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一十一章 爱恨难分

书名:阿岐王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诸夭之野 更新时间:2019-04-16 04:40:11

  “不错!”苏甲斩钉截铁,“罪魁祸首是裴山青,咱们只要拿下了裴山青,皇上也就没办法再对付你。咱们也没有反叛之心,跟皇上说清楚,就好了。”

  苏郁岐静默地盯着苏甲看,看了许久,直看得苏甲有些心虚,“郁……郁岐,你这是什么眼神?我说的,都是大家的意思,你现在想让大家去投降,他们也不肯的。”

  “大家都是有家有口的,让他们去送死,我做不到。亚父,就照我说的做吧。一会儿,我先出去会一会裴山青和皇上,等我和他们谈妥了,你就带大家投降。”

  “郁岐!”苏甲急了,一头一脸的汗珠子,几乎要跪下去,苏郁岐站起身来,虽衣裳上有风尘,身上倦意沉浓,却还是打起了精神,命令道:“这是命令,执行吧。”

  一旁刚进门的清荷双眼带泪,无声地看着苏甲,苏甲无奈地一甩头,“丫头,你去把女眷丫鬟婆子们都召集起来,在后院呆着,没有命令谁都不要乱动乱闯,谁若因为乱闯丧了命,谁也没法子救。”

  清荷抽泣:“苏管家,真的要这样吗?”

  苏甲无奈:“她的决定,谁敢违抗?照做吧。”

  苏郁岐走出房门,才发现天已经下起了雨,小雨又紧又密,下得十分兴头。苏郁岐站在台阶之上,清声道:“外面谁是首领,进来说话!”

  秋风乍起,天上忽落一道炸雷,响彻夜空。紧跟着一道闪电,白花花的闪电照亮沉默的苏府,那些隐在暗处的士兵,在电光之中一闪而过。

  苏郁岐的声音被雷声淹没。

  一切归于黑暗之后,一条人影站到了苏郁岐的面前。

  “裴秀,是你。”苏郁岐的语气是陈述,而非疑问,想来她是早已经预料到了今日为首的人是谁。

  裴秀的裴山青的亲信加亲戚,司职郎中令,管的是大内护卫,手上有兵马,这个首领,自然他来最为合适。

  “岐王爷,是下官。”裴秀话语虽然还算客气,但神情可一点都不客气,他身穿盔甲,腰挎宝剑,倨傲地望着苏郁岐。

  苏郁岐淡淡一蔑,“我有话要和皇上说,麻烦郎中令大人去跟皇上通报一声。”

  “皇上说,如果你要见他,就戴上镣铐枷锁,去大牢里见。”裴秀说话阴阳怪气,已经按捺不住得势的猖狂之心。

  苏郁岐淡淡一笑,“如果我不戴呢?”

  “那就休怪下官以下犯上了。”

  “裴秀,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要了你的命?”苏郁岐说动手就动手,出手快如闪电,一下子扣住了裴秀的喉咙。

  裴秀的武功不弱,司职的又是郎中令那样重要的位置,却连她怎么出的手都没有看清。

  又一道雷电闪过,白花花的光,落在苏郁岐白得没有血色的手上,也落在裴秀慌乱的脸上。

  “你……你敢!我……我可是朝廷命官!杀了我,你的罪名就再加一条!”裴秀实在没有想到,苏郁岐真的敢对他下手。

  苏郁岐手上猛然发力,裴秀只觉喉咙被她扼出了血,一股血腥味直窜上口鼻,但力度却又拿捏得甚好,让他不至于不能喘气。

  “横竖都是死罪,你想我会怕罪加一等吗?你不过是一条裴山青的狗罢了,真以为自己有多重要?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去还是不去?”

  苏郁岐声音变厉,手上的力气又加重了一分,鲜血就从裴秀的嘴里冒了出来。

  “去,我去。”裴秀从喉咙里艰难地挤出三个字。

  苏郁岐松了手,将他往地上一推,厉声道:“赶紧去!”

  裴秀捂着喉咙,跌跌撞撞地往大门的方向跑去。

  苏甲从后面走上来,道:“郁岐,皇上这个时候怎么可能来见你呢?裴秀去也不过是白跑一趟罢了。”

  “我知道皇上不会来。但裴山青总会来。皇上见不见没什么打紧,裴山青,我势必要见上一见的。亚父,你去把府兵都召集起来吧,记着,不要让他们带武器。”

  “苏郁岐,你这是做给谁看呢?”

  一道沉厉的声音在夜空里响起。苏郁岐认得,这是祁云湘的声音。

  一阵劲风过,祁云湘落在了她面前。

  借着书房里飘出的细微的光线,可以看见祁云湘消瘦了不少,身上穿的衣裳皱皱巴巴的,还充满酒气。祁云湘也看见了女装的苏郁岐。

  他身子不受控制地猛然一颤。

  苏郁岐冷声道:“祁云湘,这是我自己的事,和你没有关系,你来做什么?今日这场面,你小心刀剑不长眼,把你也给伤了。”

  祁云湘冷冷看着她:“伤了我也不会怪你。我就问你,你为什么要回来?”

  苏郁岐避开了他幽深的目光,“你这话奇怪,我自己的家里出了事,我作为一家之主,能不回来吗?”

  “你又不是傻子,你不知道?你回来就是自投罗网,顺带连累你满府的人,你若不回来,还可调动你手上的兵马,和他们对峙!届时谁胜谁负,犹未可知呢!”

  “云湘王爷,你是嫌我罪名不够大吗?我若调兵,那就是坐实了我谋逆的罪名!祁云湘,就算我骗了你,你也不至于这样置我于死地吧?”

  “我置你于死地?苏郁岐,你横竖是死,还用我置你于死地吗?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当断就断,苏郁岐,谋逆就谋逆!那又有什么?你以为,这容氏的江山你以为还能维持多久?”

  祁云湘不知是酒劲上来了说疯话,还是被苏郁岐气得狠了,口不择言。

  苏郁岐也被气得要疯,怒瞪着他,咬牙切齿地道:“祁云湘,你想谋逆你就去谋,不要捎带上我!我是女人,可不是什么大丈夫!”她大喘了一口气,“我知道,你瞧不上咱们皇上,你要是能比他做得好,你就去抢那把椅子啊!”

  “你故意激我?苏郁岐,其实你不用激,你的想法,我很早就看透了!我瞧不上皇上?那你就瞧得上了?你我都明白,容长晋只会毁了这大好河山!他只会毁了这雨师的百姓!只会将你浴血奋战打回来的社稷原封不动送到毛民孟氏的手上!我只是想,却不似你,已经付诸到实际行动里去了!”

  苏甲实在听不下去了,上来阻拦:“云湘王爷,您喝醉了酒撒酒疯不要紧,可别再逼我们家郁岐了,她实在背不起这个罪名!您就放过我们吧。”

  “苏甲,你充什么无辜?她做的事,你不明白不清楚?你可是她最亲近的心腹!她将满国的武斗士全都充入军中,那可是十几万的武斗士!虽然裴秀挑走了一些武艺高强的,但余下的那些人,可也比寻常男子健壮,且都是会些功夫的,这些人入了军中,那便是一支不容小觑的力量!这支力量,因为蒙她所救,对她自然是忠心!即便是裴秀挑走的那些,归了大内侍卫,心里也都是向着她的!苏甲,这些你以为别人瞧不出来?”

  “瞧出来又怎么样?”苏郁岐冷冷回了一句。

  苏甲道:“云湘王爷,负责武斗士训练的莫凌,可是与你关系亲密得很呐!”

  “这不正是她的狡猾之处?她不会坐这江山,所以便希望我去做那个谋逆的人!还费尽心机给我铺路!我倒是不知道,你把苏家军调离京师,趁江州危难将苏家军调入江州,又是想要做什么?”

  “我看你是真的疯了!”苏郁岐气得甩袖,却又不能发作,只能压低了声音:“现在满院子都是裴山青的人,你说的话,他们可是都听着呢!”

  “听着又如何?我既然敢说,那就没有怕他们去报给裴山青听!”

  “祁云湘!我看你喝多了酒是真的疯了!”苏郁岐气得一甩袖,转身往书房走去,“祁云湘,你给我进来!”

  祁云湘满身的酒气兼满腹纠缠不清的情绪,望着苏郁岐瘦削得不盈一握的背影,那一刹那,对她所有的爱与恨豁然清晰。

  祁云湘抬步跟上,进了房间。苏甲在最后,把门给带上了。

  虽然书房也已经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但好歹隔音些,不至于什么都被外面的人听去了。

  再者外面在下雨,好歹书房里能避雨。

  三个人的身上都湿透了,但谁都没有去擦一擦身上的水。苏郁岐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她实在太累了,现在又是有身孕的人,体力比不上从前。

  苏甲关切地道:“书房里有你的衣裳,郁岐,你先换换衣裳吧,免得着凉。”也要为腹中的孩子着想。但碍于祁云湘在场,他没有说出口。

  苏郁岐沉默了一瞬,还是选择了去换衣裳。屏风后有衣柜,那里备有她的衣裳。但都是男装,没有备女装,她随意拿了一套换上,又找了一套皿晔的,拿出来扔给祁云湘,面无表情地道:“换上。虽然是做给皿晔的,但他没穿过。”她回头看向苏甲,缓了缓语气,道:“亚父,你也去换一件吧,秋雨凉,会染寒的。”

9562 3552432 MjAxOC8wOS8yOC8jIyM5NTYy http://m.clewx.com/book/201809/28/9562_35524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