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百二十九章 孩子还是他的

书名:我在地狱深处等你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一梦浮生 更新时间:2019-03-15 11:23:58

  听到孩子没有保住几个字,我的身体晃了晃,险些摔倒。

  刚刚赶来的叶二叔听到这话,也是叹息一声,而后目光在白烨的脸上的游离不定。

  时颖身体本身没有大问题,不过流产,一下子虚弱下来,足足睡了两个多小时才醒过来。

  她醒来时我们都在医院里,看见白烨的瞬间,她脸上浮现出一抹柔情。

  但旋即像是想到什么,脸色渐渐冷了下去。

  “小颖,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她流产这件事刚才我们已经商量过了,暂时不告诉她,一切等她的伤好了再说。

  但计划终究赶不上变化快,她流产这件事知道得比我们想象中的都要快。

  “我没事了,我不想看见他。”

  虽然没有明说是谁,但明眼人一听就知道她说的是白烨。

  白烨也极为知趣,或者说早就想走了,是以听到时颖的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他一走,原本面无表情的时颖瞬间变了脸色,泪水大滴大滴的往下掉。

  不过几秒钟的功夫,就打湿了她耳边的发丝。

  我拿着纸巾拭去她脸上的泪水,轻声安慰说:“快别哭了,你的伤还没好,对身体不好。”

  “我不哭,我要笑,我不能让他看了笑话。”时颖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我看的心痛不已,但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是动作越发的小心起来。

  时颖将手放在肚子上,脸上尽是温柔,“我不要白烨了,只要有孩子就够了。”

  我心里蓦地一堵,无数的话堵在嗓子眼上,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时颖如此期待这个孩子,要是让她知道孩子没了,她该如何的伤心难过。

  这一刻,我只希望这个残忍的消息她知道得越晚越好。

  但我万万没想到,在晚上的时候,时颖就知道了这件事。

  当时我和江承正在外面吃饭,突然接到时颖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她什么也不说,只是一个劲的哭。

  我和江承听罢,饭也顾不得吃,火急火燎的赶往了医院。

  一进去便看见时颖抱着双腿坐在床头哭,护士手足无措的立在旁边。

  “小颖,你怎么了?”我走到床边轻声安慰说。

  时颖抬头,露出一双肿得如核桃一样的眼。

  “他们说我的孩子没了,他们在骗我是不是?”

  时颖紧紧的抓住我的手,目光期待的看着我。

  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我们光顾着让彼此不要泄露这件事,却忘了这里是医院,肯定会有人说漏嘴。

  “小颖你听我说,你还年轻,还会有孩子的。”

  时颖惨然一笑,笑得比哭还难看,“不会再有了,那是我和白烨的孩子,现在已经没有了,再也没有了。”

  我很理解此刻时颖的感觉,就像当初我的孩子被张翠害得流产一样。

  但时间终究会抹平伤痛,没有什么是跨不去的坎。

  “会有的,小颖你相信我。”我强忍着悲痛说。

  “不会再有了,白烨不会原谅我。”

  “不会的,你没有做错什么,他会原谅你的。”

  “不会了。”时颖的眼泪落得更加汹涌了,“这个孩子是我用卑鄙的手段得来的,他不会再原谅我。”

  “这不是什么大事,你已经做过两次了,也不怕再来第三次,等你养好身体,我帮你好不好?”此刻为了安慰她,我也不去细想,想到什么说什么。

  但下一秒,时颖的话却将我惊得呆滞在原地。

  “这个孩子是我人工授精得来的。”

  “人工授精?”

  时颖抿着唇,好半响才说出来来龙去脉,而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白烨一口咬定孩子不是他的了。

  原来两人明面上在一起,但除了第一次,两人都没有再发生过关系。

  时颖深知再这样下去,两人的感觉只会停滞不前,不会有进展。

  所以头脑发热之下,她再次给白烨下药,想要两人的关系更加紧密一些。

  但自从时颖给白烨下过一次药后,白烨便一直防着她。

  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该做的措施都做了,事后为了以防万一,还让时颖吃了药。

  白烨百密一疏,忘记了套里的精液。

  时颖拿着精液找了个私人机构冷冻起来,等身体里的药效过了之后就做了人工授精。

  这也是为什么白烨说孩子不是他的原因。

  我听完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时颖太疯狂了。

  还好白烨不知道这件事,要是知道了,肯定又会生出事端。

  我正想给时颖说,让她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不要告诉白烨时,却突然听见白烨的声音传来。

  “所以你一直在骗我。”

  时颖脸色一僵,都忘记哭了。

  我僵硬的扭着脖子回头,见白烨阴沉着脸站在门口。

  察觉到时颖朝我靠过来,身体微微颤抖着,我连忙轻拍着她的后背。

  “小颖没有骗你,她只是太爱你。”我挤出笑容说。

  同时我余光不满的扫向江承,怎么白烨来了他也不知会一声,还刚好让他听见了这些话。

  江承露出一抹苦笑,脸上尽是无奈。

  “别侮辱了爱这个字,难道爱就要不惜一切手段去得到这个人?那我说爱你,我是不是也可以对你三番五次的下药,将你绑在我身边?”

  这话将我噎住,白烨的话也没有错。

  如果我不爱这个男人,他却打着爱我的名义三番五次骚扰我,求之不得后下药,妄图和我在一起。

  遇到这种人的话,我想我可能会杀了他。

  所以换位思考一下,时颖的做法确实不对,白烨不爱她也是情有可原。

  但看见时颖泪眼迷离的双眼,指责的话我也说不出。

  白烨冷笑一声,目光在我和时颖的脸上扫过,最后定格在我的脸上。

  “你们自己都接受不了不爱的男人的爱,凭什么又要求我接受?仅仅是因为她爱我,我就要接受她,爱她,这个世界上哪里有这样好的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我这么做也是被你逼的,只要你肯给我一点爱,只要一点儿就好,我也不会走到这一步。”时颖哭诉说。

  白烨眼睛都不眨一下,“我听说你有一个很疯狂的粉丝,他爱你爱到能为你去死。他如此爱你,你也会回爱他吧?”

  “这不一样,我不爱他,那都是他一厢情愿,我没有求他爱我。”时颖失声尖叫。

  “我也不爱你,更没有求你爱我,这一切也是你的一厢情愿。”白烨不留情面说。

  “我知道你爱她,可我已经接受你的心里有她了,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时颖指着我说。

  我心里一惊,没想到时颖会把这话说出来,正想开口时江承快速走到我的身边,拉着我的手。

  “瑶儿是我的妻子,她已经结婚了。”

  这句话是对时颖说的,又好似对白烨说的。

  时颖面无血色,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白烨,“我想知道,我哪里比不过她,她都已经结婚了你还放不下?”

  “别说了!”我忍不住开口说,“这是你们两人之间的事,我不想牵扯进来。”

  “晚了,从我们相遇那天起,就注定了我们会纠缠一辈子。”白烨丝毫不顾忌江承在场说。

  江承的脸色因为他的话而黑下来,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她是你大嫂。”

  白烨一脸淡然,“我从未承认过,你应该庆幸,如果瑶儿肯承认心里有我,我会毫不犹豫的带着她离开,她和你在一起不会幸福。”

  我感觉到江承抱着我的手骤然收紧,“会不会幸福不是你说了算。”

  见两人好端端的突然把事情说到我身上,我只觉一阵头疼,推开了江家,和他们两人都拉开了距离。

  “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不是你们两人的附属品,我爱谁,愿意和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

  江承嘴唇挪了挪,但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白烨也一样,眼里的火热并不比江承少。

  我只觉心里一阵厌倦,烦躁的收回眼神,看着呆滞住的时颖。

  “小颖。”

  “别碰我。”

  我的手停滞在半空中,尴尬不已。

  “你们走吧,我累了。”时颖说的有气无力,但话里却是不容忽视的冷静。

  我们三人退出了病房,看着还在针尖对麦芒的两人,我忽地失去了说话的欲望,头也不回的走了。

  江承见状连忙追上来。

  我们一起回了别墅,累了一天,谁也没有精神再说话。

  或者说江承几次想开口,都被我挡回去了。

  现在整个情况下,我并不想和他多说什么。

  时颖在医院里住了两天。第三天的时候叶家来人,将她带回了京市。

  至于她和白烨的婚事,两边都极有默契的没有再提。

  我不由猜测,这婚事恐怕是结束了。

  而白烨不知道是被这件事打击了还是怎么,时颖离开后就没有出现在我面前,我也没有去找他。

  见我和白烨没有来往,江承一直紧绷着的脸也放松下来,我们又恢复了以往亲密而又淡漠的关系。

  不过这一切都被一个震惊的消息所打破,江父和周雪倩勾搭上了。

9659 3539354 MjAxOC8xMC8yMS8jIyM5NjU5 http://m.clewx.com/book/201810/21/9659_3539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