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621章 难以接受

书名:妃不弃医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公子世无双 更新时间:2019-07-12 00:15:00

  庄靖铖无法想象,一直对他极好的德妃会做这样的事情,他甚至在想,会不会是有旁人利用德妃的手做的这些。

  可是,他还能够自欺欺人吗?

  如果说紫檀木的茶杯只是巧合,那么送子观音呢?

  德妃可是亲口说了,送子观音必须要放在案几上,每日祭奠才灵验。

  每日祭拜便会烧香,香气会散热,散热会有毒,而毒……

  庄靖铖想到此处,却是再也无法为德妃找到半分的借口。

  可是他实在是想不出德妃有什么理由害他。

  德妃膝下无子,唯一一个公主迟早是要嫁人的。

  而他是德妃养大的,和她有母子的缘分,将来他若登基,德妃必然会是太后,她又何须这般算计他?

  庄靖铖想不明白。

  尊敬多年的长辈忽然变成了敌人,他想心宛如刀割。

  他也不担心木易骗他,因为木易还欠他一个救命之恩,而他们又是至交,木易是江湖中人而不是朝堂中人,根本无需和旁人联起手来骗他。

  “能证实给我看吗?”庄靖铖哑着声音开口。

  心里,多少还是抱着最后一丝的期待。

  “紫檀木茶杯的话比较麻烦,不过送子观音的话倒是可以,那个内中有乾坤,只要取出毒粉来,随便找只老鼠试验一番便是。”

  “好,过两日我会找借口将东西带出来。”庄靖铖道。

  在事情还没有得到完全证实的情况下,庄靖铖不想让苏瑾寒知道。

  毕竟德妃对苏瑾寒也是好的,苏瑾寒也是将她当成自家长辈的。

  庄靖铖想着,心里不好受,猛然站起身来:“我走了,你睡吧。”

  木易应了一声,倒是没有追上去。

  他知道庄靖铖现在的心情肯定不好,但是他追上去又能说什么呢?安慰什么呢?还不如让他自己安静一会儿。

  再说了,庄靖铖从小到大,什么迫害没有遭受过啊,这次之所以失常,也是因为那个人是德妃,仅此而已。

  换个旁人,他现在想的,应该就是怎么报复回去了。

  这边木易觉得庄靖铖肯定能够走出阴霾,理智对待,那边庄靖铖却是站在自己的院子里,看着屋里投印出来的暖暖灯光。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德妃会有问题。

  甚至看到她对苏瑾寒那么好,他心里也是欢喜的。

  可是今日木易的一番话,无疑将他所认知的一切都给颠覆了。

  心里很不好受,庄靖铖觉得自己需要发泄。

  默默的站在院子里好一会儿,庄靖铖觉得苏瑾寒应该睡了,这才迈步朝屋里走去。

  他到卧房的时候,苏瑾寒靠坐在床头上,而手里捧着一本书,眼眸磕合,显然已经睡了过去。

  庄靖铖见状微微蹙眉,快步上前,将苏瑾寒手中的书取了,动作轻柔的将她给放在床上。

  然而苏瑾寒睡得浅,几乎是在她的头刚刚沾上枕头,就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你回来啦。”苏瑾寒嘟哝着开口,似乎想要起身。

  “别起来,晚了,睡觉吧。”庄靖铖压着她的身子,低声道。

  然而他这一开口,醉人的嗓音倒是将苏瑾寒给熏醒了,本来迷糊的眼中,倒是多了几分的清明。

  庄靖铖褪去外衣上了床。

  他浑身还带着寒气,也没有主动去抱苏瑾寒,怕将她给冻着。

  苏瑾寒倒是没舍得他这么冷着,自动的滚到了他的怀里,抱着他的腰肢,道:“和木易聊了什么?这么晚了才回来。”

  她只是随口一问,可庄靖铖的身子却不着痕迹的僵了僵。

  还好这时候苏瑾寒的感知并不那么敏锐,所以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随意说了几句,倒也没什么有趣的。”庄靖铖随口道。

  他对她说谎了,心里有些难受,所以也没有主动再说什么。

  “睡了吗?”过了好一会儿,庄靖铖又问。

  “嗯?”苏瑾寒有些迷糊的哼了一声。

  庄靖铖道:“木易那家伙喜欢咱们屋里的紫檀木茶杯,让我送给他,你的意思呢?”

  于是,苏瑾寒的睡意又被赶跑了。

  “他想要紫檀木茶杯?”苏瑾寒惊讶的重复了一句。

  想起白日里木易对紫檀木茶杯奇怪的模样,倒是没有多想。

  “是娘娘所赐,会不会不太好?”

  “不会。赐给你就是你的,只要你同意就好。”

  “那成,他要就拿去吧。”苏瑾寒说。

  随后又道:“可是他为什么不跟我说呢?”

  苏瑾寒有些不解。

  木易若是喜欢,和她说也是一样啊。

  “许是不太熟悉吧。”庄靖铖淡淡道。

  “哦。”

  “睡吧,晚了。”庄靖铖在苏瑾寒的额头上轻轻一吻,低声道。

  苏瑾寒嗯了一声,也没多想,抓着庄靖铖的衣领便缓缓睡了过去。

  而第二日起来,她便发现紫檀木茶杯不见了。

  对于庄靖铖这么快动作的举动,她虽惊讶,但是也没有多么的诧异。

  过了两日,用膳的时候,苏瑾寒对庄靖铖道:“阿铖,娘娘赏赐的送子观音不见了,这可怎么办啊?”

  苏瑾寒每日都按照德妃所说的,冲着送子观音叩拜,虽然她本身并不相信什么鬼神,但是毕竟她也的重生也很稀奇,所以她拜的时候,也是无比虔诚的。

  但是今日早晨起身,她却发现送子观音不见了,这让她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那毕竟是德妃娘娘亲手送的,意义非凡啊。

  庄靖铖面色不改,道:“我不小心打碎了,无法,咱们便是不要这送子观音,也能很快的怀上孩子。”

  说着,庄靖铖的嘴角勾着一抹坏笑,看了苏瑾寒的肚子一眼,道:“说不定,这肚子里已经有了哦。”

  苏瑾寒的脸色蹭的一下红了,道:“吃饭呢,你耍什么流氓呢?”

  那娇嗔的模样让庄靖铖不由得大笑,又道:“不过说起这个,回头让木易来给你把个脉。”

  “这才多久啊,我……我前些日子才来的小日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苏瑾寒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显然是觉得多此一举。

  庄靖铖笑了笑,“这家伙过些日子就走了,难得他在,让他给你把个脉,看看身子有没有什么要补的地方,也方便,省得往后找旁人还不放心。”

  苏瑾寒微微点头,“那好吧,你回头和木易说一声,麻烦他了。”

  “有什么好麻烦的,他吃住都是咱们的,就诊个脉,他赚了。”

  “噗嗤。”苏瑾寒顿时笑了,道:“你还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要知道旁人就是想要木易去诊脉,他还不定去呢,庄靖铖这一副施舍的模样是什么鬼?

  就在这个时候,腾策进门,唤了一声主子。

  庄靖铖这时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便放下碗筷,对着苏瑾寒道:“外头应是有事,我去一趟。”

  “嗯,好,你自己小心些。”苏瑾寒笑意柔和,目送他离开。

  然而庄靖铖刚走,苏瑾寒的目光就沉了下来,嘴角的笑容也完全收敛了,低头看着碗里的饭,哪里还有半分的食欲?

  虽然庄靖铖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不管是木易索要茶杯还是无意间将送子观音给打碎,明面上看起来都合情合理,但是这时间却是太巧合了,巧合到让苏瑾寒不得不怀疑。

  而怀疑之下,再回过头来想,却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德妃有问题!

  苏瑾寒私心里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情的。

  毕竟一直以来德妃对她很好,很照顾,便是当初庄亚玲和她作对的时候,她也是护着自己的,这样的德妃,好得让人无法心生怀疑。

  可是如今庄靖铖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却让苏瑾寒不得不怀疑。

  苏瑾寒轻轻的吐出一口浊气,不再多想。

  她宁愿是自己想多了,想岔了。

  当然,不管是哪种结果,最终她总会知道实情的。

  所以苏瑾寒没有太多的纠结,命人将东西给撤下去之后,便先去休息了。

  另一边,庄靖铖离开了院子之后,便从书房,通过密道,去了地下室内。

  那里,邵南初已经在等他了。

  听到动静,邵南初回头看了他一眼,道:“来啦。”

  “嗯。”庄靖铖应了一声,快步走到书案前坐下。

  “坐下说吧。”庄靖铖开口道。

  邵南初顺势坐在他的对面,看着庄靖铖看似平静的面孔,微微偏头,道:“你有心事?何事心烦?”

  他和庄靖铖很熟悉,熟悉得让他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庄靖铖的情绪不对。

  而且他这次过来,也是庄靖铖突然找他的,所以他才会开口问庄靖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了。

  庄靖铖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抬头看了邵南初一眼,斟酌片刻,这才开口将这两天的事情给说了。

  说完之后,庄靖铖似是松了口气,苦笑道:“我真的没想到,那个人会是德妃。”

  虽然庄靖铖早就知道身边肯定有人是叛徒,要害他,但是他怀疑过包括靳青在内的所有人,唯独没有怀疑过德妃。

  或许幼年时的关爱太过刻骨,他是真的将德妃当成自己的母妃一样来敬重的,却不想,最后却发现,德妃才是那个藏得最深,害他最痛的人,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9582 3587317 MjAxOC8xMC8wMy8jIyM5NTgy http://m.clewx.com/book/201810/03/9582_3587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