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93章 驭食记(3)

书名:如意胭脂铺II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绾紫彤 更新时间:2019-07-08 22:35:36

  城西,有一座废桥。距离废桥不远的地方有两棵大柳树,一棵枝繁叶茂,另外一棵却枝枯叶黄。

  快要枯死的那棵大柳树下有一间破落的院子,院子只有半拉门,门上却挂着一把明晃晃的新锁。

  这院子,是王皮的家。

  王皮是个孤儿,他三岁死了娘,八岁死了爹,往后的日子就靠着在街上扒人钱袋子过活。这城里,但凡认得王皮的人都晓得他是个贼。

  王皮小的时候,大家伙儿都可怜他的身世,就算被偷了也不予追究,顶多骂他一句不学好也就算了。可随着王皮一天天长大,他偷东西的技术也越来越好,到了最后,大家都知道东西是他偷的,却没有办法到衙门状告,因为没有证据。

  拿贼拿脏,捉女干成双,这是铁律。

  成年后的王皮,除了偷盗的技术越来越好,人也变得越来越无赖。这马有失蹄,人有失手,王皮偶尔也会被扭送到衙门,可他不怕。这偷窃,说白了,算不得大罪,在牢里吃几天安生的牢饭也就给放出来了。放出来的王皮,不仅继续靠着偷东西过活,还会刻意去寻那些“害”他的人报复。日子长了之后,大家开始心照不宣的都避着王皮,尽量不去招惹他。

  二十三岁那年,王皮突然厌倦了当贼的日子,开始跟着一个叫霸天的人去收保护费。霸天,当然不是那个人的真名字,除了官府里的老爷,也没人对他的真名字感兴趣。王皮自从跟了霸天之后,就越发的嚣张。他不怕官差,下手狠辣却能避开那些要命的地方,没几日就成了霸天的心腹。

  再后来,霸天因为误伤人命被官府捉去判了个秋后处斩,这王皮摇身一变成了收保护费的大哥,手底下带着数十个泼皮无赖,因只是索要钱财,且数额不大,官府里的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去管。

  这去收田禾保护费,扇田禾巴掌,让手下殴打田禾的就是王皮。

  罗三认识王皮,王皮自然也认识罗三。

  这天,罗三离开客栈之后就去了王皮家中,而王皮自从罗三离开之后,就再也不曾从那道门里走出来。

  发现王皮死在家中,且前去府衙报官的是王皮的一个手下。

  待捕快赶到王皮家中时,从王皮身上散发出来的臭味儿已经布满了整个院子。王皮躺在床上,死因是被人用刀斩断了喉咙。鲜血从他的颈部流出来,淌到床沿之后又滴落到地面上。仵作验看时,这些血迹已经干涸,无数的绿头苍蝇正沿着血迹流淌的痕迹飞舞。

  依据仵作推测,这行凶之人应是个惯用右手,且经常使用刀作为武器的行家。王皮死时躺在床上,被褥呈半掀开的样子,其中一只鞋子也有挪动的痕迹。这说明王皮在听见声音时曾做出过下床的动作,那他后来为什么又躺回到床上了呢?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来的人,是王皮认识的,且熟悉的人。因为认识,因为熟悉,所以王皮毫无防范,甚至当凶手的刀砍在他的脖子上时,他都没有做出下意识的避让的动作。

  这王皮是个出了名的泼皮无赖,按说他死了,众人应该拍手称快。可再怎么泼皮无赖,也还是个人,是人就不能随随便便被别的人杀死。被杀,就说明这是一桩需要官府介入的人命官司。县老爷再怎么不情愿,捕快再怎么不甘愿,这案子都得装着样子查一查。

  告示张贴出去的第二天,官府就接到了一封匿名举报信,信中提及了罗三,并且指出在王皮被害前,他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罗三。随后,捕快在罗三的家中搜到了一把带血的长刀,刀刃厚度与杀死王皮的那把十分吻合。

  罗三被缉拿收监,且被关押在他之前负责看守的牢房内。

  田禾提着东西去看罗三的时候,罗三正坐在墙角闭目养神。听见脚步声,他睁开眼,眸光潜入了田禾的眼睛里。嘴角轻轻扯动,他看着田禾手中的东西,问了句:“是那道菜吗?”

  田禾的手紧了紧。

  “送到官府的那封信是你写的对吗?你之所以选在那个地方摆摊卖粥为的就是吸引我的注意。很好,你成功了,我不仅被你吸引,还心甘情愿的进入了你设计的圈套里。”

  “这是你应得的下场。”

  田禾将手中提着的篮子放在了监牢门口。

  “是,是我应得的。”

  罗三站起身,走到田禾的对面。

  “眼下,你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杀人偿命,我不可能从这间大牢里活着走出去。你可以安心的去过属于你的简单的日子。仇恨,搁在心里,并不会叫人快乐。”

  田禾抿了抿嘴,问他:“你是什么时候认出我的?”

  “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认出你了。”罗三看着田禾的眼睛:“我知道你是来找我报仇的,我想过揭穿你,想过避开你,甚至想过借用旁人的手除掉你,但我唯独没有想过会心甘情愿的落入你的陷阱里。”

  罗三蹲下去,将手探出监牢打开装有食物的篮子。

  鸡鸭鱼肉,看起来很丰富,可只有罗三知道,这些东西都是用素材做成的。田禾拥有一般厨娘没有的本事,这个罗三早就知道。他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肉来低头闻了闻:“很香,真的很香,只可惜,我不能吃。”

  田禾攥紧了衣角。

  “买这种无色无味的毒药需要花费你不少的银子吧。我不吃,不是因为我怕死,而是因为我怕连累你。这里的仵作是我爹的朋友,我最是清楚他的本事。你别看他平时糊里糊涂的,验看尸体却是格外的认真。捕快刘成,最是聪慧,我若是被毒死在牢里,他第一时间就能找到你。我,罗三,死有余辜。你,田禾,没必要陪着我一起去阴曹地府。”

  罗三说着,闭上了眼睛。

  “走吧!离开这里。”

  田禾咬着嘴唇背过身,她的肩膀轻轻抖了一抖。

  府衙外,停着一辆马车。马车旁,靠着一男一女。女的容貌秀丽,男的单看长相显得平淡无奇,这两人就如同红花配绿叶,倒也相称。

  田禾低着头从府衙里出来,听见马蹄声,瞬时抬起了头。

  见到那一男一女,她快步走过来,冲着那容貌秀丽的女子福了福。

  “田禾多谢殷夫人,若是没有夫人,田禾这辈子怕是都报不了我父兄的仇。”

  “嘘!”

  田禾口中的殷夫人,正是刑如意。此时,她将食指放在唇上轻轻嘘了声,说道:“我只是教你做了两样野菜粥,并没有帮你什么忙。”

  田禾点点头,冲着刑如意笑了笑:“夫人为田禾做的已经够多了。”

  “罗三他……”刑如意朝着衙门口看了眼。

  田禾抿住了嘴唇,过了一小会儿才开口道:“他认了,他承认是自己杀死了王皮。口供与物证均在,他怕是活不过这个秋天了。”

  “既已知道,你又何必亲自送菜进去。”

  “我送的菜……”田禾看着刑如意:“他以为我在菜中下了毒,他怕牵连我,不肯吃。可……可我并没有在那些菜里做手脚。他说的对,购买无色无味的毒药需要花费很多的银子,我做的是小本生意,我拿不出那么多的银子来购买毒药。”

  田禾说着,眼泪淌了下来,她快速低头,用袖口掩住了大半张的脸。

  罗三去找王皮,是为了田禾。

  罗三承认自己就是杀死王皮的凶手,心甘情愿的坐在牢里等死,是因为他喜欢上了田禾。

  田禾说了慌,她不是凑不够买毒药的钱,而是已经买好了毒药,却没有往菜里放。她去牢里送菜,更不是为了毒杀罗三。

  田禾与罗三之间的恩怨,始于一本叫做《驭食记》的书。

9675 3586339 MjAxOC8xMC8yNC8jIyM5Njc1 http://m.clewx.com/book/201810/24/9675_35863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