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80章 美人鱼汤(1)

书名:如意胭脂铺II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绾紫彤 更新时间:2019-06-13 08:02:06

  一阵风吹过,李绅看见妻子站在窗前,低眉含笑,欲语还休。他将手从窗子里探出去,想要触碰妻子的脸庞,妻子却对他摇了摇头。李绅苦笑,手就那么搁在半空中,他凝着妻子的眼睛,轻轻地说了句:“对不起!”

  今日,是李绅大喜的日子。

  母亲一早就起来为他张罗,事无巨细,连新郎官儿穿戴的衣物都吩咐丫鬟搁在他的床头,待择选的吉时到了,便亲自为他收拾。李绅对于母亲的安排,从来都是言听计从的,只不过每每想起妻子时,心中总有些愧疚。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母亲总这么说。说话时,还总拿眼睛去瞥妻子,而妻子则是低垂着头,不发一言。

  身为丈夫,他也试图为妻子辩解,可不等嘴巴张开,那些涌到喉头间的话就又给咽了下去。母亲守寡半生,辛辛苦苦将他拉扯长大,十分不易。作为儿子,他不愿意因为自己的话,去惹母亲伤心。至于妻子,他相信她是会理解的,因为她总是那么的善解人意。

  脚步声从外侧走廊传来,李绅又与妻子对望了一眼,起身,将那扇开着的窗子给掩上了。

  他说:“婉儿,你知道的,这不是我的心意。”

  “老爷,吉时到了,老夫人吩咐奴婢过来为您更衣。”

  丫鬟冬梅推门而入,脸上带着一团喜气,他瞧了,却莫名觉得有些碍眼。

  “母亲呢?”

  他问,声音不高,听不出什么来。

  “老夫人本打算亲自过来的,可前头来了贵客,老夫人说不能怠慢,于是就吩咐奴婢来了。”

  “贵客?”李绅抬了抬眼:“哪里的贵客?”

  “是薛府的小侯爷,听说跟咱们的新夫人是近亲。刚过来的时候,奴婢顺带着瞧了眼,这位薛侯爷是带了大礼的。”

  李绅眯了眯眼,却想不起这位薛小侯爷长得什么模样。也是,洛阳城里贵戚多,大大小小的侯爷没有几百也有几十,他初入京城,想不起也是正常的。母亲比他更善于应对这样的场面,他认得的许多贵人都是母亲帮着拉扯的,可打从心底他是有些反感的。

  李绅知道,母亲这是在为他的前程打算,可这样得来的前程,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苦涩,从心间漫了起来,顺着喉咙爬到口腔里,苦苦的,涩涩的。

  冬梅在为他穿衣,柔若无骨的手从他的肩头滑落,有意无意的滑过他的腰间。他知道她在打算什么。就是因为知道,所以越发觉得她碍眼。

  “我自己来吧!”

  “老爷是嫌奴婢伺候的不好吗?”冬梅问,竟还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

  “没有!”

  “真的没有吗?”冬梅挺身往李绅身上贴了贴,手顺势抓在了他的腰间:“奴婢知道老爷是个讲情的,断然不会忘了过去的情分。老夫人说了,待新夫人进门之后便让奴婢过来伺候新夫人,顺带着……顺带着也伺候老爷您。”

  李绅有些恶心,他扯了一下衣裳,迫使冬梅将自己的手松开。

  “这些事情还是等新夫人入门之后再说吧。”

  “老爷不愿意吗?”冬梅转到李绅面前,抬着一双委屈的,几乎要落泪的眼睛:“还是老爷有了新夫人就嫌弃奴婢粗俗了。”

  李绅张了张嘴,他本以为自己说不出什么伤人的话来,却不曾想下一刻就听见了那句:“你本就是个粗俗的丫头,我嫌你了,又能如何?”

  冬梅愣住了。她先是瘪了瘪嘴,跟着眼泪就淌了下来。

  “冬梅知道自己只是一个丫头,不像新夫人,是个懂得琴棋书画的大家小姐,可过去的那位夫人不是跟冬梅一样,什么都不懂吗?”

  “你说什么?”李绅问,眼睛眯起,口吻里夹着一丝凉意。

  冬梅咬了咬下唇,抬起眸子,微带倔强地看着李绅。

  “奴婢打听过,咱们府里之前的那位夫人也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乡下丫头,可老爷你从不曾嫌弃过。”

  “啪!”

  一个清脆的耳光落在冬梅的脸颊上。

  冬梅愣住了,李绅也愣住了。

  他从未动手打过人,现在却因为冬梅提及了妻子而动了手。手掌有些微麻,原来打人时,不光对方的脸会疼,自己也会跟着有些不舒服。

  “你有什么资格提起婉儿,并且与我的婉儿相提并论?”

  冬梅想要争辩,可对上李绅的眼睛,眼中的那抹倔强被抹了去。她提着衣角跪在地上,用委屈的声音说着:“是奴婢的错,是奴婢狂妄,奴婢没有资格,也不该与之前的那位夫人做比较。可是老爷,奴婢就算再如何的粗俗,如何的不堪,也是老爷您的人呐。奴婢深知自己出身卑微,不敢妄想能够得到老爷您的宠爱,也不敢奢望能在这府里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只求能够踏踏实实的伺候老爷。”

  “母亲她许了你什么?”

  “老夫人说……老夫人说待新夫人进了门便让老爷纳了冬梅做妾。”

  “母亲她可真会打算。”

  “老爷是京城里的新贵,身边自然要有几个伺候的人。老夫人说了,这旁人伺候,她不放心,也担心那些乱七八槽的入了府,影响老爷您的前程。奴婢虽出身卑微,也不懂得什么诗词歌赋这些高雅的东西,但奴婢听话,且心里装着老爷,是最适合放在老爷身边伺候的。”

  “你一口一个老夫人说,那你呢?你自个儿就是心甘情愿的吗?”

  “奴婢……”冬梅抬头,做了一个娇羞的表情,随即又将头低了下去:“奴婢自是愿意的。老爷莫不是忘了那晚与奴婢的亲昵了。”

  李绅脑海中晃过一个模糊的画面,瞬间像是吞了只苍蝇,越发觉得恶心。他厌恶地扫了眼跪在地上的冬梅,冷言道:“那晚你做了什么你最是清楚。”

  “不仅奴婢清楚,老爷您也应该是清楚的。”冬梅提起头,眸光里带着一份质问。

  “你,是想死吗?”李绅微俯身:“你把老爷我当成什么了?京城新贵在你眼里就是个傻子吗?我之所以没有追究,是因为知道,你所有的行动背后都有母亲的支持。我不愿意让母亲伤心,所以才没有难为你,可你似乎并不知道装傻充愣的好处。”

  冬梅眼里闪过一丝惊惧,跟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将整个上半身都俯在了地上。

  害怕,却不意味着死心。

  她抖动着肩膀,小声咕哝:“奴婢断然不敢将老爷您当做傻子。那天晚上,的确是老夫人安排奴婢去伺候老爷您的,那汤也是老夫人交给奴婢,让奴婢端去给老爷您喝的。可是老爷,奴婢只是奴婢,老夫人吩咐奴婢做的事情,奴婢不敢不听,也不敢不做。就算老爷不愿意,奴婢也不愿意,老爷要了奴婢总是事实吧。奴婢不敢奢想老爷将奴婢纳到身边做妾,只求老爷不要嫌弃奴婢,让奴婢在跟前伺候就好。”

  “你走吧!”李绅向后退了半步:“从我的房间里离开!我,不想看见你!”

  “老爷——”

  “滚!”

  冬梅抬头,抿了抿嘴。起身,从李绅身旁快速走过,到了门口却又站住了。

  “老爷,吉时就要到了!”

  李绅握了握手,没有吭声。冬梅咬唇,低着头,走了出去。

  风,从敞开的门里吹了进来。

  李绅缓缓转身,看见妻子站在门口。

  “你,也在怨我对吗?”

  妻子摇头。

  “我知道你不怨我,可是婉儿,我怨恨我自己,也厌恶我自己。”

  李绅说着,眼眶红了。

9675 3577152 MjAxOC8xMC8yNC8jIyM5Njc1 http://m.clewx.com/book/201810/24/9675_35771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