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章 一叶障目

书名:锦衣香闺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徐家三姑娘 更新时间:2019-03-15 00:08:48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林蒹葭握拳的双手泛白,“两国。也就是说它们现在呈势均力敌之势吗?那苍,”林蒹葭的语气极为艰难,“多久能回来?”

  九层玲珑塔安静的一动不动。

  林蒹葭明白她问了也是白问。

  ……

  “九弟妹,那清风明月两位道长呢?”诸葛轩没有想到他讨好了这么多天的人就这么消失不见了。这如何能行?!

  “六爷。”林蒹葭放下手中的剪刀,将梅盆端起,放到一旁的花架上,“您怎么来了?”

  “你别管我怎么来的,孤只问你那清风明月两位道长呢,是不是你将他们藏起来了?”诸葛轩眸底尽是渴望、焦灼和慌乱。

  “他们两个大活人我如何能将他们藏起来。想来边城的患者诊治得差不多了,他们也该走了。”

  “走,他们如何能走?”诸葛轩惊呼到。“你去请他们回来。”

  “六爷。当初我请他们下山时就是为了边城的老百姓。如今老百姓们的疾病已消,无后患之忧,他们走了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且如今我也不该去打扰他们的清修。”

  “你若能请他们回来,你我之前的那笔账就一笔勾销如何?”

  林蒹葭摇头:“他们之前是因为心挂边城三十万百姓和将士们的性命,这才下山的。如今,他们是不会愿意下山的。”林蒹葭转过头,“若是六爷真的有急事找两位道长,自是可以上玉檀山拜访他们的。”

  诸葛轩听后一脸尴尬:“孤的人不知如何都找不到上玉檀山的路。”

  林蒹葭愕然,随即明白山上的那位,是不想在掺和红尘中事了。“六爷,想来他们是想紧闭山门静修了。”

  无奈之下,诸葛轩也只能接受林蒹葭这样的说法。

  ……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诸葛轩天天呆在玉檀山下,想要找上山的路,可是如何如果都找不到,最后只能无奈的选择放弃。

  “终于舍得回来了?”诸葛琰轻轻拨动茶沫子。

  “四哥。”诸葛轩颓然的瘫坐在椅子上。

  “那些人是从来不会掺和人间俗世的。”诸葛琰这些日子以来也不是白呆的。将历史中曾出现的灵异事件全都查了个遍。“虽然不知道这次的事情那些人为何要掺和,但是想来再难有例外了。”

  “可是到底不甘心。”诸葛轩的脑子这些日子被打击得也清醒了差不多。

  诸葛琰半遮眼睑,他又如何能甘心,可理智告诉自己,他们这些人在那些人的眼中不过是蝼蚁之辈,为了一时的贪欲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样的事,他不能做。

  “父皇知道了此事,传话来让我们不许上玉檀山打扰。”诸葛琰抿了口茶,将茶盏放到茶几上,开口到。“父皇还说,不小心惹怒了他们,江山颠覆不过是在他们覆手之间。”

  诸葛轩神色变幻不定:“知道了。”

  清风明月二人引起风波很快就如同浪花消失在大海里,再无痕迹。

  ……

  “九弟妹,孤不想同你多说什么,只问你一句,你到底知不知道九弟现在人在哪里?”诸葛轩在灌了两壶热茶后,林蒹葭才姗姗来迟。

  “六爷,之前我不是同你说了吗,九爷他有要事外出了。”

  “九弟现在人都不见了两个月了,你也别拿这个理由搪塞我。说吧,九弟到底哪里去了?”虽然他们这个兄弟虽然不是感情很好,但到底是兄弟,如今对方是生,是死都不知道,他当然得查个明白,“边城的事情如今也差不多可以结束了,大金和大乾的和谈,父皇已另派了其他人过来,你还是早些实话实说为好,不然父皇圣旨一下,我们都要回京了,到时瞒也瞒不住。”

  林蒹葭眉宇间尽是云淡风轻:“九爷若是回来了,我即刻派人告知六爷。”

  “林蒹葭,你这个妇人真的要如此不知好歹吗?”诸葛轩原本想着看在九弟的份上,能帮则帮的。

  “六爷,抱歉。”诸葛轩的好意,林蒹葭还是能感觉到的。可是不管如何,诸葛苍的消息绝对不能被任何人知道。

  “哼。”诸葛轩脸上的焦急和怒意尽褪,他站起身子,高傲的理了理长袖,“既然如此,那么是本王多此一举了。望你和九弟好自为之。”说罢,诸葛轩头也不快大步的离开。

  片刻的功夫,白雪进来,一脸后怕的担忧到,“福晋,方才看到六王爷那么生气的离开,他可是对福晋发火了?”

  “并没有。”林蒹葭用手撑着额头,手掌打下的阴影遮住了她眸底的思绪。

  白雪看了看林蒹葭身后的青衣,青衣朝着白雪摇了摇头,白雪脸上的神情一松。乾帝所有的皇子中就诸葛轩的脾气最爆,她还真的怕诸葛轩一时间控制不住情绪,对林蒹葭发了火。

  ……

  “没事吧。”

  “没事。青衣说六王爷并不曾对福晋发火。”

  “那就好。”天枢虽有些奇怪,但是林蒹葭没有被吓到就好。“你和青衣平时多注意一下福晋的情绪,如今爷不在,福晋的安危和健康则是重中之重。在九爷没有回来的这段时间,不能让我们府乱起来。”

  “诺。”白雪也知道林蒹葭此时不管是对擎王府还是整个边城都是不容有失的。白雪看着天枢欲言又止。

  “怎么了?”

  “天枢大人。白雪想问,这几日瑶光都不在,她可是出任务去了?”

  天枢沉默了一下:“这段时间事情比较多,所以瑶光需要从福晋身边抽身出来处理事情。这段时间福晋那里,可能就要辛苦你和青衣二人了。”

  确认好了瑶光真的无事,白雪偷偷松了口气,“不打紧的。福晋这里向来事儿少,我和青衣能忙得过来。”

  ……

  当白雪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的时候,天枢开口到,“你们确定,瑶光真的半夜持剑闯福晋的寝殿?”

  “属下们完全确定,且那日瑶光大人的情绪非常的不好。对福晋怀抱着敌意。”

  ……

  “你为何要这么做?”天枢负手而立看着地牢里背着他坐着的瑶光。

  “我完全没有像想到你们竟然会监视我。”瑶光声音沙哑到,“如今你们打算如何处置我?”

  “是你情绪太过失控了,我们也是为了以防万一而已。”

  “以防万一?”瑶光哽咽的笑了,“你们以防万一到了我身上了!是谁陪着你们一起长大的,是我瑶光,不是福晋好吗,你们竟然相信福晋而不信任我?”

  天枢眉头紧锁:“瑶光这是两回事不能混为一谈。打小一起长大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可福晋却是我们的主子。瑶光,你千不该万不该起了伤害主子的念头。”

  “她才不是我们的主子呢!”瑶光转过上半身,“她就是一个妖人,也不知道她如何变成林家大小家或是我们福晋的。如今主子生死未卜,你们竟然不去找主子,而是一个两个的尽听她的话。主子或许早就被她残害了。”

  “瑶光慎言。你胡言乱语什么?”天枢怒斥到,“主子是有要事离开了,他办完自会回来。”

  “这你们也信?”瑶光不屑道,“其实你们也知道这个理由不值得相信。你们谁都知道主子是在福晋的房间里不见的,可是你们谁都不敢问,主子也不找,任由她指挥你们将边城打理得井井有条。”

  天枢的脸色沉了下来:“福晋既然说主子会来回,主子自然就会回来。”

  “哼。其实你们心底也疑窦重重吧。”瑶光不屑的转过身去,“有时间在这里审我,你们还不如好好监视一下那个不知是人是物的福晋。说不定还能知道主子的去处呢。”

  “‘不知是人是物’你什么意思?”天枢的脸上布满寒霜。

  瑶光此时也不再纠结了,她只想让苦恼的人不止她一个,“那一日,城外的百姓暴乱,那人在安抚好了城外的百姓回来了只有,她的身子竟然会白得透明,而且几乎是快要消失的那种。在我以为她真的会消失不见的时候,她的额头竟然冒出了一朵红色,花瓣如反卷的龙爪的奇花,奇怪的是那朵花竟然让那人逐渐消失的身体又凝实了。太可怕了。”一回想到当时的场面,瑶光此时仍忍不住背脊发凉。

  “曼珠沙华,也就是忘川河畔盛开的彼岸花对吧。”天

  “你竟然连这个也知道。”瑶光困惑又突然间恍然大悟,“原来在那么早的时候,我瑶光的一举一动就已经在你们的视线下了。”

  “福晋后来之所以昏迷的那几日,你是不知道原因的吧?”

  瑶光拧眉。

  “花嬷嬷和方耳医师皆诊断出了福晋是魂魄受损才导致的昏迷不醒。你说,这世间能诊断出福晋的兵营的人,会真的对福晋的身份一无所知吗?”天枢冷笑,“还有一点。玉檀山上的那几位可不是那么善心的人。若不是福晋,你真的觉得清风明月那类的道人会有悲天悯人的情怀?”

  瑶光抿唇。

  “瑶光。其实这些你自己心底都是清楚的,事出有因,只要有心深思,你绝对能知道福晋绝对不是什么恶人,反而是有很多悲天悯人的情怀。不管是当日边城外的暴乱,还是这一次的瘟疫。福晋可以说是这两件事情中的救世者。”

  瑶光撇过头去。

  “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愿意蒙蔽你自己的双眼,但是,瑶光,你真的太令我们失望了。”

9565 3539237 MjAxOC8wOS8yOC8jIyM5NTY1 http://m.clewx.com/book/201809/28/9565_35392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