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27 章

书名: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蒋牧童 更新时间:2019-03-15 10:40:46

  第二十七章

  不过一个上午的时间, 这篇文章便势如破竹般地引起关注,就连管理微信工作号的新媒体编辑都快疯了。
因为她从来没见过报社里哪篇文章, 一经发布,阅读数这么快地突破100000+。
甚至底下评论点赞数也已最快速度的突破了一万, 而且还在呈现不断上涨的趋势。

  文章是站在一个客观又理性的角度分析了大地康这个公司。

  这家公司是2007成立,在短短的十余年之间销售额竟是高达百亿。而这个公司大部分的销售对象便是中老年人。特别是老年人,因为他们不熟悉上网, 并且缺乏明确的分辨能力。
文章中提到了一位叫苏红梅的八旬老人, 本来老人有足可以保障自己晚年生活的退休金,并且省吃俭用。可是她却在家中亲戚的推荐之下,开始服用大地康产品。可是谁都没想到, 在老人重病住院时,家人才发现她的工资卡竟是只剩下几块钱。

  甚至她一直在服用大地康号称可以改善和预防贫血的口服液, 却在住院之后, 仍被医院检查出重度贫血。

  在文章结尾处, 甚至还有大地康一些产品的价格表,价格之昂贵足叫人咋舌。

  “在当今中国,并不只有一家大地康这样的公司, 他们用最响亮的口号来宣传自己的产品,用三寸之舌来诱惑那些想要拥有健康的老人。甚至还有人丧心病狂地让新生婴儿来服用产品,以此证明他们产品的疗效。”

  “这样的公司很大,这样的公司也很多。但是存在并非就是合理, 是时候让我们把目光投向这些以榨干老人而起家的所谓保健品公司。”

  此时华筝在一旁握着手机,一个劲地说:“倪大人, 你这篇文章彻底爆了,居然连我爸都来问我,认不认识你。”
因为华筝的关系,她父亲一直关注着报社的公众号,结果今天看到这篇文章,简直是深以为然,字字句句就像是说在心坎上。

  而文章下的评论,显然都是这样的观点。@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热评都的点赞数还在不断上升。

  “我妈就在做大地康,目前已经投进去十几万了,天天跟我说她很快就能做好,马上就能发财让我过好日子。可现在呢,我只能用家境四壁来形容自己家。一家子为了她做这个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我爸之前甚至还想跟她离婚。”

  “别说了,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妈,被这个大地康洗脑到无可救药。我这个亲女儿说话都没她的伙伴有用。天天吃着馒头咸菜,却想着开宝马。”

  “终于有媒体报道这个公司,终于等到你们。”

  “妈蛋,看到这些老人被骗就觉得忍不住,因为要是有人骗我爷爷奶奶,我大概会去拼命吧。”

  评论不停地在增加,网友们都在抨击这个早该被曝光的保健品公司,那些喊着响亮的口号,那些舌灿莲花的所谓上线。所有人像是找到了一个早已等待许久的发泄口,一旦打开一个小小的口子,溪水也会汇聚成汹涌洪流。

  倪景兮翻着手机上的评论,她安静地坐在椅子上一条条看着。

  或许这些评论就是她一直努力的原因吧,让所有人看到真相,为这个社会发声。

  就在倪景兮还在盯着手机的时候,突然一只手猛地在她桌子上拍了下。
“我说你们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写这篇文章之前不跟我们广告部说一声?”广告部经理此时站在倪景兮办公桌旁。

  不少人被这边的动静吸引,纷纷抬起头。

  特别是不远处的温棠双手环在胸口,身边站着生活组的一个姑娘,“王经理挺生气的呀,怎么回事?”
“还不是有人为了出风头,写一些哗然取众的文章。”温棠冷笑。

  公众号的文章已经在朋友圈刷屏,她微信里不少本报社的同事转发不说,就连其他媒体朋友居然也在转发。
这篇文章肉眼可见地会引起舆论热潮,温棠心底如何能舒服。

  她本来可是板上钉钉的沪民日报的头号记者,别说单单是经济组这一个组,就是在整个报社里她都觉得自己找不到对手。
偏偏这个倪景兮不声不响却干出这么大一件事。

  本来之前她得罪广告商并且打架的事儿,温棠觉得她肯定会翻车。

  可是总编不仅没有处罚她,还说她是什么报社其他记者的楷模。温棠本来憋着劲儿正打算采访一位商场大人物,压她一头。
没想到温棠还没动作,倪景兮一篇文章彻底引爆朋友圈。

  此刻王经理是真的生气,因为他们广告部这边还没打算大地康公司,谁知今天公众号突然爆出这篇文章,金海洋气到打电话来骂他一通不说,还放话要告他们公司。

  “你知不知道你这篇文章,会引起多大的麻烦?”王经理气恼地用手又在倪景兮的桌子上拍了好几下。
倪景兮冷漠地望着他。

  王经理见她一直不说话,干脆说道:“人家放话说要告你诽谤,你可别以为自己是记者就能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说实话,王经理在大地康那里没少拿回扣,本来这都是潜规则。
如今报社里出了一个小菜鸟,居然一下替他把人得罪的干干净净,你说怎么能叫他不生气。

  这下倪景兮站了起来,王经理个子矮小,此时她站起来甚至需要眼睛微微抬起。

  倪景兮冷冷地盯着对方,极缓但是语气又极郑重地说:“我可以为我文章里说的每一个字负责。所以……”

  “让、他、来、告!”

  此时整个办公区域地人都望着这个姑娘,明明身体清瘦看起来安静,可是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充满气势。

  *

  到了下午的时候,这篇文章居然登上了微博热搜,并且呈现上升趋势。
直到顺利冲入前五。

  果然,大地康总部实在忍不住这样的影响力,在它的官方微博上发表了一封郑重其事的律师信,不仅要求护民日报道歉更是要求倪景兮本人抱歉。

  本来这篇文的热度全在大地康身上,结果对方不死心反扑,居然还扯上了倪景兮。
于是很快倪景兮的名字也挂了热搜,而且也不知是哪个好事之人,居然找出倪景兮的照片。

  照片是标准证件照,是倪景兮放在记者证上的。
小姑娘浓密的长发扎成马尾,她的脸蛋是标准的瓜子脸,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就连发际线都好看地跟画过似得。
明眸善睐,特别是那双黑眼睛晶莹剔透地跟琉璃似得,明明是一张照片,可是却又让人觉得她正在看着你。

  “哪个王八蛋把这个记者小姐姐照片人肉出来的,太丧心病狂了吧,即便这姑娘真的漂亮,我也不想知道她的长相,怕她被盯上。”
“希望保护好小姐姐的安危呀,还有我真的要说一句,真的好漂亮呀。”
“这个记者真的好伟大,我家也是大地康的受害者,我哥哥嫂子做这个真的亏了好多钱,一直希望有人能曝光这个无良公司,没想到真的有人关注到。”

  网友都没想到这么一篇犀利又一针见血的文章,会出自一个如此年轻好看的小姑娘之手。虽然大部分人都呼吁应该保护倪景兮的隐私。

  可是也有一部分人忍受不了挖掘更多的诱惑,特别是一些营销号,居然还翻出了倪景兮的微博。

  倪景兮确实有一个微博,不过是那种一个月都不会更新几条的。

  但是偶尔也会更新自己的状态,之前她跟霍慎言在塞班岛玩的时候,她发过一张旅行照片,因为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爆红,她压根没管过自己的微博。

  “虽然有点儿跑题,但是我想说小姐姐真的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记者。”

  “等等,你们记者现在要求都这么高了吗?人美不说,身材还他喵的这么好。”

  “从今天开始,我是倪景兮的脑残粉了。”

  不过几个小时而已,倪景兮的微博粉丝竟从本来的几百个直接飙升到十万,而且还有继续增长的趋势。

  到了晚上回家的时候,倪景兮才接到霍慎言的电话。
“今天没办法回来?”她一愣,语气有些失落。

  霍慎言自然听出她话语里的意思,忍不住低笑着问道:“很失望吗?”

  倪景兮毫不犹豫地点头:“失望。”
他离开之后才发现,原来家里的这张床居然有这么大,倪景兮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从床那边居然睡到了床这边。
其实平时她是个睡觉特别安静的人,并不会这么折腾。

  可是他不在,似乎连入睡都变得有点儿困难。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此时倪景兮并不吝啬说出对他的想念,明明有些冷的声线这会儿软乎乎地说:“想你了。”

  霍慎言正坐在书桌后面,他今晚是住在霍家在香港的大宅里头。他是临时留在香港的,因为关于恒亚在中东的通讯项目出了点儿问题。
因为国际关系原因,恒亚是通过第三方公司支持这些项目。
如今中东局势再次起了变化,他需要留在香港处理这些问题。

  所以要临时耽误几天。

  霍慎言耳边是她软软的声音,忍不住心头微热,他抬眸望了一眼桌上的黑色戒指盒子,声音跟着压了下来,仿佛是贴着她耳边再说:“乖,我很快回去了。”
他脑海里居然已经在想象,她那么好看的手指带上这枚戒指的模样。

  *

  第二天,文章的事情不仅没有失去影响力,甚至在大地康的那封律师信出现之后,相关部门居然介意到调查大地康当中。
一时间有种风雨欲来的漂泊。

  报社这两天不仅公众号的留言疯狂,就连倪景兮自己微博里的私信都快爆炸,有想要她的联系方式希望倪景兮能替他伸张正义,也有拼命给她表白的。
当然,还有很多很多是来骂她的。

  因为跟怀疑大地康产品的人一样,也有许多对这个公司深信不疑,不仅相信着这家公司能治疗好他们的身体,更是相信这家公司能够给他们带去财富。
私信里的污言秽语简直是不敢入目。

  最后倪景兮干脆直接不看微博。

  至于前台小姑娘这两天也是陷入疯狂之中,因为报社里的电话几乎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响,期中大部分还都是来找倪景兮的。

  就连中午唐觅来找倪景兮吃饭的时候,都开玩笑的表示:“你现在已经红了,不过还好咱们还能一起吃饭。”
“没事儿,过几天你再想跟我吃饭就得排队了。”倪景兮淡淡道。

  唐觅:“……”

  不过唐觅吃完饭之后还是叮嘱道:“你这几天小心点儿。”
“干嘛?”倪景兮抬头看着她。

  唐觅叹了一口气,皱着眉头无奈地说道:“你这次不知砸了多少人的饭碗,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还不知道多少人现在盯着你呢。”
唐觅这个担心并不是毫无根据。

  毕竟那些敢直面黑暗勇敢报道的记者,被打击报复的并不是没有。
唐觅是真的担心她触碰这么大一个利益网,这张网上星罗密布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呢。

  倪景兮没嘲笑她的杞人忧天,点头说:“我会小心的。”

  下午的时候,她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是快递。
倪景兮皱眉轻声说:“快递?”

  不过因为快递是寄到老房子那里,于是她也没多想,让对方直接放在对门,她晚上会过去拿。
倪景兮在网上买东西,一般都是填家里的地址。
最近她搬家到别墅那边,总是会忘记换地址,这事儿也发生几次。

  正好她还有点儿东西留在老房子那里,于是等到八点多她加班从报社离开,直接打车回了自己家里。
这个点儿自家小区这边都没什么亮光,看起来挺幽静。

  她下车之后,微信来了一条信息,是霍慎言问她是在报社还在公司。
于是倪景兮伸手按住语音按钮,告诉他自己来老房子这里拿点儿东西。于是她上楼拿东西,但是却没想到什么快递。
倪景兮还以为是快递员没放,也没多问,拿着她自己收拾好的行李,直接拎着下楼。

  到了楼下之后,她拉着箱子往外面走的时候,突然前面停下来一辆黑色轿车,刚停下来,后车门两边同时被推开,两个差不多高个子,穿着黑衣戴着口罩还戴着帽子的男人直接往这边走了过来。

  虽然还没到大半夜,可是这么打扮的两个人,看起来就不像是好人。

  倪景兮几乎是在一瞬间扔下箱子转身往后跑,这里是巷子有点儿黑也很暗,可是前面几十米的地方就是繁华的马路。@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不信对方还敢这么嚣张。

  两个男人也没想到她会反应这么迅速,嘴里骂骂咧咧地追了上来。男人和女人之间速度的差距实在太过天差地别,几乎就是几秒钟的时间,倪景兮已经被追上。
她刚被对方抓住,迎头就是一巴掌。

  对方是下了死力气,这一巴掌扇下来,倪景兮身体往后仰倒,要不是对方还扯着她,她肯定会摔在地上。
登时,她感觉耳鸣充斥在脑海中。
甚至嘴里还有腥甜的味道。

  男人打完就把她往车上扯,倪景兮深知要是自己被他们拉上车子,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于是再也不管不顾拼命地挣扎起来。

  这会儿她包还在身上,她几乎是死命地打开包,从里面拿出一样东西。

  当她抬手对准对方的眼睛就是狠命按下去时,一声惨叫划过寂静的夜。辛辣的味道在微凉的空气中迅速挥发。
这人是真的没想到她会有这么一手,疼惨了,整个人一下子跪在地上,双手拼命地捂着眼睛。
此时另外一个人眼见同伴吃了亏,迅速过来抓住倪景兮。
倪景兮还想再喷,可是对方已经有了防备,竟是直接掰着她的手指,钻心入骨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松开手指。

  下一秒,她被对方打到躺在地上。

  “你这个臭贱.人,还他妈敢还手。”对方一边打还在一边怒骂。

  这一下男人似乎放弃拉她上车,而是对准躺在地上的她拳打脚踢,倪景兮双手捂住自己的头,可是对方的拳脚还是如雨滴般落在她身上。

  她从始至终没求饶,直到她以为她会被打死在这里时,意识模糊之下感觉似乎有人来了。

  恍惚之间,她好像看见了霍慎言。
是她在做梦吧,因为太疼了,梦到他来救自己了。

  “霍慎言。”她用最后的意识喊出了这个名字。

  

9673 3539333 MjAxOC8xMC8yMy8jIyM5Njcz http://m.clewx.com/book/201810/23/9673_3539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