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86章药方的巧妙之处

书名:异能狂妃:夫君,我又闯祸了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墨小叶 更新时间:2019-05-16 09:40:35

  听到那些人提的愚蠢问题,东毒不可置否地笑笑,他就知道有人会问这样的问题,连一张药方都看不懂,也敢堪称一声“大夫”?可不要辱没了这个名号才是。

  这些糟老头子,就连台上的一个小女娃都比不上,这些年吃的大米可都全浪费了啊!

  本来东毒是觉得煜王妃这个小丫头片子没啥厉害的,现在倒不全然这样认为了,起码她肯定会比在场一半以上的人学术要更精一些。

  她开的药方,的确是普普通通的药方,巧就巧在她的注意事项里了。

  别人看不出的巧妙之处,他自然是看到了。

  虽说东毒治病救人是以毒攻毒为主,可寻常大夫能干的事他照样能干,而且能做得更好。相对他而言,估计今天到场的很多人都是半吊子了。

  阮佳清听到大家的质疑,淡淡一笑。

  她的药方的确是很普通,大家会质疑也是很正常的,不过她不打算亲自解释,不如把这个问题交给东毒前辈吧。

  先前是他说要她展示一下真本领的,现在她倒是展示出来了,他是看懂了,可别人没看懂啊。

  别人都还在吱吱喳喳地问话,可东毒却是无话可说了。大概是觉得她这个药方勉强及格了吧……

  “东毒前辈,这个问题还劳烦您给大家解答解答,为何我这个普普通通的药方能够治好哮喘之症呢?”阮佳清态度极好,似乎在恳请东毒出口相助呢。

  这个小丫头……

  东毒虽然不打算管这些闲事,这丫头自己不能说吗,非要他来开这个尊口。

  可人家都点名让他帮忙解说了,东毒也不好推荐。况且这丫头看他的目光可是充满了崇拜的,东毒就是气性再高,也不由得神色缓和了一些。

  那就由他来出这个面吧。

  他若不解释,那些个半吊子的大夫,恐怕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清楚这个药方的可取之处在哪里吧?

  暗藏在人群中的童老,命自己弟子把阮佳清方才开的药方给拿了过来,细细瞧了一眼,笑而不语。

  看到自己师傅这样的反应,那弟子也把药方拿过来一看,可他却看不出什么东西来,这分明就是很普通的药方子,只是用药的剂量是更谨慎斟酌了一些,又加了一味配药罢了,这样的药方的确有出彩之处,也不见得一定能够治好哮喘。

  寻常大夫开的药方,一定是与这个大同小异的,换了是他,也许开的药方跟这个也是差不多的。对于哮喘之症,他没有好法子,也从来没有见过别人的哮喘能够完完全全治好,不再复发的。

  就是华佗再世,也不敢担保自己一定能治好吧?这个煜王妃可还真敢说。

  弟子心有疑虑,却不敢多问,因为师傅都没有说啥,他若再问,岂不显得自己无知了,还是等东毒一会解释,他再细细听吧。

  大家把目光凝聚在东毒的身上,期待着他来解答。

  哼,真是无知的人类……

  东毒甩了甩自己那头凌乱的“秀发”,故作潇洒道,“既然煜王妃都开口了,那老夫就来给你们讲一讲吧,今日就不收费了。”

  东毒向来都是这样的性子,不少人是清楚的。这还正好,对了阮佳清的脾性,她倒是觉得东毒前辈挺好玩的,若能从他身上学到一星半点用毒的绝学,那就更好了。

  “为何哮喘之疾会一而再地复发,不是因为药方不够好,寻常的药方大多都是大同小异的,就是用的药再差些,也总有会痊愈的一天,但是前提是……”

  “日常的注意事项一定要做到位了,如果每日都精心护理着,避开冬、春二季仔细调养,不出三个月自然会慢慢好转。至于何时痊愈,就要看个人的严重情况了。”

  听到东毒这样一说,大家似乎是想起来了,方才煜王妃的那个药方里面,注意事项可是罗列了半页纸呢。

  实时大家看的时候,就觉得是废话连篇,那么简单的道理,他们做为大夫的都懂,而且也会交待病人的。只是病人有没有按要求做到……那就不一定了。

  而且煜王妃罗列出来的注意事项有更多,几乎是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写到了,除了穿衣、饮食,还包括了日常接触的东西,有哪些禁忌。

  里面涉及到的细节之处有很多,说明煜王妃是真的很用心在写这一张药方了。

  顿时间,大家都茅塞顿开。之后,又是哑口无言。自问身为一个大夫,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够替病人考虑得这样全面的。

  他们抿心自问,若病人真的按照这些要求都一一做到了,那治好哮喘之症还是很有希望的。

  虽然他们的经验是十分丰富了,但是却没有处于病人的角度上为病人去着想。

  经验再多又有何用,竟比不上一个小丫头……

  而且拿到药方的时候,他们都忽略掉注意事项这一点,还得需要别人提醒才清楚这张药方的巧妙之处,简直是无颜了。

  不少人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一片,他们为难一个小丫头片子,却不如人家心思巧妙。

  童老的那位徒弟,也很快明白过来,明白过来后,也不禁耳根一红。

  他身为童老的大徒弟,竟然不如一个年轻的女子,这传出去都会丢了师傅的面子,总之他是打死都不会承认自己的无知的。

  同时,他也觉得煜王妃这是投机取巧,这算得上是啥真本事呢?

  童老嘴角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味深长地看了大弟子一眼。

  他的大弟子,肯下苦功,却是聪慧有余。

  论天赋,实在不是一个学医的上好人选。也不知道啥时候才开窍呢……

  台下的人是什么反应,阮佳清都已经尽收眼底了。

  看来这前面最简单的一关已经过了。

  “正如东毒前辈所说,药方是普通的药方,最最关键的是注意事项,为医者,一定要全心全意为患者考虑,面面俱到才行。否则就是药方再好,如果生活中的细节没有配合到位,药效也不会好的。”阮佳清娓娓道来,算是做了个简单的总结。

  岂料,台下竟然有人不屑地道:“雕虫小技罢了,也并不显什么真本领。”

  那些看低了煜王妃的人也纷纷附和。

  “哮喘之症极容易诊断,药方也简单,煜王妃写的那些该注意的事项,是人都知道,这有啥呀?”

  “说得没错,换一个,这个太简单了……”

  在大家的起哄之下,附和的声音越来越强烈。

  那位患哮喘之症的中年男子,拿着阮佳清给的药方前开了,自是千恩万谢的。他这个病是老毛病了,可从来没有大夫敢打包票说可以治愈,也无人跟他说过这么多该注意的地方,要知道是这么简单的话,他的病老早就该调理好了。

  那些老头子大夫,分明是学艺不精,却还要怪煜王妃医术不行,呵……

  不过他人微言轻,自然是不敢说什么的,但是心里却是记下了这份恩情。

  等他真的把病都治好了,到时候再来谢恩也不晚。

  “那请问还有哪位需要看诊的?”阮佳清面向台下问了问,今天不管来了什么样的病人,她都得一一搞定才行。

  但愿不要来一些奇奇怪怪的病症,她可搞不定呢。

  紧接着,又有一位病人上台来了,是一位年近五十的男子,穿戴倒是显得十分贵气的样子,只是这位病人面色苍白,走路虚浮,捂着侧腰位置,艰难的到走到了台上。

  “老先生,请问你是哪里不舒服?”阮佳清笑笑,挑眉道。

  老先生只捂着腹部的位置,有气无力,“这个地方疼……”

  阮佳清瞧着老先生的样子,初步判断,也许是肾部的位置。她笑笑道:“老先生您不用紧张,也不用担心,就算今日我没这个本事给你医治好,这台下有的是神医呢,所以啊,你今天这是走运了,看诊是分文不取的。”

  老先生听完,心里果然舒畅多了,他也是听到有个医术座谈会,才从大老远的地方赶来的,为的就是找个神医治好自己的病。

  虽然他也一大把年纪了,可他还不想死啊,他家大业大,可还没享受够呢,所以一定要想办法治好自己的病,否则他的钱财,他的美妾,可都会成为别人的了!

  而煜王妃方才的这种说法,台下的人都是赞同的。

  既然他们身为治病救人的大夫,遇上了这种难缠的病,肯定是要出手相助的。煜王妃也算谦虚,如果一会她瞧不出什么来,一会自会有许多人出手的。

  阮佳清轻声道:“老先生,你仰一下头,张嘴,我要开始为你检查了。”

  那病人依言,阮佳清分别检查了口、鼻、眼、耳、喉、手、足,总共花了大约一刻钟,几乎将病人全身检查了一遍,最后还在病人侧腰按了几下。

  一番忙碌后,阮佳清一扫全场,露出自信的微笑,然后大声道:“病人左肾中有硬块,时常疼痛,小便不畅,据我诊断应该是单肾结石,而且比较严重!”

  那老先生顿时连连点头道:“是很严重,经常疼的死去活来。”

  他不是没有寻过良医,但是吃了药只能控制一下痛楚,并不能根治的,熬呀熬,熬了那么多年。

  目前的诊断,大家都不好说煜王妃是否诊治有误,只好派了个人做代表,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大夫,他上来再细细诊断了一番,得出的结论跟阮佳清是一样的。

  的确是肾的部位出了问题,可煜王妃说的什么“结石”,他们听不懂,大概就是里面不通畅了,长了石头吧。

  “既然诊断没有错,就请煜王妃开药方吧。”台下的杠精又回道。

9588 3566345 MjAxOC8xMC8wNC8jIyM5NTg4 http://m.clewx.com/book/201810/04/9588_35663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