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83章 傀儡替身

书名:大玄后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姬朔 更新时间:2019-03-15 11:12:46

  姜羲招手把计星叫出来之后,问他知不知道南宁侯府的人住哪个房间。

  南宁侯府的人来接姜三娘子,除了一个老嬷嬷,还有马车夫和两个侍卫,至少也要开三个房间才是,姜羲要去找人,就必须要避开其他的人。

  计星也预料到姜羲会去看她们,早就打听好了位置。

  “车夫跟侍卫在一楼大通铺,阿福她们住的二楼,那嬷嬷独自住在我们一层楼的房间里。”

  姜羲一听,都气乐了——那老嬷嬷,还真的没有辜负她那张尖酸刻薄的脸啊!

  这客栈不大,每层楼的价格可都不一样,三楼是顶楼也都是最好的房间。按理来说,应该安排姜三娘子这个主人住三楼,身为下人的嬷嬷住二楼才是。

  这老嬷嬷倒好,竟然反过来了!

  虽说房间好坏姜羲并不在乎,但这明摆着的打脸,还有欺负阿福的行为,姜羲可忍不了。

  姜羲想了想:“报仇不过夜,送这老嬷嬷一点东西好了。”

  姜羲说着,丢给计星一个小药瓶,是她无聊时配出来的鸡肋药丸。

  此药丸别的功效没有,就是会让人整夜整夜地做噩梦,姜羲便取名为梦魇丸。

  “拿一颗碾碎,粉末吹进她鼻子里就行。”

  计星二话没说应了,走到那老嬷嬷住的房间前,侧耳聆听了片刻,然后冲着姜羲点点头,示意老嬷嬷已经睡了。

  姜羲挥挥手,计星便悄无声息地推开门,边走边用手指把药丸碾成粉末捏在指间,凑近榻上鼾声震天的老嬷嬷,往她鼻孔里顺势一洒,然后折身就走,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关好门重新站在姜羲面前,把药瓶子递给姜羲。

  “你先收着,说不定接下来还有用呢。”姜羲撇撇嘴,“走吧,我们去楼下。”

  不得不说,这老嬷嬷的自私打算,反而方便了姜羲。

  她叫上计星步子轻快地下楼,一路也不用担心碰上南宁侯府的人。

  笃笃笃。

  她轻叩房门。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露出阿福弯弯的笑眼,似是早就知道姜羲会找来的样子。

  阿福侧身打开门让姜羲和计星进去,计星守在门后听附近动静,姜羲就跟着阿福在屋里转了一圈儿。

  房间果然比楼上差许多,连三分之一大小都不到,一应摆设用品更是寒酸极了。

  想着楼上那老嬷嬷一个人便占据大房间,楼下阿福跟“她”两个人挤在小小房间里……姜羲越发满意她刚才突发奇想的小手段,做的太对了!

  “待会儿别急着睡,那老嬷嬷会下来找你换房间的!”

  “啊?”阿福挠挠头,“哦。”

  反正她家娘子说的,不会错的!

  “你这易容,还挺像样子的。”姜羲忍不住伸手在阿福脸颊上戳了戳。

  还是那张小圆脸,但眉眼却有一些细微的变化,这一点变化足以让旁人将面前的小丫鬟跟阿福认作是两个人。

  毕竟阿福在姜九郎身边出现过,为了不穿帮,适当的易容是需要的。

  就是这易容……啧啧,电视小说里的人皮面具果然是骗人的,这所谓易容分明就是化妆术嘛!

  只不过用的是由姜族巫医特意调制出来的药粉,不会伤害皮肤,不会被水洗掉,除了需要定期补一补,和用特殊药汁才能洗掉以外,其他的可谓是完美。

  姜羲不由得想,要是用姜族巫医研制出来的易容药粉,在长安开个脂粉铺子,估计也能日进斗金吧,女人和小孩儿的钱最好赚嘛。

  姜羲暂时打消蠢蠢欲动的赚钱念头,将注意力放到桌旁坐着的小娘子身上。

  “她”便是南宁侯府三娘子姜元娘,姜羲的替身。

  这替身,不是字面意义上的替身,而是真正的替身——由强大的巫匠大长老亲手打造的傀儡人偶,周身刻着巫文符咒,滴血落下后便可用障眼法化成真人一般无二的模样,乃是南桑大长老身边为数不多的不周山神物。

  不周山如今遍寻不得,巫匠一脉又不知所踪,傀儡人偶这类巫匠神物可谓是用一件少一件,珍稀得很。如今却被南桑大长老亲手赠予姜羲,方便她在长安行事。

  姜羲说不出拒绝的话,心里还是非常感动的。

  她能感受到,南桑大长老设身处地地在为她考虑。

  果然,姜族还是那个亲切的姜族啊。

  此时,那个傀儡人偶化作的姜元娘,木愣愣地坐着没有半点反应,双眸半垂着没有半点光彩。而她的眉眼,在经过跟阿福一样的些微易容后,与姜羲仅有七分相似,再有灵动鲜活之分,两人看上去就只剩下三分相似了。

  如此判若两人,姜羲也不用担心会被看作是同一人。

  只是这傀儡人偶没有灵魂,就像是只有躯壳而天生无魂的原身姜元娘一样,除了行走坐卧,对外界没有半点反应,还比肉身的姜元娘少了吃喝拉撒,就是一个泥胎人偶罢了。要想真跟身外化身似的能动能说话,能帮姜羲做事,估计只有巫王时代的强大神巫才做得出来。

  不过姜羲也不贪心,能帮她在两个身份中方便切换,她就已经很满意了。

  其实,按照姜羲原本的打算,是想彻底抛开姜元娘这个身份——

  第一,姜元娘本是天生无魂,姜羲的到来没有鸠占鹊巢一说。

  第二,姜元娘的家人将她丢在樟州不问不管,摆明了要她自生自灭的态度,姜羲也觉得没有留恋的必要。

  若是她没来,姜元娘死了,想来长安的那个侯府,也不会有半点悲伤,还不如干净利落地抽身走人。

  于是,她找上南桑大长老,让他帮忙金蝉脱壳……也就是假死遁走时,南桑大长老除了请她入长安寻找周天星盘,另外提及他为姜羲占了一卦的事。

  卦上显示,她与南宁侯府的缘分还没有彻底断开,不适宜就此离开。

  所以,姜羲只能在做她的玉山姜九郎同时,继续做她的南宁侯府三娘子姜元娘。

  虽说有些麻烦,但姜元娘是个痴傻儿,躲进屋子里十天半个月不出来也没有人会怀疑,再有这个傀儡人偶帮忙,姜羲觉得也就是演几场戏的事儿——这个她很拿手!

  就是委屈了阿福,为了保护和隐瞒,不得不易容留在南宁侯府,跟像楼上老嬷嬷那种无聊的人,搞一些无聊的争斗。

  姜羲叹着气,陪着阿福说了好一会儿话。

  “等到了长安,我们就能重新待在一起了!”姜羲拍着胸脯跟阿福承诺。

  她原本打算,在南宁侯府露个面,糊弄过去就算完。就像这漫漫的上京一路,姜羲受不了在马车里窝半个月装傻子,就用傀儡伪装,以姜九郎的身份跑去与宋胥楼尘同行。

  但是转念想想,南宁侯府还不知道是个怎样的狼窝虎穴呢,让阿福一个人应付实在是太危险,她还是要多多回去才是。

  可这进进出出,两个身份不断转换——就算有计星帮忙,中途的风险也实在是太大了……

  姜羲暂时没想出什么好主意来,眼看着夜色越深,只好跟阿福暂时道别离开了。

  “啊——”一声凄厉的尖叫穿透了这间并不大的客栈。

  阿福吓了一跳,跑到窗口伸长脖子往外望去。

  其他一些在客栈投宿旅人也被尖叫吵醒,有的骂骂咧咧,有的站出来看热闹。

  只有姜羲抱着手臂,早就预料到似的,呵呵笑了两声。

  “有人送温暖来了,我先走了阿福。”姜羲挥挥手,跟计星谨慎地出去之后,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站在二楼楼梯转角阴影处,静静等待着。

  两人呼吸轻得像是没有,与周身黑暗融为一体。

  只听得一阵急促的咚咚脚步声,连外衣都没穿好、头发凌乱不堪的尖酸老嬷嬷,顶着一张吓得惨白的脸,几步冲到阿福她们的房间面前使劲儿捶门。

  还没等附近房间的人推门出来骂她呢,阿福就已经打开门让她进去了。

  也不知道两人在房间里说了什么,没一会儿,阿福拎着一个小包袱,扶着那个傀儡姜元娘,出了房间往楼上走去。

  而她们原本住的房间,老嬷嬷畏畏缩缩地探出一个脑袋,四处张望一阵,像是在寻找什么。在没有发现异样之后,啪地摔上房门。

  “看吧计星,这就叫久走夜路要撞鬼。”姜羲挑眉笑道。

  计星却早就看破了其中玄机,笃定道:“老嬷嬷以为楼上的房间闹鬼,才跟阿福换了房间。”

  “嘘,看破不说破。”姜羲冲他眨眨眼睛,“这是她亏心事做多了,害怕有鬼找上门呢,可不管我们的事。像你我二人,行事光明磊落,从来都不怕有鬼来敲门的!”

  也不知道姜羲是怎么义正言辞地说出“光明磊落”四个字的。

  而计星竟然认同地点点头,一副九郎说得都对的模样。

  “走吧,赶了一天的路,是时候回去休息了!”姜羲打了哈欠,倦意重新涌上。

  快要各自进门的时候,姜羲脚步一顿:

  “对了,以后那老嬷嬷要是再欺负阿福,你就照着今晚的方法,用梦魇丸给她来一出厉鬼抓人!”

  “知道了。”

------题外话------

  郑重声明:我发4!本文是正经古言!绝对不是玄幻!(看我认真脸)

9650 3539342 MjAxOC8xMC8xOC8jIyM5NjUw http://m.clewx.com/book/201810/18/9650_3539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