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45章 只好见了……

书名:妃谋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与子同梦 更新时间:2019-03-15 11:22:07

  这个时候,杜鹃连动也不敢动。

  多么美妙的天气啊,杜鹃却是觉得后背有点冷。

  元妃的事情,她心里是很清楚的,所以,她甚至比宋月儿还要担心。

  一旦元妃的状态暴露了,陛下回来之后定然是要大发雷霆的,那么,会是谁来承受陛下的怒火呢?

  皇后娘娘不可以随便废除,那么就得找个出气筒呗?

  这个最佳人选,无疑就是带着徐大人去看元妃惨状的自己!

  所以,她迟疑的看着宋月儿,等她的意见。

  “娘娘……”

  杜鹃停住脚步,没敢动弹。

  而徐大人却是继续咄咄逼人着,“快一点!现在就带我去见元妃!”

  要不是蓝莺拼死从大乾的皇宫里逃出来,历尽了艰难回到元国,报告这件事情,只怕,整个元国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

  那这么一来,就算是元妃死在大乾,他们也没有人知道!

  实在是太可恶了!

  接到蓝莺的报告之后,他就立刻赶来了!

  没想到,他们竟然还这么遮遮掩掩的,一定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

  “娘娘……”

  杜鹃又问了一次,让情况也更是明了。

  她是个奴婢,无法擅自作出行动,只能先请示后宫之主的宋月儿。

  而宋月儿一直不肯爽快允许,这就更加让徐大人心急如焚起来。

  叶清璃暗暗地观察着,心中猜测,这个徐大人,很可能是元妃的兄弟,又或者,是出嫁到这里来之前的——

  意中人。

  只不过看着徐大人这相貌和体型……

  元妃的口味还真是独特。

  但或许,徐大人有一个有趣的灵魂,以及善良坚韧的心吧?

  “去吧……”

  宋月儿最后也无力阻挡了。

  她也不知道,如果再这么消耗下去,最后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但事实上,只要她再多支撑一会儿,等到萧明睿回来,把这事儿推给他,让他自己去处理就可以了。

  杜鹃看着宋月儿无奈的神色,点点头,带着徐大人往元妃的宫殿走去。

  而叶清璃则有些焦急,拉了拉宋月儿的衣袖,没有说话。

  但是,宋月儿却也明白她的意思:这样怎么可以呢!

  “皇婶,我们也一起过去吧。”

  宋月儿心想着,要是等那个徐大人看见了元妃的‘惨状’,情绪失控在后宫里闹了起来,她就甘遂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个徐大人,也关进去!

  叶清璃是不知道她的想法。

  要是知道了的话,估计就会冷笑出声,然后赞叹一声,果然还是心如毒蝎!狗娘养的!

  而元妃的庆元宫,在稍微偏院一点的地方。

  后宫中最好的方位,也就是凤华宫,其次就是明月宫。

  这俩地方,宋月儿都已经霸占过了。

  穿过层层掩映的树影和回廊,又走过两条细长的石子路,才终于看见了光景有些萧条的庆元宫。

  徐大人一看,眼睛就燃烧起了熊熊的怒火。

  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就算是他萧明睿不怎么过来,也得让人时时修整宫殿的容样吧!

  如此行径,如此对待,分明就是在蔑视他们元国!

  “元妃……”

  “哼!”

  宋月儿的话还没有说完,徐大人就自己上前去推门了。

  可是,推了两下,却并没有能够推开。

  ‘哗啦’!

  仔细一看,原来门上竟然拴着两条粗大的铁链,而连接这两条锁链的,则是一只成年男人手掌大小的锁。

  有必要吗!

  这有必要吗!

  里面住的到底是人,还是凶猛的野兽!

  竟然要用这么粗蛮的锁链!

  徐大人盯着这紧紧关闭的大门,不禁眦目欲裂,双眼通红的怒喊道,“琳儿!我来救你了!琳儿!”

  元妃的本名,带着一个琳字。

  能这样喊她的人,看来,自己猜对了。

  叶清璃想道。

  可是,徐大人喊的这么大声,庆元宫之内,却并没有传来回应的声音。

  “还不赶紧开锁!”

  徐大人愤愤地怒吼着,看着宋月儿的眼神,恨不能将她撕碎一般。

  而叶清璃这时候,便急忙跑到了宋月儿的身前挡着,对杜鹃吩咐道,“愣着干什么呀!快让人把锁打开!”

  “哦哦!是!”

  杜鹃并没有多想,她只是认为,如果不开锁的话,这个徐大人再闹起来,误伤了皇后娘娘怎么办?

  闲王妃都已经亲自冲上前去,护着皇后娘娘了!

  于是,便急忙去喊人了。

  不一会儿,杜鹃喊来了两个宫内的侍卫,直接扛着大钳子来,将铁链给夹断了。

  ‘哐啷’一声,沉重地锁链落在了地上,将灰尘都砸起来一些。

  可是,徐大人却丝毫都不顾及这些,飞快地冲进了庆元宫里面去,很快,叶清璃就听见了他撕心裂肺的怒吼声。

  “混蛋!萧明睿你这个混蛋啊啊啊啊啊!”

  “娘娘,我们去看一下吧!”

  听见徐大人悲痛欲绝的声音,叶清璃不无担忧的鼓舞着宋月儿。

  就得进去看看才行的。

  不然的话,又怎么激起他们的矛盾呢?

  虽然元妃有些可怜,但是,叶清璃却并非是圣母,而且,帮助徐大人见到她,也就已经算是救了她一命。

  若是元妃还有命在的话,那么,徐大人接下来,一定会要求带她回国的。

  “好吧。”

  宋月儿不知道里面情况如何,但是,也害怕再出现什么意外。

  于是,便和叶清璃一起,连同着刚刚那两名侍卫,一块进了庆元宫里面去。

  一进门,叶清璃就被所看见的惊到了。

  杂草丛生,椅子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在院子里东倒西歪。

  而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地上还有几个躺着的人。

  但严格来讲,已经不能够称呼他们是人了,因为,这几个人早就已经死去,只剩下尸体,在原来的地方腐臭着,引得苍蝇阵阵。

  其中有一个,胳膊和腿上少了很多肉,也不知道,是不是引来了野猫。

  “呕!”

  宋月儿顿时就干呕起来,杜鹃就急忙拿手绢给她遮挡着口鼻,而她自己,也是被熏得皱起了眉头。

  叶清璃也掏出自己的手帕,捂住口鼻。

  顺便,她取了一粒清香丸裹在手帕里捏碎,让芳香涌进鼻腔,驱走那恶臭带来的不适。

  “我要你们偿命!”

  徐大人此时,正抱着元妃走了出来。

  她双眼紧闭,面色惨白,双颊也凹陷了进去,看起来就已经和死人没有区别了。

  但若是仔细探看的话,会发现她还有一点点微弱的呼吸。

  而宋月儿也被这眼前一切给惊到了。

  她是万万没有想到,萧明睿竟然连带着几个宫女,都给锁在了这里面。

  “你们大乾,真的是欺人太甚了!”

  徐大人浑身都在颤抖着,但是,却竭力抱紧了怀中的元妃。

  而就在他靠近的时候,叶清璃闻到,他身上竟然也散发着一种奇怪的味道。

  和那尸体一样的臭。

  叶清璃仔细辨别了一下,发现这股腐臭,其实是来自他怀里的元妃。

  略微一想,叶清璃就明白了。

  将元妃囚禁在这里之后,萧明睿那个丧心病狂的家伙,竟然断绝了水粮等一切食物来源!

  那些躺在地上的宫女是饿死的!

  而其中一个,身上少了肉的尸体,并不是被野猫咬的,而是元妃!

  弹尽粮绝之后,为了活下去,元妃可能跟这些宫女发生了一场激烈的生存之战。

  最后,求生欲极强,并且带着强烈怨恨的她,赢了。

  而这些天,她就一直靠尸体的肉支撑着。

  可是,刚死的人还好一些,而现在是夏天,气候炎热,尸体腐坏之后,不光会散发恶臭的味道,还会腐坏产生病菌。

  元妃吃了腐肉,所以身上才会有这种味道!

  “徐大人,我想您误会了。”

  宋月儿脑中灵光一闪,飞快地解释道,“事实上,是因为元妃忽然得了一种治不好的疯症,到处乱咬人,上一次,陛下也被她给咬伤了,真的是无奈之下,才这么做的!”

  “简直是放屁!”

  徐大人出身其实不凡,但此时,也压制不住自己要爆粗口的想法。

  这么鬼扯的理由都想得出来!

  “我看你们大乾,就是开始目中无人了!”

  徐大人再一次抱紧了怀中的元妃,又怒喊道,“现在!立刻!让你们的御医过来!我要知道她究竟如何了!”

  宋月儿急忙去看了一眼杜鹃,“快去!”

  “是!”

  杜鹃就又匆匆地跑了。

  而叶清璃是不可能看着事情‘不够激烈’的处理完毕的。

  于是,她状似撩了一下头发,实际上,却将从南小莫那里要来的狂躁蛊,轻轻弹在了宋月儿的脖颈上。

  那蛊虫非常地小,跟针眼儿似的,一接触到宋月儿的皮肤,就飞快的钻了进去。

  “嘶——”

  而宋月儿只是觉得,脖子上微微地一疼,就好像被蚊子叮了一般。

  “娘娘,怎么了?”

  叶清璃关心地问道。

  “本宫没事。”

  宋月儿摇了摇头,却忽然感觉到,心里头有一股非常暴躁的感觉,在不断的横冲直撞着,几乎要将自己的胸腔给炸开。

  而原本,听起来有些遥远的蝉鸣,好像忽然就在耳边叫唤似的,唧唧歪歪,咿咿呀呀的,吵的她不得安宁。

  简直是烦死了!

  于是,忽然地脸色就是一变。

  她先是狠狠地瞪了叶清璃一眼,随即,又看向了徐大人,恶狠狠地说道,“徐大人,御医也已经去请了,她之所以变成这样子,纯属是咎由自取,本宫也奉劝你们一句,不要太得寸进尺了!”

9661 3539352 MjAxOC8xMC8yMS8jIyM5NjYx http://m.clewx.com/book/201810/21/9661_35393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