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517章 我爹得急死

书名:妃不弃医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公子世无双 更新时间:2019-05-16 00:13:41

  四人一路回到了农庄之中。

  丁山正在院子里无所事事。

  看到秋若枫背着白子信回来,陈萍和白秋落一左一右的跟着,当即吓了一跳。

  他猛然站起身来,疾步朝着几人迎去,沙哑的声音已然脱口而出。

  “陈姨,秋落,白叔这是怎么了?伤着哪儿了?”

  丁山的声音被烧毁,变化挺大的,所以白子信和陈萍都没有听出来。

  两人骤然被人喊了,都是一愣。

  当他们的目光落在丁山的脸上时,虽然丁山带着面具遮了半张脸,他们还是第一时间将他给认了出来。

  “你是丁山?丁山你还活着?”夫妻两几乎异口同声的开口。

  丁山忙点头道:“是的,我还活着。这个回头再说,白叔你这是伤着哪儿了?”

  “刚刚闪着腰了,这会儿疼着呢,不好动。”白子信忙道。

  一旁的陈萍这时却是拉着丁山,一脸欢喜的往他身上看。

  “丁山,真的是你。孩子,你没事就好,你爹呢?”陈萍激动的问。

  整个小溪村里,白子信一家和丁山一家是最好的,白子信和丁山他爹丁大福的关系是最要好的,丁山和白秋落也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两家人亲近,丁山没事,陈萍自然以为丁大福也没事,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丁山面上的神色微微一僵。

  白秋落见状心里暗道不好。

  其实她方才非不让丁山跟着去,就是想提前和她爹娘交代一下丁山的事情,让他们不要提丁大福,免得他伤心。

  却不想白子信出了事儿,她一时间也是忘记了这茬了。

  白秋落上前小心翼翼的扯了扯陈萍的衣袖以示提醒。

  其实不用她提醒,光是看着丁山的表情,陈萍也是明白过来了。

  知道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戳着丁山伤口了,陈萍很是自责。

  她张了张嘴想要安抚,想要弥补,却发现不管自己说什么,都没有办法弥补,心里登时很不是滋味。

  丁山见状倒是微微勾了勾唇角,低低开口:“陈姨不用内疚,都已经过去了,我眼下还能活着便是上天的眷顾,我已经想开了,也不是瓷娃娃,所以您不用担心我。”

  陈萍闻言倒是不好说什么,只好闷闷的应了一声,只是眼下的怜惜之意越发的浓了。

  一旁白秋落见状,忙道:“咱们先把我爹送回房去吧,等处理好了我爹的伤,咱们再一起叙旧。”

  “对对对,先把信哥送回屋让秋落看看,这人年纪大了伤着腰可不得了,得好好治,落下什么毛病可就不好了。”陈萍忙跟着附和。

  年纪大了的白子信:“……”

  一行人折腾着将白子信送回了屋,白秋落让陈萍先帮他把上衣给脱了,让白子信趴在床上,将后背和腰给露出来。

  直到这个时候,白秋落才转过身走到床边观察白子信的伤。

  白子信的后腰中间的地方已经有了一小块的淤青,哪里刚好靠着脊椎骨附近,白秋落伸手轻轻在周围按了按。

  “哎哟,疼疼疼……”白子信当即喊疼。

  一旁的陈萍没好气的开口道:“多大个人了,这么点小伤还喊疼,也不害臊。”

  白子信:“……”

  怕被陈萍看不起,老白特别硬气的不吭声了。

  陈萍眼中闪过一丝担忧,看向白秋落,“秋落你轻些按,回头你爹又跟杀猪似的叫唤,吵。”

  白秋落:“……”

  莫名有种被人为了一嘴巴的狗粮的感觉是什么鬼?

  白秋落在淤青的周遭按了一圈,确定只是石头硌着了一下,并没有出现骨折骨裂这种严重的情况,便微微松了口气。

  “娘,您放心吧,我爹他没事。就是石头硌着了,刚巧在骨头边上,所以痛得厉害了些,回头用药酒擦个几日也就好了。”白秋落冲着陈萍道。

  陈萍闻言松了口气。

  没有大碍就好,她就怕出点什么大事儿,那她可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白秋落道:“娘,家里有没有药酒?有的话您拿给我,我现在给我爹揉一下。”

  “有有有,我这就去拿。”陈萍忙不迭的应了,很快便拿了药酒给白秋落。

  白秋落坐在床边倒了药酒在手心上,双手互相搓动,将药酒散开,这才开始在白子信伤着的地方揉搓。

  陈萍一直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白秋落的动作。

  回头她还得替白子信擦药酒,现在学一下手法和技巧,也是好的。

  等给白子信擦了药酒,白秋落这才松了口气,去洗手去了。

  丁山、白子信还有陈萍三人在屋里许久。

  而秋若枫则是将白子信送到屋里之后,便一直在一旁沉默的站着,等白秋落出去洗手的时候,跟着她一起出了门。

  白秋落洗了手后,看到秋若枫在院子里坐着,身上还穿着因为背白子信而沾上了泥巴的衣服,心里略微内疚。

  她忙走上前,唤了一句“秋大哥”。

  “嗯。”

  “秋大哥,你身上的衣服脏了,厨房里还有热水,你要不先沐浴更衣吧。”白秋落道。

  秋若枫虽然也是在战场上摸爬滚打过的军人,在行军时再脏再乱他都能忍,不过眼下并没有行军,身上有脏污,他还是希望尽快洗掉的。

  “好,那我先去沐浴,秋落你忙去吧。”秋若枫笑了一声。

  白秋落见秋若枫去沐浴了,这才回了白子信他们的房间。

  进门的时候,刚巧看到陈萍拉着丁山的手,一脸心疼又诚恳的说:“丁山,如今你既孤身一人,也别和陈姨客气,往后就当白家是自己家,当我们是你的爹娘一般,不要和我们见外。”

  丁山闻言略微动容,微微点头应了:“好。”

  “小溪村没了,咱们算是仅剩的在世之人,以前咱们两家的交情又好,所以你有什么事儿千万不要和陈姨见外,知道么?”陈萍不放心,怕他拘谨,又重复了一遍。

  “好,听陈姨的。”丁山认真的说。

  白秋落在一旁看着两人说话,眼中是淡淡的暖意迷漫。

  同是小溪村硕果仅存的人,他们原来一家三口相依为命,如今又多了一个丁山。

  白秋落想着,忽然想到了坠崖的苟泽盛。

  若是苟泽盛还在,那就更完美了。

  过了这么久了,邵南初那边还没有丝毫关于小盛的消息,白秋落心里也明白,苟泽盛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只是人都是自欺欺人的生物,明明已经知道了结果,却还是不愿意去相信。

  白秋落意识里已经有了最大的悲观,可是却又抱着最大的希望在祈祷和等待,她希望苟泽盛没事。

  就如同当初她以为丁山已经葬身火海了,可他偏偏却又活过来了,活生生的出现在了她的眼前,这本身就是一种奇迹。

  所以小盛是不是也有可能还活在这大苍的某个角落,然后如同丁山一样,某天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变成另外一个奇迹?

  没有打扰几人许久,白秋落默默的退出了房间,朝着厨房而去。

  再过不久就是饭点了,她提前准备好饭菜,也是可以的。

  生火做饭,洗菜、切菜,白秋落做得有条不紊。

  正在白秋落忙活得正起劲的时候,陈萍从门口走了进来。

  她看到白秋落在切菜,便道:“你这孩子,难得回来一次,怎么还做起饭来了,快,让娘来。”

  说着,便要去洗手,接过白秋落手上的活。

  白秋落不让,道:“娘您别忙活,一边坐着去,我自己可以。”

  “可是这……”

  “怎么,娘是怕我做的饭菜不好吃,糟蹋了东西?”白秋落故意道。

  白秋落在小溪村的时候便已经露过两手,陈萍是知道她做菜的手艺好的。

  闻言无奈笑道:“你这丫头,明知娘是怕你累着,还故意这般说反话,真是该打。”

  白秋落嘿嘿一笑:“娘,您真舍得打我啊。”

  陈萍闻言瞪了她一眼:“舍得,如何舍不得。真要把娘惹生气了,娘把你打得屁股开花。”

  “娘您怎么能这样,我都多大了,您还想着要打我的屁股。”白秋落一脸震惊的说。

  陈萍被她夸张的模样逗笑了。

  如今的白家的日子过得好了,再不是当初在小溪村王氏手下时的那种日子了,吃得好喝得好,再加上心态也好,所以眼下陈萍的状态也是好了不少。

  原本陈萍便是大山村最美的村花,那长得也是很好看的。

  如今这日子过好了,哪怕她和白子信还是会下地干活,但是这面色却是养得白里透红,加上有白秋落自制的面膜覆着,她提供的药膳吃着,陈萍的肌肤状态可不止提升了一个档次,毛孔缩小了,细纹淡了,整个人看着都年轻了好几岁。

  白秋落啧了一声,道:“娘,您这是越活越年轻了啊,这给我美得,都快移不开眼了,我爹他估计要急死了。”

  陈萍一时没反应过来白秋落的意思,便“啊?”了一声。

  “我爹可不得心急么,有个这么美的媳妇,这不得时时看着护着啊,若是叫旁人给拐走了,可不得后悔死他。”白秋落笑盈盈的说。

9582 3566263 MjAxOC8xMC8wMy8jIyM5NTgy http://m.clewx.com/book/201810/03/9582_35662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