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八章

书名:请把握好接吻的尺度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荔枝香近 更新时间:2019-06-12 15:39:06

  韩辰绘斜起目光。
眼前的男人斯文帅气, 他背对着夕阳,侧脸逆着光, 对她微微笑着。

  韩辰绘板着脸,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的。

  郑肴屿从她的座位绕过, 自顾自地坐到了她的对面。

  他直直地注视着韩辰绘, 从烟盒里敲出一支香烟, 熟练地塞丨进唇间,拢火点燃之后, 再把那支烟夹在指尖, 看着气鼓鼓的韩辰绘, 轻笑了一声:

  “你现在的脾气可越来越大了。”

  韩辰绘撅着嘴巴,瞪了郑肴屿一眼。
什么叫越来越大了?她本来的脾气就大好不好!

  哼!不理他!

  就算韩辰绘下定决心不理郑肴屿,但她却不能不理面前的这杯冰激凌……

  是的,她就是这么没骨气,就是要为五斗米折腰!

  韩辰绘拿起小勺子, 一边舔着下唇,一边小心翼翼地找着第一口的位置――那一大朵蓝色妖姬和旁边点缀的白色小雏菊, 以她这个拥有艺术细胞的审美来看, 实在是神来之笔,她不忍心破坏掉。

  最后, 她在玻璃杯的最边缘, 轻轻挖了一小口。

  “嗷呜~”吃进口中。

  冰激凌入口的一瞬间, 又甜又冰,韩辰绘眼睛一眯, 爽的差点飞起来。

  郑肴屿一直没有移开视线,将韩辰绘的动作尽收眼底,他吸了一口烟,挑了挑眉梢:“好吃吗?”

  韩辰绘在线表演“川剧变脸”。
她的表情从“爽歪歪”一秒变成“凶巴巴”。

  就算再好吃,韩辰绘的逼格也不允许她回答郑肴屿,她扭了下身子,将冰激凌护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一小口一小口地吃了起来。
郑肴屿的目光一错不错地放在韩辰绘的脸上。
平时的她要么像一只愤怒的小鸟,要么像一只乖怂的小兔,而现在的她,就像一个死也要保持逼格,强行逞能的受气包。

  明明自己已经委屈成球了,里面装的全是气,还要掐着腰对别人摆谱,硬说自己是真的胖,才不是气鼓的呢~

  郑肴屿微微垂下眼帘,唇角微挑,轻笑了一声。

  在韩辰绘吃冰激凌的过程中,两个人都缄默不语。

  没用多久,韩辰绘就吃完了一大杯蓝莓味冰激凌,如果不是在外面,她真想没出息的舔杯子。

  她从桌上抽了一张纸巾,把那朵蓝色妖姬擦干净,放在掌中把玩。

  “吃完了。”

  韩辰绘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的郑肴屿,站起身,把香烟从他的指尖抽了出来,直接按灭在桌子上。

  “既然我们已经来了游乐场,应该转一圈再回去吧?”

  说完,韩辰绘根本没听郑肴屿的回答,装逼地转过身,走了两步,连头都没回,更加装逼的直接招了下手,示意对方跟上。

  -

  在韩辰绘的潜意识和记忆中,游乐场可是传说中的约会圣地。

  否则《我们来恋爱吧》的节目组,也不会选定游乐场,作为第一集“约会主题”的拍摄地点。

  尤其是旋转木马。
在她很小的时候,她和姐姐韩冬果只是看电视,就非常憧憬旋转木马。

  后来她和贺开晨开始懵懂的恋爱。
他们的约会地点,旋转木马是热门之一。

  尤其是晚上。

  彩灯和音乐。
浪漫和梦幻。

  真・戳爆少女心!

  两个人坐在旋转木马上,又纯真又童趣,好像天地之间只有她和他,返璞归真,岁月静好。

  所以韩辰绘第一个想到的项目就是旋转木马。

  当她和郑肴屿坐上旋转木马的时候,她真是上吊自杀的心都有了。
她忘了郑肴屿就是郑肴屿,他不是贺开晨,不是任何一个普通的男生,他是郑家的太子爷,他是在生意场上呼风唤雨的人物,最重要的是――

  他是一个泥石流!

  他们两个人“莫得灵魂”的坐在同一个木马上。
他非常“莫得灵魂”的抱着她,“莫得灵魂”的摇着手中的一个小彩旗。
一丁点浪漫甜蜜的感觉都没有!只有煎熬和折磨!

  韩辰绘:“…………”
她一定是吃错药了,才会在郑肴屿上旋转木马之前,塞给他一个小彩旗。

  现在那个小彩旗就在她右侧斜角45°的方向,她身后的郑肴屿就像在举白旗投降,左右晃动的频率和幅度都一模一样,突出一个“没有激情,没有灵魂”。

  韩辰绘:“…………”
旋转木马只转了两圈她就坐不下去了。

  她非要中途下来的时候,郑肴屿好像还依依不舍地问她:“怎么了?你刚才不是特别想坐吗?一圈还没坐完呢你怎么就下去了?没事,你要是喜欢,我们可以再多坐两次。”

  妈的!再多坐一次她就原地身亡了,还尼玛坐两次呢?

  “不坐了!你下来!”

  韩辰绘抢过郑肴屿手中的小彩旗,冲到垃圾桶边,二话不说将那个小彩旗怼进垃圾桶里,她的心情顿时爽了。

  “你和旋转木马的画风完全不符!我们现在去玩点别的。”

  郑肴屿:“…………”

  他活了二十六年,什么大场面、什么奇葩事没遇见过?

  可眼下的情景他是真没碰过……

  他这辈子第一次约会。
第一次陪女孩子来游乐场。

  就遇到一个脾气超大、喜怒无常、超难伺候的女主角。

  这要是世界上的其他随意什么人,他连一个眼神都不想给,早就开车走人了。

  可这个难缠的女主角偏偏是他老婆。

  上辈子作孽,这辈子渡劫:)

  -

  韩・游乐场老司机・辰绘,带着郑・游乐场新司机・肴屿,到处乱转。

  过去她和贺开晨来游乐场,最喜欢的就是旋转木马、摩天轮、水上乐园什么的……

  他们很少去玩刺激冒险的游戏项目。

  不知不觉,韩辰绘和郑肴屿走到了过山车的入口处。

  售票口排满了游客。

  郑肴屿四处望了望,对韩辰绘说:“我们为什么不玩这个?”

  韩辰绘:“…………”
她咽了下口水,抬起视线看了看半空中的过山车。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郑肴屿会对过山车感兴趣,并提议要玩,竟然毫不意外……

  甚至有种“果然如此”“不愧是你”的感觉――

  小郑太子爷人设不崩。

  既然郑肴屿已经提议了,她总不能拒绝吧?如果被他知道,她从来没坐过过山车,且有点害怕的话……

  她的“江湖儿女”人设岂不是要崩了?不得被他笑死?她还要不要混了?

  韩辰绘小手一挥:“就这个了。”

  十分钟过后,郑肴屿排到两张票。

  他们的座位是第二排,在入座之前,郑肴屿的眼镜和韩辰绘的墨镜都摘了下来――好在,过山车马上开始,大家都非常紧张,也没人会注意韩辰绘。

  她毕竟是十八线……就算《水光之恋》爆了,她最多晋升为十五线,在网络小有名气,在现实中出现,很少会有人对她围追堵截。

  过山车一开始行驶,韩辰绘下意识就去抓郑肴屿,而对方自然握住了她的手。
当两只手握起来之后,韩辰绘的心踏实了一半。

  开始的速度不快不慢,但就让人悬着一颗心,然后慢慢的攀爬,速度越来越慢的同时,让人的心越悬越高――

  过山车爬上最顶点,故意停顿了几秒钟。

  而这几秒钟,就像在等待死神的宣判!

  过山车突然加快,在最高之点,用最快的速度俯冲而下――

  韩辰绘紧紧抓着郑肴屿的手,放声叫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什么叫酣畅淋漓!
什么叫速度与激情!

  过山车在空中连续旋转,无数次在最高点停顿、俯冲――

  狂风在耳边呼啸。
热血在胸口翻涌

  韩辰绘只会闭着眼睛尖叫。

  后来韩辰绘的大脑一片空白。
她根本记不得最后过山车到底是怎么在天空中“旋转跳跃我闭着眼”的了,她只记得与郑肴屿紧紧相握的手,和她撕心裂肺的尖叫。

  从过山车上走下来的时候,韩辰绘哭着抱住了郑肴屿。

  郑肴屿没有说什么,只是让她抱着,轻轻地抚摸她的发丝。

  贺开晨只会带她玩温情的游戏项目。
而郑肴屿……第一次来游乐场,就直接带她闯过山车。

  韩辰绘一边哭一边回想。

  其实也不是贺开晨不带她玩刺激的,而是她害怕她不敢,就算贺开晨再怎么哄她,再怎么说“我在你身边”,她依然不愿意走上去,不愿意去推开那扇大门。

  可郑肴屿呢?
他什么都不用说,只要握住她的手,她就敢上过山车。

  这是为什么呢?

  大概这就是安全感吧。

  郑肴屿这个男人,不管他再浪、再直、再走肾,他都能给她安全感,她就是觉得他可以保护她。

  因为,他足够强大。
所以,他能保护她。

  -

  从过山车下来,韩辰绘缓了好一会儿,短时间之内她不想再去尝试海盗船之类的刺激项目,而他们两个显然也不适合温情项目。

  又吃了一杯冰激凌,韩辰绘突然想要拍照。

  出来约会,不管对方是谁,是男是女,是朋友还是老公,都少不了要拍照。

  她连去酒吧夜店喝酒,都要和陪酒的小姐姐们拍照。

  对于韩辰绘来说,人活在世,饭可以不吃,照不能不拍!

  尤其是游乐场中有大片的草地。

  夕阳西下,绿草茵茵。
韩辰绘顿时诗情画意了起来。

  她掏出手机,特意调了个美颜相机,指了指前方空旷的草地,对郑肴屿说:“一会儿你找个好看的角度,把我、草地、远处的摩天轮、和马上要落下去的夕阳,一起拍进去,然后我要发个微博。”

  “?”
郑肴屿接过韩辰绘的手机,微微一笑,问了一句差点被韩辰绘判死刑的话。

  “你还有微博呢?”

  韩辰绘:“…………”
她握起拳头,亮给郑肴屿看,凶巴巴的对他呲了个牙。

  要不是她现在需要他帮忙拍照,她早就一拳过去教他做人了。

  韩辰绘告诉郑肴屿按哪里之后,走到几米之外,问道:“准备好了吗?”

  夕阳余光中的郑肴屿,线条优美,身形颀长,彤红色的夕阳打在他的身上,好像大自然在为一切美的事物进行裱装。

  连他端着手机的样子都好帅……

  同样站在草坪上的其他男人,竟然被他比的像一群“歪瓜裂枣”……

  韩辰绘轻哼了一声。
老天爷真是不公平!

  郑肴屿装模作样的摆了几个姿势,点了点头:“准备好了。”

  听到郑肴屿的回答,韩辰绘立刻满脸阳光,笑了起来。

  她先是在对着镜头又蹦又跳。

  一副“夕阳下的奔跑,是我们逝去的青春”的架势。

  然后她坐在草坪上,各种扭动身体,各种搔首弄姿,又半躺了下来,各种“来啊,造作啊――”

  韩辰绘在草坪上折腾了十几分钟,给她累的直喘粗气,她满心欢喜的跑向郑肴屿,站在他面前:“怎么样?你给我拍了多少张?好看吗?”

  郑肴屿斩钉截铁的回答:“好看。”

  韩辰绘更欢喜了。

  能让郑肴屿这个毒舌臭直男说好看,那肯定是非常好看的――

  韩辰绘眉飞色舞的接回手机,美滋滋地打开相册。

  下一秒,她就傻眼了。

  这……
这这这????

  这尼玛是认真的吗???

  她在草坪上跳动的照片,模糊到妈都不认,头发漫天飞舞,梅超风的头发都比她干净整洁……

  这尼玛是第一次登上月球的喜悦吗?兴奋到模糊?
还是说她马上就要得道成仙、洪福齐天了?

  而她半躺在草坪上的照片……
她的大长腿看起来……最多半米不能更长了,两只正在搔首弄姿的手,堪称性感的无影手。

  韩辰绘小脸煞白,像见了鬼一样看了看郑肴屿。

  她的脸上打满了“???”,并写着:“很好,不愧是你。”

  当然前面那些还不是最“厉害”的。

  最牛逼的是她躺在草坪上的几张照片。
她本来想让他给她拍几张美美的,能把草坪、摩天轮、夕阳全部拍进去,又美又有意境。

  结果这几张照片――

  她在草坪上躺出了一个标准的“大”字,拉两条警戒线,那就是命案现场!可以不加修饰,直接上《今日说法》的那种!

  “…………”
继【直男发言】和【直男操作】之后,她终于见识到了传说中的【直男拍照】――

  真他妈是一山更比一山高!没有最直男,只有更直男!

  韩辰绘直接气哭了,她疯狂捶打郑肴屿。

  “你怎么给我拍成这个鬼样子?你对自己没有点逼数吗?你竟然不要脸的说‘好看’,哪里好看?哪里好看嘛?命案现场好看嘛?”

  郑肴屿将哭唧唧的韩辰绘揽入怀中,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脊,哄了她一会儿,双手捧起她的脸,对准她的脸蛋直接亲了一口。

  然后他十分理直气壮地说:“我什么时候说我拍的好看了?我本来就不会拍照,我说‘好看’,是说照片中的人‘好看’!”

  

9563 3576981 MjAxOC8wOS8yOC8jIyM5NTYz http://m.clewx.com/book/201809/28/9563_3576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