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89章 各自的执念

书名:我有一座灵楼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强大的猪 更新时间:2019-03-15 22:37:51

  当黄晓龙看到大牛的时候,根本不敢相信,这会是故事中那魁梧有力,揍得黄阿达惨兮兮的那个大牛。

  他的头发花白,身材消瘦,背已经无法伸直,只能从宽大的骨架中看出一丝当年的模样。

  “你就是李大伯的晚辈吧,找我有什么事?”

  黄晓龙为了避免意外,用的是李大爷的名头,现在见到人,自然实话实说,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并且将李大爷的话复述了一遍。

  大牛的表情很平淡,有种看破世事的淡然,听完后也只是点了点头。

  “进来坐吧。”

  让黄晓龙进到客厅,大牛不慌不忙的给自己和客人倒上两杯茶。

  “你说天天的鬼魂去找你,而且你还是那个,那个什么阴街的主人?”

  “可以这么说,当然,你也可以当我只是一个好奇心爆棚的人。”

  “呵呵。”大牛笑笑,斜躺在沙发上:“其实我和李大伯他们都不一样,他们不愿意想起这件事,而我则根本忘不掉。”

  “忘不掉?”

  “是啊,你没发现我房间里面有些不一样吗?”

  黄晓龙一愣,才细细的打量起大牛的房间,很快露出惊讶的表情,大牛房间中所有的家具,无论是沙发,饭桌还是柜子,都没有靠墙放。

  每样东西都隔着墙大约10公分的位置。

  似乎想让黄晓龙看得更加仔细,他还打开了卧室和卫生间的门,床,衣柜,浴缸所有的东西都和客厅一样,在离墙10公分的位置放置。

  这是十分诡异的安放方式,人是一种天生缺乏安全感的动物,睡觉或者干其他什么事情的时候,更加喜欢紧靠墙壁,这样能够可以给自己稍许的安全感。

  特别是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当大牛打开门的时候,黄晓龙已经发现,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居住。

  “呃,为什么这么放啊,打扫卫生不方便吧?”

  换了种方式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大牛听后点点头:“的确不方便,但不方便和送命之间,我更加愿意选择不方便。”

  “送命,你是说天天?”

  “天天是个好孩子。”

  大牛摇头否定了黄晓龙的猜测,在他奇怪的目光中走进了卧室,很快拿着一个脏兮兮的洋娃娃走了出来。

  将洋娃娃抱在怀里,大牛并没有解释洋娃娃的来历,而是喝了口茶直接开口:“这件事大部分你都已经知道了,那我就说一些你还不知道的吧,呵呵,到现在也没有人知道。”

  黄晓龙顿时来了精神,但依旧被大牛的话惊了一跳。

  “我和黄阿达是兄弟,很好的兄弟。

  当年我们一起当兵,又一起被开开除,最后更是一起混起了社会。那时候我们两敢打敢拼,很快崭露头角。

  甚至老大的位置,我们兄弟两都能争一争,但我没有想到,在这最关键的时刻,他谈恋爱了。要知道,像我们这样的人是没有资格谈恋爱的。

  女人,我们不缺,但却无法去爱一个人,或者被一个人真爱。

  就在刚怀上天天的时候,我们的老大被抓了,死刑!人走茶凉,老大人还没有走,茶就已经凉了。

  所有人都对那个位置虎视眈眈,其中也包括我和黄阿达。

  但是打算结婚的黄阿达已经没有了最初的冲劲,因为他急着去拿家里送来的土鸡,导致我和一群兄弟被围。

  兄弟死的死,伤的伤,自然失去了竞争的机会。我也被打断了腿,只能躲在棚户区,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也搬来了棚户区,和我成为了邻居。

  那时候所有的兄弟,包括我,都恨他,他也恨自己。可能是为了惩罚吧,他发誓不结婚,最后他老婆走了,唯一留下的孩子也送到了老家。

  随后的日子,他一直再劝说我们东山再起,但是失败了就是失败了,那次打击已经磨灭了我们的心气,当然,也因为对他的怨恨。

  所以他每次偷我的纸板这些,我总会狠狠的揍他一顿,他也从不还手,慢慢的竟然还形成了默契。我知道,他其实想让我打死他。

  后来我也想通了,干脆不再理会他,东西任他偷。

  唉,他不像混社会的,却因为心中的愧疚,想要帮我们夺得那个位子,所有一有点钱,他就会出去请那些混混吃饭。

  明明没有任何的作用,但他就是在这么做。

  年纪大了,我的气也慢慢的消了,每次看到他抱着妻子留下的洋娃娃发呆,我就心如刀割。

  我劝了他,可惜这已经成为了他的执念,我们再次的闹翻,这次是因为我真的举得他做错了。

  后来天天来了,我本以为他会改变,谁知道就像当年他迁怒自己的爱情一样,他将过错怪罪在了孩子的身上。

  我劝不了他,只能每天晚上给他一份狗肉,让他带给孩子,幸好,这点他还是做到了。

  本以为时间会抚平所有的伤痛。

  当时我已经打定主意,让他和我一起经营狗肉店,就在我打算劝说的时候,他进警察局了。

  他到处结交混混,想要东山再起,动作实在太明显了,引起了新老大的注意,于是将他陷害进了警察局。

  黄阿达经常偷东西,可他唯一进警察局的那次,却不是偷东西。

  新老大想要看看,有没有人去救黄阿达,为了大家的安全,也让新老大觉得这只是一个失意者的白日做梦,我们老兄弟没有一个人动,而我也只是隐晦的提醒大家,黄阿达被抓了,希望大家一起去帮助天天。

  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天天死在了床上。”

  大牛点上一支烟,深吸一口,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看得出来他已经很久没有吸烟了。

  黄晓龙没有阻止,就这么看着大牛咳嗽完才开口:“原来是狗肉。”

  心中的疑惑得到了回答,黄小龙的视线却不由得落在了奇怪的家具上。

  大牛笑着解释道:“天天死后,我去监狱看了黄阿达,当他知道真相的时候,整个人都崩溃了,他将所有的遗产都给了我,其中就包括这个洋娃娃。”

  大牛将洋娃娃转了个面,用正面对着黄小龙,手指摸着洋娃娃额头上的孔洞:“黄阿达枪决的时候只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把洋娃娃和他一起枪决,他告诉我,这是赎罪,为了怕自己罪恶的灵魂影响到天天,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去信了迷信,让我将家布置成这样,然后将娃娃放在我家里16年,再埋在天天的旁边。

  幸好只是十六年,要是二十六年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

  不过谁让这是我最好的兄弟最后的心愿呢,其实当时我并不理解,现在我明白了,你看我的样子就知道,他的罪恶还在啊。”

  黄小龙拿起茶水喝了一口,房间中,洋娃娃都没有任何的阴气,所谓的折磨大牛的罪恶其实在他的心中。

  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的话,黄小龙沉默了很久才开口:“天天过的很好,等到他阴寿尽了就会去投胎,无论今生什么样的错过或者过错,在来生总会有一个交代的。”

  大牛点了点头,笑了起来。

  黄小龙离开了,看着送他到大门口的大牛缓缓的走回家,他心中有些难受,因为他欺骗了他。

  来生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

  “洋娃娃就放在大牛家吧,或许那也是他的执念,就和当初黄阿达的执念一样。”

  回去小店的路上,黄小龙买了一份狗肉,这果然是天天说的味道,看到天天围着狗肉开心的样子,他的心中总算有了稍许的安慰。

  “天天,喜欢狗......这个肉吗?”

  “喜欢,谢谢叔叔。”

  “喜欢就要听话哦,叔叔以后还会带给你。”

  “嗯。”

  天天高兴的点了点头,然后和怪物一同分享起来。

  黄晓龙将故事详细的记录下来,然后开始考虑自己的事情。

  无论他怎么想,想要让露露出现,似乎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五品鬼师的危险和一个普通人的危险明显存在很大的差别,在考虑许久之后,他想到了一个完美的方案,当然,这也要感谢先人们的笔记。

  鬼师也需要感悟,并不是实力一到就能够自动升级的。

  所以在某些时候,为了领悟一些曾经遗漏的感悟,鬼师可以封印自己的修为。

  只是鬼师和其他的人不同,无论是最高一级的鬼师还是最低一级的鬼师,都只能封印三天。

  其实这个方法他早就已经想到,只是一直犹豫不决,毕竟这将是他最虚弱的三天,人拥有了力量后,很难再适应没有力量的生活,哪怕只是暂时。

  不过他也感觉到幸运,起码自己没有什么仇家。

  思考了一天,他终于下定了最后的决定,很快按照先人的笔记准备起来,而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封闭自己的阴气通道。

  万幸,因为事情太多,他还没有给天天雕刻灵位,从某种程度来说,天天还只是一只孤魂野鬼,正好可以呆在他的身边帮助他。

  和天天沟通以后,黄晓龙就开始了自己三天的平凡之旅,

9529 3539542 MjAxOC8wOS8xOC8jIyM5NTI5 http://m.clewx.com/book/201809/18/9529_35395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