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199阿寻宝宝香

书名:暖婚似阳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卷卷泪 更新时间:2019-06-12 23:47:01

  池漾解释:“朋友有事没有来机场接我,喊了朋友的朋友。”

  然后,朋友的朋友见到池漾之后就蠢蠢欲动了,想追她的池漾。

  天呐!

  还好她及时出现并且发现了,不然又多出一个情敌。

  筱丹忙接话:“我啊我啊,以后你出差回来就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平时不能白住你家对不对。”开她的爱车,去接她的心上人,光是想想,就美滋滋的。

  白住也没关系。池漾想,他犹豫了下,还是点了点头,恩了一声。

  筱丹眉眼舒展,推着池漾的行李箱往公寓楼里走去,嘴里哼着小曲,一整天阴霾的心情豁然开朗,美妙不已。

  进了公寓,打开灯,明晃晃的灯光落下,筱丹把他的行李搬进去,然后坐在沙发上乖巧的灯着池漾带她去吃饭。

  池漾放钥匙的时候发现小篮子里有多出一条钥匙,是备用的那条,然,此时此刻,却出现在屋里。他换了鞋,抬头妄想坐在沙发上的筱丹,扎着丸子头的姑娘明珠生辉的,柳眉弯弯,唇红齿白。

  她脸上那红红的包格外突兀,大抵是觉得痒,抬手挠了两下。不仅如此,还有白皙的小腿,好几个红色的包。

  池漾走进去,“来过我家?”

  筱丹不好意思的摸了下鼻子,“恩,拿了你的备用钥匙进来了,结果你没有在家,我又去了你的诊所,你诊所的员工告诉我你出差去港城了,晚上才回来,我又折了回来,但是之前忘记把钥匙一块拿出来了。”

  她顿了顿,补了一句:“不好意思,没经过你的同意就进你家了。”

  “没关系。”池漾脾气很好的。

  又是没关系呢。

  筱丹想。

  这次的没关系是宽容。

  那···头先的那句没关系是因为不在意吗,就只有她傻乎乎的在意着怕放了池漾的飞机,怕他会生气,想象跟现实始终是有落差的。

  池漾啊,池漾,你啥时候会喜欢我呢。

  “你等我了?”

  筱丹很诚实:“等了。”那蚊子吸了她好多血,她都舍不得走。

  池漾揉了揉她的发,眼里荡着一圈圈柔意:“那麻烦你再等我五分钟,我带你去吃云城最好吃的小龙虾。”

  筱丹弯了弯眼眸,说好呀。

  那个吻很有效果,这一晚,靳牧寒并没有给她煮很苦的药膳,吃过饭,两人出去散了会步,江风徐徐,好不舒服。

  有个牵着金毛出来散步的男人经过,沈千寻想起公园里那只金毛,便道:“金毛被人收养去了。”

  “那位特别想收养金毛的阿姨?”

  沈千寻摇摇头,说不是,“是御江南的一名住户,听阿姨们说,对方是名画家,年龄目测在二十六七岁左右。”其实阿姨还说了对方性子很温柔,长得很帅,人很有礼貌之类的话,但这些话她就不跟靳牧寒说的,免得她的靳先生以为她在夸别的男人而吃醋。

  靳牧寒牵着她的手,“阿寻,你很喜欢那只金毛。”

  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沈千寻大大方方的承认,说是啊。

  那只金毛很有灵性,有点傲娇,很有意思。

  沈千寻继续说:“我本想着让叶文清收养它的,也征得了叶文清的同意,但没想到晚了一步,被陌生人先领了去。”再不济,是那个想用漂亮的母金毛成功把金毛骗回家养的阿姨也好,一来二去,她们也算认识了。

  “那我们去把金毛要回来。”

  沈千寻想了想,说不了。

  金毛是自愿跟对方走的,那就意味着金毛乐意他当自己的主人。

  彼时,被关在阳台外面的金毛半只狗脑袋伸了出去,对着外面自由自在的空气嗷了两声,它不开心,它要变成一只忧郁的小金毛了。

  散完步,回了公寓。

  沈千寻泡了个舒服的热水澡,她往洗澡水里放了护肤用的精油,本来就白嫩的皮肤跟掐的出水的豆腐似得,很软。

  吊带睡裙是乳白色的丝质款,露肩的款式,曲线显然,是有些小心机的睡裙,隐约透着女人的性感。

  长发滴着水珠,沈千寻用毛巾擦拭着头发。

  身后,靳牧寒在靠近,拿过毛巾替她轻轻擦拭,然后用吹风机,将半湿的头发给彻底吹干,头发蓬松,散发着香气。

  靳牧寒在她后背亲了一口,从身后抱着她,嗓音微哑,“阿寻宝宝好香。”

  “你也香。”

  那股雪松香,好闻。

  她好喜欢。

  尤其是夜里睡觉的时候,呼吸的时候,总能闻到,她会很安心。

  靳牧寒笑了笑,说是吗。

  “恩。”沈千寻仰头,认真的:“是专属于靳先生的味道。”

  靳牧寒往她身上蹭:“那也没阿寻宝宝香。”

  说着,在她另一边肩膀又啜了一口。

  这次比较用力。

  泛红了。

  靳牧寒眼睛跟着微微泛红,浅眸的颜色变深了,他抱着她闭上了眼,好一会没动。

  良久,沈千寻开口,“去洗澡?”

  靳牧寒说好。

  浴室里很快传来水声,哗啦啦的响。

  沈千寻怔了好会儿才坐到梳妆台前给自己护肤,而后下了楼,开始找酒喝。

  她觉得自己得尽量找点事情做好转移注意力,若不然,她忽一直想着那事,然后,身体的生理反应陷入紧张,没办法放松。

  没办法。

  谁让她得靳先生太磨人了。

  今晚不断的在勾她的心思。

  月光从窗外洒进来,落在钢琴盖上,折射出淡淡的银光,她一手轻摇着酒杯,一手掀开钢琴盖,指尖在黑白琴键上优雅的跳跃。

  沈千寻很久没有谈过钢琴了,在没有琴谱的情况下,弹了一首欢乐颂,轻快的调子在屋子里响起,跟外面照进来的淡淡月色一样温柔。

  十分钟后。

  靳牧寒头发滴着水珠从楼上下来,身上穿着灰色宽领的浴袍,他等沈千寻弹完了一首曲子才缓缓走过去,喊了她一声。

  沈千寻喝了酒,倒没那么紧张了,回过头,清贵的男人此时此刻身上有种迷人的气息,叫人目眩神迷。

  “怎么不把头发擦干?”

  靳牧寒望着她,眸光缠绵:“等你帮我。”

  沈千寻便把酒杯里的酒一口喝完:“走吧,我们上楼擦头发。”她走过去牵着靳牧寒的手,上楼。

  擦头发大概用了五分钟吧。

  五分钟,楼上卧室的灯关了。

  外面照映进来的月色似乎越来越温柔了。。

  吃了全云城最好吃的小龙虾的筱丹吃饱喝足,瘫在椅子上动都不想动了,她一个人,吃了五斤的小龙虾,小煲的蟹粥,战斗力可以说是非常的强悍。

  池漾之喝了两碗粥就开始替她剥虾壳,把肥嫩的虾肉放她碗里。

  “嗝~”

  打了声轻嗝,晓丹捂住嘴巴,但止不住。

  池漾唇角不禁勾起,“要不要喝水,我去给你买。”

  筱丹想了想:“想喝酸奶。”

  “好。”

  两人已经从美食楼里出来,在广场喷泉处的椅子上坐着。

  池漾说,“在这里等我。”

  筱丹点了点头。

  池漾又叮嘱:“别乱跑。”

  “恩恩。”她今天是乖巧丹,听话。

  但没走两步,看到有两三个男人视线一直往这边看过来,池漾又回过头来,“丹丹。”

  “恩?”

  “你还是跟我一块去吧。”

  筱丹眨了下眼睛,手抓着椅子:“我好饱,走不动了。”

  池漾只好说,“我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口味的酸奶。”

  “蓝莓味的。”

  池漾默了下,思忖着,似乎在想着怎么叫的动筱丹跟自己一块去。思来想去,他抬头,揉了揉她的发:“丹丹,听话,跟我一起去。。”

  筱丹那颗心啊,小鹿乱撞的,忙不迭的点头,去去去,去天涯海角,她也绝对不会跟丢的。

  ------题外话------

  你们懂得吧。

  群评论区置顶有,自加。

  明天我要加大更新量啦。

9558 3577119 MjAxOC8wOS8yNi8jIyM5NTU4 http://m.clewx.com/book/201809/26/9558_35771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