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五十九章 趁他病

书名:妖猫皇子宠妹日常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陌钰 更新时间:2019-03-15 12:15:49

  宁紫陌见他中毒,更加的慌了,将人给扶着上了床榻之后便急匆匆要出门去找人来看一下,玉奴一直守在暗处,见到宁紫陌这慌张病急乱投医的模样就知道了事情的不简单。

  她一直都知道这一次六皇子的伤势很重,这反复发作也是寻常,但是让人慌乱成这个样子,那肯定不是普通的反复了。

  玉奴急匆匆的走到了宁紫陌的身边,极快的问道:“小姐,怎么了?”

  宁紫陌有些意外会在这儿碰到玉奴,但是此刻说不上这个了,她知道玉奴也会医术,便连忙带着玉奴去了那间房,此刻房内的宁紫陌一脸担忧的盯着床榻上面嘴唇乌黑的宫玄离,见玉奴一直紧紧皱着眉头,不安的问道:“如何啊?”

  此刻二两肉也过来了,两个人简单扼要的交流了一番之后,二两肉二话不说回了自己的房间拿出了一套银针,而后采用针灸之法开始为宫玄离祛毒。

  这个过程之中,宁紫陌一直守在宫玄离的床边,幸好这毒发现的早,若不是这大晚上的宁紫陌过来了,依着小九的话,要到明天早上才能发现,这样一来,毒气入了心肺就很难有回天之力了。

  那厢的小九见宁紫陌守在边上,而且二两肉施针的时候不喜欢太多的人在旁边守着,便想着去检查一下今晚上宫玄离喝的药。

  因为怕耽误来回的时间,之前时候给宫玄离煎药的小灶台给抬到了房间里面来,但是这些药罐的药渣已经全都到了,小八之前时候就已经将药渣全都给倒了,连药罐和药碗都给洗干净了。

  宁紫陌坐在床沿边上,有些怅然,方才她想的很清楚了,相比于他会出事,宁紫陌还是宁愿他活的好好的。

  至少她不喜欢他现在脸色苍白的躺在床榻上面毫无生机的模样,她瞧着他身上扎满了银针,每一个银针所落得穴位之处渐渐的开始沁出一些乌黑的血,味道刺鼻的很。

  不仅仅宁紫陌在看着宫玄离,二两肉也是眼神一瞬不瞬的看着,见到穴位之处开始渗透毒血,便松了一口气,现在他倒是庆幸他之前喂过主子吃过清心丹,否则这一次还真的没这么容易就将体内的毒给逼出来。

  “这是什么毒?我之前时候看他毒发之前,根本没有任何的征兆啊。”

  “乃是西域的奇毒,名叫丝毒,这毒奇就奇在会在两个时辰之后再毒发,所以,小九,两个时辰之前主子用过什么吗?”

  二两肉看到小九在那儿看着药罐子,也走了过去。

  宁紫陌当时虽然伤心,但是她也不瞎,当时的宫玄离分明还是好好的,只是身上的伤口多了些罢了,可是等她说要走的时候,宫玄离整个人说倒就倒了、

  她不敢想,若是宫玄离晚上一个人大半夜的毒发在了房内,明日一早再被人发现的时候,会不会就是一具冰凉的尸体了。

  想到这儿,宁紫陌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将他的手牵的更紧。

  直到宫玄离的呼吸稳了,唇色也正常了,宁紫陌才算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外面的天色已经微微亮了,折腾了一整夜,宁紫陌虽觉得困顿,但是她却不舍得离开这儿。

  此刻的宁紫陌一个人守在床前,宫玄离身上大多的穴位上面都有渗出来的血迹,她用帕子沾水一一擦拭,一边同他轻声说话:“我知道你有些洁癖,肯定不喜欢身上这么脏的样子,没关系啊,我都给你擦干净。不过我不能呆的太久了,天都要亮了,我马上就要回去了。”

  “阿离,你伤的重,要将养好长一段时间,这期间我会和宫玄正在一起,你就不要再生气了。”

  “我知道你不想我去见那个孩子,没关系,你答应我伤好了之后带我去的,我等你就是了,不过阿离,你不要让我等得太久了、”

  “我最近耐心不太好,等太久了,我会生气的,毕竟啊,女人生起气来都是不理智的.......”

  宁紫陌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床上毫无生机的男人却给不了他任何的回应,直到玉奴推门进来,虽然没有说,但是却知道玉奴这是在用行动催促自己回将军府呢。

  小八小九还有二两肉此刻也进来了,宁紫陌看了他们三个人一眼,又看了床上的男人一眼,然后才说道:“你们不用去猜是何人下手的,趁他病要他命的道理,五皇子比你们要懂得多。”

  “那我们就这样任他算计不成?”

  “此刻你们应该装出一副慌张的样子,去四处请神医来,而不是在这儿咬牙切齿的。该教的我都已经教了,本小姐要回去了。”

  小八和小九还有点迷糊,但是二两肉瞬间就懂了,那个下毒的五皇子肯定还不知道宫玄离的毒已经连夜解了,所以现在整个王府应该重金求神医来给王爷诊治才是。

  而且宫玄离的病情最好能够瞒的住府里面的那些眼线才好。

  宁紫陌交代完了这些话就要走,才出门又转回头道:“本小姐来过你们王府的事情也只有你们三个人晓得,你们把嘴给闭的严严实实的,免得叫人知道了。”

  二两肉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宁紫陌和玉奴二人就从僻静的一个城墙里面翻出去了。

  此刻街道上面还是清清冷冷的,晨起有云雀叽叽喳喳的欢叫个不停,早市还没有热闹起来,偶有街边几户早起的,厢房里面亮起了烛火。

  宁紫陌看了一眼在自己身边不远处跟着的玉奴,问道:“你是不是从本小姐出府就一直在跟着了?”

  方才宁紫陌瞧得那一眼,似乎看穿了玉奴,此刻她并不没有撒谎,点了点头道:“属下担心小姐您的安危,而且属下还特意让玉锦将五皇子在将军府里面安插的暗卫给引走了。”

  宁紫陌了然的点点头,宫玄正的暗卫们不是吃素的,自己虽然叫翠屏在房间里面装睡了,但是并不一定能够把稳他们看不到自己偷偷跑出将军府的事情,继而又转头问道:“那我出府的事情,除了你,还有旁人知晓吗?”

  玉奴摇了摇头:“并无旁人知道、”

  “那就好。”

  宁紫陌实在有些担忧将军府的人知道自己来了王府里面,毕竟现在明面上面宫玄正和自己已经到了可以谈婚嫁的地步,凭着她对宫玄正的了解,下个月皇帝的生辰,宫玄正肯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那我且问你,最近宫玄正找过你吗?”

  对于这一点,玉奴一点点也没有瞒着宁紫陌的意思,听到这话,环视了一圈,看见这还没完全苏醒过来的街道上面还没什么人,便立马道:“找过、”

  “他都说了些什么?他是不是让你去下毒?”

  “这倒不是。”

  听到这话的宁紫陌潋眸沉默,旋即点头自言自语道:“也对,他是个那么小心谨慎的人,怎么可能如此的将计划说给你听,而且现在离皇上的寿诞还有20多天,变卦还太多,他不可能这么快就把计划告诉你的。”

  她自言自语的说完这些话之后,才似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崔伯伯找到了吗?”

  上次宫玄正告诉玉奴一个地址,玉奴虽然连夜去了,但是崔伯伯已经被人给带走了,玉奴害怕宫玄正对崔伯伯下毒手,才答应帮宫玄正做一次事,而且做得事情不能是危害宁紫陌,危害将军府的事情。

  玉奴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样被宫玄正威胁的一天,但是宫玄正当时满口就应了她,绝对不会对将军府不利,这玉奴才答应了。

  玉奴此刻摇了摇头:“没有,那五皇子将人藏得深,属下派人也在私底下打探过,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消息、”

  其实崔伯伯消失了那么多年,现在玉奴都长大成人了,女儿十八变,崔伯伯走在路上可能根本就不认得玉奴就是当年他拼命守护的那个小郡主。

  “你宽心,不会有事的。”

  主仆二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将军府的附近,前面再转个弯就到了将军府了,此刻若是宁紫陌大摇大摆的回来了,那那些压根不需要睡觉休息的暗卫们肯定就能知道宁紫陌一晚上都不在房间里面了、

  所以宁紫陌特意找了个偏僻人少的地方,然后让玉奴带着飞了院墙进了将军府,哪怕是到了自家的地盘,宁紫陌都不敢松口气,提留着裙摆,做贼似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翠屏也不敢真的在宁紫陌的床上睡觉,只是在那边的软塌上面将就了一个晚上,也不知道是因为换了房间的缘故还是因为自己神经太过于紧绷了所以一晚上没睡好,翠屏一早起来的时候脑子觉得有些发胀,整个人都没有什么精神。

  宁紫陌一晚上也没睡,但是精神却看着比翠屏好多了,此刻见翠屏惺忪着睡眼没什么精神,便也不让她伺候洗漱了,匆匆就打发了她回去休息。

  早膳做的很精致,但是宁紫陌却没有那心思去细嚼慢咽,匆匆的用过了之后便在床榻上面休息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时间才刚过午时,宁紫陌此刻揉着自己有些发胀的脑袋缓缓的靠了起来:“真是身子虚,才一晚上不睡,今天脑子就昏涨成了这个样子。”

  此刻自言自语小声嘀咕的宁紫陌根本就没有觉察到自己房内的熏香已经叫人加了至梦至幻的料在里面......

9621 3539369 MjAxOC8xMC8xMS8jIyM5NjIx http://m.clewx.com/book/201810/11/9621_35393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