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65 章

书名: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蒋牧童 更新时间:2019-04-16 00:19:11

  第六十五章

  柳荟张了张嘴, 可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才能掩盖自己的自私自利。
她曾经天真的以为这样偷来的幸福, 可以一辈子。
她捂住自己的眼睛,遮住自己的心只去想着自己的幸福, 压根没有想过倪平森家人的感受。

  到底,命运还是公平的。

  她偷来的东西始终要还回去,不属于她的人, 始终要离开。

  柳荟看着倪平森, 眼中还含着泪却突然又笑了起来,她说:“我这个人总是这样,该恶毒的时候没有恶毒到底。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 我一直没跟你生孩子吗?”

  倪平森猛地一震,抬起头盯着她。

  柳荟边哭边笑:“就是因为我怕有这么一天, 那么到时候不仅我变得可悲, 那个孩子也会成为一个悲剧。平森, 我的出生就是个悲剧,我不想再害了别人。”

  倪平森突然觉得他似乎从未了解过柳荟。
他一直知道她精明聪慧,可是他从来没想过她会骗自己这么深。或许人总是会这样, 被身边至亲的人蒙蔽。

  如今想想,如果当初他走进哪怕一个国家的中国大使馆,会不会今天就不是这样的结局。@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想了下问道:“那年在医院里突然失火,你告诉我说是恐怖分子又攻了过来, 是这样吗?”
柳荟望着他,反而淡然了下来, 她说:“现在说这个还有意义吗?”

  她这句话倒是说对了,现在再问这个已经全然没有了意义。

  倪平森点了点头,他环视了下这间饭店,这是他和柳荟两人的心血,从一无所有打拼到现在,当初不知吃了多少苦。本以为如今是苦尽甘来,没想到却是大梦一场。
他开口说:“这个饭店我留给你,我们所有的存款我也留给你。如果你觉得还不够,你可以跟我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弥补你。”

  柳荟猛地握紧手掌,她看着倪平森,本来通红的眼眶此时更如泣血般:“就算是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知道所有真相你也不怪我,还要补偿我是吧。”
不知为什么柳荟就希望他狠狠地骂自己一顿,哪怕是扇她一巴掌,也好过现在他这么冷静地安排一切。

  如果他生气的话,她会觉得一切都还有转圜的余地。
可是他现在这么平静,就像是彻底判了她的死刑,她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倪平森终于站了起来,他平静地看着柳荟说道:“责怪你又能怎么样?可以弥补我和我家人失去的七年吗?柳荟这七年我们是怎么熬过来的,我每一天都不会忘记。可是你的选择对星星造成的伤害太大,我没办法对我女儿说出让她原谅你的话。”
倒不如趁着现在,当断则断。

  其实倪景兮的性子有很大部分像倪平森,骨子里都带着那种决断。或许对于别人来说,这种情况犹如一团乱麻,会陷入两难境地。
可是倪平森选择了就是选择了,他知道这几年两人的相依为命是真的,他们曾经饿到两个人同吃一碗饭,恨不得去卖血。

  那么难的日子,他们都熬了过来。

  可是现在他必须要做出选择。

  柳荟捂着脸,她该知道的,这个男人他虽然温柔平和,可是他一点儿都不软弱。在他们最难熬的日子,是他带着自己熬下去的。
如今他的这份决绝和果断,用在斩断他们两人的关系。

  “好,你不是要补偿我的,那行我要五百万。你给我五百万,我就让你走。”柳荟伸手将脸上的眼泪擦干净。
她倔强地望着他,说到底她就是不想放他走。

  只要他拿不出这笔钱,他就走不了对吧。

  倪平森并没有因为她的狮子大开口生气,反而他挺冷静地看着柳荟:“我确实没有五百万,但是你如果你想要钱,我会尽力补偿你。”
他并没有斥责她的贪婪,反而很冷静地跟她商讨补偿的事情。

  终于柳荟再也受不了,她知道不管自己再怎么折腾,他都不会为自己留下来,他要走了,他真的要走了。
这个陪伴了自己七年的男人,真的要离开。

  “平森,求你,求你不要丢下我。”柳荟扑过来抱住他哭着哀求。

  倪平森一开始没有动,直到过了几秒钟之后,他缓缓地伸出手将柳荟的手掌从自己的脖子上拿开,他低头看着柳荟,轻声说道:“柳荟,我希望你以后能找到真正属于你的幸福。”
他说完之后顿了会儿,终于又说:“别那么好强了。”

  最后一句,似乎透着不放心,这叫柳荟哭得更厉害。

  她拼命地摇头:“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你要是不在的话,我会闯祸,会做错事。”

  倪平森似乎笑了下,“没事,我相信你都可以处理好的。你那么聪明。”
这是最好的祝福,也是最后的祝福。

  *

  倪景兮坐在酒店的餐厅里,霍慎言坐在她对面,见她也不懂筷子,伸手夹了一个虾饼放在她碗里,“尝尝这个?味道不错。”
倪景兮转头看了一眼,“没有胃口。”

  霍慎言听到之后,居然伸出筷子将虾饼夹了回去,倪景兮眨了下眼睛,这个人也太真实了吧。
她眼睁睁地看着霍慎言似乎想要将这块虾饼放进自己嘴里。
直到他朝倪景兮看了一眼,筷子一转递到她嘴边,轻声说:“张嘴。”

  这下倪景兮乖乖张嘴,一口咬了下去。

  果然当食物的香味弥漫在味蕾时,倪景兮的眼睛慢慢睁大,她惊讶道:“真的这么好吃。”
特别是这个虾饼沾了甜辣酱。

  霍慎言轻掀眼皮朝她看过去,嘴角勾起:“以为我哄你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对食物的要求很高。”他不紧不慢地说道。
这人总有一种处变不惊的淡然,特别是此时他坐在对面,身上穿着一件浅蓝色衬衫,衬衫领口有两粒纽扣没系着,就那么微微敞开。
他身上那种禁欲气质被冲散了许多,反而透着几分风流懒散的模样。

  倪景兮之前一直都在担心倪平森的事情,如今才注意力重新转移到霍慎言身上,这才知道这个男人此时究竟有多诱人。

  “要不待会我带你出门逛逛?”霍慎言说道。

  倪景兮皱眉,有些担心地说:“我担心爸爸那边,万一他要是突然来找我呢。”

  “我让老孙留在这里,况且他现在也有你的电话,别担心。”霍慎言怎么会不知道她在忧心这件事,他就是想出去逛逛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

  毕竟看着她这么眉头紧锁着,霍慎言心疼。

  吃完饭之后,倪景兮还在犹豫,可是已经被霍慎言轻扯着出了酒店。倪景兮还在找理由,她说:“要不我回去换套衣服?”
她身上穿了一件短袖和牛仔短裤,特别简单。
就连鞋子也只是一双板鞋而已。

  霍慎言在她身上上下这么扫了一眼,“细腰、长腿,不能再完美了。”

  倪景兮愣了几秒,这才意识到霍慎言这是夸她身材好。其实霍慎言很少会跟她说这些,如今这么一句话,简直把她说懵了。
“我老婆已经是这条街上最美的姑娘了。”霍慎言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弯腰在她嘴角亲了亲。

  倪景兮有种一万发烟花突然在脑海里炸开。
这男人突然说起甜言蜜语的时候,真的叫人招架不住。

  于是倪景兮就这么被他哄着,带出了门。

  其实他们并没有走远,而是去了酒店附近的耶稣圣心堂,这里是胡志明市极为经典的地标建筑,几乎游客都会过来。
哪怕只是站在外面拍照。

  毕竟这么粉嫩的教堂,简直让人少女心爆炸。

  因为不远,倪景兮又不愿意坐人力三轮车,干脆跟霍慎言慢慢走了过去。待到了圣心堂的时候,倪景兮居然听到周围不少人都是说着她熟悉的中文。
“既然来了,拍个照片?”霍慎言看了一眼周围,不少小姑娘正站在教堂前,由于自己的男朋友或者闺蜜拍照。

  倪景兮看着人家都穿着漂亮的裙子,花枝招展,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短T和牛仔短裤,登时无奈道:“算了。”
“要不我和你一起?”霍慎言垂眸看着她说道。

  倪景兮微怔时,霍慎言已经跟旁边的一个女孩打招呼:“麻烦,可以帮我们拍个照片吗?”

  说起来他们两人都不是那种喜欢拍照的性格。上一次公布婚讯时的那张合照竟是两人唯一的一张生活合照。
一旁的姑娘也是个中国游客,听到他这么说,当即点头:“好呀,好呀。”
只不过她接过霍慎言手机的时候,朝他多看了几眼,本来只是觉得这个男人太帅了,是那种人群里都挡不住的大帅比。

  结果看了几眼之后,又觉得他怎么那么眼熟。

  等他给霍慎言和倪景兮拍照之后,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待她拍了好几张照片之后,将手机还给霍慎言。
小姑娘有些犹豫地问道:“你是倪景兮?”

  她没敢直接跟霍慎言搭话,虽然刚才他主动跟自己说了话,可是这人气场太强,有种让人不敢轻易冒犯的感觉。
倪景兮没想到自己还会被人认出来,她笑着点了点头:“谢谢你。”

  帮忙的姑娘没想到还真的是她,惊讶地瞪大眼睛,倪景兮又说了一声谢谢,拉着霍慎言离开。
等他们走后,小姑娘才把一旁在自拍的朋友拉了过来,“卧槽,你猜我刚刚遇见谁了?”

  “谁呀?”
“霍慎言和倪景兮呀,我的妈呀,我这是什么运气,居然遇到这对神仙夫妻。”

  这下她朋友也激动了起来,她说:“我去,我出来玩的最后一节课,我老师上课还放了倪景兮拍的那张LIVE,说她虽然不是专业摄影师,但是那张照片能引起全球关注,是因为她一张照片把生存两个字都拍了出来。”
没想到这个朋友比拍照的姑娘还激动。

  拍照姑娘好笑地看着她:“你怎么比我还激动?”

  “那当然,她可是我的偶像,我希望以后我也能成为她这样的记者。”
这个朋友也是学新闻的,毫不犹豫地说道。

  而此时离开的倪景兮并不知道,她的一张照片在无形之中影响了那么多人。一直以来她都在坚定地走着属于她的路,却不知道她的路已被那么多人看见。

  “热不热?”霍慎言看着她脸颊微红,越南今天天气挺热。

  倪景兮摇摇头,可是霍慎言已经直接拉着她去了旁边的全家便利店,倪景兮倒是突然好奇了起来:“霍先生,你也会在全家买东西吗?”
“我为什么不会?”霍慎言反问。

  倪景兮眨了眨眼睛,因为他看起来就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呐。

  霍慎言伸手揉了下她的头发,低声说:“倪小姐,你真的想太多了。”
他压低声音说了一句倪小姐的时候,倪景兮握住手里的冷饮,可是一颗心居然还是噗噗地强力跃动了起来,像是擂鼓般,似是要穿透胸腔。@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高中门口也有一家这样的店,偶尔放学的时候,我会去买东西。”他低声说道。

  倪景兮突然太过新鲜,霍慎言的高中哎,那是她从未触碰过的岁月,充满了未知的新鲜感。于是她立即歪着头看向他,问道:“你高中时候是什么样子?”

  “上学。”霍慎言简短地说了一句。

  倪景兮突然提出一个好奇地问题:“你高中早恋过吗?”
霍慎言顿住,缓缓转头。

  倪景兮太过紧张,她眼巴巴地望着他,竟是不知道想从他嘴里听到什么话,他这样的人打小就那么出众,哪怕他不想也会有数不清的人暗恋他吧。

  直到霍慎言微微倾身,黑眸望着她,声音里那样透着一股诱人的低哑:“在你之前,我从不知道爱情。”

  

9673 3552422 MjAxOC8xMC8yMy8jIyM5Njcz http://m.clewx.com/book/201810/23/9673_3552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