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97章:你不去陪她吗?

书名:婚坎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唐耳朵 更新时间:2019-05-16 11:26:35

  “我自己来就好了。”

  季枭尧蹙眉。

  哪怕他们曾经是亲密的关系,或许还发生过其他事情,但是他对孙蔓蔓并没有那种自然的劲儿。

  至少现在没有,也没有刻意的想去拥抱她,或者是有其他的想法,真的喜欢是无时无刻的想去将人拥抱在怀中的,想要去跟她做更多亲密的事情。

  当初决定和孙蔓蔓在一起,其实也有过很多原因。

  年轻的时候他的性格乖张,叛逆,青年时期的男孩子骨子里面也有一些血性在,总是喜欢挑战一些高难度的东西。跟着驴友一起去山里面登山,一群人的野外知识少,没有看天气预报也没有想到山里的雨会突如其来,一群人被困住,他在山路的时候滑下去,迷迷糊糊的时候只记得有一个女人在自己的身边,跟自己说话。他那时候脑袋磕到了石头上,根本看不清,只是隐约的记得一个印象。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便看到了床边坐的人是孙蔓蔓。

  那时候他早就已经认识了孙蔓蔓,因为狄樱的关系,所以也经常到见到孙蔓蔓,只是对这个女孩子没有多大的感觉,后来孙蔓蔓照顾他,跟他告白,孙蔓蔓那时候很文静很乖巧的一个姑娘。

  不丑,带出去的时候也不会给他惹事情都是乖乖巧巧的,所以他才答应了。

  他后来才慢慢的发现,自己或许是并不喜欢孙蔓蔓的,对她的只是感恩,又加上她刚好出现了,所以也就顺理的发展下来。

  后来因为喝醉酒又发生了那些事情,所以他也就想给她一个未来。

  “我帮你……”孙蔓蔓说。

  季枭尧还是不动声色的退离开,躲避孙蔓蔓的动作。

  抬手放在纽扣上,解开衬衫纽扣,整个动作都十分的翩然带着一些狂野的野性美,而他抬眸的时候目光正好的扫到了不远处的栏杆上,狄樱身上穿着睡袍,歪着头瞧着他们两个看。

  从她的表情上面没有看出来任何的波澜,很是平静,嘴角处甚至是带着笑容,看着他们慢慢的走下来,径直往餐厅的方向去了。

  路过季枭尧的时候她没多看一眼,而是坐在餐桌边安静的吃自己的东西,她没有什么胃口所以吃的不多,放下筷子之后便缓缓地站起来。

  她面前的饭几乎没有动,只是吃了几口菜喝了一些汤便没有在吃什么,刚刚推开椅子季枭尧便按住她的手背,蹙着黑眉毛:“不再吃点?”

  她的胃口小,其实吃不下什么东西,淡定的抽出手拿出纸巾擦了擦嘴巴,摇头:“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慢用。”

  她的身躯弱弱小小,季枭尧生怕自己会将她弄伤,只好松开手但是也没有吃多少,便放下了筷子,让佣人准备了一些酒酿小丸子,随后便拖开椅子站起来。

  孙蔓蔓看着满桌子的菜。

  都是她精心准备的,但是季枭尧也要起身离开了?

  “枭尧,难道我做的菜你不喜欢吗?你都没有吃东西,你每天那么辛苦工作怎么能够只吃这一点?”孙蔓蔓是明知故问,嘟着嘴巴好似很委屈,很失落。

  季枭尧收回自己的目光,他对孙蔓蔓的好也是有限度的,不能够超出太多,否则只会让她越陷越深。

  “我已经够了,我累了,先去休息。以后不要再做这些事情了,有人会做的。”他说着便往往外走,手里面端着煮好的酒酿丸子。

  碗里还在热热的冒着气息。

  狄樱喜欢吃甜食,口味清淡,孙蔓蔓坐在那里看着季枭尧的背影似乎都能够闻到碗里散发出来的甜气味儿。

  手指头用力的扣住面前的桌子,为什么,凭什么?季枭尧的心底眼里还是想着狄樱的?她不服气,不甘心。

  狄樱上去之后便去了浴室里洗过澡,季枭尧推门进来的时候她一手拿着毛巾正在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她不喜欢用吹风机,热风对头发的发质不好,所以拿着毛巾慢慢的擦拭着。

  季枭尧进来的时候她抬头看了一眼,便慢慢的擦拭着头发往一边沙发上坐下去。

  头发微微的湿润,半干的披在肩膀上面。

  季枭尧则是迈着修长的长腿走过去,弯腰将酒酿丸子放在她面前的桌子上,狄樱淡淡的瞥过一眼,便听到头顶上的声音传出:“刚刚你没有吃多少东西,我让人给你准备了这个,再多吃点。”

  狄樱手中的笔顿时顿住,她喜欢吃酒酿小丸子,里面夹着甜甜的味道会让人觉得唇齿之间都萦绕着淡淡的香甜味道,以前狄青山很喜欢做给她吃,总是会觉得暖暖的。狄樱的目光从瓷碗上扫过,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便垂下眼帘,“谢谢,不需要。”

  她的声音轻飘飘的,又去注意自己的画册去了,季枭尧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下子摔倒了棉花上面,有气无处可撒,他下意识的讨好她,她似乎全然没有察觉。

  刚刚看到孙蔓蔓和他在客厅里面,她只是看到了,嘴角处只是含着笑容,甚至能够平静的坐下来吃饭,没有任何的察觉和不妥,他微微的咬着牙关,正准备去浴室的步伐顿住,低头看着女人的头顶。

  灯光下,她瓷白的肌肤好似泛着光似的。

  狄樱还在想着怎么画画,但是脑海里很混乱,画不下去,忽然间手腕被抓住,回头便对上男人那双阴沉的眼眸,随后她整个人便被拉起来一阵猛力,她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便被丢在了床上。

  “季枭尧……”

  随后她的身侧便撑着男人的手。

  她的眼皮上也覆盖着一层阴影,睁开眼睛便看到了男人那双带着愤怒与情欲的双眼,她微微的侧开头喉结猛地翻滚着,手指用力的掐着身下的床单,脑海里面想到了孙蔓蔓,胸口处上下起伏着。

  “孙蔓蔓就在楼下,难道你不打算去陪她吗?”

  “怎么?想要管我?”他低头审视着狄樱,没有从她的目光里面看出来任何的不悦,平静的,波澜不惊,顺手掐住了狄樱的下颌:“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嗯?”

  “是,我没有资格……”从来没有资格。

  狄樱的心中一痛。

  咬着牙齿觉得呼吸都觉得疼,倔强说道,“孙蔓蔓就在楼下,你不怕她知道了会吃醋,你们男人能够将身体和心分的清楚,我们女人可不一样,她要是生气了对身体不好,你应该去陪她才对。”

  “……”她是赶自己走,是吃醋还是根本不在乎?

  理智已经被愤怒全部吞噬,他伸手捏着狄樱的下巴,粗暴的吻上去,进入她的时候也是粗暴的,狄樱早就料到他会这样逞凶,咬着牙齿没有出声,饶是觉得难受也没有叫出来,而是默默地忍受着。

  以前她都会配合自己,但是现在她埋着自己的头一直都隐忍着自己的情绪,季枭尧想着各种办法去弄她,可是狄樱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就像是一个木头娃娃似的。

  她越是如此,他就越是觉得不够,压着她用力的弄,他对她的身体太熟悉,狄樱后来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些啜泣的声音。

  孙蔓蔓就站在房间里。

  客房就是卧室的隔壁,她回到房间之后便竖着耳朵贴着墙壁,隔壁的房间窗户开着没有关上,开始的时候还没有声音传出,孙蔓蔓的心头石头落下,但是脑海里却是不断地在想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在房间里面做什么?

  随后便清楚的听到了墙壁上被撞击发出来的规律声音。

  她是过来人,自然分辨出来那是什么。

  床头一下子一下子的碰撞着,声音越来越快,她脑海里蓦然出现了一幕,男女光洁的身躯热烈的纠缠在一起,紧紧相缠着,随后似乎是听到了女人隐忍又压抑的哭声。

  孙蔓蔓的手指掐着掌心,用力,发白。

  他们就在她的隔壁做着那样的事情?

  孙蔓蔓仰着头用力的呼吸着,随后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走到了楼梯口微微的咬着牙齿。

  季枭尧看着狄樱眼底下流出来的眼泪,并没有觉得舒爽,反倒是觉得胸口处的那些火被积攒的更多,抱着她走到了沙发上接着刚刚的动作,继续,让她面前着自己,欣赏着她脸上的表情。

  一点点都不想落下。

  他双手抱住她的腰沉浸在那世界里面,狄樱的手臂不自己的勾着他的脖子,就是这时候门口突然间传出来一道尖叫声。

  狄樱听出来是孙蔓蔓的声音。

  好像就在门口。

  季枭尧的动作没有停下来,她颤抖着声音也没有说话,就是这时候用人的声音在外面焦急的响起:“孙小姐,你怎么了?”

  “没事,不小心崴到脚了。”孙蔓蔓坐在地上,不过声音很大。

  狄樱的手指掐着沙发,被面前的人为所欲为,她只能将那羞耻的声音全部都堵在喉咙里,仰头看着面前的人,“你不去看看吗?她扭伤了脚,你难道不心疼?”

  他听出来了她的拒绝。

  现在都已经这样了。

  狄樱还能够开出这样的玩笑,想要让自己离开?

  他瞧着还没有松开的地方,忍着身体的蓬勃之意,停了下,俯身往下捏着她的脸:“我现在离开,那你怎么办?”

  一句话顿时让她的心口好像是在汪汪的流血。

  狄樱一直都在听门口的动静,季枭尧的频率并没有因为外面的动静给有所消减,依然是在进行着自己的动作,不住地在那里穿梭着好似不知疲倦一般。

  直到满足自己之后,发出一阵叹气声音他才缓缓地离开。

9523 3566389 MjAxOC8wOS8xNy8jIyM5NTIz http://m.clewx.com/book/201809/17/9523_35663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