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八十七章 复活之后

书名:御鬼大师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威名远扬 更新时间:2019-01-05 22:54:49

  这两个家伙说什么呢?一个左护法、一个右护法,玛德,武侠小说读多了?

  我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冷汗,一脸鄙夷的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们?还有,按理说我死了以后尸体应该要拉到火葬场,可是这里怎么看都不像火葬场。”

  正对着我左手边半跪在地上的中年大叔耐心的解释道:“掌门,其实我们早在22年前就下山来找你了。22年前的7月28日,前任掌门夜观天象发现清晨市方向降下了一颗颇为不详的煞星,第二天他就下山去了。”

  “呃,可我还是不明白你们怎么知道我就是22年前那颗降落在清晨市附近的煞星?”我坐在围着七盏蜡烛的小床上,神情疑惑的说道。

  这时,半跪在我右手边的年轻女性开口道:“前任掌门下山前曾经说过,他一定要下山找到煞星并且将掌门之位亲传给他。当我们看到你手中戴着的权力指环,据此认定你就是我们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找的人。”

  “你们说的都是真的?”我半信半疑的望着这两人,问道。

  “元直和灵雪岂敢在掌门面前说假话?”两人非常默契的同声回答道。

  如果他们所言非虚,那么当年陈国忠在大街上把我带回家中并将我收为养子就绝不是偶然,陈国忠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的那颗煞星就是我——陈小丧!

  正在我摸着下巴低头深思的时候,慕容灵雪继续说道:“前任掌门下山前还说过,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找到煞星,因为这颗煞星将会是阴山派走向复兴的关键。”

  “走向复兴?这么说来,阴山派现在处于低谷?”我问慕容灵雪道。

  徐元直接过话茬,说道:“掌门有所不知,1900年也就是八国联军发动侵华战争那年,阴山派发生了震动整个江湖的内战。经过那次内战后,阴山派元气大伤,直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

  我挠了挠头发,一脸好奇的问道:“可以详细的说说内战是怎么回事吗?”

  “当年,阴山派的首席大弟子李典在掌门之位继承战中落败,他率领自己的一众心腹发起了叛乱,实力超群的李典接连斩杀了当时阴山派的几位元老,使阴山派上下陷入一片混乱。除此之外,李典还通过威逼利诱策反了阴山派的很多弟子跟他一同下山,经此一劫,阴山派彻底走向式微。直到第十三代掌门昆仑上人受命上任后,阴山派才开始逐渐恢复生机。”慕容灵雪滔滔不绝的对我述说着阴山派的往事。

  两人说完后,我花了好长时间来整理这些庞杂的信息,一时半会儿有些接受不了。

  “你们先别说话,等我稍微捋一捋。我的养父陈国忠也就是阴山派的第十四代掌门,早在22年前他预料到了我这颗煞星的降临,于是下山来到清晨市,只为了找到我并把我带回到阴山派立为第十五代掌门。怎么样,我的理解没错吧?”

  徐元直和慕容灵雪听完,连连点头:“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陈国忠作为掌门亲自下山来找下任掌门的继承人,这无可厚非,但你们两个身为阴山派的左右护法,怎么也跟着下山来了?”我盘着腿坐在床上,脸上依旧挂着十分困惑的表情。

  慕容灵雪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掌门下山之后没过多久,阴山派再次陷入了危机。魔道协会(由上百个邪教组织构成的非法协会)听说阴山派群龙无首,便对我们发起大举进攻。由于我们内部出现叛徒,加上实力大不如前,阴山派最终惨败,整个门派险些覆灭,大部分弟子沦为了魔道协会中不少邪教组织的教徒,就连掌门也被一个邪教组织的头领取代。”

  喂喂喂,你们阴山派混得也太惨了吧?这和全军覆没有什么区别?我在心里忍不住吐槽道。

  “哦,我懂了,阴山派被团灭后你们两个失去了栖身之所,这才下山前往清晨市寻找掌门。”

  慕容灵雪点点头,继续说道:“没错,这么多年来我和元直辗转云南各地,始终没有得到掌门的线索,直到四年前,我们在清晨市打听到一个叫陈国忠的算命先生病逝了,得知掌门去世的消息后我们两人心灰意冷,断绝了回到山上重振旗鼓的念头。”

  “就在去年,我和灵雪在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一个叫郭嘉的算命先生,他说他有一个好朋友叫陈小丧,而陈小丧的养父就是我们一直在找的第十四代掌门陈国忠。自此,我们终于确定:陈小丧就是当年的那颗煞星,第十四代一直在寻找的接班人就是陈小丧!”

  “既然你们在去年就已经确定我是下一任掌门,可为什么不马上来找我呢?”

  “灵雪说时机还不成熟,她想暗中观察一下这位新掌门的实力,等时机成熟了再来亲自拜访。”

  待徐元直说完后,我先是感到一阵无语,接着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戴在右手中指上的权力指环,脑中浮现出四年前父亲去世的那天晚上,他将指环亲自交到我手里,并嘱咐我一定要成为阴山派的第十五代掌门。

  眼睛好像进了沙子,泪水不自觉的夺眶而出。

  想起前一阵子和黄建军吃饭时,我们俩围绕因果和宿命这个话题展开讨论,不由得更加深信:我所经历和将要面对的这些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无论我怎么躲都躲不开。

  阴山派两大护法时隔22年终于找到了十四代掌门钦定的继承人,也就是我陈小丧,看来这都是天意啊!

  “你们说了这么多,好像还没有回答我刚开始提出的问题: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徐元直清了清嗓子,耐心的给我解释道:“这里是我们在清晨市近郊的居所,离火葬场不远,因为这儿的阴气十分浓重,非常适合保存你的尸身。”

  “保存我的尸身?”我瞪大眼睛,满腹狐疑的问道。

  “元直,你别跟掌门兜圈子了!”一旁的慕容灵雪嗔怪道。

  徐元直憨厚的笑了一声,对我说道:“掌门,两天前你遇害后,警方本想将你送去殡仪馆火化,但是你的妹妹陈嘉雯和你的好朋友郭嘉坚决不同意,特别是郭嘉那小子,他和我们混得很熟了,知道我们阴山派有一种唤回死者魂魄并且死而复生的秘法,郭嘉和陈嘉雯冒着很大的风险亲自去医院停尸间把你的尸身连夜送到我们这里来。”

  “听郭嘉他们说完掌门遇害的经过后,我和元直急忙施展‘七星续命灯’试图从地府召回掌门的魂魄。刚才也说过,我们的居所刚好建在聚阴池上阴气十分旺盛,这样也能保证掌门的尸身不会腐烂。”

  原来是这样一回事啊,费了好半天功夫听他们两人道出事情的前因后果,不禁豁然开朗,脑子也变得清醒多了。

  我爬下床,指着摆在小床两边的蜡烛问道:“这七盏蜡烛就是你们所说的‘七星续命灯’?”

  徐元直应声道:“左三右四共七宿,这就是我们阴山派独一无二的续命秘法‘七星续命灯’!”

  正说完,瞎子、黄建军、嘉雯三人走进房间,他们见我活了过来,顿时激动得热泪盈眶,嘉雯更是一头扑进我的怀里,紧紧抱着我,边哭边说道:“我就知道哥哥不会抛下嘉雯一人而去,哥哥答应过我一定会回来的!”

  我用手抚摸着嘉雯的秀发,轻声安慰道:“没事了我的嘉雯,哥哥这不是活过来了吗?”

  黄建军走到我的身边,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口中小声说道:“老夫知道你小子命硬,肯定死不了,事情的发展果然如老夫所料。”

  我扬起嘴角,露出不羁的笑容,略带调侃的对在场众人说道:“我陈小丧是什么人?天煞孤星降世!到了阴间,阎王爷说他那儿庙小容不下我这尊大佛,于是就把我赶了回来。”

  “哈哈哈,看把你小子能耐的!”

  由于我的复活,逼仄的房间中充满着快活的空气,看着亲人好友们脸上洋溢着的笑容,我在心中暗暗发誓:就算拼上这条命,也要守护好他们!

  在回家的路上,我在脑子里仔细琢磨了一番:从我被吉尔奇奥拉杀死后到现在,也就过了两天的时间,而我在冥界的“幽冥圣域”却修炼了一个多月甚至是两个月的时间。那个奇怪的白发男人也说过,“幽冥圣域”中时间流逝的速度很快,两个月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而事实上阳世仅仅过了两天。

  我利用在冥界的这两个月时间突破了自己的极限,依稀记得当我发动“伪·不动冥王剑”时白发男人一脸惊愕的表情,只不过发动这招几乎消耗了我全部的灵力,目睹白发男人被打败后我就晕了过去,然后就这样活了过来。

  此番死而复生、两世为人,让我更加体会到生命的可贵,我在口中小声的自言自语道:“下次不会再像这样轻易的被人秒杀了。”

  和徐元直他们临别前,两口子说虽然我复活了,但是肉身承受的伤害还没有完全治愈,回去后还要花上一段时间来调养身子,调养期间千万不能再参与战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在我回到家后,嘉雯和黄建军便成了我调养期间的“监护人”,因为临近期末课业紧张,嘉雯无暇照顾我,因此,照顾我这个病人的重任就落在了我师父黄建军的身上。

  黄建军这家伙对我还真够意思,他特意把家里上了几道大锁,只带着一些洗漱用品和药物,打着方便照顾我的名义,搬到了我的家中。嘉雯听说黄建军要搬来和我们一起住,她与我商量了一番决定把父亲生前住的卧室腾出来给黄建军,毕竟黄建军在我心中的地位已经和父亲差不多了。

  ……

  11月底的一天下午,我正躺在床上玩手机,黄建军突然走进我的房间,神秘兮兮的问道:“在家里憋了这么长时间,想不想出去走一走?”

  我放下手机,回答道:“正有此意!”

  穿上衣服,跟着黄建军出门,我问他打算去哪里遛弯,没想到这家伙一本正经的跟我说道:“老夫听说清晨师范大学附近新开了一家‘女仆咖啡店’,师父知道你好这口,所以今天特地把你叫出来逛街,想带你上那儿散散心。”

  我听完黄建军的话,不禁感到背脊一凉:好像有什么不能说的癖好被他知道了!

9678 3514163 MjAxOC8xMC8yNS8jIyM5Njc4 http://m.clewx.com/book/201810/25/9678_35141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