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84章 悔恨的泪水

书名:青天有鉴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时间:2019-04-15 18:06:02

  “跟我无关!”严岢一口否定。

  “这个高度半米的木人,是你雕刻的吧?”苑丹问道。

  “是!”

  “据严孟伟交代,每次杀害动物之后,你都会让他先看录像,然而对着木人的脖颈处,挥出一刀,口中喊出辱我者死,是不是强烈的暗示?”苑丹问。

  “我没有,那孩子精神出了问题,有时候会胡言乱语,他的话不可信。”严岢额头之上,出现了豆大的汗珠。

  “这张照片上,木头的额头明显少了一块,因为这上面写着三个字,刘天柱。”

  “反对,你作为一名检察员,怎么可以信口开河?我还说上面刻着严孟伟呢!”严岢情绪表现得格外激烈。

  “被告人严岢,你大概没想到,这块被削掉的木片,严孟伟并没有丢弃,而是藏在了床头下方,被警方找到了。”

  说着,苑丹又出示了一张照片,靠近拍摄的一小块木片,上面隐约可见的划痕,正是刘天柱三个字。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上面刻名字,但字迹不是我的,这很容易鉴别!”严岢立刻说道。

  “是严孟伟写的,却是你逼迫的。”苑丹道。

  “审判长,对于公诉人的询问,我表示强烈反对,推测不能成为证据。而且,严孟伟是未成年人,供词是否具有法律效力,也值得推敲。”田云苏起身道。

  “坐下!”方朝阳压压手,又问:“公诉人,还有需要询问的吗?”

  “对于严岢教唆杀人犯罪,严孟伟有大量供词,作为第一涉案人,检方认为,他的供词是真实可信的。”苑丹道。

  “法庭会进行分析并选择是否采信。”方朝阳道。

  “还有一样东西,公诉方希望能当庭出示一下。”苑丹道。

  “可以!”

  苑丹取出了一份鉴定报告,交给各方查看过后,高声道:“这是一份严孟伟的精神鉴定报告,他已经患上了双相情感障碍,抑郁症和躁狂症会交替发作,控制不住杀戮,不光需要心理疏导,还需要服药,治疗费用是很高的,能否治愈,也是未知。”

  场上都沉默了,受害人的父亲突然站起来,高声道:“不管他患有什么毛病,可他杀了我的儿子,天理难容!”

  “坐下!”方朝阳冷声道。

  “严岢,你把严孟伟给毁了,你是个恶毒而失败的父亲。”苑丹愤然道。

  “我,我没有!我是爱他的,为了他,我可以付出一切!他他,怎么会有精神障碍!”

  没有人回答严岢的问题,面对他的只有冰冷的眼神。严岢情绪近乎崩溃,良久一声悲凉的哭声,从他的喉咙由小及大的发出,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只能用泪水和痛哭,来表示内心的沮丧和悔恨。

  方朝阳没说话,由着严岢哭了五分钟之久,最后,他哽咽道:“我有罪啊,我对不起儿子,也对不起,刘天柱。”

  “公诉方,还有问题吗?”方朝阳问道。

  “没有!”

  “检察员,你们很厉害。但我想问你,如果是你的孩子,被人殴打侮辱,造成严重伤害,也毁掉了父母的期望和梦想。而指使和策划者,非但不赔偿,更是连一句道歉都没有,你会怎么做?”严岢哽咽质问。

  “设身处地,我也会非常愤怒,甚至在内心想要报复。但法律告诉我,不能这么做,或许暗自痛苦沮丧吧!”苑丹叹了口气。

  “面对欺凌,我们作父母的只能如此?”严岢凄楚一笑。

  场上又是一阵沉默,大家都在思考这个问题,而受害者的父母,也传来了抽泣声。

  法槌敲下,打破了沉寂,方朝阳问道:“公诉方,证据都出示完毕了吗?”

  “所有证据已出示完毕,以上证据足以证明起诉书所指控的犯罪事实,请法庭充分考虑、予以采纳。”苑丹道。

  “被告人严岢,起诉书中关于你的出生年月等个人信息,都对吧?”方朝阳问道。

  “都对!”

  “辩护方有异议吗?”

  “有,辩护方认为,检方所出示的这些证据,都有很强的推测成分。”田云苏道,她一直对此事较真,还是认为,严孟伟未成年,供词是否有效,值得法庭斟酌。

  “被告人,你是否有新证据向法庭提交?”

  “没有!”严岢摇头。

  “辩护方有吗?”

  “有!不是证据,但请法院酌情采纳。”

  “好!”方朝阳点头。

  田云苏为了打赢这场官司,也下了功夫,取出一沓签名纸张,递交给法庭。这里面,有严岢的朋友、同事,甚至上级领导,大家一致证明,严岢平时虽然少言寡语,但为人不错,经常帮助人。

  还有一份严岢的捐款记录,为希望工程捐款三千元,用作贫困山区孩子定点帮扶,五年的生活费。

  田云苏用心良苦,她当然清楚,为严岢彻底洗脱罪名并不容易,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尽量证明,严岢并非十足的恶人,他是一个用错误方式保护孩子的父亲,争取减轻惩罚。

  “被告人、辩护人是否申请新的证人到庭,调取新的物证,申请重新鉴定或者勘验,被告人有上述申请吗?”方朝阳问道。

  被告人严岢和辩护人田云苏都表示没有,法庭举证质证的调查阶段结束。

  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这次庭审,还要持续很长时间,甚至挑灯夜战。方朝阳和两位陪审员商议后,决定不再另选时间开庭,继续进行庭审。

  “现在开始法庭辩论,首先由公诉人发表公诉意见。”方朝阳再次敲下法槌,进入庭审的下一个阶段。

  苑丹起身,朗声道:“尊敬的审判长,陪审员,虽然教唆犯罪,并没有被法律条文单独列出来,但其产生的恶果,是非常严重的。在此案中,被告人严岢,身为一名教书育人的教师,为了一己之私,采用极为恶劣的手段,教唆未成年人犯下故意杀人罪,造成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也起到了极为恶劣的示范效应。检方建议,根据法律规定,应该对严岢加重惩罚,以制止这种行为的再度发生。”

  苑丹滔滔不绝,公诉意见又发表了二十分钟,言辞非常激烈,方朝阳并没有中途制止,因为这些话,也是他想说的,有必要让更多人听到,引起警醒并深思。

  “无论处理任何纠纷,都要建立在遵纪守法的基础上,该道歉就要道歉,该赔偿的就要赔偿,树立青少年的正确人生观,也是每一个家长必须履行的责任和义务。”

  苑丹最后的话,不止是说给受害人的父母,还有在场的更多监护人,管好孩子,才能避免悲剧的发生。

9693 3552276 MjAxOC8xMC8yOS8jIyM5Njkz http://m.clewx.com/book/201810/29/9693_3552276.html