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344章 连夺十二城

书名:妾室心计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四平调 更新时间:2019-03-15 14:07:48

  妙荔回去补了一觉,心情忐忑的在清泉宫中待了半天。一直没有人过来找她,就感觉没有什么大问题了,没想到还是过来了。

  真是逃不脱。

  那药起床后换一次,睡觉之前再换一次就可以了,不需要时时刻刻都被人惦记着。让人心烦之余,又有些无可奈何。

  不管怎么说,当时周述宣确实想保护她。救了她一下,这一点恩情不能假装没有看见。她也不是个忘恩负义之人,换个药而已,换就换吧。

  妙荔又回到龙德殿中,天差不多已经黑了,到了用晚膳的时间。桌上摆着两副碗筷,不用问也知道要她在这里吃饭。

  其实吃饭她也没有多大的意见,她只是不想这样稀里糊涂,让人感觉难受。早上他那些行为动作,加上昨夜的行为动作,都在告诉她。他不会再继续保持距离了,还是会不停的靠近她。

  他肯定还想他们能够和好,她却对这件事已经不抱希望。

  周述宣见到她,非常平淡的对她招了招手,“过来吃饭。”

  妙荔没有反驳,也没有不配合,就听话的过去坐下。

  周述宣突然有些泄气,感觉她像昨天那样用言语讥讽他几句都是好的,也好过现在这样一言不发。

  妙荔像是已经很了解了流程,接过高福递过来的碗,舀了粥就往他嘴前送,还很随意的问着:“皇上感觉好些了吗?”

  她开口又觉得还不如不说话,抹掉疏离之外,她的话中就没有剩什么了。

  周述宣喝下她放在嘴边的粥说:“感觉没有什么变化,可能要一段时间才会好起来。”

  妙荔一边喂饭一边说:“那不如再让太医来看看,或许臣妾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

  周述宣垂着脸说:“不必了。”

  她肯定是想借此逃脱,然后把所有事情都推给太医,这点点小心思,他看的明明白白的。

  之后两人就没有再说话,妙荔吃完饭之后就乖乖的待在这里,也没说要回去的话。让周述宣就更加难受了,她还是这个模样,逆来顺受,无端的让人心烦。

  他今日没有处理奏折的想法了,吃了饭让妙荔换了药之后。从桌案上随意拿了本书,递给她说:“读书给我听。”

  以为她会反驳,亦或是不配合,没想到她翻开了书就读了起来。

  什么话都听,是他想要的模样。可她做出来的时候,他还是觉得欠缺些什么。

  随手抽给她的好像是本演义小说,他很小的时候就看完整本书,里面的故事烂熟于心。听她一页一页的读着,总感觉里面少了些什么。便抬头问:“你是不是少读了一章?”

  妙荔看起来不是很理解,疑惑的看着他。

  周述宣解释道:“草船借箭之后,怎么就是借东风了,里面还有一段呢?”

  妙荔合上书说:“怕说中了皇上的心中事,臣妾不敢读。”

  总算有了一点情理之外的反应,周述宣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不开心。

  勉强还是可以算作开心的,轻笑了一声,问:“你说我是苦肉计,那我就是苦肉计又如何?”

  妙荔怀疑他是故意的,他的反应好像出了问题。并不把刺杀当作一回事,反而发生之后,把更多的心思都花在她身上,借此要挟他做了许多许多事情。

  要说不是苦肉计,她还真不太相信。不过也不能百分之百的肯定,他毕竟是皇上,不至于做这些事情。

  妙荔低头道:“臣妾不敢如何,皇上想怎样都是皇上的事情。”

  周述宣抬头看了她一眼,又自嘲般的笑了一声,“现在看来,我这个苦肉计算是失败了。”除了刚开始有那么一点成功,之后就又与往常一样。

  妙荔低头不语,这种事情,成功和失败还真不好划分。

  哪怕是周述宣今夜的心情并不怎么好,还是没有放她回去,继续让她留在龙德殿中。

  昨夜那一点点希望,现在也要快看不见了,他还是需要努力。

  翌日清晨,妙荔早早的就起来了,穿戴整齐,等着周述宣过来,或者她过去给他换药。不想让昨天的事情发生。

  等了许久许久,天都快亮了,明显过了早朝时间,周述宣都没有过来。他不像是爱睡懒觉的人,同时他的身份也不允许他睡懒觉,不可能还没有起床。

  妙荔心中疑惑,就让身边的宫女去打听了一下。

  “娘娘,皇上昨晚半夜就出去了,现在还在勤政殿中。”

  他就算昨天休息了半晚上,也没必要这么着急要赶出来,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情。

  妙荔多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奴婢也不太清楚,好像是战事告急,皇上现在正在忙着调动兵马。”

  战事告急?

  来的似乎有些突然,妙荔想不到那方面去。周述宣继位之后,综合各方面来看,得上一个好皇帝。和各国的关系也搞得比较好,想都没有想过有打仗这个事情。

  周围几国,是有可能出问题的就是西昌,毕竟他们刚刚死了个公主。

  但是如果真的打仗了,不可能就只是为了公主,里面肯定还有其他的因素,有可能是蓄谋已久的事情。

  如果他们真的是蓄谋已久的打了过来,周述宣是真的不好处理。周述宣又一直在避免战事,他不愿意也是没有准备好,打起来他心虚。

  他一直都不想打仗,最后迫不得已的还是要打仗。妙荔在心中反思了一下自己,她就是其中扇动翅膀的小小飞蛾,最后还是引起了大的变故。

  正想着想着,周述宣就回来了,行色匆匆。几乎他一坐下,就有人送了饭上来。

  周述宣别扭的用左手拿着筷子,直接就往自己嘴中塞东西,又急又快,几乎没有什么停顿。一碗饭就下肚了,然后一句话都没有多说,换了身衣服又匆匆离开。

  看来情况真的非常紧急,因为整个过程都没有关心她一句。

  事情已经大到让他无法再想儿女之情,只能专心的做一个皇帝的时候了。

  妙荔站在殿中想了一会儿,感觉自己还是应该回去。她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忙,也没有帮忙的资格。又不想被他趁机提什么要求,所以可能会惹他生气,在里面添乱。

  留下话之后,妙荔就回去了。

  回去途中妙荔也在替这个事情担心,国家安定他们才能安心的享受特权。若是被其他国家的人打败了,所谓的皇室之人,会比平民老百姓还惨。

  回到清泉宫,孟润林正在院中来回踱步,脸上也挂满了担忧。看见她回来,马上上前问,“皇上怎么样了?可有说什么吗?”

  一句话把妙荔问懵了,皇上什么都没有跟她说,而且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皇上该跟她说什么。

  当着自己人的面,妙荔可以放心大胆的问:“出什么事情了?”

  孟润林讶异的深吸了一口气,“姐姐你还不知道吗?”

  “我只知道好像有战事。可是后宫不可干政,我不敢让人多打听,所以我不太清楚具体情况。”

  孟润林一边跟着她往屋中走,一边说:“昨天傍晚开始,西昌趁着夜色偷袭,连夺我国十二城。”

  妙荔听了难以相信,“十二城?怎么会这么快?”

  “他们早有准备,应该是在城中安排的有内奸。里应外合,加上火攻,所以……”

  妙荔闭上眼睛在一边坐下,听见这样惨痛的消息只觉得心如刀绞。火攻,听着是多么简单两个字,实际上无法想象是怎样的惨烈场景。

  满城百姓带着一身疲惫回到家中,吃过了晚饭躺在床上,准备做个香甜的梦,等来的却是满天的大火。或许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死在大火中了。

  晚上用火攻,相当于是屠城。

  妙荔不敢相信的问:“那些守城将领呢?他们没有起任何作用吗?”

  孟润林痛心疾首,握拳道:“之前打仗,我国几乎战无不胜,所以把边关的将士心性都养高了些。骄兵必败,加上对方又是偷袭的,所以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之前战无不胜,是因为军事方面确实有人才。可是两个人同时离开了,军事实力也没有多强。又有一群心高气傲的士兵,这样打仗,不败才怪。

  说这些没有什么意义,妙荔迅速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又问:“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勉强控制住了。西昌兵马并不多,他们就是占了一个出其不意而已。听说又出了一个傅佥一般的人物,死守牛心城。现在进入了休战的阶段。不过肯定会打的。”

  必须得打,别说一定要夺回城池,就是为了十二城的百姓都一定要打。

  只是打仗这两个字说起来轻松,做起来就困难。不仅要迅速的做出决策,还要选对人。钱粮缺一不可,妙荔想起来都是头大的。更别提必须要面对的周述宣了,昨晚到今天,肯定没有片刻的休息,妙荔可以理解他。

  这样的大事情面前,可以不计较小节了。

9524 3539385 MjAxOC8wOS8xNy8jIyM5NTI0 http://m.clewx.com/book/201809/17/9524_35393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