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53章 莲鱼香囊(3)

书名:如意胭脂铺II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绾紫彤 更新时间:2019-03-04 09:14:41

  牢头张牟醒了,他揉了揉眼睛,从桌子上爬起来。桌角放着一盏油灯,油灯的灯芯是单支的,火苗很小,只勉强照的见他方桌周围的那一块儿地方。

  牢房本就是阴暗的,到了晚上,更多了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张牟喜欢这种感觉,大概是因为他的祖辈都是做牢头的,他打从刚刚记事起,就喜欢在牢里待着。

  这个小地方,犯事儿的人不多,犯大事儿的就更少了。如今,这牢里关着的就只有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白天刚押进来的,县老爷还没顾得上审问,听说是谋杀了自己的丈夫。

  张牟用手捏了捏因为趴着睡觉而有些发硬的胳膊。按说,这女牢有女牢的管事儿,可这地面小,牢里也不需要那么多人手,所以这县衙里的男牢女牢都归他一个人管。张牟不算是一个很操心的人,也谈不上有多正直,但他极为反感那种没出息在家揍自己女人的男人,以及不好好过日子,还有胆子坑杀自己男人的女人。

  如今牢里关押着的这个女囚,恰好是他所讨厌的那种人。

  可再讨厌,该看的犯人还是要看的,该巡的牢也是要巡的。想到这里,张牟站了起来,他提起桌上的那盏油灯,晃晃悠悠往女牢的方向走。

  牢里很安静,看样子女囚是睡着了。

  “真是够心大的,我还是头一回瞧见杀了人被抓到牢里还能睡着的。”

  张牟往牢里看了一眼,用手在外头敲了两下。

  “喂,说你呢。还睡,你就不怕你那死鬼丈夫会去梦里找你讨命吗?”

  囚牢里,女囚背对着张牟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

  张牟皱眉,拿出随身携带的钥匙,将牢门给打开了。右脚刚踩进去,就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常年在牢里待着,都会自然而然产生一种本能,一种对死亡感知的本能。现在,张牟就嗅到了那种死亡的气息。

  他提着油灯慢慢靠近女囚,在轻轻“喂”了一声之后,用手推了推她的后背。一股凉意从掌心传递了过来。

  “死了?”张牟向后退了半步,将手里的油灯举起,照着女囚:“这怎么能死呢?”

  一边碎碎念着,一边用空着的那只手,轻轻扳住女囚的肩膀,使她躺平了。

  只一眼,张牟就坐在了上,脊背处一阵阵发凉。白天还好端端的女囚,此时竟睁大了两只眼睛,七窍流血的对着他。

  “我死的好惨!”

  “你夫君死的更惨!”

  “我死的好惨!”

  “你夫君也是这么说的。”

  “我死的好惨!”

  “比着你夫君,你算是蛮好的了。”

  街角,一人一鬼蹲在那里。

  “我死的好惨!”

  女鬼又重复了一句,刑如意扶着腰站了起来。

  “咱能换个台词吗?你老是重复这一句,很没意思。”

  “我真的死的好惨!”

  女鬼抬头,幽怨的看着刑如意。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从牢里出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女人的面前。她不认识刑如意,但她知道,这个女人能看得到自己,也能听得到自己说话。

  她给自己看了一块牌子,说是鬼牌。女鬼不认得鬼牌,但初为小鬼的知觉告诉她,女人手中的鬼牌是她惹不起的东西。

  “我看见了。”刑如意打了个哈欠,指了指女鬼的脸:“死不瞑目,七窍流血,看着是挺惨的。”

  “我娘很疼我。”女鬼幽幽开口,终于不再重复刚刚的那句话了:“如果她还在的话,我一定不会这么惨。我爹原本是个打鱼的,我娘也是生在河边的渔家女。每每我爹去河上捕鱼的时候,我娘就会带着我在岸上修补爹的渔网。日子虽然清贫,但很快乐。

  大概是在我七岁的那年,爹到城里卖鱼,不知怎么就认识了那个赌徒。他告诉我爹,去赌坊里赚钱比在河上打鱼好多了。我爹半信半疑,就跟着他去了赌坊。结果,还真赢了。

  一锭银元宝,那是我头一回看见那么多的钱。爹娘也是。娘问爹,银元宝是打从哪里来的?爹骗娘,说是一个有钱人家的老爷看中了我们的鱼,定了一整年的,这元宝是人家给的定钱。

  我娘没有多想,就信了我爹的话,还嘱咐他往后打鱼要更加仔细,千万不能辜负了那位老爷的信任。第二天,我爹又去卖鱼,路过赌坊门口的时候,没忍住,就拐进去了。用我爹的话说,他当时只是想进去瞧瞧,毕竟能赢一个银元宝回来已经不少了,足够我们一家三口小半年的花销。

  可里面的人好像都认识了我爹似的,起哄让他再赢一些银子。果然,我爹又赢了,虽然不多,却好过卖鱼赚的。尝到了甜头的我爹,开始频繁出入赌坊。最初,有输有赢,但手里好歹还能落点儿,到了最后,就只剩下输了。

  我爹他不光输掉了之前赢回来的银元宝,还输掉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到最后,输红了眼睛的我爹竟然将我娘抵卖了赌坊的老板。从那天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我娘。

  有人说,我娘被赌坊老板娘给卖到青楼里去了。

  有人说,我娘气不过我爹,被卖给赌坊老板的当天就撞死了。

  还有人说,我娘被一个过路的看中,买回家里做娘子了。

  也有人说,我娘是被赌坊老板卖给一个富贵人家当使唤的婆子丫头了。

  我曾试图找过我娘,可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

  卖了我娘之后,我爹收敛了一阵子,之后却变本加厉,渐渐变成了这里人人都知道赌徒,混蛋。后来,我爹为了贪图人家的几两聘金,竟将我许给一个病秧子做娘子。那时候,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如果不是因为我爹,我现在会过得很好。”

  “你如何知道你嫁给喜欢的人之后会过得很好?”

  女鬼看了刑如意一眼:“我婆婆并不喜欢我。我进门的时候,公婆的身体都已经不大好了,我想过自己要做一个好儿媳妇的,我尽心尽力的照顾他们,照顾我那个病秧子的丈夫。可婆婆总嫌我做的不好,她不仅打我骂我,还让我做粗活,睡在漏风漏雨的柴房里。直到他们死去,我那个病秧子的丈夫因为身体原因也打骂我不得了,我才真正有了自己消停的日子。

  我问过自己,如果不是我爹贪图那一点点的聘金,我会怎样?我会有一个疼我的夫君,就算我成不了他的大娘子,只是做了一个妾氏,我也不用睡在柴房,不用被人肆意的打骂。”

  “那你想过没有,倘若你喜欢的人,也是真心喜欢你的,他为什么不去像你的爹爹求亲,而是眼睁睁看着你嫁给一个病秧子?”

  “那是因为他事先不知道,倘若他知道的话,一定会阻止的。”

  “你喜欢的那个人,家世应该不错吧?”

  女鬼轻轻点了点头。

  “家世既然不错,想必能够拿出来的聘金也要比你那个病秧子丈夫家多。你爹是个见钱如命的赌徒,倘若你的心上人真拿了钱出来,你爹未必不会改变心意。”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婚事,岂能是说反悔就反悔的。”

  “你觉得你爹是那种会在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种事情的人吗?说来说去,你还是骗了你自己。你自以为很喜欢的,也是很喜欢你的那个男人,在得知你将嫁给一个病秧子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做,甚至连几两银子都没舍得为你花。”

  “不是的!”女鬼看着刑如意的眼睛:“他不是那种小气的男人,即便是在我成亲之后,他也买了许多贵重的东西送我。私下里也送了我不少的银钱。”

  “不是小气的男人,也舍得给你花银子,却舍不得花几两聘金拦下你的婚事。这说明,这个男人压根儿就不会娶你。哪怕你的心愿只是做他的一个妾氏。”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我是渔家女,我爹还是一个赌徒,而他们家……他已经待我很好了。”

  “他若真待你好,又怎么舍得让你为他背罪。”

  “他没有,是我自愿的。”女鬼捂着自己的胸口,“是我让他走的,是我说,我能安排好一切的。这辈子能够遇到他,已经是我的福分了,我不能再因为自己的事情,拖累了他,连累了他。夫人你,若是有喜欢的人,想必也会这样做的,对吗?”

  “你说的没错,可我喜欢的人,是不会允许我那么做的。”刑如意摸了摸鼻子:“我喜欢的那个人,宁愿将自己处在危险中,宁愿自己背负下一切,都不愿意让我受一点点的委屈。当然,我也不会看着他受委屈,所以我们会一起承担。生也好,死也罢,总归是在一处的。上天入地,刀山火海,都不孤单。”

  “夫人舍得吗?”女鬼盯着刑如意:“夫人舍得喜欢的人陪自己去死吗?”

  “也许舍得,也许不舍得,但这种事情,需要做出选择的不仅仅只是我一人,不是吗?他若不舍得我孤单,自然会选择陪着我。我若不舍得将他独自一人留在世上痛苦,自然也会选择让他陪我一起。反之,则是另外一个答案。”

  见女鬼沉默,刑如意又问了一句:“还记得,你是怎么能死的吗?”

9675 3535517 MjAxOC8xMC8yNC8jIyM5Njc1 http://m.clewx.com/book/201810/24/9675_35355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