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17 章

书名:顾影帝,请多指教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夜蔓 更新时间:2019-05-16 10:22:39

  下午, 唐之夏带唐糖去了一趟游乐场,陪着她玩了好几个项目。
唐糖满脸都是笑容,她想喝可乐, 唐之夏都满足她了。“妈妈,我觉得自己好幸福呀。”
孩子的快乐是简单又单纯。

  两人在太阳伞休息时,唐之夏和唐糖说起了商量了她要去《静妃传》的剧组拍戏了, 唐糖听得认真。
“要去很久吗?”
“至少两个月。”
“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去?”
“可能会有些辛苦。”
“可我想和你在一起。”说着她扑进了唐之夏的怀里,“妈妈――妈妈――”
唐之夏心疼不已, “好。妈妈带你一起去。”反正也快到暑假了,唐糖不上幼儿园也没多大的事, 剧组也有其他小朋友,到时候也可以玩在一起。
“不能骗人!”
“不骗人!”
三岁的孩子其实她懂得很多, 尤其是唐糖这种缺乏安全感的孩子。唐之夏将唐糖安抚好, 带她去了一家冰淇淋店,点了两个草莓味冰淇淋。

  没吃几口, 辛静的电话来了。
“唐之夏,你在哪?”辛静气吼吼的。
“怎么了?我和唐糖在外面。”
“啊啊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微博勾搭顾岩?”
“是顾老师先关注我的,我回关。”
辛静呼了一口气,“那你就把钟一鸣给忘了吗?你回关顾岩, 不回关钟一鸣!你知道钟一鸣的粉丝现在对你意见多大吗?”什么抱大腿!爱慕顾岩这种话都出来了。
唐之夏:“我现在每时每秒都在涨粉, 哪能注意到。钟一鸣也没提前和我说一声。”
辛静捂着胸口, 心真疼!“现在赶紧想想怎么补救!得罪了钟一鸣的粉丝, 我也怕啊!”钟一鸣的粉丝圈里出了名的彪悍,撕逼起来, 也没几家可挡了。她努力维护着唐之夏新人形象,绝不能有一点纰漏。
唐之夏赶紧去回关了钟一鸣,她吃了一口冰淇淋,从嘴里凉到胃,想了想还是发了一个微博。
感谢《急速前行》,感谢宇宙第一帅的@钟一鸣欧巴,感谢handsome的@顾岩老师,因为你们我涨了不少粉,以至于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你们的关注。回关太迟是我的错!【求原谅】
语气真诚可爱。
微博发出去没多久,网友们乐死了。连着钟一鸣的粉丝也是哭笑不得,满肚子的怨气瞬间被唐之夏的三言两语给驱散了。
没想到唐之夏这么实在,评论一条接着一条。
吃瓜网友总结:唐之夏很接地气。

  随后,唐之夏又亲自给钟一鸣发了一条微信:我是真的刚刚才知道你关注我的微博,一鸣哥!抱歉呀!
钟一鸣秒回:呵!你就爱handsome的顾岩老师,眼里哪有我!
唐之夏:我的错!一鸣哥,下次我请客!
钟一鸣:那必须的。我已经被你多次伤害了!
唐之夏:一定一定。你最近是不是在拍戏啊?
钟一鸣:在横市影视城,你什么时候过来?
唐之夏:一周后。
钟一鸣:我等你。
微博事件完美落幕,唐之夏和钟一鸣的关系不知不觉间好像更进了一步。

  转眼到了六月,这个月似乎有些不用寻常,可能重要的考试都集中在这个月了。顾岩的生日也在这个月,6月12日。
公司早就将场地布置好了,当天下午三点,生日会正式开始。这次公司邀请了30位粉丝来到现场。

  顾岩一推门,里面突然齐声喊道:“山石哥哥,生日快乐!”
偌大的大厅里,黑暗里那排定制的灯牌瞬间亮起来:山石哥哥,我们陪你三生三世。
顾岩走进去,给了每一个粉丝一个拥抱。
小欧缓缓推出了生日蛋糕,上面已经插上了数字27,□□裸的提醒。
顾岩笑:“今天是我27岁的最后一天,很高兴与你们在一起。”
粉丝:“岩哥,许愿吧。”
顾岩没有许愿的习惯,他直接道:“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有个心愿――”
“什么?”大家好奇了。
顾岩顿了顿,“我希望在我28岁这一年里结婚,29岁有个宝宝。”
话音一落,在场的粉丝心情各异。她们的老公想结婚了。呜呜呜,好虐!心情很忧伤!呜呜呜,祝福的话说不出口。
就在这时,有个粉丝激动地叫起来,“33岁带着宝宝去参加爸爸去哪儿!”

  话语掷地有声,就像平地一声雷,哄得把人炸醒了。想想顾岩的孩子他们的心就萌了。刚刚还伤心的粉丝心情很快就变了,气氛瞬间变了。

  小欧暗暗舒了一口气,他真没想到岩哥会在这个场合说这样的话,好在粉丝还算冷静。这要是哪位粉丝接受不了,做出什么事他还真没法交代了。
生日会上,顾岩还和粉丝合唱了一首《小酒窝》。他唱歌功力不比专业歌手差,粉丝们将视频录下来。回去之后,群里有专人剪接,到时候由后援会发布。
生日会一半的时候,小欧接了一个电话出去了。
等他进来时,手上多了一个精致的礼物盒子。“岩哥,有人快递送过来的。”生日会的地方他没透露啊。
顾岩从来不接受粉丝礼物,“退回去吧。”
小欧:“快递小哥说,让你拆开。”
顾岩想了想,接过礼盒。拆开了包装纸,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领带,还有一个领夹。
小欧仔细一看,辨认出来,“领夹上好像是真钻。”这份礼物不少钱啊。
顾岩拿起里面的一张卡片,上面写着:顾老师,生日快乐呀!
小学生体的中文字,他知道是谁了。
顾岩轻轻一笑,“是我的一位朋友。”他把礼盒收好。
粉丝拍着照片,心里隐隐的羡慕。山石哥哥收到礼物很开心的样子啊!

  生日会结束后,顾岩开车回到家。
天色渐晚,家里灯光温和,顾父、顾母都在家,阿姨也准备了一桌的菜。
顾母:“回来啊。”
顾岩把下午定好的康乃馨送给顾母,“路上有点堵车。”
顾母:“下午怎么样?”
顾岩:“挺好的。”
顾母抿嘴直笑,“我可听说,你今年的生日愿望是结婚啊。”
顾岩摇摇头。
顾父开口:“那可得加快动作了,一年很快就过去了。要是身边没合适的女孩子,我和你妈帮你介绍。”
顾母:“我就怕女孩子看不上他,他也不会照顾人!代溪和他一起参加节目,你怎么对人不理不睬呢。”
顾岩:“节目组的安排。”
顾母睨了他一眼,“你呀!”
顾父赶紧转移话题,“好了。吃饭!顾太太,不要饿着为夫。”
顾母:“真是为老不尊!”
顾父急了,“我哪里老了?我不过51岁,你就嫌弃我了?”
顾母无语了,严肃发话:“吃饭!”

  晚上,顾岩给唐之夏发了一条微信。
【谢谢你的礼物。】
等了一会儿,唐之夏也没有回他。

  这一天,唐之夏也是焦头烂额。《静妃传》突然换角,她的女一号被另一个女演员替换了。辛静联系了很多人,导演那边一点缓和的余地都没有。
她气的想骂人!“吴导,之夏各方面都适合,为了这个剧,我们还推了别的剧,现在要进组了,您给我们这样的结果,我们……”
“辛静,我也很无奈。”导演被她磨得没办法,“谁让唐之夏背后投资人撤资了,没资金,我们拍什么!”
辛静愣住了:“什么投资?”
导演:“我实话和你说吧,要不是穆氏集团答应给投资,唐之夏哪会那么容易拿到女一号。现在那边突然撤资,对我们影响也很大。你的人,好好把金主哄好吧。”
辛静:“呀!混蛋!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导演耳朵一疼,立马挂了电话。“神经病!”

  窗外,夜色浓浓,万家灯火,那么的温馨,唐之夏又冷又饿。
“辛静,别气了!”
辛静替她难受,之夏是穆呈禾亲生女儿啊。凭什么代溪可以带资进组,到之夏这里没有就算了,亲爸还瞎惹事!
辛静吸吸鼻子,“我不生气。”我只是心疼你。
唐之夏拍拍她的肩头,“我记得有一句话――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娱乐圈的发展,靠命靠运,也要实力,我现在实力还不够。”
辛静轻笑:“你什么时候会被这句话了?美国也教文言文?”
唐之夏:“我继父的儿子教我的。”
辛静:“没关系!等下期《急速前行》播出,等着吧!总有一天,我要让那些人来跪舔我们!之夏,有件事我一直想和你说。”
唐之夏神色一紧,“嗯。”
辛静舔舔嘴巴,“你的中文发音还需要提高。”
唐之夏汗颜,“早点回去吧。”
辛静:“我送你。”
唐之夏:“不用了。我打车回去,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唐之夏想事情的时候喜欢一个人走路,这个习惯一直没变。她有自己的职业规划,但是感觉现在她一个新人在娱乐圈根本不需要规划了。
走了二十分钟后,她拿出了手机,她没有打开通讯录,而是直接按了11位数字。
音乐声响了没一会儿,那端就接通。
“夏夏――”
“您这么做有意思吗?”
穆呈禾气息一变,“爸爸也是为你好。”
唐之夏笑,“让我听你的话,服从你的安排,这就是对我好?给了我希望,又拿走一切,这也是对我好?”
“夏夏――”
“我怎么会有这么自私的爸爸呢?穆呈禾,这么多年你没管过我,那么今后,请你也别再插手我的事。我有我的底线,如果你再插手,抱歉,我不会再善罢甘休。你知道,我的继父他很爱我妈妈,他也很疼我。”
“唐之夏!你就这么和爸爸说话吗?你妈怎么把你养成这样。”
“我妈至少让我活着,你呢?你怎么样照顾我姐姐的!姐姐没了……她没了……”她擦了擦眼泪,“我真后悔!为什么当年妈妈带走的不是姐姐。”这样,姐姐就不会死了。
“夏夏――”穆呈禾泄气了,“你想要那个角色,爸爸去安排。”
唐之夏已经挂断了电话,并且把穆呈禾的号码拉黑了。她坐在公交站台的等候椅上,看着一辆接着一辆车慢慢驶过去。
微信语音铃声响起时,她迟疑了好久才看了一眼,看到顾岩的头像时,她愣住了。
“顾老师――”
顾岩已经洗过澡了,头发没有完全干,他坐在沙发上。“没看微信吗?”
“没!我和辛静刚刚在公司。”顾岩听出她的声音不像平时,“怎么了?”
“没事。”唐之夏咽了咽喉咙。
“你现在在哪里?”顾岩听到她那端的车声不断,“之夏,不要骗我。”
“我在春华路公交站台,准备回家呢。”她的眼睛涩涩的,“顾老师,还没有十二点,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顾岩声音暗哑,“我一会儿过来。”
“什么?”唐之夏一愣。
“等我。”顾岩挂了电话,快速地换了一身衣服,下楼拿着车钥匙出门了。

  顾母在卧室听见了声响,“顾岩是出去了?”
顾父:“是吧。”
顾母:“大半夜的出去做什么啊?今晚不是休息吗?”
顾父:“可能是去找女朋友了。脱单心切。”
顾母笑:“我看是找嘉行他们去了。”

  顾岩很快就到了春华路,唐之夏还坐在那边,好像受伤的小猫咪,一个人在舔舐伤口。
他按了一下喇叭。
唐之夏抬首,看到他时,心里莫名地一暖。
“上车!”

  车子开了很长一段路,两人一路无话,直到车子在江边停下来。
唐之夏问道:“这是哪里?”
“江边。下去走走。”
“会不会有人认出你?”
顾岩拿了两顶帽子,给她戴上了白色的,他自己戴上了黑色的。

  这几年,晋城市政府一直在打造江边风光带,晚上,两岸灯光璀璨,附近的居民很多都会来这里散步。
唐之夏走在顾岩的右手边,“顾老师,你今晚没活动吗?”不是该和朋友、家人一起庆祝生日吗?
顾岩:“都结束了。”
唐之夏:“这么早!”她有些诧异,她的美国同学过生日,那天晚上几乎通宵。
顾岩:“明早早班飞机。”
唐之夏听到横市影视城眸光暗了暗。这么久了,她还没正儿八经地拍过戏呢。
顾岩将她的表情收在眼底,“是不是工作上出了什么问题?”
唐之夏应了一声,“我暂时可能去不了横市了。”
顾岩没有什么意外,在娱乐圈这样的情况太多了。“我有个朋友,有一年入围了金龙奖影后。所有人都觉得她能拿到影后,因为她在那部电影里表现太出色了。颁奖典礼开会前,大家已经为她做好了庆祝的准备。可是那年的影后却不是她。”一切好像成了笑话,同行的竞争者都在笑。
唐之夏的十指下意识地握紧了,她知道他说的是谁,因为当时她也准备一份礼物。“她当时是不是很难过?”顾岩嘴角轻扯,“圈里的人都知道她的性格,人淡如菊,一点不假。对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她的名字,她叫穆笙,穆桂英的穆,笙箫的笙。”
唐之夏直视着他,心跳加快,明显有些慌乱,“我知道。”她很想告诉他,穆笙就是她的姐姐,可是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口。
顾岩笑容温和,“看来穆笙的名气很大,连你在美国都知道。那你以前有没有听过我的名字?”月色下,他的声音简直魅惑人心。
唐之夏轻轻呼了一口气,“听――听过的。”
“听过什么?”顾岩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唐之夏眸子左右漂移,“记不得了。”
顾岩略略失望,“看来我还不是很有名。我记得上次录节目,你说你听过钟一鸣的歌。”
唐之夏:“……那是客气。”
(远在影视城拍戏的钟一鸣打了一个喷嚏,“要感冒了!帮我冲一杯板蓝根。”)

  顾岩声音温柔,“我有个朋友要投拍一部宫廷剧,还在找女演员。卫炜公司投拍的。”
唐之夏眼睛一亮,她很想见卫炜的。“顾老师,这部剧是什么类型的?”
顾岩摇摇头,他也不太清楚。卫炜是希望他来演男主的,他直接拒绝了。“对了,卫炜并没有打算投拍科幻片,你的消息可能不太准。”
唐之夏咂舌,尴尬的脸红。上回是她胡编乱造的!

  一阵风吹过来,带着江水的味道。唐之夏冷的打了一个哆嗦。
“我送你回去。”顾岩开口。

  到了她家小区,已经过了十二点了,又是新的一天。
“顾老师,那你路上小心。”
封闭狭小的空间,两个人独处,莫名地让人有些紧张。
顾岩解开了安全带,“送你上去。”唐之夏指了指前面,“我就住前面这栋楼。,很近……”
“走吧。”

  小区的路灯只有一两盏亮着,顾岩皱了皱眉。“以后工作晚,不要一个人回来。”
唐之夏嘻嘻一笑:“你忘了我练过跆拳道。”
顾岩愣了一下,所谓关心则乱。“嗯。”

  夜深人静,楼道里安静的没有声音。
两人进了电梯,唐之夏按好楼层,余光悄悄打量着他。
小区电梯里贴了各种小广告,她想挡也挡不住。
“顾老师――”
突然间电梯停了下来,一阵剧烈的晃动,灯也熄灭了。
“地震了吗?”
“别怕。”顾岩抓住了她的手,紧紧握住。“应该是电梯故障。”
唐之夏心头的慌乱瞬间稳下来,她摸出手机,打开了手机电筒。
顾岩问道:“物业电话多少?”
唐之夏无力道:“我不知道。”
顾岩叹了一口气,“可能是停电了。”
唐之夏:“顾老师,对不起啊。让你28岁第一天就经历这些。”
顾岩失笑,“怕吗?”
“一开始有点。我怕我离开后,唐糖一个人怎么办?我还没给她找爸爸呢?”唐之夏小声说道。
“你想给她找爸爸?”
“辛静找人问过了,我想收养唐糖条件不符合,找别人收养唐糖,我也舍不得。我想尽快结婚。”
顾岩唇角干涩,“找到人了?”
唐之夏叹口气,“没有。假结婚也行,可以签协议,我会付对方一笔钱。不过这个方法也不太靠谱。辛静担心到时候被人知道,影响我的事业。”
两个人靠在电梯墙上。
“之夏――”顾岩手突然一紧,“我和你合作。”
“什么?”她侧过头,黑暗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依稀只看到他的轮廓。
顾岩一字一顿道:“我和你结婚。”

9566 3566375 MjAxOC8wOS8yOC8jIyM5NTY2 http://m.clewx.com/book/201809/28/9566_35663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