂什么是艺术吗,他连书都没读过几本,就是个地痞流氓,也不挑食儿,什么样的女人他都能搅和。”

  最后一句才是生气的重点,唐霜暗暗叹了口气。

  听着他妈把他爸贬得一文不值,邢铮内心也是一万只羊驼在咆哮,然而他能怎样,还不得硬着头皮听。

  倒是唐霜有些听不下去,小心劝道,“赵老师,其实吧,邢先生他一直把您放心上的,他说那次事件是误会,要不您……”

  “行了唐霜,不提那些不开心的,咱们接着说舞,还有,吃东西。”

  看来赵诗烨心中的坎儿很深啊,轻易迈不过去的。

  两人接着聊舞蹈,边聊边吃,聊着吃着心情就越发好了。

  赵诗烨越看唐霜越顺眼,眉梢都是喜欢。

  气氛十分融洽,邢铮突发奇想,“唐霜,要不你做我妈干女儿得了!”

  唐霜,“……干女儿?”

  邢铮,“可不是,你不觉得你和我妈特别有缘吗,不只长得像,又都喜欢舞蹈,还能聊到一块儿去,再说我妈和你妈应该是同龄的,不吃亏吧。”

  唐霜,“这……”

  赵诗烨笑笑,“我觉得挺好,要不你就认我当干妈吧。”

  邢铮打了个响指,“就这么定了,快拿酒敬干妈一杯!”

  架不住母子俩一唱一和,唐霜只好答应了。

  这可衬了他的心,高举酒杯,满满的诚意,“太好了,你今后就是我干妹妹了,必须走一个!”

  “哟,这么开心呢,什么事呀?”又是邢娜,他们用完餐,从隔壁包厢出来了。

  “你来得正好,妈妈刚收了个干女儿,我认了干妹妹,”邢铮笑眯眯瞧着唐霜。

  干妹妹?!

  邢娜瞥了唐霜一样,又看向赵诗烨,气急败坏地吼道,“妈,这么大的事,您怎么不跟大家商量一下?”

  赵诗烨倒是一脸淡然,“多大点事儿还需要跟人商量,我连收个干女儿的权利都没有吗?那么多人管你爸叫干爹,你怎么不过问过问。”

  赵诗烨说的确有其事,总有些小明星打着邢九的旗号招摇过市,然而都是些碰瓷的,没一个有石锤。

  躺着也中枪的人真是有苦难言啊。

  作为威风八面的道上大哥,邢九此时怂成个球,只能躲在一边瑟瑟发抖……

  邢娜也挺无语,“那些都是媒体乱写乱传的,你真信吗?哦,”她忽然笑起来,“原来您一直在偷偷关注爸爸,不然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八卦!”

  听邢娜这么一说,邢九立马精神了,目光也变得炯亮,盯着赵诗烨,眸底有了期待。

  赵诗烨却是不屑一顾地模样,拉住唐霜,“乖女儿,咱们走!”

  乖女儿……

  唐霜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赵诗烨又对邢铮道,“你去买单,我和你干妹妹在楼下等你。”

  “好勒!”邢铮赶紧走出去,没几秒又折回来,看着陈竞由,“陈总,多谢了。”

  说着对赵诗烨道,“陈总把单签了。”

  赵诗烨对他笑笑,“那就多谢陈总了,改日有空,让邢铮做东。”

  陈竞由淡淡一笑,说了两句客气话,又恢复成没有表情的状态,眼睛不时瞟向唐霜。

  也不知道她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总之就没给他任何回应。

  谁都能感觉到,此刻气压低得离谱,且有更低下去的趋势。

  赵诗烨也是个干脆的,拖着唐霜就走。

  邢铮屁颠儿屁颠儿跟上去,不时回头看一眼他那可怜的爹,那眼神说不出的可怜无奈。

  果真是女人心海底针,看起来温温柔柔的,绝情起来比谁都狠。

  Helen亦步亦趋跟着陈竞由,周遭的空气都似结了冰,那种冷,简直让人望而却步。

  “陈总,要真不痛快,就直接过去找她,何必折腾自己。”

  她算是看出来了,唐霜对陈竞由有多重要,他对她的重视程度,一再刷新着Helen的认知。

  陈竞由也没说话,走了一段突然停下来,“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Helen怔了一秒,“那你呢?”

  陈竞由道,“我走走。”

  说完,也不再搭理她,一人朝前走去,连带着那股寒意也卷走了。

  夜晚的路灯像鬼火,而掩映在路灯中的树木又像一个个幽灵,冰冰冷冷,毫无温情。

  墓园,到处都显露着死亡的痕迹,那些死亡的灵魂,死亡的爱情……

  陈竞由坐在墓碑前,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黑色的大理石碑,同故去的人低低的说着什么,有一搭没一搭的。

  似乎也并没有说太多。

  一笑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直至破晓,天空出现一丝鱼肚白,他才站了起来。

  四月的第一场雨总算落下来,淅淅沥沥,寒冷的打在他心上。

  要不,就在这里结束吧,太过儿女情长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道理他不是不明白,却不知道,真要去割舍是那么那么难。

  苏晓今儿没课,难得还在睡懒觉,唐霜倒是早早就起来了,熬了粥,在楼下买了一笼包子,煎了份葱花蛋,扮了两根黄瓜。

  此间,正看着窗外的雨出神,想着他昨天看她的眼神,她鬼使神差拿起电话,给他拨了过去。

  看到电话上的名字,心,还是止不住颤动。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

  唐霜握紧电话,叹了口气,想了一会儿,又拨了一次。

  依旧是无人接听。

  陈竞由靠在车上,眼睛直勾勾盯着电话,如果它响第三次,他就去找她。

  然而,等了很久很久,电话都没再响过。

  这个号只有她一人知道,看来她并没诚意,一气之下,他把电话砸了。

  事不过三。

  唐霜鼓起勇气打第三次时,已经变成关机。

  冰冷而机械的女声重复着冰冷的话。

  呵呵,看来他的确是不想搭理她了,那就这样吧。

  陪苏晓吃过午饭,赵诗烨的电话就来了,让唐霜陪她逛街。

  说很久没逛街了,趁演出结束闲下来,好好放松一下,再说有了干女儿,得把这乐趣体验个够。

  话说赵诗烨也真是个购物狂,没一个钟头,就斩获了一堆战利品,从服饰鞋包到珠宝首饰,样样都是极好的。

  另外,还帮唐霜挑了不少,并且非常强硬地逼她收下,弄得她恁不好意思。

  两人找了间咖啡馆稍作休息。

  “赵老师……”

  “赵老师?!”

  “哦,那个,干妈,”

  “这就对了嘛,别不好意思,既然认我做了干妈,就好好做我的女儿,干妈不会亏待你的。”

  “是,”因着出身差距,唐霜到底不能理直气壮,“您为什么不让邢娜陪您,她不也在上城吗。”

  提到这个赵诗烨的笑便淡了,“她明天有个服装发布会,这会儿在拉模特排练,哪有时间陪我,再说……她不是还得陪她爸么。”

  知道她不乐意提起邢先生,唐霜便识趣的不再多言。

  又听赵诗烨道,“说实话,我陪邢娜的时间很少,错过了她的成长,这是终身遗憾。她上高中以后自己也忙了起来,她的朋友给她封了个‘派对女王’的雅号,总是有忙不完的应酬,和我一起逛街的次数屈指可数,有时想想挺难过的,”

  唐霜握了握她的手,正要说点什么,被赵诗烨的电话打断。

  只见她听了没几秒,原本红润的脸色迅速苍白了去。

  没等她问,赵诗烨已经站起来,踩着高跟鞋往外跑。

  唐霜和司机也赶紧拎了袋子追出去。

  赵诗烨在车上哭得厉害,话也说得断断续续,但大致唐霜是听明白了的。

  邢娜在给模特排练时,秀场顶灯突然落下来,正好砸到她站的位置,她和助理都受了伤。

  而邢娜很讲义气,紧要关头还护了助理一下,伤得就挺重了,具体有多重目前还不知道。

  听说进急救室快两个钟头了,这会还没出来。

  眼看着邢先生都快杀人了,唐霜也挺焦急的。

  再看邢铮也是一脸担忧,赵诗烨则抱着他,哭得不能自已。

9498 3539328 MjAxOC8wOS8wNi8jIyM5NDk4 http://m.clewx.com/book/201809/06/9498_35393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